《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九十七章全滅


    第九百九十七章全滅(第三更)

    雷霆在葉晨的指尖彌漫著,融入月神意誌的雷霆,更加的恐怖。

    掌控雷霆,雷霆猶如一張漁網般,隨著葉晨的左手探出,漁網撒下。

    漁網之下,那道靈魂沒有任何逃脫的機會,一絲絲遊動的雷霆將之緊緊拉扯住。

    朝前邁出一步,葉晨左手朝前抓去,以兩股月神意誌將這道靈魂壓製住,輪回火焰冒騰而出,抹去這道靈魂的神智。

    其慘叫聲驟然響起,正在廝殺中的眾人皆是心頭一寒,抹去神智,那終不入輪回,永遠消散在世間。

    慘叫聲持續片刻,葉晨抹去其神智之後,直接將這道武道靈魂禁錮住,收入麒麟戒之內。

    正如葉晨所說,這場狩獵才剛剛開始而已。持劍,葉晨目光在四周掃射而過,尋找第二隻獵物。

    正在廝殺中的暗血宗武道境強者,岌岌自危,隨時謹慎著,深怕那名白衣少年突然出手,特別是葉晨那狠辣的手段讓他們忌憚。

    殺戮便是殺戮,葉晨從不會去鄙夷那些偷襲的手段,對於不同的人,葉晨有著不同的對待方式。

    持劍,葉晨眼神徒然一凝,其手中的長劍再次挑起,恐怖的一劍再次激射而出,一劍傾城!

    兩種月神意誌雖然不能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但是憑借著恐怖的靈魂,葉晨還是能將之融入一劍之中,兩種波動。兩股極致。

    咻咻!天地都被這唯美的一劍所傾倒,葉晨一步踏落,手中的劍洞穿了一名武道境強者的心髒。

    “第二個!”葉晨淡淡道,朝後退出一步。其如潮水般的劍氣撕碎了這具屍體,血肉紛飛,血霧彌漫開來,一道靈魂在其中浮現而出。

    這名武者剛剛想逃脫,但是那雷霆凝聚而成的漁網從天撒落,他儼然成為漁網中的魚兒。

    葉晨右手雷霆彌漫,左手火焰冒騰,抓住這道靈魂。動作極為熟練的抹去神智,隨即禁錮住,將之收起來。

    那些圍觀的執法者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兩名武道境強者隕落了。死在一名靈武境武者之中,這一幕無疑顛覆了他們以往的認知。

    “居然能夠動用兩股意誌,怪異!”山泉神色凝重道。

    “雷霆,火焰,這雷霆不似尋常雷修武者修煉出來的雷霆。那火焰也是如此!”農夫統領那張淡漠的臉上終於起了一絲變化。

    “或許今日,這便是暗血宗的埋在之地!”山泉和農夫皆是輕微一歎。

    比起單挑,葉晨更喜歡的是群毆,以絕對性的優勢將對方壓製住。天道。餓鬼道,人道。地獄道紛紛齊聚在葉晨身旁,在葉晨的命令下。四具劍屍儼然對同一名暗血宗的武道境長老發動起了攻勢。攻勢如狂風暴雨般猛烈,加上先前的天言宗武道境強者,這簡直是慘無人道的群毆,六名武道境圍攻一名武道境。

    望著這一幕,正在廝殺中的眾人心頭皆是一寒,這些人太無恥了,但是往往這種無恥的人才能安然無恙的在地獄中生存下去。

    六名武道境,其六道匯聚在一起的武道意誌便是恐怖無比,更何況是接二連三的攻勢。

    那名暗血宗長老立即節節敗退,神色駭然。但這注定不是一場六對一的廝殺,而是七對一的廝殺,葉晨的身形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其後,一劍粉碎了他的肉體。

    禁錮住靈魂,抹去神智,尋找下一個獵物,葉晨這熟練的動作讓人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

    繼續將群毆的本領發揚光大,僅僅數刻而已,暗血宗,其七名武道境長老紛紛隕落在葉晨的劍下。

    抹去最後一名暗血宗長老的神智,葉晨將之收入麒麟戒之中,嘴角挑起一絲笑意,“七道武道靈魂,不錯的收獲!”

    “接下來是最後一隻大魚了!”葉晨抬起頭,目光停落在虛空中那兩道飛舞的身影上,“武道境二層!”

    砰砰!數十股恐怖無比的武道意誌爆發開來,如潮水般朝莫笑湧去,撕扯虛空,落在莫笑身上。

    砰砰!莫笑朝後退出數步,其猙獰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慌張的神情,七名武道境長老隕落,接下來他要麵對的不僅僅是秦天的追殺,還有十幾名武道境的圍攻。

    “莫宗主,貴宗的長老都埋葬在此地,你也該下去陪他了!”秦天輕笑著,眼中盡是笑意,數十年以來,他最得意的莫過於此刻。

    空間破碎,秦天沒有給莫笑言語的機會,死死的將之拖住。而寒慕等人紛紛持劍而出,加入戰局,天道,餓鬼道,地獄道,人道也加入廝殺。

    十一名武道境武者的加入,其局勢完全一邊倒去,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在莫笑身上浮現而出。

    寂靜!四周寂靜的隻剩下那空間破碎的轟隆聲,山泉和農劍也是頭皮發麻,十幾名武道境的攻勢,這足以毀天滅地。

    握住麒麟劍,葉晨淩空踏步,朝前走去,其氣息緊緊鎖住莫笑,待莫笑的氣息虛弱到武道一層的時候,葉晨挑劍而起,垂落的麒麟劍刺出,輕飄飄的一劍。

    簡單至極的劍式,然而便是這一道劍式,其中卻蘊含了三種規則,殺戮,雷霆,火焰,兩種意誌。

    一股前從未有的危機在莫笑的心頭浮現而出,莫笑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心神猛然一震,轉身,左手並指為劍,轟然點落。

    武道意誌凝聚成劍影,隨著莫笑劍指點落,轟然揮落,同時,莫笑也注意到,先前那名接連擊殺了數名武道境的白衣少年正在持劍走來。

    “碎!”簡單至極的劍式,粉碎了這揮落的武道劍影。黑白之氣在葉晨的眼瞳中流轉著,葉晨踏出一步,“生死永!”

    咻咻!天地徒然一靜,莫笑的心神同樣一震。四周的武道意誌猶如一道道鐵索般。套住的身體,不得動彈,加上葉晨這生死永神通,莫笑隻感覺四周的天地仿佛靜止住了。

    唯一沒有靜止的便是那道唯美至極的劍光,劍光在莫笑的眼中不斷放大著,最後這抹劍光取代了四周的天地。

    砰砰!一劍穿心,恐怖的月神意誌撕扯著莫笑體內的生機。

    砰砰!血肉紛飛,莫笑的靈魂破體而出。在這一刻,莫笑燃燒起了靈魂之力,恐怖的氣息在他的靈魂上暴漲著。

    “燃燒靈魂嗎?可惜沒有這個機會,人道!”葉晨淡淡道。人道踏空而出,天地靈氣在四周湧聚著,隨著人道右手拍落在虛空中,其天地靈氣匯聚成天地枷鎖,轟然落至。

    砰!莫笑那狂漲的氣息徒然止住。心神巨震:“禁錮規則,禁錮神通!”

    “天地火焰,聽我號令,凝聚!”葉晨朝前邁去。兩股月神意誌完全爆發開來,盡管麵對武道二層的靈魂。但是葉晨依然不敢小覷。

    轟!轟鳴聲絕地而起,回蕩在九天之上!一簇簇火焰在破碎的虛空中湧出。一道高昂的嘶鳴聲徒然響徹而起,那些湧動的火焰紛紛凝聚成一隻隻朱雀虛影。

    輪回火焰在葉晨的上空浮現而出,幻化成展翅欲飛的朱雀虛影!

    九千九百九十九隻朱雀虛影!葉晨神色冷峻,掌控著這些朱雀虛影朝莫笑湧去,武道二層的靈魂極為強者,其莫笑的神智更是如此。

    僅僅憑借輪回火焰抹不去莫笑的神智,那麼葉晨便憑借天地之火,朱雀虛影湧動,掀起了一道道空間浪潮。秦天也能猜出一些端倪,“他想抹去莫笑的神智!”

    武道領域彌漫在四周,秦天控製著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威壓,壓製住莫笑。莫笑的靈魂動彈不得,承受著那天地之火的焚燒,其一道道咆哮聲在莫笑的靈魂中回蕩而起:“殺!”

    堂堂的武道境二層武者,暗血宗宗主,莫笑何曾如此狼狽過,特別是秦天那帶著嘲諷的嘴臉,更加刺激著莫笑。

    莫笑不甘,驚天的殺意在他身上湧動著,但是不甘又能如何,在絕對的實力前,莫笑沒有反抗的機會。

    天地之火焚盡世間萬物,更何況是融入月神意誌的天地之火。咆哮不斷,就算莫笑如何咆哮,其神智還是漸漸模糊起來,不過,其殺意卻越來越刺骨,撕扯了四周的虛空。

    葉晨掌控了殺戮規則,對於殺戮極為敏感,對於莫笑這股驚天的殺意,他也不得不凝重對待,真氣湧動,四周的天地之火更加恐怖。

    咆哮聲持續了足足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莫笑的神智完全被抹滅掉,其一道暗淡的武道靈魂懸浮在虛空中,四周天地火焰纏繞,朱雀虛影飛舞著。

    收起麒麟劍,葉晨右手朝前抓去,以天地火焰布下禁製,禁錮住莫笑的靈魂,盡管莫笑的神智被抹去,但是那股滔天的殺意還在,葉晨以天地萬火為爐,也抹不去這股殺意。

    殺意臨身,葉晨神色淡然,稍微打量了這道武道靈魂,便將之收入麒麟戒內,加上這道武道靈魂,葉晨今日可是收獲了八道武道靈魂,若是用來煉製劍屍,綽綽有餘。

    轉身,葉晨撤去四周的天地萬火,四周儼然寂靜下來。秦天等人望向葉晨的眼神有些複雜,今日八名武道境強者可都是隕落在此人手中。

    盡管葉晨偷襲成分居多,但是這也改變不了葉晨擊殺八名武道境強者的事實。擊殺八名武道境後,葉晨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恐怖,寒慕幾人皆是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半步。

    收斂起自身的殺意,葉晨一瞥遠處觀望的執法者,轉身,淡淡道:“接下來的後事便由秦宗主處理了!”

    “無礙!”除去了數十年的老對頭,秦天心情不錯,輕笑道:“若不是血獄相助,今日之事也不會如此輕易解決,這個恩情,天言宗謹記在心!”

    搖頭,葉晨並未說些什麼,轉身,直接帶著劍屍和公子蘇朝前離去。

    “血獄!這些人是血獄之人!”山泉神情有些詫異,這血獄才建立數月而已,卻不料擁有數名武道境。

    “這件事情可不是表明看起來那麼簡單!”農劍意味深長道,目光死死的望著那數道離去的身影。

    “的確不簡單,可是沒有證據!”山泉淡淡道,“不過唯一有收獲的便是,明天起,那個殺手應該不會出現在孤獨城中!”

    葉晨和秦天在數日前便知道,這個計劃雖然不錯,但並不是天衣無縫,至少會有人看出端倪。葉晨和秦天能做的便是抹去證據,就算孤獨城懷疑,沒有證據,那也拿他們沒辦法。

    魔獸的嘶吼聲在葉晨等人的耳旁處盤旋著,遠離天言宗和孤獨城的執法者,葉晨並未前往孤獨城,而是朝隨意找了個地方隱匿起來。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盟友,但存在的利益消失之後,這個所謂的結盟也就名符其實!”站在一座孤峰上,葉晨眺望著遠處滾動的雲霧,輕聲喃喃道。

    “主上是在擔心天言宗和血獄的結盟會瓦解!”雲霧在腳底下翻滾著,公子蘇站在葉晨身後。

    “因為暗血宗的壓迫,天言宗方才跟血獄結盟,如今暗血宗的高層已經隕落,敗落的暗血宗注定是要被天言宗一一吞噬掉!”

    “孤獨城內,天言宗一家獨大!”葉晨淡淡道:“隻要血獄和天言宗沒有存在著利益爭鬥,那麼這個關係還能持續下去!”

    “掌權者想要的是平衡,作為孤獨城的掌控者,孤獨城城主又豈能容忍天言宗一家獨大!或許不久之後,又有一個新的暗血宗出現!”

    “秦天並不愚蠢,這些淺白的道理,他自然能夠明白!”葉晨搖頭道,“秦天並不愚蠢,但是並不代表天言宗的人都如秦天那般!”

    “希望是我想多了,不過未雨綢繆總是沒錯!”葉晨淡淡道,孤獨城之行,第一件事情便是要抹去聖子,第二件事情則是生死榜。

    “再過數月便是生死榜開放的時候,還有四月有餘!”葉晨坐在山石之上,氣息完全消失,儼然進入修煉之中。

Snap Time:2018-07-19 22:53:59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