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九十六章天言宗底牌


    第九百九十六章天言宗底牌(第二更)

    虛空震蕩,劍氣如洪流般在九天之上激蕩著。

    一道道身影在虛空中閃現而出,這是一場慘烈的廝殺,其濺射而出的鮮血染紅了整個虛空。

    殺!整個虛空中隻剩下了衝霄的殺戮聲,震耳欲聾。

    寒慕手持血劍,其身影在虛空中若隱若現,手中的血劍猶如蛇般,一出必然擊殺數名暗血宗弟子。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寒慕猛然轉身,一道恐怖的劍影揮舞而來。

    砰砰!寒慕反手握劍,武道意誌凝聚,迎上,粉碎了這道劍影,冷眼望著前方激射而來的身影:“武道境!”

    “剛剛解決幾名小嘍囉,也該殺大魚了!”寒慕冷笑而出,武道意誌同時凝聚而出。

    砰!寒慕持劍而出,直接和那衝來的武道境武者廝殺開來。九天之上,十六股強悍的武道意誌在虛空中彌漫著。

    暗血宗和天言宗的武道境強者數目相當,因此,廝殺起來,雙方打的極為火熱,難舍難分。

    但是暗血宗此次畢竟是為了追殺葉晨而離開孤獨城,緊隨莫笑而來的暗血宗弟子也僅僅數十名暗血宗長老和執事而已。

    天言宗數日前便將大部分天言宗弟子布置在孤獨城外,更是布下了層層殺機。

    數百名天言宗弟子將暗血宗弟子僅僅圍住,滴水不漏。

    但是決定戰局的不是這些弟子之間的廝殺。而是武道境強者之間的廝殺。

    數千名執法者在數千米開外的山峰上觀望著,並未插手暗血宗和天言宗之間的爭鬥。

    砰砰!武道意誌的碰撞,神通的較量,劍意的揮灑。這是武道境強者間的廝殺。

    兩道截然不同的武道領域籠罩著虛空,方圓數十內隻有秦天和莫笑兩人,其他武者紛紛遠離此地。

    空間破碎,秦天踏著破碎的虛空,神色頗為悠閑,相比秦天,莫笑臉色可是陰沉到極點,劍氣湧動。莫笑撕碎了那湧來的掌影,冷聲道:“秦天,你當真以你今日的天言宗足以滅掉我暗血宗!”莫笑心中可是很惱火,原本正在追殺那名殺手。卻不料半路中了天言宗的埋伏。

    天言宗的埋伏!這一切讓莫笑不得不想到,或許今日這一幕都是天言宗精心策劃的。

    “能不能滅了你暗血宗是由本座做主,而非你莫笑!”秦天淡淡道,瞥見下方那局勢完全一邊倒的廝殺,秦天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這數月的瞥屈在此刻蕩然無存。

    “先是派人暗殺我暗血宗弟子,然後故意將本座引出來,設下埋伏!”

    “秦天,你這一手倒是策劃的天衣無縫!”莫笑森然道。殺意滔天,他認定。自己唯一的獨子是死在天言宗手上。

    轟!轟!聲浪擴散而出,激起一道道空間浪潮。遠處觀望的執法者臉色皆是猛然一變,若這事情正如莫笑而言,那麼這天言宗未免太大膽了,公然漠視孤獨城的規則。

    莫笑並非是隨意之言,而是故意說給執法者聽。天言宗觸犯了孤獨城的規則,便要受到執法者的製裁,那麼有執法者之助,今日的局勢便可扭轉。不僅僅如此,暗血宗可以憑借這個契機,完全抹滅天言宗。莫笑心中雖然殺意滔天,但是作為一名宗主,他的理智並沒有被殺子之仇給衝掉。

    “山泉統領,農劍統領,此事該如何處置!”一名執法者低聲道,目光落在山崖邊緣的兩名中年漢子。

    這兩名中年漢子是孤獨城的統領,先前,孤獨敗便是將暗殺之事交給這兩人處理,並且要兩人在三日內解決此事。

    “或許此事有可能是天言宗策劃的,但是如今我們也沒有任何的證據!”被稱呼山泉統領的男子淡淡道。

    “更何況,孤獨城從來不是刀,借刀殺人!”另一名男子搖頭,冷笑道:“若是天言宗策劃了接二連三的暗殺,我們自然得出麵製裁!”

    “不過就算製裁,也無需借助暗血宗,我孤獨城有這實力!”一句話便顯示出孤獨城的強悍,農劍淡淡道。

    執法者依舊在觀望著,對此,秦天暗鬆了口氣,淡淡道:“莫宗主不覺得這栽贓陷害的手法有些低俗!”

    “數日以來,我天言宗的數名長老也被人暗殺!”秦天冷笑道:“莫非這也是本座策劃的?”

    “笑話,若不是你們策劃的,你們又豈能在這設下埋伏!”莫笑冷眼相對,滔天的殺意激起了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埋伏!數日前,我宗門的長老便出去執行一些秘密任務!先前本座也是追著那殺手而去,隻不過在半路上遇見了執行任務回來的弟子而已!”

    “若不是我宗精英出去執行任何,莫宗主以為數月前,暗血宗可以那般壓製我天言宗,笑話!”秦天嘴角揚起一絲不屑之色。盡管秦天想立即擊殺莫笑,卻不得不扯出這一番廢話,這番廢話可不是說給莫笑,而是說給執法者聽。殺戮聲越來越響,其中伴隨著數道暗血宗弟子的慘叫聲,這聲音落入秦天耳中猶如仙樂般,“如今,我宗精英回來,本座又豈不找回場子!”

    轟!武道二層氣勢完全爆發開來,天地轟鳴,秦天的一言一行便足以驅動天地威壓。

    “找回場子,看來你今日勢必要撕碎臉麵了!”

    “想拿下我暗血宗,可沒有那麼簡單!就算拿下,你天言宗也要付出代價!”莫笑目光森然,殺意彌漫,同樣掀起了滔天的空間浪潮。

    “是嗎?”秦天搖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劍指抬起,指著下方那荒蕪的地表,淡淡道:“這便是你暗血宗等人的埋葬此地!”

    劍眉微皺,莫笑心中越發的警惕起來。他和秦天的修為相差不到,往日廝殺起來就算擊殺掉對方,自己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這也是為何暗血宗和天言宗僅僅隻發生小打小鬧的原因。

    “他的自信來自於何處!”又是數十名暗血宗弟子慘死,莫笑的神色越發的冷冽。

    秦天猛然抬起頭,望著遠處的虛空,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收網了!”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這尖銳的破風聲並未打斷虛空中的廝殺。

    不過這破風聲倒是引起莫笑。山泉,農劍等人的注意,莫笑神色陰沉,目光如實質劍芒般。遙遙的落在虛空盡頭處,數道身影在他的視線中浮現而出。

    一襲白衣,葉晨率先踏空而出,公子蘇,天道等人緊隨在後。一股壓迫朝四周彌漫而出。

    “武道境!”山泉和農劍皆是劍眉一皺,目光在秦天和葉晨等人身上來後掃動著,“怪不得天言宗有如此底氣!”

    莫笑心頭猛然一沉,在葉晨等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驚天的壓迫:“武道境!”

    “收網了!”葉晨目光平靜掃過虛空,最終落在莫笑身上。淡淡道:“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

    天道,地獄道,人道,餓鬼道紛紛衝出,直奔那些正在廝殺的戰局中,沒有神通,僅僅憑借肉體,一拳出,打碎了虛空,空間亂流湧動。

    砰砰!轟鳴聲響徹不斷,天道等人猶如狼入羊群般,尋常的暗血宗弟子又如何能夠抵擋住他們的攻勢,潰敗,暗血宗完全潰敗開來。

    最讓暗血宗弟子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餓鬼道,撕碎靈武境武者,其靈魂直接吞噬掉,不留餘地,這一幕讓四周的天言宗弟子也感到心驚膽跳。

    波濤洶湧的武道意誌瘋狂湧出,莫笑其身形朝後方湧去,在葉晨等人現身的那,莫笑便意識到了今日暗血宗的敗局已定,沒有扭轉的機會,唯獨退。

    武道之下,皆為螻蟻,隻要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材燒!莫笑沒有去理會那些慘死的長老和執事。

    “想逃!”秦天冷笑著,一步朝前踏出,其手中的長劍猶如電蛇般,激射而出,淩厲的劍勢緊緊鎖住莫笑,武道意誌彌漫,旋轉開來,赫然幻化成恐怖的武道領域。

    兩名武道二層的強者廝殺起來,其餘波那是驚天動地,看的公子蘇暗自心驚。

    葉晨則一臉平靜,神色頗為認真的望著兩人,武道二層武者的廝殺可是很少見,這觀戰同樣算得上一次難得的見識。

    “武道意誌被運用的出神入化,其神通更是如此!”葉晨輕聲喃喃道,這兩人的確是罕見的強者,就算如今他能夠動用兩種月神意誌,但是遇上這兩人,必敗無疑。

    觀戰了片刻後,葉晨輕微一歎,這兩人的實力原本相差不到,但是在心態上麵,秦天已經壓製了莫笑。

    “大魚留在最後,先要解決小魚!”麒麟劍被葉晨握在手中,葉晨朝前邁出數步,其目光在虛空中掃射而過,當他目光停落在暗血宗的武道境強者時,其眼中湧出一絲期待。

    這暗血宗的武道強者在葉晨眼中儼然成為了獵物的存在。

    咻咻!葉晨一步邁出,其兩種恐怖的月神意誌同時爆發開來,一劍驚鴻!

    一名暗血宗武道境強者正在和天言宗的武道境長老拚的難舍難分,而便是此刻,一道璀璨的劍光浮現而出,其兩股恐怖的意誌撕碎了他的武道意誌。

    咻!璀璨的劍光消散,葉晨身形在虛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殘影散去,葉晨止住身形,轉身,神色淡漠的望著那滿臉驚恐的武道境武者,其一抹血痕在那名武者的脖頸處彌漫而出,血柱狂湧,其兩股恐怖的月神意誌撕碎了他全身的經脈,粉碎了他的心髒。

    砰砰!其屍體承受不住月神意誌,破碎開來,一道靈魂在血霧中浮現而出。

    葉晨左手抬起,其雷霆閃爍著,兩股月神意誌彌漫,葉晨一手朝前抓去:“捕獵現在開始,第一隻獵物!”(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3 20:04:29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