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九十三章暗潮


    第九百九十三章  暗潮(第二更)

    第九百九十三章  暗潮(第二更)

    世界本是個圈,生活在這個圈麵人便注定著有三六九等的差距。

    這世界到處都不公平,  沒公平的地方,然而這就是對所有人最大的公平。

    孤獨城,在孤獨地獄被稱為天堂的地方!在這同樣有著三六九等,一流宗門的弟子可以憑仗著身份欺辱那些不入流弟子。

    黃庭是暗血宗大長老的孫子,其修為雖不強,然而聲名在孤獨城卻極為有名。

    一個人出名,莫過於兩者,聲名顯赫,聲名狼藉。而這黃庭便是第二者,憑借著暗血宗的威望,黃庭在孤獨城內可是作威作福。

    那些修為不濟的女武者以及大部分尋常世家的女子皆是受到黃庭的侵擾,隻要是黃庭看重的女子,這黃庭便會將之搶來。

    因此,每當黃庭出現在孤獨城最繁華的大道時,整條大道徒然一寂,那些姿色不凡的女子紛紛離去,不敢駐留。

    今日,黃庭再次出現在街道之上,其身後緊隨著數名暗血宗精英弟子,大搖大擺的走在街道上,其目光在四周來回掃動著,尋找著今日的獵物。

    “黃庭少爺,最近大長老吩咐下來,沒有事情不要離開宗門!”一名精英弟子勸阻道。

    “本少知道,還不是因為那天言宗!這數月以來,天言宗不是收斂了許多,本少沒去找那些兔崽子的麻煩,那些人敢來惹本少!”身為紈弟子,黃庭將紈發揮的淋漓盡致。

    “接連數日待在宗門,本少能承受的住,這些如花似玉的妹子能夠承受的住嗎?”黃庭的目光赤裸裸的望著那些神情慌張的女子。

    大步流星的朝前跨去,黃庭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諸位小姐,不知可否和本少喝上兩杯!”

    此話一出,整個街道立即慌亂起來,那些神情慌張的女子紛紛逃離開來,見此,黃庭輕笑而出:“有趣,有趣!”

    慌亂的場合中,卻沒有人注意到,一道身影在街道的對麵從來,他的步伐很輕。

    抬起頭,葉晨望著遠處的那道身影,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黃庭,暗血宗大長老最愛的孫子!”

    “計劃便從今日開始執行!”一襲黑袍,葉晨頭發淩亂的披在雙肩處,掩蓋住了他的麵貌,他的手中緊握著一柄普通的鐵劍。

    “黃庭!死!”葉晨一步踏出,其身形無聲無息的消散掉。

    咻!一道黑影掠過街道,猶如清風般,無聲無息,沒人察覺到。

    數名暗血宗弟子將黃庭護在其中,神色頗為無奈的望著四周慌亂的一幕,這個師弟,每次出來都要惹一些事情不可。

    “有趣!”黃庭撫掌笑道,轉身,正欲吩咐暗血宗弟子去擒住那些女子,然而這一轉身便成為了永。

    咻!一抹閃爍而過的劍光在黃庭眼中放大著,風吹過,一道身影掠過虛空,消失在那慌亂的人群中。

    滴答滴答!猩紅的液體在黃庭的脖頸處流淌而出,黃庭儼然生機已絕,目光中流露著駭然的神情,直直的望著前方。

    砰!黃庭的身體倒落在地,湧出的鮮血染紅了地板。在這一刻,數名暗血宗精英弟子終於意識到了黃庭的異樣,“黃師弟!”

    四周的慌亂徒然寂靜下來,無數雙目光齊聚在黃庭身上。

    一片黑色的卡片在虛空中飄落,無力的落在黃庭的額頭上,卡片上寫著一個猙獰的大字:“死!”

    黃庭死了!這個紈子弟在孤獨城中被暗殺了,寂靜僅僅維持數息而已,整個街道再次慌亂起來,人人都逃離此地。

    徒步,葉晨不緊不慢的朝前走去,“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沒想到多年以後,還能幹一次老本行!”

    “根據天言宗的消息,這暗血宗的少宗在柳花樓!”長發下,葉晨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身形無聲無息的消散掉。

    “柳花樓,尋花問柳之地!”數刻後,一座金碧輝煌的樓閣在他眼中浮現而出,其黃鶯般甜美的笑聲在其中回蕩著。

    作為一名殺手,其偽裝之術必然精通。葉晨利用真氣,稍微改變了麵部肌肉,換上一襲貴公子的衣衫,持扇踏進柳花樓。

    形形色色的胭脂味撲鼻而來,葉晨掏出數枚血晶,隨意的打發了身旁的老鴇,其目光看似隨意的朝四周望去,“暗血宗少宗主,這人算是極品了!”

    葉晨的感知力極為強悍,其眼眸半眯著,整個柳花樓內的場景皆是清晰無比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抬起頭,葉晨目光平靜的望著柳花樓的最頂端,華麗而又不失格調的空中閣樓,完全用玉石雕刻而出,數條閃爍著光芒的鐵鏈將之穩固住,懸浮在虛空中,葉晨注意力未曾在這閣樓外表停落過,在他的腦海中,一副副畫麵浮現而出,金碧輝煌的閣樓內,其一張寬廣的大床擺放在其上,四周是搭配有致的的裝飾,數道白花花的身影在柔軟的大床上翻滾著。

    盡管閣樓的隔音效果極佳,葉晨還是能夠在其上聽出一道道喘氣聲以及呻吟聲,“足足七個,這暗血宗少主也不怕死在床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葉晨輕聲喃喃道,其身形徒然朝朝前邁出一步,猶如清風般,輕飄飄的落在那閣樓之上,在沒有任何人注意的時候,葉晨躍落至閣樓內。

    閣樓內,春色漸濃,呻吟聲回蕩而起,暗血宗少主正在賣力著,望著哪些扭動的身體,暗血宗少主臉上盡是驕傲之色。

    咻!一道流光破開虛空,撕扯虛空!砰!血光乍現,整個屋內的呻吟聲突然止住,幾個女妓驚呼而出,神色駭然的望著暗血宗少宗,一枚黑色卡片洞穿了他整個的頭顱。

    “死!”葉晨悄然離去,無聲無息。以他如今的修為,若是要暗殺一個人那是極為容易。

    先是暗血宗大長老,緊接著是暗血宗少宗主,這僅僅剛剛開始而已。

    這一日注定是轟動整個孤獨城的日子,暗血宗數十名核心成員在孤獨城被人暗殺,死後,這些人身旁都有一張黑色卡片。

    孤獨城不允許殺人,這暗殺的行為無疑是挑釁孤獨城的威嚴。數萬名執法者發動,全城緊閉,追查這件事情。

    孤獨城的威嚴受到挑釁,但是對於暗血宗而言,這無疑是晴天霹靂,這些被殺之人無一不是暗血宗高層的子女,特別是暗血宗宗主,其唯一的獨子在柳花樓被人殺害。

    暗血宗,其肅殺之氣彌漫在整個宗門內,暗血宗宗主莫笑,臉色陰沉至極,目光森然的望著下方的眾長老,冷聲道:“在場那麼多人,難道就沒有一個目擊者嗎?”

    咯咯!骨頭作響,莫笑直接一掌揮落,拍落在玉石雕刻而成的石桌上,冷聲道:“無論是誰,殺了人便要付出代價!”

    砰砰!玉石桌破碎開來,化作碎石片灑落滿地。肅殺之氣彌漫而出,在場的長老,身上同樣彌漫著一股驚天的殺意。

    “宗主,會不會是天言宗動的手?”黃霸天,暗血宗大長老,其神色陰沉道,剛剛失去了最疼愛的孫子,其內心的殺意絲毫不亞於莫笑。

    “天言宗!”莫笑盡管內心殺意滔天,但是最基本的冷靜,還是有的,搖頭道:“絕非是天言宗,在孤獨城內,天言宗沒有這樣的膽子!”

    “除非他天言宗不想在孤獨地獄待下去!”莫笑森然道:“吩咐下去,全宗警備,同時要注意天言宗的動向!”

    “若是天言宗弄的,就算拚個魚死網破,我也要血洗天言宗!”殺機在莫笑的眼眸中流轉著,駭然至極。

    天言宗,秦天坐在首位,聽著下方弟子傳來的消息,嘴角輕微抖動,其平靜如死水般的眼眸中也起了一絲波瀾:“太瘋狂了!”

    “莫笑那老小子非得抓狂不可,這可是絕後!”秦天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接連數十名高層子女被暗殺,這對於暗血宗而言可是一重大的打擊。

    “瘋狂的計劃!”寒慕輕聲道,他沒有想到葉晨會如此瘋狂,“我們也該做準備了,一舉拿下暗血宗!”

    “吩咐下去,靈武境以上的武者分別秘密前往城外,原地待命!”秦天起身,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血獄帝君敢冒如此大險創造機會,他天言宗又豈能不放手一搏。

    “希望他的這個計劃可以成功!”秦天低語著,大手一揮,“傳令下去,安排插在城中的棋子,散播我天言宗也有數名長老被暗殺在宗門之內!”

    “現在才僅僅開始而已!”秦天冷笑道。寒慕輕微點頭,沉吟片刻道:“孤獨城已經派出數萬名執法者處理此事,接下來,孤獨城會陷入警備狀態!”

    “放心,區區執法者奈何不了血獄帝君,除非是九大統領,或者是孤獨城主出手!”顯然,秦天對於葉晨的實力有一定的認可。

    正如秦天,這僅僅隻是開始而已,平靜已久的孤獨城終於動蕩起來......

    

Snap Time:2018-01-19 21:24:56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