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九十二章血洗暗血爾敢

  
  第九百九十二章  血洗暗血,爾敢?  (第一更)
  第九百九十二章  血洗暗血,爾敢?  (第一更)
  兩股截然不同的月神意誌在葉晨的劍指間彌漫著,如今,葉晨不能將這兩種月神意誌融合在一起。
  雷霆閃爍,兩道月神意誌融入雷霆之中,雷霆更加的狂暴。
  “這怎麼可能!”寒慕臉色也是猛然一變,兩股截然不同的武道意誌居然會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他到底是誰?
  葉晨目光一凝,其劍指轟然點落,纏繞在指尖上的雷霆徒然狂暴起來。
  砰砰!融入月神的意誌撕扯了那纏繞的印紋,在數十雙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的指尖與那劍尖在虛空中徒然相撞。
  砰砰!爆鳴聲響徹而起,一道道火星彌漫而出。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恐怖的力道爆發開來,田軍的臉色徒然一白,劍身晃動。
  田軍握住劍柄的右臂幾乎失去了知覺,其身形搖搖晃晃的朝落後去:“兩股武道意誌,恐怖的肉體,這怎麼可能?”
  “金屬神通,摧枯拉巧,摧毀一切!”葉晨輕聲喃喃道:“這一點,雷霆是毀滅一切,包括你的神通!”
  “天地雷霆,聽我號令!”葉晨劍指再次抬起,玄奧的波動在指尖彌漫著,隨著葉晨劍指點落,四周的虛空徒然破碎開來。
  哢擦!一道道恐怖的雷霆在四周冒騰而出,雷霆巨蛇,遊動而出,瞬息間便淹沒了田軍的身影。
  轟!轟鳴聲擴散而來,寒慕頭皮麻煩,頗為憐憫的望著那道被雷霆淹沒的身影,“田軍這個老不死終於嚐試到苦頭了!”
  相隔甚遠,寒慕卻能夠察覺到那雷霆的恐怖,更可怕是那雷霆之中蘊含了兩股截然不同的武道意誌,“比起數月前,這血獄帝君越恐怖了!”
  啊!一道慘叫聲驟然響起,田軍的身形如斷線的風箏般,朝後方落去,狼狽至極,血淋淋的血肉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氣中。
  砰砰!田軍的身體在地上翻滾數圈,最後砸落在一塊石碑上,方才止住。
  氣息無比虛弱,田軍極為勉強的爬起來,臉色駭然的望著那道一動未動的白衣身影。
  至此,葉晨依舊站在原地,不曾移開過,右手一揮,盤旋在四周的天地雷霆紛紛融入天地中。
  田軍臉上再無先前的風采,他知道,若不是此人留手,那麼以先前那狂暴的雷霆,足以撕扯他的身體。
  “多謝帝君留情!”收斂起臉上的震驚,秦天拱手笑道,以他的眼力輕而易舉的便能看出葉晨並未盡全力。
  僅僅這一手,葉晨便震懾了現場的天言宗長老,先前那種暗自堣牊鴭M血獄聯盟的人紛紛一言不發。
  “隻是最後還是打傷了這三位長老!”葉晨話雖這麼說,臉色卻還是平淡如水。
  “武者交手,傷亡純屬正常!”秦天輕微一笑,田軍落得這樣的下場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秦天又豈能為了田軍而得罪這個強大的盟友:“想必劍天宴已經擺好了,帝君不如前往劍閣一敘!”
  “諸位,請!”此刻的秦天刻意的放下宗主架子,親自帶著葉晨等人朝那劍閣走去。
  聞言,葉晨朝前走去,公子蘇,天道,餓鬼道,地道,人道緊隨在後。
  “帝君,又見麵了!”寒慕輕微笑道,天言宗中若是誰跟這血獄最熟悉,莫過於他。
  “比起數月前,寒長老更有精神了!”淡笑一聲,葉晨便不再多言。寒慕不以為意,他知道這是葉晨的性子。
  劍閣內,葉晨,秦天等人一一入座,玉石雕刻而成的玉石桌上排放著琳琅滿目的玉胖子,一些形形色色的珍果排放在上麵。
  瓊漿玉露流轉在玉石杯中,濃厚的酒香味彌漫在整座劍閣之中,葉晨坐在次位,望著這琳琅滿目的珍果,神色淡然。
  以葉晨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這些珍果的價值,每一顆形形色色的珍果內都蘊含了濃厚的天地靈氣,特別是那些瓊漿玉露。
  不過這些對於葉晨而言隻能解解饞而已,自然引不起葉晨的興趣。至於公子蘇,作為曾經的八寒城公子,什麼東西沒見過,這些珍果在他看來倒是有些普通了。
  至從進入劍閣之後,秦天便刻意的注意著葉晨等人的神情,看到葉晨見到這些珍果時,神色絲毫未變時,秦天輕微一歎。
  “秦宗主,本座此次前來隻是為了一件事情!”透過天窗,葉晨的目光觸及了那如墨的夜空,以及那一輪妖異的血月,“秦宗主,想對暗血宗出手嗎?”
  靜!劍閣內寂靜下來,秦天神色一凝,背靠在石椅之上:“暗血宗!”
  若說秦天這一生最強做的事情那便是滅掉整個暗血宗,秦天沒有掩蓋自己的意圖,“想!”
  “暗血宗的實力如何?”葉晨堅信一句話,要想了解一個人,那麼便要去找這個人的敵人,同樣要知道一個勢力的實力,那麼便去找這個勢力的敵對勢力。
  在秦天的眼中,葉晨看到了一股野心,滅掉暗血宗的野心,他知道,今日之事已經成功了一半。
  “暗血宗和天言宗的實力相差不大,不過基層弟子,暗血宗更多些!”秦天淡淡道:“暗血宗擁有八名武道境強者,其中暗血宗宗主,莫笑是武道境二層強者!”
  “暗血宗和天言宗明爭暗鬥數百年,這種局勢一直未能改變,一直都是小打小鬧,沒有絕對的把握,誰也不會發動全宗之力進行火拚!”說起這個,秦天便想到了這數月以來受到的瞥屈。
  “若是加上血獄呢?”葉晨淡淡道,手指輕輕敲打的玉石桌。
  “血獄!”秦天眼色徒然一亮,四名武道境強者,一名足以比擬武道境的血獄帝君,這樣一來,天言宗這邊又多了五名武道境強者。
  “這血獄帝君此次趕來該不會就是為了要對付暗血宗?”寒慕心頭微動,若是有這些人相助,那麼天言宗也無需畏懼暗血宗,當初建立結盟的目的便是為了對付暗血宗。
  “不知道秦宗主可有意願呢?”抓起自身的酒壺,葉晨隨意飲了一口,神色從容,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他知道,天言宗一定會答應,因為天言宗沒有拒絕的理由。
  兩種勢力隻有在一種情況下會聯合起來,有共同的利益,或者有著共同的敵人。
  這種淺白的道理誰都明白,至少秦天也明白。秦天沉吟片刻,開口道:“若血獄相助,那麼本座便有信心將整個暗血宗連根拔起!”
  “既然秦宗主有這樣的信心,作為盟友的血獄,又豈能不出手呢?”葉晨輕笑著,輕輕抿了一口酒。
  若聖子跟暗血宗有關聯,那麼這個暗血宗必須得除去,而這天言宗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八名武道靈魂!”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期待之色,抹殺聖子,除去暗血宗僅僅隻是目的之一,其二便是得到數道武道靈魂。
  “不過在孤獨城內不允許殺戮,隻允許小打小鬧!”最好的辦法便是直接殺上門去,血洗整個暗血宗,但是一想到孤獨城的規則,秦天不得不放棄這種直接的方式。
  “孤獨城的規則!”葉晨劍眉輕微一皺,的確,他先前想到的也是直接帶著天言宗,直接殺上暗血宗。
  “孤獨城允許各方勢力在城內發生爭鬥,其前提便是不能夠弄出人命,否則要接受執法者的製裁!”
  “無論哪個勢力搬至孤獨城的時候都要簽訂一份協議,這些規則便是協議內的所規定的!”秦天解釋道,孤獨城之所以有安寧的環境,正是因為這些規則。
  有了規則便要執行,唯獨如此才能維持孤獨城的安寧。
  “若我等直接殺上暗血宗,那麼執法者便會出手製裁!”秦天輕微一歎,這樣便無法將暗血宗連根拔起。
  “孤獨城的實力如何?”半眯著雙眼,葉晨輕聲道,對於孤獨城的了解也隻是來自公子蘇。
  “很強,城主,九大統領,將近數十萬名的執法者,其武道境強者不亞數十名!”秦天不得不承認,四大城始終是地獄的最大勢力。
  在地獄中,四大城便是龐然大物的存在!秦天繼續道:“這僅僅隻是明麵上的力量,至於暗地堛漱O量,誰也無法打探出來!”
  “總而言之一句話,四大城並非是我等勢力可以招惹的,這也是本座為何顧忌執法者的緣故!”能夠讓武道二層強者說出這樣話,足以證明了四大城的恐怖。
  “數十名武道境武者!”葉晨劍眉微皺,加上進入的那些武道境強,這地獄簡直是武道境武者的舞台。
  “這數千年以來,也有不少勢力想取代四大城,可惜最後,這些勢力無一不消亡在曆史的長河中!”秦天這話看似是隨意說的,其實是特意說過葉晨聽,我們可以搞搞暗血宗,但是這孤獨城卻不少我們可以搞的。曾經年輕氣盛的時候,秦天也有過目標,想取代這孤獨城,成為地獄的主宰,而經過時光的洗禮,秦天奮鬥的目標也隻是要將天言宗發揚光大。
  聞言,葉晨不禁有種莫名的悲哀,其實,年輕氣盛的時候,誰都有過夢想,誰都為它奮鬥過、拚搏過、也執著過,可是隨著現實的磨礪,隨著時間的逝去,這種所謂的夢想也消失掉。
  武者需要的是勇往直前的幹勁,但是在秦天身上,葉晨看到是卻是他曾經有擁有過的那股幹勁漸漸失去,隻安於現狀。
  修行之路,漫漫時光,誰又能夠堅持著最初的堅持。
  收斂起這抹思緒,葉晨淡淡道:“不能在孤獨城媊扆ㄔh暗血宗,那麼便在孤獨城外,隻要給暗血宗一個出城的理由便可以了!”
  一抹刺骨的寒意在葉晨眼中飄蕩而過......
  

Snap Time:2018-10-20 10:05:40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