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九十章天言來客


    孤獨城內,燈火通明,猶如白晝般。

    天言宗,作為孤獨城的頂級勢力,其地位超高。

    在孤獨城,其地位便決定了一切。天言宗的宗門極為宏偉大氣,起伏的劍閣,猶如一柄柄通天的劍器。

    方圓數之內,其路過的行人皆是刻意壓低自己的腳步聲。

    劍塔內,燈火通明!一名名天言宗的長老整齊的坐在石椅之上,寒慕赫然在其中。

    首位石椅上,天言宗宗主秦天坐在其上,雖然年紀過百,但是秦天依舊保持著中年的麵容,劍眉星目,整個人透著無盡的威嚴。

    整個劍塔內的氣氛極為凝重,其秋風卷起布簾,溜進劍塔內。

    秋意襲人,大多數天言宗長老都微閉著雙眼,未曾言語,整個劍塔寂靜的隻剩下那布簾翻卷的聲音。

    “諸位還有什麼話要說!”秦天眼眸微眯,看似隨意說道,任誰都能看的出來,自己這位宗主最近有點窩火。

    接連數月以來,天言宗和死對頭暗血宗發生了多次爭端,其結果皆是以天言宗失利寥寥結束,這對於天言宗的聲望極為打擊。

    現在外界都在盛傳天言宗不如暗血宗,盡管知道這是暗血宗的手段,天言宗又無可奈何,畢竟先前的數十次爭端中,天言宗的確比不上暗血宗。

    偌大的劍閣內回蕩著秦天的聲音,所有長老正襟危坐,並未出聲,誰也不想觸及宗主心中的怒火。

    “諸位對於這數月以來發生的事情,真的沒有話說嗎?”秦天淡淡道,這些長老,往日話不是挺多,一到關鍵時刻,各個都沉默起來。

    這一次,秦天的語氣明顯加重了幾分。眾多長老你望我,我望你,顯然在猜測對方的意思。

    最後,還是一名長老站了起來,這名長老叫田軍,在天言宗,其地位僅僅次於寒慕等人,田軍輕微一拜,沉吟片刻道:“這數月以來,我宗與暗血宗發生了數十次爭端,其中,大多數都是以我宗失利而結束!在以往,我宗的實力還勉強壓製住暗血宗,但是最近,恰好相反,暗血宗將我宗死死的壓製住!”

    “這其中的緣由能夠歸結於我宗弟子不如暗血宗嗎?”田軍搖頭,輕微一歎道:“在數月前,我宗大部分精英弟子被派往孤獨地獄各個角落,尋找所謂的劍神門弟子!”

    “正是因為如此,精英弟子不在宗門內,接連數十次爭端,我宗皆是失利!”

    “在我看來,欲解決這個局勢,唯獨將派出的精英弟子喚回來!”說到這,田軍不經意望了寒慕一眼。

    寒慕雖閉著雙眼,但是感知力極為敏感,在田軍目光投來的那,他便察覺到,暗自冷笑,這老小子,這個時候還搞這狗屁的內鬥。

    在場的天言宗長老皆是老油條,又豈會聽不出田軍的弦外之音,比較直白的來說,田軍認為這數月的瞥屈大多數都是因為和血獄聯盟造成的。若是不結盟,那麼精英弟子也不會派出去尋找所謂的劍神門弟子。在天言宗內,田軍和寒慕都相互看對方不順眼,趁著此機會,田軍又豈不好好利用,貶低寒慕的聯盟之舉。

    “我宗先前答應血獄尋找劍神門弟子,若是將精英弟子召回來,豈不是惹血獄不快!”一名長老起身,出聲道。

    “在我看來,與血獄聯盟之事根本沒必要!聯盟的前提是給宗門創造利益,而與血獄,不僅僅為給宗門創造利益,更是浪費宗門的精力!”

    “宗主,在以我之言,宗門與血獄結盟之事就此結束!”田軍淡淡道。此話一出,整個劍閣內的長老臉色皆是輕微一變,下意識的朝寒慕望去。

    寒慕依舊輕閉著雙眼,其平靜的臉色讓人看不出端倪,實際上,寒慕心中是冷笑不已:“這老小子這一招落井下石可是用錯了,主張結盟的可是宗主,我隻是一個跑腿的!”

    劍閣內的氣氛徒然凝固住,秦天略顯失望的掃過田軍,“田長老此言未免有些稍欠考慮了!”

    “血獄能夠在如此短期的時間內崛起,僅僅這份潛力便足以讓本座看重!”

    “結盟是為了創造利益,利益分為短期的利益和長期的利益!”秦天淡淡道,語氣徒然變得淩厲起來:“別忘記了如今是什麼時期,一些事情都要以宗門利益為主!”

    秦天此言無疑是在表明,你們這些人平日明爭暗鬥可以,但是涉及到宗門利益的時候,最好要以宗門利益為主。

    田軍臉上立即流露出尷尬的笑意,賠笑道:“宗主此言一語驚醒夢中人,倒是我考慮不周了!”

    “除此之外,各位還有什麼話說嗎?”秦天淡淡道,他並不反對宗門內的爭鬥,唯獨爭鬥才能保持宗門的活力,但是這爭鬥也要看場合。在這一點上,秦天便比較欣賞寒慕。

    偌大的劍閣內回蕩著秦天的聲音,劍閣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天言宗外,數道身影在夜幕中走了出來,瑟瑟秋風卷過,葉晨一襲單薄的武衣獵獵作響。

    止步,公子蘇指著前方起伏的閣樓,低語道:“這便是天言宗所在的宗門!”

    “天言宗!”葉晨半微眯著,其靈魂力擴散而出,僅僅瞬息便籠罩住了整個天言宗,不得不承認,這天言宗實力極強,僅僅靈武境強者的氣息就有數十股。

    燈火通明的劍塔,其天言宗的大部分場景皆是清晰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當葉晨其靈魂力掃過那劍塔的時候,臉上終於閃過了一絲凝重之色,在那劍塔內,他感受到了數七八股強悍的氣息。那是武道境強者的氣息,最讓葉晨感到凝重的是,其中有一股氣息極為強悍,比起當初的古田更加強悍。

    盡管葉晨刻意收斂起自身的氣息,不過其靈魂掃過劍塔的時候,坐在劍塔內的秦天,以及寒慕等長老皆有察覺到。

    “是誰,敢偷覷天言宗!”秦天劍眉微皺,一股強悍至極的氣息在他身上彌漫而出。

    氣勢衝天,強悍的氣息猶如洪水猛獸般,湧出劍塔,直射葉晨而去。

    “比起想象中還要強悍!”葉晨睜開雙眼,神色凝重的望著那燈火通明的劍塔,那股強悍的氣息席卷而來,掀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寂靜的天言宗內,其通明的燈火紛紛滅掉,恐怖的氣息衝刷著整個天地。

    僅僅瞬息而已,葉晨以及公子蘇幾人立即被這股氣息籠罩住,威壓臨身,公子蘇運起真氣抵抗,朝後退出一步:“天言宗宗主!”

    葉晨神色平靜,麵對如潮水般的威壓,他沒有後退,反而朝前邁出一步,右腳落地,其踏步聲如雷鳴般乍響,擴散開來,僅僅這一步,葉晨便撕碎了臨身的威壓。

    “主上的實力越來越難猜測到了!”公子蘇目光有些複雜。

    未經他人的允許,強行察看,這在地獄中是大忌,同樣是不禮貌的行為。

    “咦!”天言宗宗主秦天臉色微變,起身,一步跨出,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劍塔之內。

    寒慕猛然睜開雙眼,他察覺到了數股熟悉的氣息,其一絲錯愕的神色在眼底中流露而出:“居然是他們,沒想到他們會來孤獨城!”

    寒慕起身,緊隨在秦天身後。隨即,其他長老也紛紛起身,湧出劍塔。

    血紅的月光之下,其恐怖的氣息籠罩著方圓數十丈內的地域,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安然站在其上,在秦天氣勢的壓迫之下,這道身影猶如波濤洶湧大海中的孤舟,隨時便可覆滅。

    第一眼,秦天的目光便落在這道白衣身影上,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旋即,秦天目光微移,掃過其後的數道身影,一絲難以壓製的震驚之色浮現而出。

    “這,這怎麼可能!”緊隨在秦天身後的寒慕,其目光死死的盯著葉晨幾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四名武道境強者,血獄怎麼時候又多出了三名武道境強者!”

    “這些人是誰!”田軍劍眉微皺,盡管葉晨等人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但是站在那,一股壓迫還是不經意間浮現而出。

    “沒想到,帝君會來孤獨城!”收斂起氣勢,秦天輕笑道:“在下天言宗宗主秦天!”

    作為一名宗主,其眼光還是有的。在數月前,寒慕便將血獄之事告知秦天,對於葉晨的長相,秦天還是有幾分印象,當初寒慕可是用真氣幻化出葉晨的身影。

    血獄帝君!眾多長老臉色皆是一變,站在秦天身後,不曾多言。寒慕跨步而出,拱手笑道:“數月未見,帝君修為越來越雄厚了!”

    “突然到來,唐突諸位了,秦宗主,寒長老!”葉晨淡淡道,其目光平淡的掃過秦天身後的諸人,這天言宗擁有八名武道境強者,怪不得能夠在孤獨城中擁有如此超過的地位。

    恃才傲物!堂堂的天言宗宗主對你笑臉相迎,這名年輕的血獄帝君其反應未免太過平淡了,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

    “帝君千迢迢而來,不妨,隨我等前往劍閣一敘!”秦天早就在寒慕那邊聽過了葉晨的性格,不以為然,輕笑道:“在數月前,我便想見帝君一麵,如今正好!寒慕,吩咐下去,劍閣之內擺起劍天宴,本座可是要好好招待血獄的朋友!”

    劍天宴!田軍等人臉色再次一變,這劍天宴可是天言宗對待客人的最高待遇,自天言宗創立以來,也唯獨孤獨城城主有這份待遇。

    葉晨盡管不知道劍天宴是什麼,但是通過那些長老的臉色,也能猜測出一些,淡笑一聲,道:“有勞秦宗主!”

    “聽說,血獄帝君曾經擊殺過武道境強者!”田軍實在看不慣葉晨這種態度,跨步而出,輕笑道。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19 16:23:28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