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八十九章孤獨城


    第九百八十九章 孤獨城 (第一更

    孤獨城,一股磅的大勢彌漫在其上。

    秋風瑟瑟,卷起滿地塵沙,一道道肅殺之氣彌漫而出。

    宏偉的城牆之上,數千名執法者來後巡視著,其冷冽的目光在虛空,大地之上掃射而過。

    在血紅的城牆外,一隻隻血紅著雙眼的魔獸來回走動著,整個地麵不時震動著。

    孤獨城四周是著名的禁地,魔獸成群!這些魔獸皆是生性凶狠,尋常武者若是出了孤獨城便成為這些魔獸的食物。

    然而便是那宏偉的城牆將無數的魔獸群擋在外界,在孤獨城比較盛行的一句話:“城內是天堂,城外是地獄!”

    血紅的地表,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這是地獄的最大特點。

    然而在孤獨城內,山水秀麗,其精致的閣樓起伏,連綿而出,一座座風格奇特的建築錯落有致。

    喧嘩聲在孤獨城內久盛不絕,孤獨城的繁華與地獄格格不入,在這孤獨城中,無需為生活所擔憂,更無需為那恐怖的魔獸威脅而顧慮。

    正是因為孤獨城這安寧的生活才讓孤獨城地位超然,那些厭倦殺戮的武者也之所以如此向往孤獨城。

    夜幕悄然降臨,籠罩在夜幕中的孤獨城,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在孤獨城中跳動而出,燈火通明。

    白日,武者出去狩獵,而黑夜則是孤獨城最熱鬧的時段,一名名收獲頗【夢水】豐的武者摟著衣著暴露的女子,穿梭在繁華的街道上。

    孤獨城占據的地域極大,至少足足有數十個血獄之大,其笑罵聲。吆喝聲不絕於耳。

    高大的血色城牆上,一名名披著執法者盔甲的武者如同挺拔的劍脊般。站在城牆上。夜幕是屬於殺戮的舞台,正是因為夜幕,這些執法者更要打起十萬分精神。

    孤獨城內的安寧需要執法者維護,執法者更要小心城外那些魔獸突然發狂起來。圍攻孤獨城。

    “又是安寧的一夜!”一名執法者將巨劍扛在肩膀上,背靠著血色的劍柱。在那布滿傷痕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笑意。

    “的確是安寧的一夜,那些該死的魔獸今夜也難得安靜下來!”另一名執法者輕笑道,神色略顯自豪的望著身後那燈火通明的孤獨城。

    正是因為執法者的存在。孤獨城才漸漸有了這份安寧。

    “整天麵對廝殺。我倒是有些疲憊了!”將巨劍從肩膀上移開,這名臉上布滿傷痕的中年漢子苦笑道。

    “誰又不是!”先前那名出聲的執法者,輕微一歎:“但是走在了這條路,便沒有回頭,這便是武者的命運!”

    “以其感慨這些事,還不如說說一些有趣的事!”中年漢子一掃先前的落寞。輕笑道:“你們最近可曾聽說了血獄!”

    “血獄,便是那個最新崛起的勢力!聽說。這個勢力挺強的,居然血洗了眾多二流勢力,甚至滅掉了一流勢力!”

    “以這股勢力的實力也足以搬至孤獨城內,我記得一些武者說過,這血獄的第一強者是一個叫做血獄帝君的家夥!”

    “血獄帝君,不就是那個武道第一強者!”提起血獄,原本神情略顯疲憊的執法者也紛紛精神起來,賣弄著自己聽到的消息。

    “這血獄可不僅僅那麼簡單,曾經有武道境強者可是隕落在血獄帝君手中,而且,這血獄可是擁有數名武道境強者!”中年漢子咳嗽數聲,輕笑道。

    此話一出,原本正在閑談的執法者立即朝中年漢子望來。數十道目光齊聚,中年漢子倍感有麵,正欲吹噓自己聽到的傳聞,然而一道道嘶吼聲卻打破了現場的氣氛。

    中年漢子等人臉色微變,持劍,快步的走到城牆邊緣,神色凝重的望著前方那荒蕪的大地。

    血紅色的月光灑落開來,地麵仿佛披上了一層輕紗。砰砰!整個地麵震動著,一道道飛揚的塵沙在地表之上冒騰而起。

    巨大的虛影在血紅的月光中浮現而出,一隻隻魔獸奔騰著,朝高大的城牆湧來,魔獸的嘶吼聲漸漸掩蓋住了那奔跑所引起的轟鳴聲。

    “這些魔獸瘋狂了!”望著那些湧來的魔獸,執法者臉上皆是凝重起來,沒想到難得安寧數刻的魔獸居然在這一刻發狂起來。

    “不!這些魔獸並不是發狂【夢水】了,你們難道沒有聽出來,這些魔獸的嘶吼聲不似往日,其嘶吼聲中甚至有些急促!”中年漢子劍眉微皺,突然神色猛然一變,目光遙遙的落在那地麵的盡頭。

    血紅色的月光下,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浮現而出,隨即,又數道身影緊隨在後。

    周圍的魔獸一靠近這道身影便發狂起來,朝四周亂竄著。這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是葉晨,緊隨在後的是公子蘇,天道,地獄道,人道,餓鬼道。

    抬起頭,葉晨目光掠過那些魔獸,落在那高聳入雲的城牆上,“這便是孤獨城!”

    雲霧飄蕩,但是葉晨卻能清晰的看到那些正在城牆之上走動的執法者,“孤獨城執法者!”

    一手抓著酒壺,葉晨步伐輕緩的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四周的魔獸便越瘋狂,比起人類,魔獸的感知力往往的更加敏感。

    在葉晨身上,這些魔獸感受到了驚天的殺氣,這些殺氣讓生性凶殘的魔獸同樣感到了畏懼。

    一人便逼退數千凶狠的魔獸,望著這一幕,城牆之上,寂靜的可怕,所有執法者目光都呆呆的:“奶奶的,這人是誰!”

    高大的城牆在葉晨的眼中不斷放大著,第一眼看到這血色城牆,葉晨便感到了一股壓抑,特別是橫插在城牆之上的劍柱,其內蘊含了一股恐怖的意誌。

    目光微偏,葉晨望著那斷刃,以及懸浮在上空中的山石,那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孤獨城!

    “這座城池就是孤獨城,這座城牆在孤獨城建立的時候便存在,其上的劍柱則是形成了一道非常可怕的劍陣!”作為曾經的八寒城公子,公子蘇對於孤獨城倒是有些了解。

    “走吧!”葉晨駐足了片刻,方才再次動身,直接朝那斷刃走去,這斷刃是唯一的出入口。

    砰砰!魔獸轟然散去,一條空曠的大道在葉晨前方浮現而出,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葉晨直接來到了斷刃之處。

    “閣下何人!”直到這一刻,執法者方才反應過來,中年漢子沉聲喝道:“如今是禁城時間,若閣下未擁有孤獨城的居住權,閣下不能進入孤獨城!”

    葉晨沒有言語,他知道這些瑣事,公子蘇會處理。公子蘇抬起頭,一枚玉佩被他抓在手中,直接對著上空晃了數下,淡淡道:“不知諸位執法者,我等可進入孤獨城!”

    “放行!”中年漢子臉色頗為震撼,修為高超者便可入住孤獨城,但是也分三六九等,根據地位,孤獨城分別可入住者分配了身份玉石,這些玉石分為九等,分別代表了不同的地位。

    而先前公子蘇手中的玉佩代表了極高的地位,僅僅次於城主,八大統領。

    砰砰!空間波紋在斷刃處浮現而出,一道虛幻之門浮現而出,跨入這道門便可以跨入孤獨城。

    葉晨輕微一瞥公子蘇手中【夢水】的玉佩,並未說些什麼,直接跨入那虛幻之門內。公子蘇收取玉佩,同樣跨入虛幻之門,待葉晨等人身形消失之後,城外的魔獸方才恢複正常,散去。

    “那人到底是誰,居然擁有三等玉佩!”中年漢子右手彌漫著濃hou的真氣,拍落在劍柱上,下方的虛幻之門立即蕩然無存,“隻是得要告知城主!”

    那虛幻之門隻是劍陣形成的,猶如一道禁製。葉晨踏入虛幻之門後,入目的是通明的燈火,精致的閣樓,獨特風格的建築,其喧嘩聲如流水般湧來,也唯獨此刻,葉晨方才覺得這地獄中還有生機的存在,並非死氣沉沉。不過見過了武神大陸的繁華,這孤獨城的熱鬧在葉晨眼中還是略顯清淨而已。

    公子蘇緊隨在葉晨身後,葉晨那淡然的神色也落入他眼中,暗自詫異,四大城池對於地獄的武者而言便是天堂,就算武道強者來到此處,都會感慨。

    根據公子蘇的猜測,自己這位主上應該未到過孤獨城,這反應太過平淡了。

    “天言宗所在的位置,你可知道?”葉晨眼眸半眯著,在四周,他感受到了許多強悍的氣息,這孤獨城不愧是孤獨地獄的中心,強者齊聚。

    “天言宗!”公子蘇沉吟片刻,道:“知道,因為屬下曾經來過孤獨城,對於孤獨城內的勢20分布倒是有幾分了解!”

    “帶我去!”葉晨睜開雙眼,收斂起自身的氣息。在餓鬼道的記憶中,葉晨知道這暗血宗和天言宗是死敵,若是他要對付暗血宗,這天言宗無疑是一巨大的助力。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更何況這天言宗還是血獄的盟友!公子蘇沒有多想,轟然應諾。

    一行六人,其身形融入夜幕之中,無聲無息……

    

Snap Time:2018-01-24 04:00:56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