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八十八章地獄道


    這一吼猶如來自遠古的咆哮,死寂的生死天內徒然回dng起一道道嘶啞的低吼聲。

    低吼聲響徹而起後,生死二氣翻滾著,其一道道殘弱的意誌在生死天中彌漫而出。

    自地獄出現以來,其隕落在生死天中的武者不計其數。

    天地靈氣凝聚,融入那一道道殘弱的意誌,幻化成一道道冤hun。

    吼!yin風陣陣,一道道冤hun猶如受到牽扯似的,瘋狂的朝血屍湧來,密密麻麻,四周的天s徒然yin沉下來。

    壓迫!葉晨神s凝重,退後一步,其月神意誌彌漫在四周。

    咻咻!一道道冤hun劃破生死天,ji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

    o紋,最終湧入血屍體內。

    “這簡直是地獄,孤hun野鬼源源不斷!”葉晨放眼望過去,四周皆是密密麻麻的怨hun,怨氣衝天。

    天道,餓鬼道,人道倒是不受這股壓迫的影響,特別是餓鬼道,其死寂的目光中流lu出一股**,吞噬這些怨hun的**。

    若不是葉晨強行控製住餓鬼道,以餓鬼道的本能,早就施展神通吞噬起這源源不斷的怨hun,“這些玩意,你不能吞噬!”

    這些變化是眼前這具血屍引起的,還是一切順其自然為好。隨著越來越多的怨hun融入血屍內,血屍身上彌漫著一股驚天的壓迫。

    “那個叫做媚娘的女子是被我所殺,因此,古田對我的殺意已經深入靈hun!”

    “原本以他的實力足以輕易擊殺我,卻不料,我會在最後關頭動用一代月神意誌,反而擊殺了古田!”

    “就算至死前。古田燃燒了部分靈hun之力,也逃脫不了隕落的事實!”

    “古田不甘如此死去。他的殺意和怨氣依舊充斥在靈hun之中。盡管我抹去了古田的神智,卻抹不去這怨氣和殺意!”

    “和這怨氣則是融入這具血屍內,反而ji起了血屍內的怨氣,顯然當初這具血屍被聖子奪舍的時候。其同樣不甘,怨氣融入每一塊血肉之中!”

    “兩股怨氣融合在一起。引起了天地之間那些殘餘的意誌!”四周的壓迫足以碾碎一座大山,就算以葉晨的**強度去承受這股壓迫,也感到隱隱作痛。

    “有點期待這具劍屍了。不過他到底掌握了什麼神通!”葉晨輕聲喃喃道。目光如電,死死的盯著血屍的眉心處,那道越來越清晰的印記。

    呼呼!冷冽的yin風咆哮而出,卷動著四周的怨hun,一股恐怖的撕扯力在血屍的上空浮現而出,瘋狂的扯動著四周的怨hun。

    淒慘的嘶吼聲回dng在九天之上。葉晨神s平靜的望著這一幕,感受著這具血屍的變化。待到最後一道怨hun被融入血屍體內後,天地徒然一寂。

    寂靜僅僅持續了數息而已,一道道刺耳的鬼哭狼嚎聲沒有來的在生死天中乍響。

    血屍,緊閉的雙眼徒然睜開,怨氣流轉而出,僅僅這一刻,葉晨便在這具血屍的眼中看到了一道道飄忽不定的怨hun。

    砰!血屍神情略顯猙獰,特別是那眼神,讓人有種如入冰窖般的感覺。

    砰砰!血屍朝前跨出數步,怨氣在他身旁幻化而出,最後,血屍單膝著地,目光直直的盯著葉晨。

    “成功了!”盡管有了數次煉製成功的經曆,也直到這一刻,葉晨方才鬆了口氣,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彌漫在葉晨的心頭,這種感覺十分獨特。

    “地獄道!”葉晨淡淡道:“今後你便是地獄道!”

    這具劍屍仿佛聽懂了葉晨的話語,臉上猙獰的神s也略有緩解。

    地獄道!葉晨回想起先前那怨hun飛舞,好似地獄中似的,便將這具劍屍喚作地獄道,“起來!”

    對於主人的命令,劍屍是絕對的服從,地獄道起身,怨氣彌漫,籠罩方圓數十米的地域。

    “施展出神通!”葉晨最期待的便是地獄道的神通,無論餓鬼道,天道,人道也罷,其神通皆是恐怖無比。

    吼!地獄道朝前邁出一步,無盡的怨氣徒然在四麵八方中浮現而出,一道道虛幻的身影在地獄道的身旁浮現而出,赫然是一道道怨hun,這些怨hun身上彌漫著恐怖的氣勢。

    足足有數萬道,四周yin森森的,看起來猶如萬鬼朝拜一樣,yin森至極。

    怨hun發出淒厲的嘶鳴聲,若是誰踏入其中,便要接受這數萬道怨hun的撕咬,衝撞。

    “數萬道怨hun!”葉晨抬步,朝前踏出一步,瞬間,那密密麻麻的怨hun紛紛朝葉晨湧來,淒厲的嘶吼著。

    嘶!怨氣撲麵而來,這些怨hun是由一些殘留在天地間的武者意誌幻化而出的,其氣息雖然不如武道境那麼恐怖,但是至少比擬靈武巔峰,數萬道靈武巔峰的氣息融合在一起,絲毫不亞於武道巔峰!僅僅這份恐怖的氣勢便讓葉晨感到壓力頗大,月神意誌凝聚而出,葉晨右手朝虛空中抓去,撕扯了這恐怖的氣勢。

    若不是地獄道的控製,這些怨hun早就狂暴起來。

    “聒噪!”葉晨淡淡道,其聲音中融入月神意誌,猶如天地之音般響徹在天際,四周那淒厲的嘶吼聲徒然一頓。

    “這神通詭異至極,若是動用這些怨hun之力,地獄道也可以輕易的磨死武道境強者!”葉晨的目光在那一道道猙獰的鬼hun之上掃射而過,最終落在地獄道上。

    地獄道站在萬道怨hun之中,四周怨hun飄dng,隻需地獄道的劍指點落,這數萬道怨hun便會狂暴的撕扯蒼穹,直射而出。

    “若是有機會可以試試地獄道這神通的威力!”葉晨可沒有受虐的傾向,這神通若是展開,其攻勢必定恐怖無比。

    “撤去!”葉晨話語剛剛響起,地獄道便大手一揮,劍指點落在虛空中,一道道猙獰的怨hun徒然融入天地之中。

    “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葉晨嘴角揚起一絲笑意。有了這四具劍屍,他的實力無疑再次暴漲,隻是想起武道二層強者的領域,葉晨便感到一陣無力:“武道領域。唯我無敵!”

    “若是將剩餘的兩具血屍煉製成劍屍,那麼憑借兩股月神意誌以及六名劍屍之力是否能夠擊殺掌控武道領域的強者!”葉晨沉吟片刻。起身,撤去四周的禁製,冰川。火海。雷霆紛紛破碎開來。跨出數步,葉晨直接轉身離去,踏出生死天。

    四具劍屍緊隨在葉晨身後,盡管五人刻意的收斂起氣息,但是壓迫依舊在,所過之處。四周的虛空再次浮現出一道道淡淡的空間

    o紋。

    血獄中,劉東正在操練血獄軍。將近兩萬餘名血獄軍手持巨劍,在數名hun武境武者的帶領之下,練習著一套套簡單的劍技,這劍式雖簡單,但是他卻是殺人的劍式。

    玄奧的劍式不適合血獄軍,血獄軍需要的是殺人的劍式。這套簡單至極的劍式是葉晨從數萬劍式中感悟出來的,後來便交給劉東了。

    “殺!”數道冷喝聲響徹而起,直衝雲霄。每一劍都帶著滔天的殺機,這些殺機匯聚而起,撼動天地。

    “奶奶的,若不是我老劉這數月也經曆了不少廝殺,我非得被這些兔崽子的殺意給震懾住!”站在高處俯視著數萬名血獄軍的操練,劉東嘀咕著。

    “殺人的劍式從來不需要太複雜,煞星這幾式簡單的劍式組合起來便是殺人的劍式!”突然察覺到了什麼,劉東猛然抬起頭,朝天際處望去,那數股恐怖的壓迫浮現而出。

    破風聲盛盛,葉晨身上的一襲單薄武衣獵獵作響,葉晨方才踏入血獄的上空,一道道整齊的冷喝聲便在下方的血獄內回dng而出:“參加帝君!”

    數萬名血獄軍紛紛停止修煉,神s恭敬,目光火熱的望著上空中浮現而出的身影,喝聲衝霄。

    “參加帝君!”數十萬部落之人也注意到了葉晨的回歸,紛紛迎喝道。方圓數百丈的虛空中皆是回dng著這一道喝聲,天地震動。

    葉晨目光俯視著下方那些血獄軍,眼中閃過一絲暗讚之s,若是再過數年,這血獄軍絕對會成為一支虎狼之師,替血獄征戰四方,如今還稍欠火候。

    一股

    o動在地獄道身上彌漫開來,葉晨轉身,若有深意的望著地獄道,沉吟片刻道:“放手施展吧!”

    無盡的怨氣徒然在地獄道的四周浮現而出,其嗚嗚的嘶吼聲回dng在九天之上,四麵八方的天地靈氣朝葉晨等人湧來。

    在劉東等人駭然的目光中,其原本烈日高照的虛空徒然變得yin森森的,yin風陣陣,鬼哭狼嚎聲不斷。

    在這片天地中,同樣殘留著一些死去武者留下來的意誌,怨氣浮現,天地靈氣湧動,融合在一起,數百道怨hun徒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恐怖的氣息充斥在虛空中。

    這些怨hun剛剛出現便朝地獄道湧去,融入地獄道的眉心處。yin風散去,天地靈氣也恢複正常,然而那一道道鬼哭狼嚎聲依舊盤旋在血獄眾人的耳旁處。

    對於地獄道的存在,葉晨沒有必要去向別人解釋些什麼,一步踏出,朝血煞峰邁去,地獄道,天道,餓鬼道,人道緊隨在後。

    直到葉晨等人的身影被雲霧所掩蓋後,血獄方才打破了先前的寂靜,一道道詫異的驚呼聲在四周響徹而起。

    “奶奶的,又是一名強者!”劉東嘀咕著,回想起先前那數百道怨hun上流lu的氣息,劉東頭皮便一陣發麻,隨即便是狂喜,“血獄強者越來越多,那血獄的崛起指日可待!”

    在劉東嘀咕的時候,葉晨的聲音在血煞峰上飄dng而出:“劉東,公子蘇!”

    話語依舊在虛空中回dng著,公子蘇和劉東紛紛起身。數刻後,公子蘇和劉東站在血煞峰上,神s恭敬的望著站在石劍之上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

    “劉東,數日之後,本座要前往孤獨城,這血獄之事便有你全權處理!”葉晨淡淡道,在參與所謂的生死榜前,葉晨還要一件事情要處理,擊殺一個人,聖子。

    “這煞星要前往孤獨城!”以劉東的精明也能猜測出葉晨此去的目的,“這煞星應該是要去參加生死榜!”

    “主上放心,這血獄你便放心交給我老劉,我老劉絕對不會埋沒了血獄的名聲!”劉東神情高昂道,隨即嘀咕著:“奶奶的,這麼久以來還不是我老劉打理血獄!”

    既然將血獄全權交給劉東打理,葉晨也懶得多說,如今血獄的發展足以證明了劉東的實力,“公子蘇,此次你隨同本座前往孤獨城!”

    “喏!”公子蘇轟然應喏,這件事情也是他早就意料到,整個血獄中,也唯獨他清楚生死榜的細節,“或許此次生死榜,我也不會錯過!”

    轉身,葉晨吩咐了絕林和玄刃一些事情。此行,葉晨並不打算帶上絕林眾人,如今以絕林等人的實力,一起前往孤獨城反而成為了累贅,以及讓絕林等人冒險,還不如讓他們修煉。

    絕林和玄刃又豈不知自己實力卑微,輕微一歎:“自己等人實力還是太弱了!”

    吩咐完事情後,葉晨直接起身,也沒什麼準備,直接朝虛空中邁去,天道,地獄道,人道,餓鬼道緊隨在葉晨身後。

    “血獄如今需要的韜光養晦!”公子蘇對著劉東開口道,隨即,轉身,騰空而起,緊隨在葉晨身後。

    “這個我老劉又豈會不明白!”劉東輕微對著葉晨離去的方向一拜。

    “總有一天我不會成為累贅的,因為我是白虎守護者,五代!”絕林雙手緊握,眼神堅定無比。

    玄刃雖然未說些什麼,但是他的眼神如同絕林那般堅定。

    荒蕪的地表,血紅的塵沙在其上翻滾著,秋風瑟瑟,在那飛舞的塵沙中,一道宏偉的城影若隱若現。

    高將近五十餘丈的血紅s城牆,連綿不絕,猶如一隻橫臥在荒蕪地表上的巨龍。

    血紅s的城牆之上橫插著密密麻麻的通天巨劍,一道巨大的斷刃在城牆上浮現而出。

    一塊巨大的山石詭異的浮在斷刃之上,山石上,三個龍飛鳳舞的字跡透著一股大氣磅之勢:孤獨城!!。

    

Snap Time:2018-07-19 23:22:22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