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七十九章孤獨來人


    八一中文 › 玄幻小說 › 無上皇座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孤獨來人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網】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血煞峰,血氣彌漫,三大古族的弟子齊聚在此。

    而站在首位的赫然是絕林和玄刃,感受著血煞峰四周的繁華,絕林和絕刃眼中皆是震驚之色。

    “僅僅數月而已,五代便搞出了絲毫不亞於二流宗門的勢力!”絕林輕聲喃喃道,特別是那石劍身後的公子蘇等人,其氣息極為淩厲。

    盡管公子蘇等人已經收斂了自身的氣息,但是絕林還是在公子蘇,林道,陸青等人身上感到了一絲壓迫。

    “僅僅數月,這血獄之名可是傳遍了整個孤獨地獄,隻是沒想到,這血獄會是五代弄出來的!”對於五代,玄刃是越發的敬畏了。

    “所以說,現在是月神的時代,今後也是月神的時代,五代是誰也看不透的一個人!”絕林低語道。

    在絕林和玄刃閑談的時候,劉東可是忙的頭焦額爛,隨著尋找血獄請求庇護的部落越來越多,劉東每天要處理的瑣事也越來越多。

    血煞峰,一氣派宏偉的閣樓之上,劉東神色無奈的望著眼前堆砌成山的血晶。

    在劉東身後則是站著數十名武者,這些人皆是部落的主事者,每隔數日,各個部落便會向血獄貢獻不少的血晶。

    沒有仔細清算這些血晶數目,劉東頗為不耐煩的揮揮手,道:“這七日的血晶全部上交了?”

    “上交了!”這些主事者輕聲答道,對於這位血獄的主事者,他們可是放低了往日的姿態。

    一人之下,萬人之下,這句話將劉東如今的地位體現的淋漓盡致。

    公子蘇,林道,陸青等人也並未管理血獄之事,血獄的主事權都在劉東身上。

    “***,現在瑣事越來越多了,我老劉忙著這些瑣事,連修煉的時間都沒有!”清理了今日各個部落貢獻的血晶,劉東低聲罵道。

    “真正的領導者應該像煞星那般,瑣事根本不需要做。老劉我也該培養一些做事的人,不然我老劉非得累死不可!”往日劉東看見血晶便會眼冒精光,然而此刻在劉東眼前卻堆砌著如山般

    的血晶,劉東卻提不起一絲興趣,任誰天天見到如此眾多的血晶也會感到厭煩。

    “啟稟血皇,孤獨城使者前來拜訪!”在劉東清算血晶數目的時候,其一道充滿敬意的聲音在後方響徹而起。

    “孤獨城使者,你是說孤獨城派出使者前來拜訪血獄?”劉東劍眉微挑,在孤獨地獄混了數百年,劉東又豈會不知這孤獨城使者前來的目的:“孤獨城終於要插手血獄之事了!”

    一名血獄軍從閣樓外走來,單膝著地,神色恭敬道:“我等已經調查過那些人,那些人的確是出自孤獨城的執法者!”

    “此刻,這些孤獨城使者在哪?”起身,如今的劉東,其言行舉止都帶著上位者該有的風範。

    “帝君曾下個令,無論哪個勢力進入血獄都要得到血獄的允許!因此,我等未讓孤獨城使者進入血獄,此刻,他們應該在血獄外!”這名血獄軍不卑不亢道。

    “槽糕!”劉東臉色微變,“***,這些孤獨城使者無一不是心高氣傲之輩,無論去哪個勢力,都要把這些人當做祖宗供著,又何曾遭受到如此待遇!”

    劉東邊說邊朝前走去,他此刻可以想象出那些孤獨城使者會有什麼反應!

    血獄外,其數柄通天的石劍橫插在血紅的地表之上,石劍以內便是血獄,而在石劍以外的虛空中,數道身影淩空而立。

    “黃師兄,這血獄未免太狂妄了,我等作為孤獨城使者前來拜訪,他倒好,連門都不讓我們進!”一名青年神色頗為氣憤對著眼前的中年人道。

    這名中年人一襲銀色長袍,披著孤獨城獨有的披風,劍眉星目,其神色也頗為不善,目光如電,直直的望著那高聳入雲的血煞峰。

    “黃某自接管執法執事以來也是首次受到這般待遇!”中年人淡淡道,任誰都能聽出他話語中的不滿。

    以往,他前往那些一流宗門,其一流宗門宗主也是出來相迎,何時這般被人拒之於門外。

    “諸位還未得到血獄帝君的回複?”中年人森然道,其冷冽的目光落在前方那數名血獄軍身上。

    作為孤獨城執法執事,其修為自然不差,僅僅這一注視,恐怖的威壓便落在這數名血獄軍身上。

    在孤獨地獄生存數十年的武者,麵對孤獨城的執法者時,心中自然有些敬畏,不過敬畏歸敬畏,一想到這是帝君的命令,數名血獄軍皆是搖頭。

    “足足一刻鍾,黃某倒是要看看血獄何德何能讓我等在此等候!”中年人顯然動了怒,其聲音也極為洪亮,擴散而出,籠罩方圓將近百丈的地域。

    轟鳴聲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波紋擴散而出,同時,劉東的聲音也響徹而起:“劉某在此謝罪了,怠慢了諸位!”

    跨步而出,劉東帶著數百名血獄軍,直奔虛空而去,他也聽出了對方話語中的不耐煩:“***,這怠慢了這些兔崽子,一會兒可有好受的!”

    聲勢浩大,為了給足這些執法者的麵子,劉東可是帶著血獄軍的精銳前來迎接,數息之後,中年人等執法者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劉東的視線之中。

    劉東嘴角換上一副賠罪的笑臉,極為熱情道:“在下血獄劉東,見過諸位執法者大人!”

    “***,我老劉好歹也是靈武境強者,不過為了血獄,我老劉不得不降低姿態給你們這些兔崽子賠罪!”劉東心中嘀咕著,其神情卻越發的熱情,望向中年人等人的眼中盡是愧疚之意。

    中年人目光森然,其神色並未隨劉東的熱情而有所改變,淡淡道:“你便是血獄帝君?”

    語氣平淡,不經意間流露出那種高人一等的姿態。

    “在下劉東,並非血獄帝君,而是目前血獄的主事者!”劉東將姿態放得越低,見此,緊隨劉東而來的血獄軍皆是滿臉狐疑,這還是以往那個霸氣側露的血皇?

    “你非血獄帝君!”劍眉微皺,中年人足足等了數刻,如今人倒是等來了,可這人卻非血獄帝君,而是血獄的小嘍囉而已,“

    劉東畢竟在孤獨地獄打滾奮鬥數十年的老油條,其眼光毒辣無比,察言觀色的本領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又豈會看不出中年人的不滿,賠笑道:“諸位執法者大人來此,按理,帝君應

    該親自迎接!不過不巧的是,帝君最近數日在閉關。帝君一閉關,便對外隔絕,唉,因此,隻能我等出來迎接諸位,倒是怠慢諸位了!”

    劉東頗為無奈的搖搖頭,一臉無奈的表情,賠罪道:“諸位千迢迢的從孤獨地獄城趕來,想必未曾好好休整一番!劉某已經在血獄內擺好了酒水,諸位請!”

    “妹的!為了血獄,我老劉可是煞費苦心!”劉東嘀咕著,滿臉笑臉。正所謂打人不打笑臉人,劉東接二連三的放低姿態,以及賠罪的話語也起了作用,中年人臉色略顯緩和,冷哼一聲表

    示自己的不滿,揮袖,率先朝血獄內走去,其他的孤獨城執法者緊隨在後,一臉高傲的姿態,能夠成為孤獨城的執法者,這便是一種對地位的肯定。

    “***,高傲個鳥毛,還不是個跑腿的!”劉東帶著中年人等人,朝血煞峰趕去。

    血煞峰,其氣勢宏偉的閣樓連綿不絕,猶如山石被雕刻出似的,凹凸有致,華麗而不庸俗。

    酒氣彌漫,其穿著暴露衣著的女子在閣樓之間穿梭著,劉東率先踏進閣樓之上,空曠的閣樓上,數名身穿仕女服的女子在一旁拂琴,一些女子則是翩翩起舞,舞姿曖昧無比。衣裙飛揚,其

    如雪的肌膚,修長的玉腿,在其中若隱若現。劉東帶著微笑,帶著中年人等人朝上位走去,緊隨在中年人身後的年輕執法者,其目光則是直直的盯著那些起舞的女子。

    劉東笑而不語,將上位讓給中年人,這無疑給足了中年人麵子,同時大手一拍,其掌聲冒騰而起,一道道輕緩的腳步聲在四周響起。

    一名名精心打扮的女子披著將近透明的衣裙,一手捧著美酒,一手提著外表新鮮的水果,邁著小步,來到那些執法者身旁,其抖動的雙峰不時在這些人身上摩擦著。

    這些女子顯然是經過精心挑選的,論樣貌皆是上上之姿,再加上挑逗手法,這些年輕的執法者,其雙手也在女子的身上來回移動著。

    美酒佳人!中年人的臉色也是略顯一緩,任兩名仕女的雙手在他身上來回捏動,其處子之香環繞在偌大的閣樓之上。

    見到這一幕,劉東嘴角挑起一絲笑意,這些女子不僅僅擁有上上之姿的容顏,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皆是未經人事的少女。

    隻是在劉東那充滿笑意的眼眸後則是一抹冷笑,這些人雖然貴為執法者,然而卻沒有一點警惕性,若是他讓這些少女突然出手刺殺,那麼在場的執法者至少有一半會血濺當場。

    在低層打滾了數十年,劉東自然也懂得如何討好對方。在劉東極力的討好之下,雙方的相處倒是極為融洽。

    在那些執法者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劉東揮手,示意讓在場的侍女離去,輕笑道:“諸位,若是有空可以在血獄小住數日!”說此,劉東若有深意的望著那些離去的侍女,嘴角挑起一抹男人

    都懂得的笑意。給足了麵子,那麼接下來,雙方便難以撕破臉麵。這也是劉東打的如意算盤,輕笑道:“不知諸位大人此事前來血獄是為了何事?”

    濃厚的酒味依舊在嘴中蔓延著,中年人淡淡道:“劉主事在孤獨地獄數十年,應該聽說過貢獻之事!”

    普通部落尋找宗門的庇護,每月便要繳納一定數目的血晶,而無論宗門還是世家,隻要在孤獨地獄內建立了勢力,那麼每年同樣都要向孤獨城貢獻一定數目的血晶。

    劉東在孤獨城執法者來臨的時候也猜測到了這些人的目的,而這一問隻是將此事擺明而已:“血獄屬於孤獨地獄,自然得要向孤獨城繳納血晶!”

    “隻是,不知我血獄每年需要向血獄繳納多少血晶?”說到這,劉東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先前自己如此款待這些人,為的便是這一刻。

    “二十萬血晶!”中年人淡淡道,這平淡的一句話卻讓劉東有種暴怒的衝動,“你***,你孤獨城對一流勢力收取血晶,也僅僅隻有十五萬血晶而已!”

    “真把我老劉當做傻子!”心中雖怒,劉東臉上的笑意卻越來越濃:“執法者大人說笑了吧!據劉某所知,一流勢力每年向孤獨城隻繳納十五萬血晶!”

    “二十萬血晶!”中年人淡淡道,“劉主事,孤獨城要收取多少血晶是由孤獨城執法者所決定,並不是由你血獄決定!”

Snap Time:2018-06-18 23:10:15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