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七十八章師伯

  
  ?第九百七十八章 師伯 (第二更)
  第九百七十八章 師伯 (第二更)
  “聒噪!”一道平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上響徹而起,化作天地之音,擴散而出。《綠色小說網》 
  那間,整個天地徒然寂靜下來。空間浪潮停止湧動,其轟鳴聲也嘎然而止步。
  葉晨抬步朝前踏去,一步踏空!然而這一步仿佛踏在三名武者的心頭上,心神皆是一顫,淩厲的劍勢奔潰開來,蕩然無存。
  “禁錮住這三人!”葉晨淡淡道,其人道在他身後走出來,劍指朝虛空中點落,一股波動彌漫而出,瞬息間便籠罩住那三名武者。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那三人狂奔的身形立即止住!周圍傳來的天地威壓讓他們動彈不得,三人皆是驚駭的望著前方的那數道身影。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掠出數百米,其數百枚血晶瞬間破碎開來,化作濃厚的血霧,其生機被葉晨提出,最後打入月舞邪體內。
  月舞邪一直壓製著自身的傷勢,其濃厚的生機入體,他身上的傷勢立即得到緩解。
  劍指微抬,葉晨指著那三個被禁錮在虛空中的身影,輕笑道:“英雄救美,這一幕自然得要你自己完成!”
  “而且,這些人追殺你這麼久,你自然得找回場子不是嗎?”葉晨輕笑著,同時對人道下了命令。
  四周的禁錮依舊在,隻是,其中一名武者卻恢複了行動能力。聞言,月舞邪持劍,神色傲然道:“弟子知道!”
  月舞邪身上的傷勢得到緩解,其氣息再次淩厲起來。持劍,月舞邪神色森然的望著那一人,眼中盡是殺機,“這數日,承蒙諸位的照顧了!”
  咻咻!一劍激射而出,月舞邪的劍越發的淩厲,其恐怖的劍勢將那人的身影緊緊籠罩住。
  葉晨索性閉上雙眼,在月舞邪的神色中他已經看到了結果,閉目,一代劍意流淌在他心頭。
  人道,餓鬼道,天道一動不動的站在葉晨的身後。
  一股柔和的力道在四周浮現而出,托住那少女的身形,少女神色略顯疑惑的望著葉晨,“此人是誰,為何老師會對他如此恭敬!”
  少女雖未見過世麵,然而卻知道此人修為很強,葉晨先前那隨意一手便緩解了月舞邪的傷勢,這可不是常人可以辦到的。
  數息後,其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徹而起。月舞邪神色傲然的望著眼前這具近在此尺的屍體,其長劍依舊停落在屍體的胸脯內。
  “劍勢淩厲,不拖泥帶水!”葉晨淡淡道,語氣中難得多出了一絲讚歎,在葉晨離開劍神門之前,月舞邪的劍勢雖淩厲,但是那僅僅隻是徒有虛表而已。
  聞言,月舞邪則是一笑,他也曾如同葉晨那般,背負著石劍上劍道,在那漫漫劍道上,月舞邪同樣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
  人道劍指微抬,其另一名武者再次恢複自由,沒有任何的言語,月舞邪持劍而出,每一劍都劃破了虛空,廝殺在一起。
  少女玉手緊緊握在一起,甚至太用力,臉色有些慘白,其美眸中流露出擔憂之色:“老師身上帶著傷勢,接二連三的廝殺,老師能堅持的住嗎?”
  聞言,葉晨睜開雙眼,打量了少女一眼,輕笑道:“放心,那幾人對他起不了威脅!”
  僅僅這一句話卻給少女帶來莫名的心安,緊握的雙手也隨之張開,點頭道:“嗯!老師一定可以打敗這些人!”
  笑而不語,葉晨再次閉上雙眼,在他看來,月舞邪作為落霞峰峰主,今後要麵對的危險比起這個更大。
  劍氣揮舞,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再次響起,月舞邪依舊是一劍洞穿了對方的胸脯,接連擊殺兩名魂武境武者,月舞邪的劍勢越來越淩厲,其身上流露著森然的殺意。
  對方的氣勢已經被月舞邪打壓下去,擊殺起第三名魂武境武者,月舞邪更加的幹淨利落,僅僅數十劍便將之擊殺。
  收劍,望著下方那三具屍體,月舞邪暗鬆口氣,接連擊殺三名魂武境武者,這對他而言同樣是一次挑戰。
  持劍,月舞邪轉身,對著葉晨一拜,道:“弟子幸不辱命!”
  “比起想象中還要快,最重要的是你找到了自己今後要走下去的路,至少今後不會迷茫!”葉晨輕笑道。
  “三千大道,總會有屬於弟子的道路!”月舞邪神色堅定道,突然想起來什麼,月舞邪低下頭,低聲道:“弟子還要一件事情需要宗主的同意!”
  “何事?”葉晨若有所思的望了少女一眼,先前月舞邪那變化的臉色被他撲捉到。
  “楚楚!”月舞邪輕聲喚道,指著少女,道:“這名女子是弟子在地獄中所收的弟子,弟子希望她能夠進入劍神門!”
  說到這,月舞邪神色頗為凝重的望著葉晨,眼中湧出少許期待之色。
  “她叫什麼名字!”葉晨輕笑道,葉晨能夠看出來,月舞邪對於這名少女極為重視。
  “夜楚楚!”一聽葉晨這話,月舞邪便暗鬆了口氣。
  “她已經修習了劍神門功法!”在夜楚楚身上,葉晨能夠察覺到了劍神門功法的氣息,落霞峰弟子修習的功法。
  “在數月前,弟子收楚楚為徒的時候便將落霞峰弟子的功法傳給楚楚!”在劍神門,月舞邪貴為一峰之主,按照劍神門的宗規,月舞邪也有權利將人收進劍神門。
  隻是,月舞邪想讓夜楚楚得到葉晨的認可。月舞邪這點心思,葉晨又豈會看不出來,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看著月舞邪。
  “宗主這眼神怎麼有點怪怪的!”被葉晨盯著,月舞邪有種心底發毛的感覺,怎麼看,葉晨這眼神都有點不懷好意。
  起身,葉晨這才認真打量起夜楚楚,不得不說,月舞邪還是不錯的,論相貌,論資質,這夜楚楚皆是上上之選。
  “你叫夜楚楚,當你拜月舞邪為師的時候,他可曾跟你說過一句話?”葉晨沒有注意到,不知不覺間,自己的言行舉止都帶著上位者的風範。
  “老師曾經說過,一日落霞徒,終為落霞徒!”夜楚楚神色恭敬,其清脆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堅定之色。
  “聽到了嗎?入了落霞峰,那麼終生便是落霞徒!”在夜楚楚身上,葉晨仿佛看見了昔日他們拜入落霞峰的那一幕,那時候,皇無雙還在。
  聞言,月舞邪大喜,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多謝宗主!”
  宗主!夜楚楚也意識到了此人的身份,同樣神色恭敬的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弟子夜楚楚見過宗主!”
  “比起以往,你倒是廢話了不少,你我之間又何需這世俗的禮儀!”葉晨搖頭,他還是更喜歡以往的那個月舞邪,嘻嘻哈哈,看似無禮,但是隨意。
  月舞邪自然也注意到自己的拘謹,月舞邪知道,這種拘謹來自他和葉晨之間的差距,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越來越大,不過想起了以往和葉晨在落霞峰的日子,月舞邪也放下了心中的拘謹。的確,自己合宗主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但是這又有什麼意義。想通的月舞邪,說話也恢複了以往的隨意:“說的也是,又何必在意那些狗屁的禮儀!”
  狗屁的禮儀存在,那麼便有存在的價值,但是月舞邪知道,葉晨根本不需要這狗屁的禮儀。
  “按照輩分而言,你應該叫我師伯!”見月舞邪恢複以往的隨意,葉晨也是暗鬆了口氣,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便是以往的夥伴因為彼此的實力差距而產生隔閡。
  聞言,夜楚楚再次神色恭敬的喊了一聲:“楚楚見過師伯!”
  “劍神門!”對於這個宗門,夜楚楚可是滿肚子的好奇,這個以往不曾出現在地獄的宗門,最讓夜楚楚好奇的是,眼前這位師伯,年紀輕輕便成為一宗之主。
  在夜楚楚看來,能夠成為一宗之主的人無一不是強者。雷霆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葉晨低歎道:“不知不覺間,我也被人叫做師伯了!”
  “作為師伯,自然缺不了見麵禮!”流轉的雷霆凝結出一道怪異的印記,隨著葉晨指尖撥動,這道印記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夜楚楚體內。
  一絲雷霆的波動在夜楚楚的體內流轉著,這道雷霆不複以往的霸道,反而充斥著柔和之力,雷霆在夜楚楚體內流轉著,其原本狹小的經脈也隨之被拓寬。
  夜楚楚驚駭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特別是那一絲雷霆流光之處,其暖洋洋的感覺席卷而來。
  不僅僅經脈被拓寬,夜楚楚甚至察覺到,自己原本略顯薄弱的身體也得到提高,不複以往那般薄弱。
  “武者,體為容器,其天地為水,隻有容器足夠強悍,方能接受天地的洗禮!”修煉至今,葉晨自然也意識到**強悍的好處。
  若承受不住天地洗禮,那麼結果隻有肉毀魂滅。葉晨這句話不僅僅是對夜楚楚說,同樣是對月舞邪說。
  “弟子多謝師伯!”那絲雷霆最終消散在夜楚楚的體內,至今,夜楚楚還沉浸在先前那種感覺之中,真氣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夜楚楚甚至察覺以往卡住自己的瓶頸已經蕩然無存。
  對此,夜楚楚心中對葉晨越發的敬畏。月舞邪也能察覺到夜楚楚的變化,他沒想到葉晨會送出這般大禮,輕笑道:“楚楚,你這聲師伯還真沒白叫!”
  “禮物可不僅僅如此而已!”葉晨在麒麟戒中取出一柄氣武劍器,遞給夜楚楚,輕笑道:“楚楚可是第一次叫我師伯,我又豈能讓她白叫!”
  不得不說,這葉晨看起來還真有些長輩樣子,“倒是你,作為師父,重禮給了沒?”
  聞言,月舞邪不由白了葉晨一眼,誰的家底會有你厚!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2-12 15:29:50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