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七十七章月舞邪


    首發

    第九百七十七章月舞邪(第一)

    第九百七十七章月舞邪(第一)

    淩空踏步,葉晨單手握住一代月神佩玉,每踏出一步,其空間波紋便擴散而出。

    一代月神劍意彌漫,葉晨緊閉著雙眼,其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

    天道,人道,餓鬼道三人緊隨在後,盡管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不過,其所過之處,虛空中還是激起波紋。

    突然,葉晨止住身形,轉身望著西北方向,“熟悉的氣息!”

    “月舞邪!”葉晨輕聲喃喃道,在百丈開外,他察覺到了月舞邪的氣息,比起數月前,月舞邪的氣息明顯強悍了不少。

    在月舞邪身旁還有一道氣息,這道氣息極為薄弱,不過區區的煉武境而已。

    “這道氣息內蘊含了劍神門的功法,隻是,進入劍墓的除了千川雪,月舞邪,就隻有韓間五人!”劍眉微皺,在葉晨的感知中,月舞邪的氣息顯得極為不穩定。

    “被追殺!”在百丈開外,葉晨又察覺到了數道氣息,這些氣息雖然僅僅是魂武境,不過比起月舞邪而言,倒是強悍了不少。

    收起月神佩玉,葉晨倒是不急著出手相助,反而是站在虛空中,“武者唯獨在死亡關頭能逼出自己的潛能,月舞邪作為落霞峰主,你這點實力還不夠!”

    百丈開外,月舞邪持劍,神色凝重的望著,在那,數道身影浮現而出。

    數股強悍的氣息浮現,月舞邪臉色越發凝重,月舞邪右手持劍,而左手卻拉著一少女,少女正值芳華,其驚世的容顏雖慘白,卻無絲毫的懼意。

    “老師!”抬起頭,少女那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堅決之色:“我知道以老師的實力要是離開此處極為容顏,是楚楚拖累了老師!”

    “以其兩人被困此處,還不如”少女話語還未說完,月舞邪便打斷道:“楚楚!”

    數股強悍的氣息席卷而來,少女不過是煉武境修為,又如何抵擋的住這氣息的壓迫,其絕美的俏臉越發慘白:“老師,當初母親僅僅隻是給老師一些尋常的療傷丹藥而已,老師你不僅僅傳授楚楚功法,是為母親報了仇,對於老師的所作所為,楚楚發自內心的感激。但是老師,你沒有必要為了楚楚而喪命!”

    說到這,少女眼中不由多出了一層水霧,體內那為數不多的真氣也運轉開來,企圖擺脫月舞邪的手。

    可是月舞邪並未用多大的力道便緊緊拉住少女,“楚楚,在劍神門一句話,一日落霞徒,終為落霞徒!”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但是作為師者,要做的不僅僅如此,你拜入我門下,那麼為師就算喪命也要保你周全!”月舞邪淡淡道,語氣雖平靜,但卻給少女一種不容反抗的威嚴。

    “而去,此刻也已經晚了!”月舞邪那冷冽的目光在四周掃射而過,在月舞邪的東西南北方向分別浮現出一道身影,四道強悍的氣息席卷而來,緊緊鎖住月舞邪。

    劍意彌漫而出,月舞邪緊閉著雙眼,拉著少女的手,徒然朝後方退去,原本垂在虛空中的長劍徒然挑起,一劍刺出,一朵朵劍花幻化而出。

    劍意凝聚,每一劍,月舞邪將劍意融入其中,足以切金斷屍,撕扯虛空。

    恐怖的劍勢擊起了空間波紋,月舞邪拉著少女掠出數丈,而先前所站之處,三道璀璨的劍光浮現而出。

    若是月舞邪晚片刻,那麼這三道璀璨的劍光便落在他身上。長劍揮落,月舞邪憑借著淩厲的劍勢,破開了四周那氣勢凝聚而成的枷鎖。

    淩空踏步,月舞邪將自身的劍意凝聚成一點,猶如劍器的劍尖般,直射而出,身形緊隨在後。

    “劍意雖可怕,但並不是無懈可擊!”望著那道掠來的身影以及劍光,站在遠處的那名武者輕微搖頭,挑劍,同樣一劍刺出。

    劍走偏鋒,此人的劍將此道用的淋漓盡致,其長劍在劍光兩側劃過,直射月舞邪身旁的那女,的確,月舞邪的劍勢淩厲,很難找到突破點,但是月舞邪有一致命之處,那便是身旁那女。魂武境武者的劍是融入了劍意,僅僅一絲劍意便足以秒殺煉武境武者,在這股恐怖的氣勢前,少女臉色越發的慘白,然而其眼中並未畏懼,隻有愧疚。

    “若我死去,那麼老師沒有累贅,那麼便有機會破開這四人的圍殺!”香汗滴落,麵對那道越來越清晰的劍影,少女沒有任何的反抗。

    劍眉微皺,月舞邪劍勢一變,朝前邁出一步,擋住了少女的身影,迎上那道激射而來的劍影。

    咻咻!劍氣散去,鋒利的劍器洞穿了月舞邪的整個胸脯,鮮血狂湧,這一幕不僅僅讓少女呆滯了,就連那名出劍的武者也是如此。

    嘴角挑起一絲冷笑,月舞邪右手一挑,其手中的長劍同樣刺落在那名武者身上,不僅僅洞穿了他的胸脯,是粉碎了他的心髒。

    置之死地而後生,月舞邪這是以命換命,隻不過他付出重傷的代價,而對方卻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收劍,月舞邪任那柄劍器插在自己胸脯處,拉著少女朝前衝去,在死亡的壓迫下,月舞邪將往日的身法發揮的淋漓盡致。

    先前那一幕落在隨後趕來的三名武者眼中,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氣,收起眼中的小覷,狗急了都會跳牆,何況是月舞邪。

    三人呆滯了片刻,立即持劍衝出,他們四人追殺月舞邪已經數日了,好不容易將之困住,又豈能讓他逃脫。

    雙眸蒙上了一層水霧,少女頭偏低,望著月舞邪胸前那劍器,已經湧出的鮮血,此刻,她再說什麼自己是累贅的話語,她知道,無論如何,老師都不會拋棄她。

    運起微弱的真氣,其微弱的真氣化去那強烈的空氣阻力,盡管作用極小,但是少女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著。

    三股恐怖的氣息始終在後方湧動著,月舞邪劍眉微皺,他知道,若是這樣下去,自己二人非得被那三人追上不可,那時候以自己身受重創的狀態麵對那三人,必敗無疑。

    少女也察覺到月舞邪眼中的無奈,輕微一歎,她知道,今日或許她和老師沒有逃脫的希望。

    “死並不可怕,能夠跟老師死在一起,也是一種幸福!”少女第一次主動緊緊握住月舞邪的手,美眸深處閃過一絲羞澀之色。

    這抹羞澀屬於少女情懷有的,少女正值芳華,而月舞邪這數月以來的關懷無一不打動著少女的心,隻是月舞邪將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逃亡上,並未察覺到少女的心思。

    “咦!”在少女低下頭的時候,月舞邪卻徒然止住身形,慘白的臉龐上湧出狂喜之色,目光如電,直直的盯著遠處的虛空,在那萬無雲的虛空上,四道身影淩空而立。

    白衣勝雪,獵獵作響,這道身影,這熟悉的氣息,月舞邪此生難忘,此刻,激動的月舞邪,其身形甚至有些顫抖。

    少年也察覺到月舞邪的變化,她能夠感受到月舞邪內心的激動。少女抬起頭,順著月舞邪的視線望去,美眸落在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上。

    在那道身影上,少女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心安。背後尖銳的破風聲越來越盛,月舞邪依舊未動身,反而是持劍,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隻要有宗主在,那麼一些便可以迎刃而解。

    柳眉微蹙,少女第一次在月舞邪的臉上看到了恭敬之色,就算當初麵對靈武境強者,她也未見老師這般恭敬過。

    這股恭敬是發自內心,並非是假裝出來的。

    武衣獵獵作響,在月舞邪和少女在望著葉晨的時候,葉晨也在打量兩人,“魂武二層,看來這數月以來,你經曆了不少生死廝殺!”

    僅僅一眼,葉晨便看出月舞邪身上的傷勢,除了胸前那怵目驚心的血洞外,其後背也是布滿了不少劍痕,有些傷痕剛剛凝疤而已。

    “在這樣的環境下,就算不想去殺戮也不行!”月舞邪劍眉微皺,他要壓製不住胸前的傷勢,其撕心裂肺的感覺蔓延在全身上下。

    “在這的殺戮從來是沒有理由的!”葉晨輕笑,右手抬起,朝虛空中抓去,其柔和的力道如潮水般淹沒了月舞邪的全身,柔和的力道壓製住了月舞邪胸前的傷勢,同時,拔出了那柄插在月舞邪胸前的劍器,其鮮血再次噴射而出,失血過多的月舞邪,臉色越發慘白起來。

    三股強悍的氣息在遠處浮現而出,三名武者持劍衝來,三人同樣注意到了葉晨等人。

    無論是葉晨,還是天道等人,其自身的氣息都收斂起來,因此倒未給三人帶來壓迫。

    “老大,對方有援手!”其中一名武者低語道。聞言,為首的那名武者搖頭,冷冷道:“我等追殺了數十日的目標,絕不能放棄!”

    “如若不敵,再退!”冷冽的氣勢爆發開來,劍意在三人身上凝聚,三人速度絲毫不減,恐怖的劍光再次朝月舞邪湧去。

    劍氣橫飛,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月舞邪猛然轉身,神色凝重的望著那三道激射而來的劍光,但是眼中卻毫無絲毫的擔心。

    少女緊緊握住月舞邪的手,盡管她不知道月舞邪為何不躲閃,她也始終站在月舞邪身旁,不曾退後半步。

    咻咻!淩厲的劍氣終撕碎了虛空,掀起了空間浪潮,聲勢浩大,震耳欲聾。

    “聒噪!”

    --。lvsexs。w--在快眼看書,閱讀的書友們。無論六零小說在列表上麵排第幾位,請你們記得看書就來六零小說,六零小說為您。高清的文字,會帶領你們快速的進入讀書的意境。您每一次的點擊閱讀六零小說。都是對六零的支持。六零也會為你們提供更好的服務。(看書就點六零小說)

    

Snap Time:2018-04-24 16:49:13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