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七十六章人道


    第九百七十六章  (第三更)人道

    第九百七十六章  (第三更)人道

    天地靈氣朝劍屍湧去,無盡的天地靈氣融入劍屍體內。

    其低沉的轟鳴聲在劍屍體內擴散著,四周的虛空中徒然扭曲開來。

    沒有驚天動地的想象,比起餓鬼道和天道,這具劍屍產生的現象未免太過平淡了。

    “難道失敗了?”葉晨心頭一層,這煉製劍屍失敗,浪費的不僅僅隻有武道靈魂,還有這具劍屍。

    狂湧的靈氣徒然靜止在四周,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在葉晨心中蔓延而出,葉晨那原本黯淡下來的眼神也再次明亮起來:“成功了!”

    站在這具劍屍前,葉晨可以隨意的控製這具劍屍,這完全是劍屍煉製成功的征兆。

    這種感覺猶如當初他煉製餓鬼道,天道那般。劍眉微挑,葉晨目光朝四周掃射而過,目光所落之處,其一道淡淡的空間波紋擴散而出,隻是這波紋也如那狂湧的靈氣般,靜止在虛空中。

    這方圓數十丈內的虛空中,其空氣完全靜止住,這片虛空被禁錮住了。

    “禁製神通!”雙眸緊閉,葉晨能夠察覺到四周傳來的壓迫,仿佛方圓數十丈內的地域猶如一枷鎖般,就如先前蘇強統領所施展的禁製神通,隻是又有些不同。

    “仿佛整個天地之力都融入這方圓數十丈的地域!”睜開雙眼,葉晨輕聲喃喃道:“原來如此!”

    “正是因為這方圓數十丈的地域被禁錮住,其天地靈氣也被禁錮住,所以沒有造成驚天動地的現象!”

    “而是成功了!”葉晨輕微鬆了口氣,目光如電,直直的落在劍屍的眉心處,一道形狀怪異的印記在其上流轉著,一股股玄奧的波動擴散而出。

    “禁製規則!”在那印記中,葉晨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禁製規則,很先前蘇強掌控的禁製規則極為相似。

    “兩種武道意誌融合成新的武道意誌,那禁製神通以及禁製規則也融入了劍屍體內!”回想起先前融合武道意誌時的經曆,葉晨也就釋然。

    “禁製神通!”對於禁製規則,葉晨並不得,一眼望去,他隻能感受到四周天地仿佛被一隻巨手操控著。

    “蘇強先前的禁製神通可以禁錮數百丈的地域,而這禁製神通僅僅隻有數十丈,不過威力倒是提高了數倍!”葉晨起身,對著劍屍淡淡道:“施展禁製神通!”

    血紅的皮膚脫落開來,劍屍看起來猶如文弱書生般,難得的是他身上流露出一股儒雅的氣質。

    劍屍睜開雙眼,其目光和天道以及餓鬼道截然不同,天道眼中隻有無盡的淡漠,而餓鬼道眼中隻剩下死寂,而這具劍屍的目光則更人性化,僅僅這一瞥,葉晨便能夠在劍屍目光中感到了

    一絲情緒,新生的情緒。抬起頭,劍屍那清秀的臉龐處掛著一絲溫和的笑意,右手抬起,劍指點落虛空中。

    那間,原本平靜的虛空中徒然響起了一道震耳欲聾的天地之音。

    天地齊鳴,葉晨神情猛然一變,他能夠感受到,其恐怖無比的壓力在四麵八方席卷而來。

    “禁製神通!”天地威壓臨身,猶如整個天地都崩潰似的,葉晨發覺體內那流轉的真氣將近凝固住,不僅僅真氣如此,就連凝聚的劍意也是如此,好霸道的禁製神通。

    禁錮整個天地,在這片天地儼然成為這具劍屍的領域。眼眸微眯,葉晨目光落在劍屍眉心的印記上,“比起武道威壓更加的恐怖,若是被禁錮住,那麼也隻有挨打的份!”

    這禁製神通若是運用的恰當,絕對能夠成為一道殺招,就比如葉晨的生死神通之生死永,僅僅瞬息便足以扭轉一場廝殺。

    “比起餓鬼道和天道,你倒是人性化多了!”瞥見劍屍嘴角處那一抹笑意,葉晨輕笑道。

    “今後你便叫人道!”恐怖的氣息在葉晨身上爆發開來,承受住四周的天地威壓,葉晨極為勉強的朝前踏出一步。

    “撤去這股禁製!”踏入這片天地,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承受著天地威壓的洗禮。聞言,劍屍眉心的印記徒然暗淡下來,四周的那股威壓也蕩然無存。

    出現的無聲無息,消散的無聲無息!

    劍屍單膝著地,跪在虛空中,望向葉晨的眼中居然出現了一絲恭敬之色。

    餓鬼道和天道朝前踏出數步,站在人道旁,三具劍屍之間隱隱約約間有種莫名的聯係。

    感受著這三具天道,餓鬼道,人道身上那強悍的氣息,葉晨嘴角揚起一絲笑意:“有這三人相助,若是古田尋來,那麼也無需畏懼!”

    對於武道領域的恐怖,葉晨可是深有感觸。

    “但是遠遠不夠,在這地獄之中,對我有殺機的不僅僅古田一人而已!”撤去四周的禁製,葉晨轉身,朝血獄的方向走去:“火屬規則和殺戮規則雖然已經掌控了,但是這神通仍然一籌莫

    展。倒是一代劍意,其理解又加深了不少!”天地靈氣在葉晨身周湧動著,空間波紋湧動,葉晨的身形消散在其中。

    天道,餓鬼道,人道紛紛起身,緊隨在葉晨之後,三人身上皆是彌漫著一種波動,隻是這種波動有些差異。

    隻至數道身影消散之後,其冷冽的寒風方才在山峰上吹起。

    殺戮永遠是地獄的主題,無論何時何地,血腥的殺戮始終在發生著。

    而這數十日以來,地獄並不平靜,其數十宗門被血洗,一些勢力被一些莫名的強者連根拔起。

    武神大陸上那些一流宗門和三大殿堂等武道強者也紛紛進入了這地獄,而這一場場血雨腥風正是他們掀起的。

    數百名武道境強者的湧入,無疑打破了地獄以往的格局,特別是四大城的城主,他們也察覺到了最近地獄的變化。

    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息在地獄中蔓延著,一時間,武神大陸的宗門在地獄之上紛紛冒頭,占據了不小的勢力。

    或許在葉晨等人踏入地獄的那便注定了,地獄四大城的格局要被打破,從新進入群雄割據的時代。

    地獄之中,其武道境強者的數量也隨之暴漲,地獄儼然成為武道境強者的舞台。

    玄牙是玄武族族人,當初隨著玄刃進入劍墓,在數月前,他便踏入了地獄,就算是習慣了殺戮的他來到這地獄,心中還是頗為震撼。

    僅僅數月而已,玄牙便經曆了數十場廝殺,在地獄中,殺戮從來不需要理由,或許你身上的精血,武技,甚至對方的一個不耐煩都能成為殺戮的緣由。

    “地獄,還真是名符其實!”玄刃那粗礦的臉龐上牽扯出一絲苦澀的笑意,他身上至少不下數百道劍痕,劍痕驚心怵目,在武神大陸中,擁有靈武境實力的他也能稱的上是強者。

    然而在這地獄中,唯獨武道境方才是強者,方才踏入地獄數月,玄牙便擊殺了數名靈武境武者,而代價便是這布滿全身的劍痕。

    在武神大陸中雖然存在著廝殺,但是始終有一絲喘氣的機會,而在這,根本沒有喘氣的機會。

    “隻是不知道族長等人是否也來到了這!”壓製住體內的傷勢,玄牙臉色略微有些慘白。

    咻咻!一道鋒芒徒然在玄牙的視線中冒騰而出,血紅的月光之下,這抹鋒芒顯得極為醒目,撕碎了虛空。

    玄牙身形徒然止住,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右手轟然朝前抓去,撕碎那淩厲的劍氣,直接將那抹鋒芒抓在手中,赫然是一柄斷裂的劍器。

    力道爆發,捏碎斷裂的劍器,玄牙抬起頭,朝前望去,在那,數米之高的石林錯落有致,“魂武境!”

    玄牙朝前邁出一步,右手一甩,其碎裂開來的劍器碎片激射而出,粉碎了山石,沒入石林之中,瞬息之後,其數道慘叫聲徒然響徹而起。

    數道身影在石林中躍出,朝漆黑的夜空衝去。玄牙冷笑而出,再次朝前踏出一步,劍意虛影凝聚,劍指點落,其劍意虛影紛紛激射而出,洞穿了那數道身影。

    慘叫聲響起,其血霧在虛空中彌漫著。解決數名魂武境武者之後,玄牙方才鬆了口氣,在這地獄,其武者體內的精血便是資源,而修為越高,其精血便越凝練,煉製出來的血晶品質也越

    高。玄牙知道,如今的他便是獵物,而地獄的武者便是獵人,沒有人會願意放過一名重傷的靈武境武者。

    咻咻!兩道鋒芒的劍光徒然在玄牙身後浮現而出,玄牙神色猛然一變,沒有轉身,而是朝前踏去,企圖擺脫這兩道鋒芒。

    嘶嘶!劍撕碎血肉的聲音響徹而起,玄牙臉色微變:“還是大意了!”

    劍意凝聚,反彈在那兩道劍光之上,憑借著反彈的力道,玄牙朝前衝出數步,兩道醒目的血洞在他背後浮現而出。

    血柱狂湧,玄牙剛剛想反擊,其兩股恐怖的氣勢便席卷而來,猶如一座大山般落在玄牙身上,同時,兩道鋒利的劍意彌漫在四周。

    那兩道劍光再次激射而出,完全截斷了玄牙的退路。

    “該死!”體內所剩無及的真氣瘋狂的運轉開來,玄牙轉身,握住腰間的長劍,正欲出劍,不過眼前發生的一幕卻讓他手中的劍徒然一滯。

    那兩道激射而來的劍光崩潰開來,兩具頭顱拋天而起,血柱狂湧。

    寒風吹刮而來,兩具屍體倒落在地,透過那彌漫的血霧,玄牙看到了一道身影在遠處走來。

    公子蘇抬起頭,冷眼望著前方的兩具屍體,最後目光落在玄牙身上,淡淡道:“數日前,你在打聽劍神門的消息?”

    血色月光之下,公子劍上依舊殘留著少許鮮血,公子蘇的目光雖平靜,然而便是這平靜的目光給玄牙帶來無盡的壓迫。

    心頭一緊,一絲警惕的神色在玄牙眼中閃爍而過,“閣下是何人!”

    “血獄公子蘇!”左手抬起,血氣在公子蘇的指尖流轉著,最後幻化成葉晨的模樣。

    “五代!”玄牙神色微凝,其目光直直的盯著那道血氣所幻化出來的身影。

    “他現在是血獄帝君,你若是劍神門弟子,那麼便隨我來!”撤去血氣,公子蘇收起長劍,不再言語,轉身朝荒蕪的小徑走去。

    沉思片刻,玄牙抬步,緊隨在公子蘇身後。

    數日前,其天言宗弟子和血獄大部分成員皆是在孤獨地獄中遊走,尋找劍神門弟子,玄牙並不是公子蘇第一個找到的劍神門弟子。

    數刻後,一座石林出現在公子蘇和玄牙等人的眼前,在石林前,架起一火堆,其火勢極為旺盛,這火光驅散了四周的黑暗。

    在火堆前圍著數道身影,當瞧見那數道身影時,玄牙身形微震,臉上不可抑製的流露出狂喜之色:“玄任,玄,清水,絕度!”

    聞聲,四道身影皆是抬起頭,望向玄牙的眼中也是浮現出一絲喜色,這四人,其中兩人是玄武族族人,一名青龍族族人,一名白虎族族人。

    持劍,公子蘇走在一塊巨石上,坐下,淡淡道:“明日便回血獄,諸位先準備一下!”

    這四人身上同樣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勢,特別是那名白虎族族人,身上最為殘重,數十日以來,公子蘇尋到七名劍神門弟子,隻不過其中兩名白虎族族人在公子蘇趕至前便已經死了。

    無論是誰,在地獄中便要懂得一個道理,弱肉強食,沒有道德的約束。

    比起其他人,玄牙等人還比較幸運,至少被公子蘇找到。

    ……

    

Snap Time:2018-07-16 12:43:18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