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七十章結盟

  
  第九百七十章  結盟(第三更)
  第九百七十章  結盟(第三更)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四周徒然寂靜下來。
  絕對的寂靜無疑能夠產生一股莫名的威壓,虛空,那些武者皆是駭然的望著這一幕,無盡雷霆轟落,數千武者盡是化作灰飛煙滅。
  轉身,天道神色依舊淡漠無比,舉手之間,數千武者灰飛煙滅,這對於他而言是一件如此隨意的事情。
  天道是劍屍,根本沒有生命的價值。砰砰!每踏出一步,天道的步伐仿佛落在眾人心頭似的。
  “很恐怖,此人是誰!”公子蘇低語著,他知道,就算是自己麵對那無盡的雷霆時,其結果也是如此。
  葉晨轉身,朝石劍走去,一步便落在那石劍的劍柄之上,無盡的雷霆紛紛散去,其壓抑的氣息消失掉,虛空再次恢複以往那灰蒙蒙的一片。
  布滿裂痕的石劍在葉晨踏落之後,其淩厲的劍氣在石劍上流轉著,石劍再次恢複以往那般樣子。
  抬起頭,葉晨望了虛空一眼,那些正在圍觀的武者立即知趣的散開。
  “在下天言宗寒慕,見過血獄帝君!”跨步而出,寒慕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神色淡然。
  喝聲擴散而出,回蕩在虛空之上。那些退散的武者皆是抬起頭,錯愕的望著寒慕,天言宗,此人是天言宗大長老寒慕?
  天言宗在孤獨地獄中的地位極高,就算比不上那孤獨城,不過其地位足以排得上前三。
  因此,寒慕這話一出,其數道低呼聲立即在四周響徹而起。
  隻是,葉晨依舊半眯著眼,先前他便注意到此人,在生死天中,他也見過此人。閉著雙眼,葉晨並未去理會寒慕。
  以天言宗在孤獨地獄的地位,一堂堂大宗太上長老對你行劍禮,作為禮貌,你自然也要還禮。隻是葉晨從未聽說過天言宗,就算是知曉這天言宗,他也不會去理會。
  寒慕尷尬一笑,見識了葉晨和天道那恐怖的實力之後,他倒是不敢放肆,微微一拱,帶著天言宗諸位長老離去。
  平原之上,其血海遍地,屍體成山,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
  轉身,劉東望著身旁那遍地的屍體,淡淡道:“處理後事!”
  “諾!”數千名血獄軍轟然應諾。一萬餘名血獄軍,盡管這一場血戰之後,不足五千,損失過半。
  見此,劉東嘴角一陣抽搐,這一萬血獄軍可是他的心頭肉,不過,經過此戰,幸存下來的血獄軍無疑是精銳中的精英。
  “泱泱地獄!”“唯我血獄!”一道道喝聲在血獄內響徹而起,那些部落村民皆是激動的揮舞著雙手。
  無疑,血獄保住了,那麼他們部落也保住了。這些部落的命運已經和血獄牽扯在一起,血獄興,部落則興,血獄亡,部落則亡。
  “隻要底子在,那麼血獄軍恢複起來不需要太長時間!”持劍,劉東朝血煞峰踏去。
  林道,陸青等人輕微一歎,在地獄中,第一件事便是要習慣殺戮,誰也不知道,明天自己是否還能看到那初升的旭日。
  劉東等人踏在血煞峰頂上,抬起頭,皆是神色恭敬的望著葉晨,其目光不掃痕跡的掃過站在葉晨身後的天道。
  “將此事的緣由訴說一遍!”葉晨淡淡道,如今他不僅僅需要血獄提供血晶,更需要血獄替他尋找劍神門等人。
  “諾!”劉東作為血獄的主事者,其外界的事情皆是歸他所管,此事,他最清楚不過,劉東沉思了片刻,便將此事的來龍去脈向葉晨娓娓道來。
  說完之後,劉東便不再言語,四周徒然陷入寂靜,隻剩下那寒風的呼嘯聲。
  “劉東!”冷冽的寒風刮動著葉晨的一襲白衣,肅殺之氣在四周彌漫著,葉晨徒然開口道。
  “屬下在!”劉東神色一凝,抬起頭,望向那虛空中。
  “這四股勢力可否還有武道境武者?”葉晨的話語雖平淡,但是劉東幾人卻在其中聽出了那滔天的殺機。
  “齊宗和韓宗為二流勢力,並無武道境強者,而魔域和暗家的武道境強者皆是隕落在主上手中!”劉東言下之意便是四股勢力之中再也沒有武道境強者。
  “那麼這四個勢力也沒存在的必要了,劉東,爾等帶著血獄軍前往這四個勢力所在之處!”葉晨淡淡道:“一個不放過!”
  “諾!”劉東等人轟然應諾。
  “天道,你隨此人同行!”葉晨指著劉東,對著身後的天道淡淡道,同時在心中對天道下了個命令。
  聞言,天道神情依舊淡漠,朝前邁出一步,站在劉東身旁。一股恐怖的壓迫臨身,劉東眼中反而帶著狂喜之色,這個超級高手隨行,那麼血洗四個勢力便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眾人行了個劍禮,紛紛退下血煞峰,天道則是緊隨在劉東身後。
  “泱泱地獄!”“唯我血獄!”一道道喝聲在下方擴散,漸去漸遠,其滔天的殺機在四周彌漫著。
  站在石劍之上,葉晨望著那漸去漸遠的身影,輕聲喃喃道:“孤獨地獄,或許這堛漱穭]渾著!”
  風吹起,一襲白衣獵獵作響,偌大的血獄除了葉晨之外,便隻剩下那些依附的部落,但便是這一道白衣身影,其他勢力的武者再也不敢踏入血獄,除非得到血獄的允許。
  雲霧翻滾,站在雲霧之中,葉晨的身影略顯朦朧,此刻,葉晨正在握住一代月神的佩玉,其一代劍意彌漫而出,攪動著四周的雲霧。
  四周一片死寂,靜的隻剩下那雲霧的翻滾聲。月神劍意之中,葉晨對於四代劍意的感悟最為深刻,其次便是一代劍意。因此,葉晨並非選擇三代劍意進行感悟,而是一代劍意。
  一代劍意是孤寂的,剩下的是荒蕪的孤寂!心神沉浸在劍意的世界中,葉晨整個人的氣息都仿佛消失了。
  那種孤獨寂寥的情緒足以讓人瘋狂,但是,葉晨卻享受著那種孤獨寂寥,沉浸在劍意中,葉晨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個畫麵:白茫茫的雪地中,一名劍客手持長劍,輕輕走過,最後消失在風雪中。風吹起葉晨那如墨的長發,葉晨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翻滾的雲霧之中。
  接連數日,葉晨未曾睜開雙眼,也未曾移動過半步,猶如身下的這柄石劍似的。
  血獄開外,數道身影站在虛空中,寒慕抬起頭,望著那被雲霧所籠罩的血煞峰,沉聲道:“血獄帝君!這般實力,也足以讓我等重視!”
  “兩名武道境強者,也有資格作為我天言宗的盟友!”寒幕揮袖,跨步而出,數名天言宗長老緊隨在後。
  血紅色的大地之上,一柄通天的石劍屹立在其上,以內便是血獄占據的地域,見此,寒慕止步,對著血煞峰行了個劍禮:“天言宗寒慕率眾前來拜見血獄帝君!”
  寒慕此舉算的上是正式拜訪,其冷喝聲擴散而出,響徹整個血獄。
  血獄眾多部落中立即響起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天言宗居然來拜訪血獄?”
  血煞峰上,葉晨睜開雙眼,眼眸微低,目光掠過雲層,仿佛落在數百丈開外的寒慕身上,淡淡道:“有事?”
  雲霧翻滾,淹沒了那通天的石劍,同樣淹沒了葉晨的身影,遠遠望上去,葉晨的身影顯得如此孤寂。
  聞言,寒慕神色微變,按照規矩,自己等人前來拜訪血獄,那麼血獄帝君應該邀請自己等人進入血獄,然而葉晨這直接的一句無疑打破了寒慕先前的計劃。
  “寒某代表宗主而來,有一事與帝君相敘!”感受到那道投來的目光,寒慕抬起頭,望著血煞峰。
  “天言宗!”葉晨起身,收取月神佩玉,朝前邁出一步,僅僅瞬息,便消失在血煞峰頂,數息後,葉晨的身形徒然在寒慕前方浮現而出。
  望著這道突然出現的身影,寒慕臉色微變,他居然沒有察覺到。
  “寒某見過帝君!”盡管眼前此人僅僅隻是靈武境,然而寒慕眼中卻無絲毫的小覷之色。
  “何事?”葉晨的話依舊不多,他的眼眸中帶著少許迷茫,至今,他還是沉浸在一代的劍意之中。
  寒慕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在眼前這道身影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化不開的孤獨寂寥,收斂起眼中的詫異,寒慕目光朝四周瞥去,淡淡道:“莫非我天言宗與血獄之事,諸位也要參與?”
  武道境的威壓擴散而出,覆蓋方圓數百堛漲a域,隨即,數千股強弱不一的氣息在四周浮現而出。
  在武道威壓的壓迫之下,那些聞訊而來的武者紛紛散去。
  寒慕右手抬起,朝虛空中一按,一道道空間波紋在四周擴散而出,四周的虛空徒然被禁錮住。
  “不知道帝君對天言宗可有了解?”提起天言宗,寒慕始終注意著葉晨的目光,可惜,葉晨的目光如一灘死水般,不起波瀾。
  “天言宗位於孤獨地獄內,在孤獨地獄中,天言宗的實力也足以排上前三!”說到這堙A寒慕眼中不由流露出自豪之色,不僅僅寒慕如此,其他寒慕宗弟子也是如此。
  “有事,直說!”葉晨淡淡道,語氣有些不耐煩。
  聞言,寒慕也意識到葉晨語氣中的不耐煩,也不打算繼續繞圈子,直接將此行的目的說出:“此行,宗主吩咐我等告知帝君一件事情,我宗欲與血獄結成聯盟!”
  “不知帝君的想法呢?”若是先前,寒慕對於這聯盟之事還頗為不屑,不過經曆數日前那一幕之後,寒慕已經將葉晨視為同輩之人。
  “聯盟!”葉晨目光依舊落在遠處那翻滾的雲霧上,其眼中卻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正所謂,強龍壓不住地頭蛇,如今血獄剛剛建立,其影響力還未涉及整個地獄,我若是要尋找千川雪等人,僅僅憑借血獄遠遠不夠。不過若是借助這天言宗,那麼找起人來無疑更加容易!”
  “可以!”葉晨的話依舊這麼直接,言畢,葉晨轉身,朝血煞峰頂踏去,僅僅數步,其身影便消失在寒慕的視線之中。
  寒風席卷而過,葉晨的聲音再次飄蕩而來:“至於聯盟的細節,劉東可以跟諸位細談!”
  站在石劍之上,葉晨取出月神佩玉,繼續感悟著一代劍意......
  ……
  

Snap Time:2018-10-23 03:10:01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