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六十七章真假帝君


    “林道,陸青,爾等五人下去助劉東!”持劍,公子蘇神色依舊淡然。

    聞言,林道手持羽扇,輕微點頭,朝前一邁,其身形破開那雲端,直衝那平原而去口

    陸青扛著巨劍,眼中流露出嗜血的欲望,冷笑道:“大爺的,劉東那家夥都沒有畏懼,我陸青怎麼能畏懼!”

    砰砰!陸青一劍揮舞而出,撕碎了雲霧,同樣朝下方衝去。

    其餘三名靈武三層武者相望一眼,同樣朝下方衝去。望著那五人離去的身影,公子蘇繼續道:“擺陣!”

    數十名侍衛,持劍而出,站在不同的方位坐了下來,其劍器紛紛漂浮而起,淩厲的劍氣徒然在四周湧出口

    劍指蒼穹,無數的劍氣紛紛朝公子劍湧去口一時間,公子蘇身上的氣勢再次大漲,直逼武道境口

    “八寒劍陣!”八寒地獄極為有名就劍陣,當初憑借此劍陣之力,公子蘇能夠在一名武道境強者的攻勢下支持百招不敗,隻是如今麵對三名武道境強者,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堅持幾招。

    “主上,血獄的命運便在你手中!”白衣獵獵作響,公子蘇朝前邁出一步,其公子劍抬起,在這方圓大的劍柄之上,公子蘇持劍而舞,劍影閃爍。

    一道劍影在公子蘇的四周浮現而出,最後,凝聚成八道劍影。

    八道恐怖的威壓在其劍影之上彌漫著,三種不同的規則融入其中。

    公子蘇作為八寒城公子,其天賦本就不凡,感悟三種規則,至今同樣演化出三種神通口

    身止,公子蘇一劍破空,冷喝道:“乾坤坎離震艮巽兌口……”

    八道劍影化作流光激射而出,落在十丈開外,占據著不同的古位,八道漩渦在劍影上空浮現而出其天地靈氣瘋狂的朝公子蘇湧來。

    天地靈氣凝聚,天地威壓彌漫而出,借助天地威壓,公子蘇其氣息再次暴漲赫然不亞於武道境武者。

    “八卦劍陣!”天地之威凝聚而出,公子蘇的目光仿佛透過那些雲層,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那三道影子,“轉!”

    八道劍影瘋狂的旋轉開來,天地威壓以血煞峰為中心擴散開來,籠罩住整個平原,正在廝殺的血獄軍感受到這股氣息,皆是一震旋即喝道:“血獄無敵!”

    林道手持羽扇意味深長的望了血煞峰頂一眼“公子劍!”

    羽扇揮舞,一片片如羽毛般的氣劍在林道身旁浮現而出,一道修長的劍器在羽扇中間冒騰而出,每當調扇揮落的時候,密密麻麻的氣劍便激射而出,激起一片片血花口

    羽毛如雪絮般飄蕩著,林道的身形也如那飄蕩的羽毛般,輕飄飄的。

    靈武三層以林道的修為足以橫掃這些武者。而便是此刻,一道妖嬈的身影在血海之中走來,這道身影多過之處其人群成片倒下。

    抬起頭,林道神色凝重的望著前方那道妖嬈的身影,“韓宗徐然!”

    “君子劍林道!傳聞君子劍相貌非凡,今日一見果然沒有讓奴家失望!”徐然抹嘴笑著,麵如桃花,巧笑嫣然。

    然而在這笑意之後卻掩蓋著無盡的殺意,其身影徒然止住,一片片劍氣凝聚而成的花瓣激射而出,朝林道籠罩而去。

    “林公子可忍心辣手摧花?”徐然的身影消散掉,其充滿誘惑的聲音卻在林道耳旁響徹而起。

    閉上雙眼,林道手中的羽扇散開,握住劍器,林道如閑庭漫步般在劍雨中走動著,劍出,每一劍都點落在那花瓣之上。

    憑借著稍勝一籌的修為,林道就算不能立即將徐然擊殺……不過也能將之鎮壓住。

    比起林道,陸青那邊則是陷入苦戰,巨劍揮舞,帶起一陣陣尖銳的破風聲。

    在齊宗宗主薛血那淩厲的攻勢之下,陸青完全落入下方……被壓製住,陸青也深知自己與薛血之間的差距,其目的也是將薛血拖住口

    其餘三名靈武三層武者則是混在血獄軍之中,身影飄忽不定,專門擊殺對付的靈武境武者口

    在這三人的相助之下,血獄軍也扭轉了先前潰不成軍的局勢,不過依舊落入下方。

    血肉橫飛,殺戮聲衝霄!望著下方廝殺的那一幕,虛空中那些圍觀的武者皆是動容,數萬人之間的廝殺,戰鬥極為慘烈口

    天言宗,寒慕帶著數名天言長老站在虛空中,望著下方那一幕,寒慕輕笑道:“這倒是一場好戲!”

    “隻不過決定血獄存亡的還是那一戰!”抬起頭,寒慕望著遠處那被雲霧所籠罩的血煞峰,“血獄帝君,這氣勢倒是不弱,居然不亞於武道境!”

    顯然,圍觀的眾人皆是將血煞峰上的公子蘇誤認為是血獄帝君。

    其魔域兩位尊主以及暗家家主暗刃也是這般認為,三人朝前邁出數步,步伐雖輕緩,但是踏出數步之後,三人身上的氣勢匯聚在一起,形成氣勢囚牢,將血巔峰籠罩住。

    氣勢囚牢天降,猶如一座大山般落在公子蘇身上。公子蘇神色淡然,劍起,冷喝道:“乾坤坎離!”

    四道通天劍影飛舞而出,落在公子蘇的上空,隨著公子蘇一劍劈落,其四道巨大的劍影朝下方激射而出,撕碎那翻滾的雲霧口

    天地靈氣凝聚在四道通天的劍影之上,猶如隕落的星辰般,直射暗刃三人而來。

    抬起頭,望著那激射而來的劍影,暗刃冷笑而出:“區區血獄帝君,也不過如此!”

    踏步而出,其恐怖的武道意誌彌漫而出,暗刃一拳打出,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僅僅瞬息而已便撕碎了虛空,空間浪潮翻騰開來,朝那劍影湧去。

    咻咻!半步武道,天地威壓,四道劍影捅破了那空間浪潮,將那暗刃身形困在,四道劍影徒然旋轉起來再次形成一道簡易的劍陣。

    “此劍陣隻能困在那人將近百息而已!”公子蘇長劍再次挑起,其餘四道劍影再次激射而出,朝魔域域主之一的納夏落去,同樣將他困在劍陣之中口

    失去了八道劍影凝聚的天地威壓公子蘇身上的氣勢立即弱了下去口

    唯獨魔域域主千古未被那劍陣困在,抬步,朝前邁去:“這劍陣倒是玄奧,居然能夠困住暗刃和納夏,不過也僅僅數十息而已!”

    “不過,區區一個血獄帝君,本宗一個便足以!”千古劍指隨意的朝前點去,其天地之力在他指尖凝聚著這一指融入了武道意誌通天一指。

    其轟鳴聲從天空傳來,這聲音傳出之際,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席卷而來,公子蘇抬起頭,其一道通天的指影朝他轟然落下口

    “破!”一劍破天!其一道通天劍柱數射而出,公子蘇的身形融入其中。

    然而在這道通天的指影之下,一切皆為虛幻,粉碎!砰砰!天地轟鳴血煞峰狂震開來,劍柱轟然破去,公子蘇身形如斷線的風箏似的朝石劍下方落去口

    砰砰!身形砸落在山石之上,公子噴出一大口鮮血,一襲白衣上沾染著他自身的血跡,在這一那,四周那些侍衛組成的劍陣全部崩潰,其凝聚在公子蘇身上的劍氣也紛紛散去,天地威壓蕩然無存。沒有借助天地威壓,公子蘇其氣勢直降至半步武道。望著踏步而來的千古,公子蘇臉上的淡然終於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無比的凝重。

    劍陣被破,其八道劍影也消散掉,被困的兩名武道境強者立即踏步而出,站在千古身後,三名武道境武者的威壓彌漫而出,整座血煞峰都承受不住這威壓,山石倒塌,轟鳴聲在山澗間回蕩著。見到這一幕,虛空中徒然響起數道輕歎聲,血獄帝君敗了。

    血獄帝君終於不敵三名武道境武者的聯手,但是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圍觀的武者並未感到太詫異。

    神色平靜,寒慕搖頭,“此行倒是白來了,這血獄的實力倒是有些誇大!半步武道的實力在孤獨地獄中算是不錯,可是,在武道境眼中,半步武道和靈武並無區別!”

    “血獄帝君也不過如此,這血獄的三十萬人口便歸我魔域所有!”說著,千古右手再次抬起,並指為劍,轟然朝下方點去。

    冷喝聲如雷鳴般落在公子蘇耳中,公子蘇身形一震,噴出鮮血,在三道武道威壓之下,他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狗望著那道通天指影轟落。

    叮!其指影籠罩方圓數十丈的地域,將那道通天石劍和公子蘇等人籠罩在內,但是在那指影要觸及石劍的那,其石劍之上徒然響徹起了一道驚天的劍吟聲。

    在那石劍之上,其一股恐怖的劍意凝聚而出,這道劍意衝霄,赫然粉碎了那道通天的指影。

    見此,千古三人臉上皆是流露出一絲古怪之色,在這柄通天的石劍之中,他們感到了一股恐怖劍意,隻是這劍意絕非是公子蘇的。

    “怪異!石劍之中居然蘊含了一絲劍意!”一指被這股劍意破去,千古臉色有些尷尬。

    公子蘇同樣神色怪異的望著這柄石劍,這數月以來,葉晨皆是站在這柄石劍之上修煉,這柄石劍上已經沾染了葉晨的劍意以及氣息。

    目光遙遙的落在那石劍之上,寒慕疑惑道:“奇怪,為何這石劍會流露出一股我頗為熟悉的氣息!”

    “區區一石劍而已,便想阻擋住本宗,可笑!”其武道意誌在千古身上完全爆發開來,化作一場恐怖的風暴,瞬息間,席卷了整座血煞峰、

    武道意誌極為恐怖,凝聚而出,血煞峰震動的越發強烈,那龐大的山石在那間轟然崩潰開來,塵埃飛舞,倒卷而出。

    隨著千古朝前邁出一步,其武道意誌降臨在石劍之上,那一股殘留的劍意立即粉碎開來口這石劍終究是其尋常的山石,石劍承受不住這股威壓,一道道裂痕在其表明上浮現而出,清晰可見6

    “一掌之下,再無血獄!”千古抬起右手,恐怖的劍氣浮現而出,正要拍下,但是在這一那,一股刺骨的寒意徒然間彌漫而出。

    同時,一股透著無盡寒意的聲音在這百丈之內的虛空中回蕩而起:“是嗎?”(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8 09:22:55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