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六十二章天地為棋蒼生作子


    第九百六十二章 天地為棋,蒼生作子(第一更)

    迎上那道沒有任何感**彩的目光,歸劍宗長老身形微震。

    在這道目光之下,歸劍宗長老知道,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若是你回答這個問題,那麼你還要輪回的機會,否則隻能是魂滅!”葉晨淡淡道。

    魂滅!冷汗滲透了歸劍宗長老全身,略顯遲疑之後,他輕微一歎道:“當初,我隨宗主踏入那虛幻之門之後便來到了一個黑白的世界。在那黑白的世界之中隻有無盡的生死二氣,不過這生死二氣皆是處於平衡狀態。原本我是在那遊蕩著,隻是在數月前,那生死二氣突然狂暴起來,整個黑白世界的生死二氣都是如此!形成一道恐怖的銀色漩渦,我便是吸進那銀色漩渦,醒來之後我便出現在這地獄,隨即,我惹了一名武道境強者,若不是宗主趕至,我如今早就隕落!”

    “整個黑白世界的生死二氣皆是失去了平衡?”葉晨劍眉微皺,這和他猜測的有些出入。起初他是以為這名歸劍宗長老也是主動進入那銀色漩渦,然後才踏入這地獄。

    “嗯!在遇上宗主前,我遇見過數名其他宗門的長老!他們踏入地獄的緣由跟我一樣,由此可以推測是整個黑白世界的生死二氣皆是被打破平衡!”

    “那些進入劍墓的武者應該都踏進了地獄!”歸劍宗長老輕歎道,或許當初歸劍宗進入劍墓便是一個錯誤的抉擇。

    “武神大陸上的宗門,看來,千川雪等人也應該踏入地獄了!”葉晨劍指朝前點去,其四周的雷霆猶如沸騰開來,瞬間轟然劈落。淹沒了歸劍宗長老的身影。

    雷霆撕扯了歸劍宗長老的血肉,其一道靈魂在其中彌漫而出。

    葉晨劍指再次點落。恐怖的雷霆猶如巨錘般。敲落在靈魂身上,靈魂變得暗淡無光,顯然重創。

    劍指抬起,撕碎了蒼穹。在蒼穹的盡頭處,生死二氣旋轉開來。化作一道生死輪回漩渦,隨著葉晨左手揮起,這道重創的靈魂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那漩渦之中。

    重入輪回。隻是葉晨知道,重創的靈魂,這名歸劍宗長老那前世的記憶再也恢複不了。

    “踏入地獄,接下來便是要尋到他們!比起武神大陸,這地獄更加險惡!”望著那漸漸恢複平靜的蒼穹,葉晨低語著。

    站在虛空中。葉晨左手抬起,頃刻間。腳下的雷龍和那無盡的雷霆紛紛散去,虛空中再次寂靜下來。

    目光微凝,葉晨的手心處飄蕩著兩道暗淡的光芒,其一是閩侯宗宗主雲峰的靈魂,其二是歸劍宗宗主李任。

    “兩道靈魂體,隻是不知道能否煉製成功!”葉晨低吟著,神色淡漠的望著下方廝殺的身影,“這地獄分為四大地獄,八大地獄,八寒地獄,孤獨地獄,遊增地獄。其地域之廣遠遠超出想象,很難想象的出,這個地獄會是一代演化出來的小世界。隻是若千川雪他們踏入地獄,要是尋起來倒是有些麻煩,不過若是有一龐大的勢力,這要尋找起來應該會容易的多!,劉東倒是做了件不錯的事情,這血獄勢力若是強大,那麼尋找劍神門弟子來應該會更加的容易!”

    一股強大的勢力不僅僅能夠提高源源不斷的血晶,更能夠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

    這一點,葉晨始終都懂得,微閉著雙眼,沒有理會下方的廝殺,在葉晨靈魂深處,他和餓鬼道的聯係依舊存在,隻是他依舊未能感受到餓鬼道的位置。

    “或許距離太遠了!不過以餓鬼道的實力,在地獄之中,除了武道境武者,很少有人能夠傷害到他!”說到底,唯一能夠讓葉晨擔憂的還是那劍神門等人。

    殺戮聲飄蕩在山澗,其原本便血紅的大地之上布滿了血池。

    在夕陽餘暉落下來的時候,這殺戮方才結束,葉晨睜開雙眼,起身,身形朝前邁去,消失在夕陽的餘暉之中。

    公子蘇提劍,神色淡然的望著四周的屍體,緊隨在葉晨身後。林道等人也紛紛起身,整個閩侯宗弟子無一幸免。

    至於接下來的後事則是交給劉東處理,先前這些殺紅眼的血獄軍立即化身為強盜,對空蕩蕩的閩侯宗進行掃掠,連屍體都不放過。

    八寒地獄,比起孤獨地獄那光禿禿的起伏山脈,八寒地獄倒是多出了少許生機。

    八寒地獄終年飄雪,其血紅的大地之上披上了一層血紅的輕紗,這飄落的雪並不是白色的,而是帶著血色,詭異至極。

    冷冽的寒風吹來,卷起了那帶著血紅的雪,一股肅殺之氣彌漫開來。

    八寒城,其一座通天的劍塔之上,一道身影迎風而立,一襲青衫,站在風雪之中。

    抬起頭,青年略顯迷茫的望著那無邊無際的雪,輕聲喃喃道:“雪花真的很美,也隻有雪花才是世間最純潔的存在,不是嗎?”

    “可是我討厭這的雪,血紅色的雪!因為殺戮,所以有了血,而血染紅了雪!”青年淡淡道:“雪不應該因為殺戮而改變,隻要不存在殺戮就好了!”

    寒風吹起青年身後的長發,其單薄的青衫在風中飛舞著。

    一道身影在風中浮現而出,挺拔的身影,俊朗的外貌,若是八寒城的武者見到此人,便會認出此人:公子羽!

    單膝著地,這位在八寒城中擁有高貴身份的公子羽居然在這名青年前跪了下來,神色恭敬道:“主上,八寒城已經被屬下掌控了!”

    “輪回數十世,難為你了!”青年依舊未轉身,其目光落在那飄蕩的雪花上,“這是殺戮的世界,地獄!很討厭的氣息!”

    公子羽抬起頭,望著這道站在風雪中的身影,這道身影是顯得如此孤寂。

    “輪回十世。但是輪回之中,屬下找回了自己的堅持。所以屬下也記起了那份被塵封的記憶!”公子羽眼中流露出一絲莫名的滄桑。

    “已經選擇了。那麼便要繼續下去,天地為棋,蒼生作子!這盤棋,在很久。我便開始下了!”青年輕笑著,嘴角揚起一絲邪魅的笑意。

    “天地為棋。蒼生作子!”公子羽輕聲喃喃道,起身,對著青年輕微一拜。轉身。身影消失在風雪中。

    寒風呼呼作響,天地間安靜的隻剩下那寒風的呼嘯聲,青年抬起手,握住那飄落的雪花,輕聲喃喃道:“我會回去的,雪是高貴的。總有一天,無論是武神大陸還是天罡大陸。雪都會飄落在其上!”風吹過,青年那一抹邪魅的笑意落在風中,四周那血紅的雪紛紛褪去血色,隻剩下那白色如鵝毛般的雪。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旋即一道血光劃過天際,撕碎了蒼穹,在盡頭處浮現而出。

    一股驚天的殺意在那道血光之上彌漫著,四周的虛空承受不住這道血光,紛紛破碎開來。

    抬起頭,青年那道血光,嘴角噙著一絲笑意:“老夥計,久違了!”

    四周的雪皆是繞著那道血光飛舞起來,僅僅瞬息,那道血光掠出數百丈,最終落在了青年的身前,在這一那,那股驚天的殺意立即蕩然無存,同樣,那血光也漸漸散去,赫然是一柄斷劍。若是葉晨在這便會認出來,這柄斷劍正是李任所擁有的那柄斷劍。

    斷劍輕微抖動著,一道道劍吟聲回蕩而起,神劍通靈,無疑,這柄斷劍上流露出類似激動的情緒波動。

    青年嘴角依舊殘留著笑意,右手從衣袖中探出,這隻雪很白,比雪都要白。

    修長而又纖細,這樣的手足以讓所有女人嫉妒,但是這一隻手卻是握劍的手。

    握住這柄斷劍,青年嘴角的笑意散去,其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輪回百世,再次握住了你,老夥計!”

    “這數千年以來,你倒是沒有少染血,劍內的殺意越來越恐怖,很討厭的氣息,老夥計!”青年那修長的手指輕輕滑過劍身,劍身內那股驚天的殺意猶如蒸發的水汽似的,消散開來。

    劍起,雪飛,青年持劍在風雪中翩翩起舞,他的身形和氣息完全融入四周的天地之中。

    一時間,這劍塔數十丈開外的虛空中,再無一絲刺鼻的血腥味,反而飄蕩著一絲梅花香,這片天地和四周格格不入。

    在劍塔數十丈開外,那落立著一道茅草屋,其屋頂和院子內皆是被雪所覆蓋。

    一道身影站在庭院之中,冷冽的寒風吹過,數道咳嗽聲在風中飄蕩而出。

    日鈤,依舊是一襲青衫,單薄的身影,臉色有點慘白,日鈤站在寒風中,其單薄的身影看起來有點像大海之上的一片孤舟。

    “咳咳!”日鈤抬起頭,目光落在那高聳入雲的劍塔上,他的目光仿佛透過那了漫天飛舞的雪花,看到了那道迎風而立的身影,“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太子!”

    “或許正如你所說,天地為棋,蒼生作子,隻是這場棋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下的,咳咳!”日鈤掩住嘴,咳嗽而出,他討厭雪,一直而討厭,更討厭這的雪。

    “一條路能否一直走到盡頭,還是走到一半的時候,路已經出現了岔路呢?”日鈤轉身,走在庭院中,那一堆木材正在燃燒著,火勢很旺,不時的傳出一道道劈啪聲。

    風吹來,沒有吹滅火勢,火勢越來越旺盛!站在風雪中,在微弱的火光下,日鈤在雪地中留下一道背影,這道背影同樣那麼孤寂。

    望著那無盡的虛空,日鈤眼中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色......

    

Snap Time:2018-07-19 00:35:01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