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五十四章公子劍半步武道

  
  第九百五十四章  公子劍,半步武道(第二更)
  第九百五十四章  公子劍,半步武道(第二更)
  夜色如水,猩紅的月光流淌而出。
  夜風吹起,卷起了地上那猩紅的沙塵,肅殺之氣彌漫而出。
  夜幕下地獄永遠是殺戮的舞台,無數廝殺聲與殺戮聲在風中飄蕩著。
  直到那灰蒙蒙的天際漸漸明亮開來,地獄再次恢複了以往的安寧,曙光撕碎稀薄的雲層,投落在猩紅的大地之上。
  一名貴公子,持劍而來,華貴的衣袍,華貴的劍器,劍柄處雕刻著龍飛鳳舞的字跡:君臨!
  一股莫名的霸道在那字跡上彌漫而出,修長的身影,手持長劍,特別是那線條分明的俊臉,任誰見了都會輕歎一聲:“好一風度翩翩的貴公子!”
  在這位貴公子身後緊隨著數十名侍衛,這些侍衛身上的盔甲雖破落,這些盔甲之上皆是帶著血紅,顯然這些盔甲經常被血所浸透。
  巨劍背在身上,這些侍衛身上皆是彌漫著一股驚天的殺氣。
  血獄外,一些散修武者坐在山石之上修煉著,突然,一股冷意徒然浮現而出。
  這些正在修煉的武者紛紛睜開雙眼,駭然的望著遠處,一道身影持劍而出,其後緊隨著數十名侍衛,這些侍衛身上的氣息讓他們感到心悸。
  “好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這些武者暗自心驚,神色頗為詫異的望著那名貴公子。
  貴公子持劍而來,抬起頭,目光並未落在這些人身上,而是落在遠處那虛浮的山影,血煞峰。
  劍是高傲的,人同樣是高傲的,貴公子的腳步不曾止住,其目光也不曾在這些人身上停留,在貴公子眼中,這些人僅僅隻是螻蟻而已。
  持劍而過,直到貴公子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時,眾人方才低語而出:“這人是誰?”
  “妹的,怎麼見到那人我有種自卑的感覺!”竊竊私語聲響徹而起,而此刻,眾人方才意識到,這個人是不是要來挑戰那血獄帝君?
  沉寂已久的血獄外圍再次沸騰起來,就連那些靈武境武者也紛紛起身,望向血煞峰頂,“終於又有人要挑戰血獄帝君了嗎?”
  血煞峰頂,一名貴公子持劍而出,在他身後緊隨著數十名侍衛。
  持劍,貴公子抬起頭,望著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淡淡道:“公子蘇!”
  有些人,舉手投足之間便能體現出其貴氣,而這位貴公子便是如此,貴公子的高傲已經融入他的骨子堙A這份高傲足以讓其他人感到自卑。
  貴氣逼人,傲骨驚天!林道等人睜開雙眼,望著那一道那道如水般淡漠的目光,林道從中感到了一股逼人的貴氣。
  “公子蘇?”在這道修長的身影之上,林道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壓,這股威壓在他的靈魂深處蔓延開來。
  揮舞的羽扇驟然止住,林道猛然起身,其平靜的目光中也湧出難以置信之色:“是他!”
  陸青也起身,僅僅一眼,他便感到一陣不舒服,他看不爽這位貴公子那融入骨子中的傲氣,“這人是誰?”
  揮舞著羽扇,林道和陸青是多年的至交,自然能夠察覺到陸青話語中的異樣,搖頭,輕笑道:“比起他,你我的確不如!”
  “不如?”陸青劍眉輕微一皺,其餘三名靈武境武者也是將注意投落而來,經過數日的相處,誰都能夠感受到林道的高傲,但是如今一個高傲的人居然當眾承認不如人。
  四人的反應自然落入林道的眼中,羽扇微偏,林道指著那些侍衛,淡淡道:“諸位莫非忘記了八寒地獄的公子劍?”
  公子蘇這個名字或許有些陌生,但是公子劍這個名字卻讓陸青等人的臉色皆是一變,“他便是公子,八寒地獄的公子!”
  “公子蘇,八寒地獄八寒城的少公子,也唯獨這個人才能配的上這個名頭!”林道低語著,隻是望向公子蘇的眼中多出了一道意味深長的韻味:“八寒城主有兩子,長子公子羽,次子公子蘇,聽說數月前,八寒城主已經決定了將下任的八寒城主傳給八寒城大公子,而如今,這公子蘇居然出現在孤獨地獄內?”
  “這倒是有趣,那些侍衛身上那巨劍皆是布滿了劍痕,加上那一襲血甲,看來這些人是經曆了一番血戰!”將巨劍扛在肩膀上,陸青低語道。
  “自古城主之位便會引起兄弟相殘,莫非這公子蘇是被逼出八寒地獄!”羽扇揮舞,林道在那數十名侍衛身上感到了驚天的殺意,特別是自己提起八寒地獄時,這些人身上的殺意越發的冷冽。冷風吹起,華貴的衣袍獵獵作響,公子蘇持劍,神色淡漠的望著石劍之上的葉晨。
  風起,地上凋零的花瓣紛紛飛舞而起。花瓣打落在葉晨的臉上,葉晨睜開雙眼,目光平靜的望著下方那道身影。
  “比起韓信,這人更強!”僅僅一眼,葉晨便在公子蘇身上感到了一股壓迫,若韓信是靈武巔峰的話,那麼此人便是半步踏入武道境,甚至在這道身影中,葉晨感到了一股恐怖的意誌。
  盡管這股意誌依舊未真正形成,但是它依然存在。持劍而立,四周數十丈之內的地域由公子蘇主宰,主宰一切。
  壓迫彌漫而出,麵對這股壓迫,林道五人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他居然達到了半步武道,半步武道的壓迫?”
  麵對這股威壓,葉晨的目光依舊如死水那般,不起波瀾,在那淡漠如水的目光中,葉晨察覺到了驚天的傲氣。
  這個人和林道,陸青,韓信等人皆是不同,僅僅這一道目光,葉晨便知道,這個人並非是因為武道之下第一人的名聲而來,在這道身影身上,葉晨看到了自己以為的影子,如同自己當初去挑戰各個二流宗門的靈武境武者,僅僅隻是為了變強,單純的變強而已。
  “他們叫我帝君!”葉晨淡淡道,右手抬起,托住那飄落的花瓣,“你要挑戰我?”
  “嗯!”公子蘇淡淡,長劍抬起,其飛舞的花瓣紛紛打落在他的身上,冷光在劍器之上彌漫開來。
  “挑戰便有挑戰的規則!”少許紫色雷霆在葉晨的指尖彌漫而出,跳動著,環繞在花瓣周旁,一朵由雷霆凝聚而成的花瓣在葉晨的手心處綻放開來。
  雷霆是狂暴的,其內擁有摧毀世間萬物的力量,然而狂暴的雷霆在葉晨的指尖卻是輕柔的。
  眼眸微凝,公子蘇的目光停落在那遊動的雷霆之上,“好恐怖的掌控之力!”
  “規則!若是失敗,今生我為劍奴!”公子蘇淡淡道,一名高傲的貴公子淪為劍奴,這足以踐踏了歸公子那高傲的尊嚴,但是,這句話在公子蘇說來依舊那麼雲淡風輕。
  誰也看不出公子蘇的神色,他的目光依舊如水般淡漠。
  就算是林道也是感到詫異,“八寒公子為劍奴!”誰都知道公子在八寒地獄中的地位,這地位比起那些一流宗門宗主都要高貴。
  公子不僅僅代表了高貴的身份,更是象征了八寒城在八寒地獄中那無上的地位,就算那些一流宗門宗主見了公子蘇都要叫一聲公子!
  “那麼便出劍吧!”葉晨淡淡道,手心處的雷霆散去,麒麟劍浮現而出,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在四周徒然響徹而起。
  “劍名公子,公子劍!”目光微低,公子蘇的目光落在手中的長劍上,其清脆的劍吟聲同樣響徹而起,兩道驚天的劍吟聲僅僅瞬息便響徹在方圓數百丈的的虛空中,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一股恐怖的威壓在四周彌漫而出,無論是林道等人,侍衛,還是那些圍觀的武者,紛紛朝後退出數步。
  “半步壓迫!”林道低語著,劍未出已經牽扯到方圓數百丈地域內的氣場,無論是麵對葉晨的劍,還是公子的劍,林道知道,自己都沒有取勝的機會,這便是差距。
  無名指和拇指緊扣,握住劍柄,公子蘇持劍,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
  劍禮在地獄並不常見,這種劍禮在武神大陸上極為常見,作為一名貴公子,公子蘇的舉止投足之間便體現出他的修養。
  劍氣逼人,公子蘇朝前踏出一步,其下方凋零的花瓣立即飛舞起來,沒有任何的劍技,也沒有任何的規則,神通,在公子蘇手中,他的劍簡單至極,但是輕飄飄的一劍便鎖住了葉晨所有的退路。一步掠出百步,劍起,劍影鋪天卷地而來,在這每一道劍影之中皆是融入了公子蘇的意誌,半步武道,未成,形卻存在的意誌。
  “很快的劍!”葉晨眼眸微眯,望著那一閃而過的劍影,這每一劍很快,已經突破了空間,葉晨知道,無論自己出劍或者退後,公子蘇的劍都會落在自己的身上。而能夠讓葉晨感到壓迫的是那未成形的武道意誌,半步武道,並不是誇誇其談而已,很有意思的劍,公子劍!
  一抹笑意在葉晨嘴角處彌漫開來,葉晨同樣未動用規則,劍技,神通,舉劍,融入四代月神意誌,一劍輕飄飄的刺出。
  然而便是這輕飄飄的一劍卻讓四周的劍影出現了一滯,便是這平淡無比的一劍卻破去了四周那漫天的劍影。
  公子蘇劍所落之處皆是葉晨的計算之內,單手負背,葉晨如閑庭漫步在劍影的世界中走出,臉色古井無波。
  公子蘇神色依舊如同先前那般淡漠,同樣單手負背,閉上雙眼,劍出,如同花開那般輕柔,兩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在半空中相遇,每一劍他都被葉晨死死的壓製住。
  望著那虛空中的這一幕,林道等人紛紛沉默了,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簡單至極的劍式卻足以毀天滅地,一招一式之劍便體現出不同的玄奧,從來沒有人會將基礎劍式施展到如今的地步。
  “公子之劍,公子之道!”修長的手指握住修長的劍,公子蘇身形微偏,四周的萬千劍影消散掉,化為輕飄飄的一劍,但是這一劍卻蘊含了他那才漸漸形成雛形的武道意誌。
  這是公子之劍,撕碎了蒼穹!但是麵對月神意誌之前,這公子之劍隻能背壓製。
  叮!一道猶如金屬交鋒的爆鳴聲響徹而起,在虛空中,兩根修長的手指浮現而出,夾住了那彌漫著冷光的劍尖......
  ……
  

Snap Time:2018-10-20 06:36:34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