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五十三章猜測


    日月星辰,鬥轉星移。

    葉晨站在石柄之上,其消瘦的身影在月光之中略顯得孤寂。

    在葉晨的指尖處彌漫著淡淡的紫色雷霆,而葉晨的目光則是落在其上。

    輪回訣在葉晨體內運轉開來,其天地靈氣匯入葉晨體內,每一刻,葉晨都未曾停止過修煉。

    劉東持劍,神色恭敬的站在石劍下方,低語道:“三日前,主人與韓信的那一戰不僅僅在孤獨地獄內傳開,甚至已經擴散到其他的三個地獄內!韓信在孤獨地獄內擁有極高的名聲,其實力也是強悍無比,而主人擊殺韓信之後,那些原本趕來挑戰的靈武境強者也紛紛沉寂下去。這三日以來,血獄外的那些武者倒是未闖入血獄鬧事,顯然,主人的實力已經震懾住了那些武者!而憑借著主人的名聲,血獄吸收了不少新血液,比起數日前,血獄實力提高了不少,特別是血獄軍!”

    說到這,劉東的神情略顯激動,畢竟如今的血獄皆是他一手在管理,血獄的實力提高,這也足以證明他劉東的能力。

    但是,葉晨的眼眸依舊半眯著,目光始終落在那跳動的雷霆之上,未曾移開。

    倒是林道幾人,其眼中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的確,今日的血獄比起數日前,其實力倒是提高了數倍,特別是血獄軍已經擴張到五千人。

    一帝三皇四王八統領,其中一帝是指葉晨,三皇之一是劉東,而四王則是林道,陸青,以及兩名靈武境三層強者。

    至於另一名靈武境強者則是八統領之中的首席,想此,劉東心中便湧出少許得意之色,“***,論修為,我老劉不如你們,但是論起地位,我老劉可是排第一!”

    “同時,又有數十個部落搬至血獄內,欲加入血獄,希望得到血獄的庇護!”

    “如今血獄內的人口也增至二十餘萬!若是按照這樣的趨勢下去,血獄至少又要擴張地域!”說到這,劉東抬起頭,小心翼翼的望了葉晨一眼,可是葉晨的目光依舊停落在那閃爍的雷霆之上。對此,劉東倒是知趣的沒有繼續說這些瑣事,對於血獄內的瑣事,葉晨從來不過問,任何主張都有劉東自己決定。

    這也是劉東對葉晨頗為佩服的原因之一,頓了頓,劉東臉上難得流露出凝重的神色:“在數十日前,我便派血獄弟子出去打探這挑戰事情的風波!經過數十日的打探,倒是得到了一些情報。在一月之前,其數名靈武境武者突然傳出消息,稱自己敗在主上劍下,隨後,這個消息便在一些武者的擴散之下,傳遍了整個孤獨地獄。而那武道之下第一人的名頭也是那些靈武境武者傳出的,這些靈武境武者隻顯露出靈武境的實力,並未顯露出真實身份。不過,血獄弟子倒是發現其中一名靈武境武者曾經去過閩侯宗!”

    說到這,劉東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因此,老劉我猜測這一係列的風波皆是由閩侯宗搞出來的!”

    嘶嘶!紫色雷霆跳動著,葉晨的目光難得起了一絲變化,“繼續說!”

    “血獄畢竟是數月前方才建立,在孤獨地獄內,血獄並不能影響到那些一流宗門的利益,而跟血獄起衝突的勢力也唯獨周邊的這些宗門!”

    “經過接連兩月的血洗,這方圓數千丈範圍內的宗門皆是被我們所滅,因此,這四周的也沒有勢力跟我們有利益衝突。”

    “唯獨這閩侯宗,當初血煞閣閣主前往閩侯宗參與少宗的婚事,事後,他帶回兩名閩侯宗的長老前來血獄,不過無論是血煞閣閣住還是閩侯宗長老皆是死於主上劍下!”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這閩侯宗和我血獄便結下了梁子。外界傳言,閩侯宗宗主數年前突破靈武至武道,至今依舊在鞏固其修為!”

    “主上能夠輕易的擊殺三名靈武三層武者,這足以讓閩侯宗忌憚,閩侯宗內一時倒是無強者可以比擬主上,因此,對於兩名長老的死去,他們隻能息事寧人,當這隻是表麵,暗地他們策劃了這場風波,將主上推向風頭浪尖上,企圖以孤獨地獄內的其他武者來抹殺主上!”劉東這番話說得極為順暢,顯然,他先前便將此事分析過了。

    聞言,葉晨神色依舊未變,倒是林道幾人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著劉東,這人修為雖不強,不過眼光倒是極為毒辣,能夠透過一些細節分析出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簡單。

    “***,我老劉能夠走到如今這地步,其一憑借的是狠辣的手段,其二憑借的是毒辣的眼光!”察覺到林道幾人的目的,劉東表明故作淡然,心中卻浮現出少許得意之色。

    “閩侯宗實力如何?”閃爍的紫色雷霆在手心處散去,葉晨閉上雙眼。

    “擁有數十名靈武境強者,其宗主是剛剛突破一年有餘的武道境!”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對於閩侯宗的實力,劉東自然有一定的了解,不過這也是明麵上的實力而已!

    “武道境武者!”提起武道境,葉晨的語氣依舊那麼雲淡風輕。

    “隻是有一件事情比較怪異?”仿佛想起了什麼,劉東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這數月以來,閩侯宗在孤獨地獄內紛紛走動,尋找一個叫歸劍宗的宗門弟子!”

    “我老劉在孤獨地獄活了數百年倒是未聽說過歸劍宗,莫非這個歸劍宗是新建立的宗門,或者是來自其他三大地獄?”劉東嘀咕著。

    砰!緊閉著雙眼的葉晨徒然睜開,神色凝重道:“歸劍宗?”

    劉東很少在葉晨看到凝重的神色,察覺葉晨語氣中的凝重,劉東也意識到此事不簡單,“的確是歸劍宗。主上可還記得數月前我遇上主上的那一日?”

    “那一日!”葉晨當初盡管未蘇醒,不過感知還在,自然記得。

    “當初,我帶著數百名血煞閣弟子去收集血晶,在途中遇見一名重傷的靈武境武者,而這人自稱是歸劍宗弟子,當初我還以為這歸劍宗是其他地獄的宗門!”說到這,劉東方才注意到葉晨的臉色越發的凝重。對於此事,林道幾人並不了解,倒是未出聲,一陣沉默。

    “歸劍宗!當初踏入銀色漩渦的人隻有我,餓鬼道,李任,古田!而在這地獄內又突然冒出歸劍宗弟子,莫非不僅僅隻是我四人進入地獄!”

    “若是其他人踏入銀色漩渦,那麼他們也會出現在地獄之內!”想此,葉晨身上徒然湧出一股冷冽的氣勢,“而這閩侯宗在尋找歸劍宗弟子,那麼必然有歸劍宗的人在閩侯宗!”

    “而此人最大的可能便是李任,李任進入地獄,李任在地獄內察覺到歸劍宗其他人的氣息,從而借助閩侯宗來尋找歸劍宗弟子!”

    “隻是不知千川雪等人是否發現過那漩渦,若是他們踏入漩渦,應該也會出現在地獄!”想此,葉晨越發的肯定,這地獄才是真正的劍墓,而那銀色漩渦隻是入口,黑白世界則是過度地段,“隻是以千川雪等人的實力,若是進入地獄,那麼是否能夠適應的了這的殺戮!”

    一絲擔憂的神色浮現在葉晨眼中,輕笑一歎,起身,葉晨望著那灰蒙蒙的天際,“若是他們踏入地獄,那麼如今之計便是要尋到他們!”

    “若我貿然讓血獄軍去尋找劍神門弟子,那麼以閩侯宗必然會得知這個消息,這樣一來,身在閩侯宗中的李任也會知曉這血獄帝君是劍神門之人,最大的可能便是我!”

    “盡管沒有餓鬼道,但是僅僅麵對李任,我倒是不懼,不過若是引出古田,那麼以我如今的實力也唯獨退避!”冷冽的殺意在葉晨眼中浮現而出,“看來,是要去一趟閩侯宗!”

    “以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葉晨的殺意剛剛彌漫而出,劉東幾人便察覺到,四周的水汽紛紛凝聚成冰屑,灑落開來。

    “不過在前往閩侯宗前,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便是演化雷霆神通!”收斂起殺意,其閃爍的雷霆再次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接連三月,數十場劍意劫,盡管進步隻有一丁點,但是對於雷霆規則的掌控倒是越來越熟練!”閉上雙眼,葉晨其心神再次沉浸在手心的雷霆之中。

    見此,劉東輕微對著葉晨一拜,轉身離去,劉東知道,若是葉晨一閉上雙眼,那便意味著任何人都不許打擾他。

    林道等人持劍站在下方的山石上,同樣閉目修煉起來,其冷冽的山風刮得幾人的武袍獵獵作響。

    月光如水,流淌在山澗間,在地獄,其月光不複武神大陸那般,這的月光是血紅色的,一層猩紅的輕紗籠罩住這蒼茫大地。

    猩紅的月光打落在山石間,地獄的夜幕顯得極為的詭異。

    一道修長的身影在這猩紅的月光之下行走著,一襲華貴的衣袍,一柄華貴的長劍。

    猩紅的月光掩蓋不住那劍光上的寒光,在這道修長的身影之後跟隨著數名侍衛,這些侍衛身上皆是流露出極為恐怖的氣息。

    “公子,再過不久便可以達到血獄!”其中一名侍衛低語道,望著眼前這道身影,眼中盡是恭敬之色。

    夜未央,寒光在夜幕之中浮現而出,幻化出一道道璀璨的劍花,收劍,這位貴公子持劍而立,劍眉星目,其深邃的目光停落在天際處:“血獄帝君,也許他會是我唯一的希望!”

    

Snap Time:2018-01-23 21:34:08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