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五十一章陰謀捧殺


    第九百五十一章  陰謀,捧殺!(第二更)

    第九百五十一章  陰謀,捧殺!(第二更)

    閩侯宗,數十座通天的石殿落立在四周。

    數十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在這些石殿內彌漫著,作為一流宗門,閩侯宗擁有數萬門徒。

    在數年前,閩侯宗宗主突破靈武極限,踏入武道境。

    而閩侯宗也進階為一流宗門,憑借著閩侯宗如今的實力,閩侯宗也足以入住孤獨城。

    然而閩侯宗至今未將宗門遷居至孤獨城,在此刻,整個閩侯宗都呈現出生機蓬勃的畫麵。

    雲霧環繞的山峰處,一名青年持劍站在雲端,其雲層在他的腳旁漂浮而過,站在雲端中,青年的身形顯得有些朦朧。

    在這名青年的身後站著兩名秀氣的侍女,兩名侍女身上皆是流露出不弱的氣息波動。

    持劍,青年右手抬起,其長劍在雲霧中揮舞著,雲霧如流水般湧動著。

    “現在那事情進行的如何?”雲霧湧動,青年的一襲青衫獵獵作響,其原本便修長的身形在雲霧中更加的醒目。

    “按照公子的吩咐,這件事情已經在孤獨地獄內擴散開來,經過這數月的造勢,大多數武者皆是知道武道之下第一人是血獄帝君!”其中一名侍女踏著雲霧,端著一裝滿美酒的杯子遞給那青年。青年端起酒杯,長飲數口,撫掌笑道:“足足數月,這勢已經造好了,捧得越高,那麼摔下來的話,那豈不是越痛!”

    嘴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青年隨意的將價值不菲的酒杯朝雲霧中扔去,“武道之下第一人,這個名頭可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眼線傳來消息,孤獨地獄內的大部分武者紛紛動身,趕往血獄!”另一名侍女踏著雲霧,將手中的手帕遞給青年。

    青年輕笑而出,接過手帕,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輕笑道:“隻怕尋常的靈武境武者奈何不了此人!”

    “此人能夠以一己之力擊殺血煞閣閣主以及我宗兩名長老,此人的實力恐怖已至靈武巔峰!”青年眼前閃過一絲冷意,“不過,擊殺了我閩侯宗的人,那麼便要付出代價,而這才剛剛開始而已!如今,雖然父親突破了靈武極限,踏入武道境,不過他如今已經在閉關鞏固修為。若是父親出關,那何必需要如此麻煩,直接殺上那血獄便可!”

    “不過,能夠借助他人之手除去此人,倒是也不錯的選擇。若是父親得知此事,那麼自然少不了一番誇獎!”青年眼中盡是笑意,能夠得到他老家夥表揚的機會可不多。

    “根據眼線傳來的消息,擁有殺神之稱的韓信已經前往血獄!”侍女接過青年手中的手帕。

    “韓信?便是擁有靈武殺手的韓信,這倒是有趣了,相傳,韓信數年以前便踏入了靈武巔峰,距武道也僅僅隻是半步而已!”提起在韓信,青年眼中也閃過一絲詫異,“不過,我倒是不希望這韓信那麼快就找上門。難得布置了一場棋局,這麼快就結束,未免太可惜了!”

    “這是其一,比起這個更重要的便是拉攏那麼武道境武者!”青年低語著,收起長劍,“眼線可傳來消息沒?”

    “沒,在數日前,門內的弟子便派出去,可是獨孤地獄內從未聽說過歸劍宗這個宗門,因此,尋找起歸劍宗弟子無疑是大海撈針!”侍女輕聲道。

    “無論如何,這人如今暫居在宗內,隻要完成他的條件,那麼此人便答應作為閩侯宗的榮譽客卿,盡管隻是榮譽客卿,但是宗門地位必然提高!”

    “那時候再將宗門搬至孤獨城,以宗門的地位也能獲得一個不錯的位置!”青年轉身,目光透過那雲霧,遙遙的落在遠處的山峰,在那山峰上屹立著一座宏偉的宮殿。

    盡管相隔甚遠,但是青年等人依舊能夠在其中感到一股恐怖的威壓,“武道境強者李任!此人注定是我閩侯宗的榮耀客卿!”

    一座宏偉的宮殿屹立在陡峭的山壁之上,遠遠望上去,這座宮殿仿佛懸浮在半空中似的。

    而此刻,一道挺拔的身影在宮殿之中走了出來,隨著這道身影走出,其四周的雲霧紛紛朝兩側散去。

    這道身影正是李任,數月以前,他踏入銀色漩渦之後,其身形同樣出現在孤獨地獄之內。

    “在孤獨地獄內我居然感受到了歸劍宗弟子的氣息,看來,不僅僅隻有我,古田,劍神宗主幾人進入這地獄!”

    “莫非進入劍墓的眾人都踏入了地獄,那麼地獄倒是要起波瀾了!”天地靈氣瘋狂的朝李任湧來,踏出數步,李任同樣站在雲端之上,“劍神宗主,就算在地獄!”

    “我也不會放過你!”恐怖的殺意在李任的眼中浮現而出,同時,殺機在四周彌漫而出,卷起了四周的雲霧。

    僅僅數月,血獄帝君之名已經響徹整個孤獨地獄,甚至其他三大地獄的武者也有所耳聞。

    武道之下第一人,一時間,靈武境強者紛紛起身,前往地獄。在這樣的帶動之下,血獄之名也漸漸浮現在孤獨地獄各大勢力的眼中。

    血獄,血煞峰頂,通天的石劍之上,葉晨一襲白衣,雙手負背,如同這數月,葉晨始終安靜的站在劍柄之上。

    而在通天石劍的後方則是站立著五道身影,這些人的身上皆是彌漫著恐怖無比的氣息,盡管這五人極力收斂起自身的氣息,但是他們四周的虛空中還是激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林道手持羽扇,站在五人之中,其目光頗為複雜的望著通天石劍之上的身影,輕微一歎:“至今依舊看不透!”

    陸青依舊將手中的巨劍扛在肩膀之上,淡淡道:“五人,不知道最後人數會有多少?”

    說此,陸青的目光在其餘三人身上橫掃而過,這三人皆是數日以來前往挑戰葉晨之人,而結果便是,這三人最後都成為了劍奴。

    “壓倒性的一劍!”羽扇揮舞,林道眼眸微低,望著石劍兩側,右側,死氣彌漫,而左側則是綻放著遍野的鮮花。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其一道耀眼的雷霆便劃過天際,掀起一道璀璨的銀光。

    而每當這個時候,葉晨總是會睜開雙眼,凝視著那道消失在雲霧之中的銀光,而便是此刻,數道殺戮聲從遠處的峰下響徹而起。

    這是血獄軍的聲音,夜幕中,殺戮聲飄蕩而出。

    “這便是血獄?”一道冷喝聲在夜幕中響徹而起,壓蓋過了血獄軍的殺戮聲。

    一道血色身影在那灰蒙蒙的天空中浮現而出,挺拔的身影,他一襲血衣身上依舊沾染著少許血跡,猶如從戰場中走出來的將軍般,這一人剛剛出現,無盡的殺意便在天際處浮現而出。

    泛著冷光的長劍,長劍之上依舊帶著少許血跡,這道身影持劍而出,每踏出數步,其虛空中便響起了一陣陣轟鳴聲。

    “一宗弟子便如此不濟,看來外界傳言倒是有點過於托大!”一道低沉的聲音回蕩而出,那道猩紅的目光在夜幕中顯得那麼醒目。

    林道和陸青猛然抬起頭,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血影,一絲詫異之色流露而出:“居然是他!”

    其他三名靈武境武者也倒吸了數口氣,神色頗為忌憚,“殺神韓信,沒想到,他也來了!”

    一股驚天的殺意盤旋在天際,而此刻,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在方圓數百丈的虛空中響徹而起,隨即,一道道劍光浮現而出,劍光散去,這些身影皆是站在百丈開外,未上前。

    這些人皆是從孤獨地獄內趕來的武者,他們實力雖然不及靈武境,但是他們卻不放過任何一場挑戰。

    數萬雙目光齊聚在血煞峰上,當這些人瞥見那一道血影的時候,紛紛倒吸了數口氣,“殺神韓信!”

    一時間,四周的破風聲徒然寂靜下來,無數道目光皆是落在那道血影上。

    血煞峰下,數百具依舊正在冒著鮮血的屍體倒落在山石之間,劉東手持斷劍,身上帶著不少的傷勢,臉色慘白的望著那虛空中的血影,“***,還真是殺神!”

    斷劍滑落開來,劉東望著周旁的數百具屍體,嘴角一陣抽搐,“***,兩百多名血獄軍,我老劉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

    “***,煞星遇上殺星!”壓製住胸前的血氣,劉東眼中不由浮現出少許擔憂之色。

    殺神韓信!挺拔的身影,劍眉星目,其眼瞳中帶著少許猩紅,望上去,他倒是像一名頗為儒雅的中年人,隻是他身上的殺氣過於驚天。

    止步,韓信目光在四周掃射而過,最後落在那道通天的石劍上,“生死二氣!”

    “你便是血獄帝君?”染血的劍冷冷的指著葉晨,韓信冷聲道:“武道之下第一人,你倒是擔當得起!”

    “五名靈武三層武者!”韓信目光冷冷的在林道身上掃射而過,輕微搖頭,冷笑道:“能夠擊敗這五名廢物,實力倒是不錯,但是這些遠遠不夠,但是武道之下第一人這個名頭,你依舊承受不起!”驚天的殺意在韓信身上彌漫而出,他這個殺神的名頭並不是空穴來風,死在他手中的人不亞於數十萬,最為關鍵的是,他手中的劍染過將近五十多名靈武境武者的血。

    韓信的名頭在孤獨地獄內倒是顯赫,但是以韓信如今的聲望,依舊未有人將他稱為武道之下第一人。

    而如今,這孤獨地獄內居然冒出了一個武道之下第一人,更何況這一人還是名不經傳。

    因此,韓信來了,他倒是要看看,這血獄帝君是何人物,敢自稱為武道之下第一人。

    睜開雙眼,葉晨的目光落在韓信的劍上,淡淡道:“你殺了人?”

    “而且,還是我的手下,對嗎?”

    ……

    

Snap Time:2018-01-16 23:23:08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