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五十章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九百五十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九百五十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山風吹起了飄落的雨水,打落在林道和陸青身上。

    通天的石劍,葉晨依舊站在劍柄之上,其滴落的雨滴落在那嬌豔的花瓣上。

    “武道之下第一人也不過如此,怪不得我前來,我那些友人都說這血獄帝君隻是沽名釣譽之輩!”陸青毫不掩蓋話語中的譏諷之色。

    隻是,葉晨依舊是那一句:“這跟你們有關係?若無事,請離去!”

    平淡的話語飄蕩在雨水中,這句話比起陸青的嘲諷聲,更加的刺耳。

    “我等前來便是挑戰你,莫非閣下連接我幾劍的信心都沒有?”林道淡淡道,羽扇揮舞著,四周的雨水徒然旋轉開來。

    “武道之下第一人?”葉晨突然輕笑而出,有些可悲的望著林道和陸青,淡淡道:“很重要嗎?”

    “以其說是挑戰,你們是不服我,武道之下第一人這個名號對於你們而言很重要,你們不服為何這默默無名的我能夠擁有這樣的名頭?”

    “所以,你們前來挑戰我,隻要將我擊敗,那麼這所謂的第一人便是你們,對於你們而言,我便是你們的踏腳石!”

    “你們想踏著我的名聲,成為所謂的武道第一人!”葉晨輕微搖頭道,“你們不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嗎?”

    “公平?”陸青嘴角的笑意徒然凝固住,而林青則是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淡淡道:“公平?”

    “在我這,有你們想要的名聲,所以你們挑戰我!但是在你們那,又有什麼東西是我想要的?”

    “你們說這公平嗎?”葉晨淡淡道,雨水打濕了那他那如墨的長發,“聽說過劍奴嗎?”

    “劍奴?”林道和陸青臉色皆是一變,在地獄中,劍奴是最卑微的存在。

    “很簡單,我若接受挑戰,你們失敗,那麼便成為我的劍奴!”葉晨淡淡道,說完,他也懶得廢話。

    “失敗,成為閣下的劍奴,閣下覺得這樣公平嗎?”巨劍轟然揮出,劍指葉晨,陸青冷笑道。

    “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而隻有相對的公平!你們想要踏著我,成為所謂的武道第一人,而你們能讓我在意的也隻是你們的實力?”

    “你們要名聲,我要劍奴,這個道理便是這麼簡單!”葉晨雲淡風輕道,“兩位持劍而來,莫非連一點自信都沒有?”

    同樣是嘲諷的話,葉晨的嘲諷比起陸青更加刺耳,特別是葉晨那雲淡風輕的神色讓人感到咬牙切齒。

    葉晨閉上雙眼,不再言語,在他看來,將時間浪費在這所謂的廢話上,還不如好好修煉。

    聞言,林道和陸青兩人臉上皆是流露出凝重的神色,他們二人資質雖恐怖,但是能夠走到如今的地步,其心性又豈是泛泛之輩。

    盡管葉晨的話語平淡,但是林道和陸青皆是從中聽到了絕對的自信。

    羽扇揮舞,林道朝前邁出一步,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輕笑而出:“血獄帝君,很有趣的一個人!”

    “我林道向你挑戰,若是我敗,那麼我便成為你的劍奴!”在這一那,林道身上浮現出冷冽至極的氣勢,其一柄泛著冷光的劍身在羽扇中間浮現而出。

    手持巨劍,陸青同樣朝前邁出一步,裂嘴,冷聲道:“老子橫行孤獨地獄數十年,對於自己的實力,老子這點自信還是有的,老子今日向你挑戰,若是我敗,那麼便成為你的劍奴!”

    陸青的聲音在四周擴散而出,引起了一陣陣轟鳴聲。

    此刻最為複雜的便是劉東,神色複雜的望著那兩道持劍的身影,“***,你兩個要是成為這煞星的劍奴,那豈不是跟我老劉爭地位?”

    風吹起了雨水,葉晨睜開雙眼,淡淡道:“那麼,你們兩個一起!”

    “一起?”林道和陸青兩人神情皆是一怔,旋即明白過來,眼前此人居然要以一己之力抵抗自己二人的攻勢,想此,就算心性謹慎的林道也覺得葉晨未免有些過於自信。

    至於劉東,心頭猛然一沉,這數月以來,他可是見過了葉晨的實力,死在他手中的靈武境武者可是不亞於三十餘人,其中甚至包括數名靈武三層武者。

    “這煞星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那便意味著他有絕對的把握!”劉東輕微一歎,“***,我老劉今後可要努力,不然我老劉的地位就不保了!”

    挑戰未開始,劉東便認為林道和陸青沒有任何的取勝的機會,有這個念頭的不僅僅劉東一人,其身後的血獄軍也是如此。

    雨水打落在石劍上,掀起了一層朦朦朧朧的雨霧,而此刻,葉晨則是從雨霧中走了出來,麒麟劍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手中。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一陣清風在雨中飄蕩而出,清風散去,葉晨的身影徒然化作數千道身影,白衣飛舞,璀璨的劍光撕碎了那流淌的雨霧。

    “神通化風!”未施展完整的風屬神通,在那一道道璀璨的劍光之中,林道和陸青兩人皆是感到數千道玄奧各不同的劍式。

    一那間,陸青和林道皆是忽視了先前那個念頭,手持長劍,正欲朝後退去,然而此刻,他們方才駭然的發現,自己的去路皆是被那一道道殘影,一道道劍光斬斷。

    後路被阻,持劍,陸青和林道沒有後退,朝前踏出一步,其各自的神通紛紛顯化而出,撕碎了那一道道殘影和璀璨的劍光。

    劍光破碎,四周的天地徒然暗淡下來,而此刻,一道耀眼的光芒浮現而出,猶如劃過星空的雷霆般,一閃而過。

    僅僅那,劍現!這道璀璨的劍光在林道和陸青兩人的眼中閃爍而過,同時,一股涼意在兩人的脖頸處彌漫開來。

    一瞬間,林道和陸青的臉色變得極為慘白,而在他們眼前,一道白衣身影浮現而出。

    收劍,葉晨手持麒麟劍,走在雨水中,再次踏在石劍之上,麒麟劍輕緩垂落而下,在麒麟劍的劍尖上沾染著少許猩紅。

    雨水打落在麒麟劍上,一道道清脆的叮咚聲響起。雨水衝刷著那少許猩紅,融入血的雨水滴落下來,掉落在石劍下方的鮮花上,那嬌豔的花瓣多出了一抹血紅。

    一道血痕在林道和陸青的脖頸處浮現而出,林道和陸青的心神仿佛依舊沉浸在先前那道耀眼的劍光中,那道璀璨的劍光仿佛取代了整個天地。

    冷風吹起,其冰冷的雨水打落在林道和陸青身上。

    雨水冰冷,然而讓林道和陸青感到一陣寒意的是葉晨方才那抹璀璨至極的劍光。

    四周徒然陷入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林道和陸青皆是摸著自己的脖頸,其一股潮濕感在指尖彌漫開來。

    林道和陸青知道,若葉晨要擊殺他們,僅僅瞬息便足以。

    長劍沒入羽扇之內,林道頗為複雜的望著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林道現在才意識到為何葉晨的目光始終那麼平靜,就算麵對他和陸青的兩人圍攻也是如此。

    “林道,見過主人!”輕聲一歎,林道手持羽扇,朝葉晨一拜,恭敬道。

    天才有天才的傲氣,林道失敗了,但是他承認自己的失敗,同樣承擔這失敗的後果。

    “陸青,見過主人!”陸青同樣一歎,恭敬道。聞言,葉晨抬起頭,指著遠處的劉東,淡淡道:“劉東,這二人便交給你處理了!”

    盡管劉東知道葉晨很強,足以擊敗陸青和林道,但是沒想到,會如此震撼,至今,劉東依舊忘不了那一劍,“***,這煞星還是看重我,我老劉實力雖然不及這二人,但是我老劉可是最初便跟隨這煞星,怎麼說我老劉也是第一元老!”聞言,劉東朝前邁出數步,目光掃過林道和陸青,眼中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不過麵對葉晨的時候,劉東立即將這抹得意的神色收斂起來,神色恭敬的對著葉晨一拜,道:“老劉明白!”

    “那所謂的武道境第一人是你扯出來的?”眼眸微眯,葉晨淡淡道。

    葉晨的話語如一陣陰風般,掃蕩而出,劉東嘴角的笑意立即凝固住,緊握的手心處不由冒出了冷汗:“主人,我當初也是對著血獄軍和那些散修武者說說而已,沒想到會造成如此大的波動!”說到這,劉東小心翼翼的望著葉晨,深怕葉晨怪罪下來。

    “那麼你們為何找來?”葉晨劍眉微皺,血獄最近盡管血洗了不少的宗門,但是對於整個孤獨地獄而言,血獄依舊那麼不起眼,為何能夠造成如此大的轟動。

    “一月之前,孤獨地獄上徒然流傳一件盛事,一個新崛起的宗門血獄,其血獄帝君接連擊敗數百名靈武境武者,自稱為武道之下第一人!”

    “起初這件事情本不起眼,不過接連數名靈武境武者出來承認此事,因此,這件事也漸漸流傳開來,最後演變成如今的局勢!”林道低語道,一時間,他還不習慣劍奴這個身份。

    “這倒是有趣了,武道之下第一人!”葉晨輕笑而出,自語道:“看來,血獄已經惹到其他勢力了!”

    “惹得其他勢力?”劉東眼珠微動,這句話原本是他隨便吹噓的,血獄內的人也不可能將之傳出去,唯一的結果便是有人要捧殺!

    “到底是誰造成如此大轟動,將煞星推向武道之下第一人的位置,瞬間將這煞星置身於風口浪尖上!”

    “靈武境強者,無一不是心高氣傲之輩,誰又能甘心承認這別人是武道之下第一人,那麼迎接而來的便是無數的挑戰者!”劉東輕微一歎,他能夠預料到,這林道和陸青絕對不是最後的挑戰者,“***,到底是誰要對血獄動手,還出這樣的陰招!”

    這麼淺白的道理,劉東能夠看的出來,葉晨自然也能夠看的出來。

    “樹欲靜而風不止!”

    ……

    

Snap Time:2018-04-24 16:57:36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