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九章武道之下第一人


    無盡的黑暗中,其雷霆劃過,迸發出耀眼的光芒。

    狂暴的雷霆抹滅違反規則的生靈,葉晨其目光一直落在劫雲之中。

    “這便是雷霆的力量!”葉晨低語聲,任憑四周那轟鳴聲響徹不斷,葉晨的目光依舊未動。

    雷霆狂暴,每一道雷霆都帶著毀滅的力量,仿佛在那無盡的雷霆轟然之下,其世界都足以被毀滅。武者修煉,修煉到最後,舉手投足之間同樣可以毀滅天地。但是毀滅感卻不如雷霆,雷霆是代表著天地。

    直到最後一道雷霆劈落時,葉晨方才轉身,如同來時那般,朝血煞峰頂走去。

    “恭送帝君!”其整齊的喝聲再次響徹而起,回蕩在九天之上。

    望著那道消失在雲霧中的身影,劉東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無論何時,隻要有人度劍意劫,那麼這煞星便出現?

    “他在幹嘛?”劉東低語著,轉身,望著下方的血獄軍,冷喝道:“記住身為血獄軍,魂武永遠不是他們的極限!”

    “諾!”持劍,冷冽的氣勢在三千血獄軍身上彌漫而出,匯聚成一股恐怖的大勢。

    血煞峰頂,石劍之上,葉晨雙手負背,目光落在那灰蒙蒙的天際處,一股壓抑的氣息在虛空中蔓延開來。

    “要下雨了,隻是這場雨是地獄中的雨!”冷冽的山風吹刮而來,葉晨一襲白衣獵獵作響。

    烏雲在虛空中凝聚著,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息彌漫而出,天色越發的陰沉,灰蒙蒙的一片。

    而便是此刻,天空驀然劃過一道閃電,源源不斷的雷鳴聲回蕩而出。

    在一片嘩嘩聲,豆大的雨滴。從天而降,落在山澗間,掀起一層雨霧。

    在雨霧的遮擋之下,這場山也顯得朦朧起來,看山是山,而此刻,卻是看山不是山。

    無論是血煞峰,還是血煞峰方圓數百丈範圍的地域皆是籠罩在雨霧之下,陣陣閃電在天際處掀起一片片轟隆隆的雷鳴聲,葉晨望著那在天際處翻騰的電蛇,那咆哮的雷霆仿佛有了靈性似的,而那咆哮聲則是來自遠古的呼喚。雨水打落開來,打落在葉晨身上,作響的白衣被雨水打濕了,葉晨卻渾然不知,目光依舊停落在那雷霆之上。

    “世人皆追求長生,然而世間誰又能產生!一代也罷,二代也罷,那般強者最後都化作世間的一抹塵埃!”

    “唯獨這片星空,萬古長存,見證了無數強者的崛起,無數強者的隕落!”

    “而除了頭頂這片星空外,還有那萬古不滅的雷霆,數萬年以來,雷霆抹殺了多少魂武!”

    “違反規則者,抹殺!雷霆的手段總是那般直接,不拖泥帶水!”冰冷的雨打在葉晨的臉龐上,葉晨右手抬起,托住那打落的雨滴。

    雨水有些冰冷,甚至有些刺骨,沐浴在雨中,葉晨的思緒飛舞。

    雨滴在他的指尖流轉著,最後一道道紫色雷霆在他的指尖浮現而出,融入這雨水之中。

    雨衝刷著這世間的一切,其空氣中原本彌漫著的血腥味也消散掉,隻是那融入血氣的雨水看起來有些血紅。

    沉浸在雨中,感受著那萬古不滅的雷霆,葉晨的身形始終未動。

    整個世界除了那磅的雷鳴聲外,就隻剩下雨水拍打大地發出的嘩嘩聲。

    站在石劍之上的葉晨,神色寧靜,在外表看來,就如同一塊萬古不化的寒冰,其雙眸平靜的如一灘死水,不起波瀾。

    而便是此刻,葉晨心中一怔,眼眸微眯,望著遠處那朦朦朧朧的雨霧,雨霧之中,兩道璀璨的劍光激射而出,撕碎了四周的雲霧,同時,兩股頗為強悍的氣息朝四周彌漫而出。

    “靈武!”站在石劍之上,葉晨身形依舊未動。而同時,在血煞峰下,一道道冷喝聲響徹而起:“何人,敢闖入我血獄!”

    “未有血獄允許,闖入血獄者死!”劉東的聲音同樣在天際處響徹而起。

    “血獄!這便是外界所傳的血獄,實力也沒有傳說中那麼恐怖!”一道輕笑聲飄蕩而出,兩道劍光無視血獄軍的氣勢,直接朝血獄峰激射而來。

    兩股恐怖的威壓彌漫而出,直接破開血獄軍的大勢,璀璨的劍光劃過天際,四周的雨水紛紛朝兩旁散去。

    血煞峰下,劉東以及諸位統領,手持血劍,踏步而出,直射血煞峰頂而來。

    三千血獄軍,其中修為達到氣武的,紛紛手持巨大的血劍,緊隨在劉東等人身後,其冷冽的殺意鋪天卷地而來,激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如今這些血獄軍,其手中皆是沾染不下數百人的血,舉手投足之間便流露出冷冽的殺意。

    殺意如潮水般湧出,那兩道劍光的速度徒然一滯,顯然是受到這殺意的影響。

    “螻蟻之威!”一道輕笑聲再次飄蕩而出,其一道巨大的掌影在虛空中浮現而出,直接覆蓋住那些衝來的身影。

    瞥見這道掌影,劉東以及諸位統領紛紛凝聚出自身的劍意,劍意虛影浮現而出,化作數道長虹激射而去,狠狠劈落在掌影之上,可惜撼動不住這道掌影。

    無論劉東還是統領,以及身後的血獄軍,其身形皆是被這道掌影阻擋住。

    見此,劉東以及血獄軍等人紛紛冷喝而出,劍氣如洪流般湧出,一時間,四周的雨水紛紛朝兩側湧去,虛空中,劍影飛舞。

    僅僅數十息而已,那兩道劍光便橫跨數百丈,落在血煞峰的上空,劍氣散去,撕碎了四周才雲霧,兩道身影浮現而出。

    猩紅至極的血袍,其刺鼻的血腥味在這兩道身影身上彌漫著,“這便是血獄?”

    其中一名中年人手持巨劍,其俊朗的臉龐上帶著少許嘲諷之色,恐怖的劍氣在他的巨劍處彌漫著,巨劍足足有一之長,劍身帶著血紅色。

    而另一道身影則是一名青年,相貌英俊,手持羽扇,神色平淡的望著下方的那柄石劍,以及石劍上的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

    當這兩道身影出現的時候,遠處,劉東神情猛然一變,眼中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通天劍陸青,君子劍林道!”

    通天劍陸青,君子劍林道,這兩人在孤獨地獄內倒是極為有名,這兩人並非宗門弟子,但是其修為卻是通天,靈武三層!

    這兩人身後並無宗門之助,兩人能夠達到如今的修為,憑借著便是那恐怖的資質,因此,這兩人也被稱呼恐怖級別的天才,隻是這兩人為何出現在此,劉東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近日來,他察覺到了一絲變化,特別是血獄四周,突然多出了許多武者,這些武者的實力皆是不弱。不過這些武者倒是沒有鬧事,因此,劉東倒是未出動血獄軍進行驅逐。

    手持巨劍的為通天劍陸青,而手持羽扇的則是君子劍林道。

    兩道目光齊聚在那道白衣似雪的身影上,陸青踏出一步,扛在肩膀上的巨劍徒然揮落,劍斜指葉晨,冷笑道:“你便是血獄的帝君?”

    砰砰!陸青再次踏出數步,其恐怖的氣勢在陸青身上凝聚而出,巨劍緩緩抬起,“傳聞,血獄的帝君是武道境下的第一人,今日前來一看,倒也不過如此!”

    冷笑聲回蕩在九天之上,任誰都能聽出陸青話語中的嘲諷。

    遠處,劉東神色微變,“武道境下第一人,***,這句話不是我經常向那些部落武者吹噓的話,怎麼連外界的人都知道!”

    如今葉晨已經成為血獄軍心中的信仰,這些血獄軍怎麼能夠讓那陸青如此詆毀,嘲諷葉晨,一時間,道道冷喝聲響徹而起:“放肆!”

    倒是那君子劍林道未曾言語,目光落在那白衣勝雪的身影上,第一眼他覺得此人很平凡,然而第二眼便是看不透此人。

    眼眸依舊半眯著,葉晨的目光依舊停留在天際出,那遊動的雷蛇,飛舞的雨水,他的目光始終未曾落在陸青或者林道身上。

    隻是那陸青的冷笑聲以及四周的冷喝聲打破了這一幕的安寧,那虛空中咆哮的雷霆仿佛承受不住陸青等人身上的威壓,消散開來,便是這一刻,葉晨出聲了:“聒噪!”

    在這道聲音響起的那,四周的天地徒然寂靜下來,就連那從天而降的雨水都詭異的靜止在半空中,萬物俱靜。

    望著四周靜止在半空中的雨水,君子劍林道眼中終於流露出凝重之色,就連先前的陸青也收斂起了嘴角的嘲諷,頗為凝重的望著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

    葉晨的聲音擴散而出,那道通天的掌影轟然破碎開來,但是劉東等人依舊站在原地,未朝前踏去。

    “你便是血獄的帝君?”羽扇揮舞,君子劍林道朝前邁出一步,在他邁出一步的那,其四周原本靜止在半空中的雨水再次掉落開來。

    “有事?”抬起頭,葉晨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林道身上,依舊是那平靜的目光,便是這猶如死水般不起波瀾的目光卻讓林道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心悸。

    “外界傳言,血獄帝君是武道之下第一人,陸某是來挑戰你的!”陸青將巨劍扛在肩膀上,低語道:“隻是不知道,你能否配的上這個稱號,武道之下第一人!”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將近兩月以來,一個新名字徒然浮現在獨孤地獄之中,血獄帝君,號稱武道之下第一人。

    聞言,葉晨抬起頭,目光遙遙落在遠處的劉東身上。察覺到葉晨投來的目光,劉東神色微變,這句話的確是他說出來的,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傳出去。在這數月以來,劉東可是經常向血獄軍吹噓。

    “數千年以來,從未有人敢自稱為武道之下第一人!”羽扇一揮,林道身上同樣湧出恐怖至極的氣勢。

    葉晨神色平靜如水,淡淡道:“所以你們想挑戰我?”

    葉晨出奇的平靜讓陸青和林道感到一陣不安,壓製住心中的不安,陸青輕笑道:“是!”

    “但是,我為什麼要接受你們的挑戰!”葉晨頗為認真道,說到這葉晨目光再次落在那雨水上,其嘩嘩的雨水聲再次響起。

    “怎麼,拒絕我等的挑戰,你這算是害怕實力不符武道之下第一人的名號嗎?”陸青冷笑著,眼神漸漸變得冷冽起來。

    “符不符合,跟你們有關係?”葉晨語氣依舊那麼平淡......

    

Snap Time:2018-01-22 04:37:38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