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八章血獄帝君


    第九百四十八章血獄帝君(第二更)

    第九百四十八章血獄帝君(第二更)

    血煞峰,兩月前已經改名為血獄。

    而血煞閣也改名為血獄,同時,血獄在兩月之內大量招收門人弟子。

    與以往的宗門製度不同,血獄則是采取帝王製,一帝三皇四王八統領。

    至於這所謂的帝王製則是出自劉東的手筆,按照劉東的說法,數千年以來,四大地獄始終保持著這樣的格局隻是因為地獄內的宗門製度和世家製度不適合地獄。

    無論宗門製度和世家製度,宗門製度除了少數曆史悠長的宗門有一定的宗門凝聚力,其中大部分宗門皆是有不同的勢力組成,權利得不到集中,門人弟子對於宗門沒有太大的歸屬感。

    而地獄內,雖然有八百世家之說,然而世家製度規模過小,難以改變地獄的格局。

    因此,劉東在數月前在血煞峰廢除宗主製,采取所謂的帝王製,將血煞閣改成血獄。

    血煞峰原本有將近三千弟子,劉東直接剔除了大部分資質平庸的弟子,在這為基礎下挑選了五百名武者組成了所謂的血獄軍。

    這五百名武者其修為或許不高,但是其資質和忠誠度皆是其中的佼佼者。

    至於這樣的改革,劉東倒是將此事告知葉晨,劉東至今依舊記得葉晨那眼中的詫異,每當想起這個的時候,劉東心中便湧起自豪之感:“***,能夠讓煞星感到詫異的事情並不多,也唯獨我老劉有這能力!”至於血獄軍的組建那是劉東在葉晨那聽過一句話:“論忠誠,任何人都不及軍人!”

    血煞峰方圓數百的地域內皆是建起了石房,這數月以來,劉東帶領著五百血獄軍席卷了方圓數千丈地域內的部落,此次倒不是去血洗,而是將那些小型的部落聚集起來,遷居至血煞峰方圓數百的地域,而劉東則是在這些部落中招收那些少年,其中以孤兒為主。

    “***,要從娃娃抓起,隻要那些少年成長起來,絕對是血獄的主力軍!”對於劉東的舉動,葉晨是放任不管。

    而至於其他武者,劉東則是招收那些散修或者已經失去宗門庇護的武者,僅僅數月,這血獄軍的數量倒是猛增到三千。

    同時,方圓數百地域內也聚集了將近十萬人口。其中各個部落的規模不一樣,有大有小,唯一的共同點便是依附於血獄。

    那些前來投奔血獄的武者其目的也是簡單無比,其一是為了安穩的修煉環境,其二是為了功法,武技。

    至於武技,血煞閣那些武技倒是難於拿出手。不過葉晨畢竟掌握了數萬道劍式,將其中的部分劍式告知劉東,劉東則是將這些劍技作為招攬武者的誘餌。

    不過在這數月之中,倒是有不少宗門注意到了血獄的變化,甚至有不少宗門將主意打到血獄身上。

    隻是,那些宗門的強者僅僅一夜之間便無聲無息的被擊殺,這出手之人自然是葉晨,隨後,劉東便帶著血獄軍對那些宗門進行血洗。

    先前,血獄軍依舊未有軍隊的模樣,大多數血獄軍遇見強者時皆是逃脫,對於這一幕,劉東也沒有阻攔,隻是那些臨陣脫逃的血獄軍最後都化成了一堆堆的血晶。

    因此,經曆接連兩月的死戰之後,這血獄軍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至於在地獄中最不值錢的忠誠已經出現在這批血獄軍內,而這血獄軍更是劉東著重培養的對象。

    血晶內蘊含著極為恐怖的能量,通過血晶,武者的修為能夠大幅度的提高。

    血獄軍接連血洗了數十個宗門,那些宗門收藏的血晶自然落入劉東手中,除了將部分血晶上交給葉晨,其大部分血晶則是分給血獄軍的軍士。

    至少在兩月前,這批血獄軍成員的實力皆是不過初武巔峰而已,而經過兩月的廝殺,以及血晶的支持,各個踏入煉武境,甚至那些資質優先的軍士,其修為更是踏入氣武境。

    而原先那些便是魂武境的武者,其劍意皆是凝練了不少,畢竟生死廝殺才能激發出一個人的潛能。

    一帝三皇四王八統領,這其中的一帝自然是指葉晨。

    按照劉東的說法,這葉晨便是血獄內的帝君,而其中的三皇之一是指他,其餘的二皇和四王目前還空缺,至於其他八名統領則是八名靈武境武者。

    這八名靈武境武者則是起初的血煞閣弟子,這些人原本是處於假靈武境,不過在源源不斷血晶的支持下,再加上接連兩月的死戰,那些人中倒是有數十人突破原本的瓶頸,進入靈武境。

    這十人原本在兩月前加入血獄軍,其他實力比較強的八人被任命為統領,掌管數百名血獄軍,其他為副統領。

    站在陡峭的山壁之上,劉東俯視著下方,其四周皆是部落,站在此處,劉東能夠看到那來來往往的身影,而在血煞峰的方圓數丈的地域則是空出來,那是血獄軍的軍營。

    三千名血獄軍手持血色巨劍,在八名統領的帶領之下,紛紛練習著劍陣。

    盡管兩月的廝殺,這三千血獄軍身上皆是彌漫著冷冽的殺氣,每一劍都帶動著刺骨的殺意。

    每當三千血獄軍揮出一劍的時候,其冷喝聲便飄蕩而出,回蕩在方圓數百丈範圍的地域內,這些冷喝聲總是引起那些尋常武者的注意。

    無論是那些尋找庇護的部落,還是那些剛剛加入血獄的武者,皆是滿臉羨慕的望著血獄軍所在的方向,加入血獄軍那便意味著有源源不斷的血晶,功法,劍技。

    站在山壁之上,劉東自然能夠察覺到那些人變化,嘴角也不由湧起一絲笑意:“***,隻有讓這些人感到血獄軍的優越感,那些人才會擠破頭也要加入血獄軍!”

    “在這樣下去,我血獄軍的數量也快突破五千!不過,沒有經曆十次死戰的人是沒有資格成為血獄軍中的一員!”回想起這數月那接連二十多次死戰,劉東眼中也浮現出少許自豪之色。

    四周的血氣瘋狂的朝劉東聚集而來,這數月的廝殺,劉東的實力同樣提高了不少,不僅僅鞏固了靈武一層,更是修習了不少葉晨所授的劍技。

    轟!轟!其轟然聲徒然在虛空中回蕩而出,旋即,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血獄軍的上空,最終匯聚成一朵妖異至極的血色雲層。

    “劍意劫!”望著那道凝聚而出的劫雲,劉東身形朝前邁出一步,在見證了葉晨的風範之後,劉東在潛意識之中從言行舉止都漸漸模仿著葉晨,一時間,劉東身上倒是有了上位者才有的氣勢和風範。僅僅數息,劉東便至血獄軍的上空。原來是血獄軍內一名魂武一層的軍士在劍意上取的了不錯的突破,突破了自身的瓶頸,引來了第一次劍意劫。

    “見過血皇!”劉東的身形剛剛出現,下方立即傳來一陣整齊的喝聲。

    “***,聽起來就是舒服!”血皇是劉東給自己的名號,心中雖暗爽,劉東表明依舊保持著淡漠的神情,輕微點頭,目光落在渡劫的那名士兵身上,淡淡道:“作為血獄軍成員,你隻能笑著度過劍意劫,而不是被劍意劫轟殺!”此話一出,那名武者立即神色一正,喝道:“諾!”

    天地靈氣瘋狂的齊聚而來,血雲中的威壓也越來越恐怖,一時間,無論是三千血獄軍,還是那些部落的散修武者,其目光皆是齊聚在血煞峰頂,他們在等待一個人。

    一個已經成為血獄軍心中的信仰的人,同樣也是血獄的守護神,至今依舊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就連劉東也不知道,但是他們叫那個人為帝君,血獄帝君!

    血獄峰頂,一道通天的石劍直插天際,在石劍的左側開滿了嬌豔無比的鮮花,而在石劍的右側則是寸草不生,死氣彌漫。

    其雲霧在石劍四周流動著,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站在石劍的劍柄之上,其一襲白衣被山風刮得獵獵作響,身後那如墨的長發也狂舞著。

    睜開雙眼,葉晨目光透過那翻滾的雲霧,落在下方的虛空處,那一道劫雲正在凝聚而出。

    “久違了!”葉晨輕聲喃喃道,單手負背,抬腳,朝前邁出,葉晨的步伐依舊那麼輕緩,但是每邁出一步,他的身形便掠出數十丈。

    而此刻,在無數道目光齊聚在血煞峰頂時,一道淡淡的空間波紋擴散而出,旋即,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在虛空中走了出來,那飄動的白衣和血紅的大地形成鮮明的對比。

    “見過帝君!”其如雷鳴般的喝聲在四麵八方響徹而起,下方的三千血獄軍立即單膝著地,目光火熱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眼中盡是崇拜之色。

    翻滾的雲層被這如潮水般的喝聲所擊碎,在這數十萬雙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的神色依舊如同先前那般,不起波瀾。

    數月以前,劉東等人便稱呼葉晨為帝君,對於這個名字,葉晨從未去承認,也從未去否認。

    眼眸微眯,葉晨目光在四周的天地掃射而過,不得不承認,這劉東倒是有些能力,僅僅數月便將敗落的血煞閣發展到如今的地步。

    不過若不是葉晨擊殺了那些宗門的強者,那麼劉東等人也無法血洗那些宗門。

    劉東對於血煞閣的改變,葉晨從未去插手,他的目的很簡單,隻要劉東能夠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的血晶便足以了。

    一步又一步的朝虛空中的那道劫雲走去,然而便是這份風範足以折服在場的所有武者。

    “***,我老劉一直模仿這煞星的言行舉止,就是模仿不出這種風範!”劉東神色也頗為火熱的望著葉晨。

    在葉晨走到劫雲旁的時候,劫雲凝聚而出,其紫色雷霆轟然湧出,至虛空中劈落而下,劈落在那名武者身上。

    而葉晨的目光則是落在劫雲之上,感受著劫雲內翻湧的紫色雷霆。

    在這數月內,血獄中已經有數十人度劍意劫,每當劫雲出現的時候,葉晨也會出現,如同現在這般,站在劫雲旁,感受著劫雲內的變化。

    每當葉晨閉上雙眼的時候,其眼中浮現的必然是那劃過天際的雷霆,每當感受著劫雲內的雷霆,葉晨都有不少的收獲,盡管這些收獲很小,但是對於葉晨而言便是一種進步。

    

Snap Time:2018-07-22 15:03:06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