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六章一步殺一人


    第九百四十六章一步殺一人(第三更)

    第九百四十六章一步殺一人(第三更)

    漩渦瘋狂的牽扯著四周的白光,直到最後一縷生機融入葉晨體內之後,葉晨方才起身。

    身形漂浮而起,葉晨抬起頭,望著血煞峰虛空中那凝聚而出的血雲,低語道:“劍意劫!”

    無比驚恐的神色在田十眼中驚恐而出,此刻,他方才意識到一件事情,就算眼前這人受了傷,也足以輕易擊殺自己等人。

    兩名閩侯宗的長老眼中也流露出凝重的神色,田十雖然踏入靈武三層不足數月,然而畢竟是靈武三層的強者。僅僅一指便輕而易舉的化解了田十的神通,同時,兩人在葉晨先前出指的那,他們也感受到了一股神通波動。這人必定踏入了靈武三層,但是以這人的實力,為何在獨孤地獄中未曾聽說過?

    “你到底是誰?以閣下的實力若是看上血煞閣,那麼田某便將此宗送給閣下!”在葉晨起身的那,田十身形再次朝後退出數步。

    “將血煞閣送給我?”葉晨淡淡道,一股玄奧的波動擴散開來,恐怖的威壓徒然在四周浮現而出,籠罩方圓數百丈內的地域。

    威壓臨身,感受著這股威壓,田十等人心中僅存的戰意立即蕩然無存。

    這一刻,田十幾人極為有默契的朝後退去,猛然轉身,朝來時的路退去,任誰都看的出來,這田十是要逃了。

    “來了,那麼便留在此處!”葉晨淡淡道,抬腳,朝前邁出一步,虛空中一圈空間波紋的漣漪擴散,下一瞬息,葉晨的身形便出現在田十的身後。

    寒意凍結住了田十體內的真氣,同時,這股寒意的存在讓田十的身體變得極為僵硬,這也是為何田十最落後的緣由。

    一股莫名的寒意湧上心頭,田十駭然的望身後望去,入目的則是一道璀璨至極的劍光。

    天地間在這道劍光之下黯然之色,這一劍很快,至少在田十看來,這一劍已經突破了速度的極限,無視空間。

    “雨!”葉晨的聲音在田十耳旁響徹而起,這道聲音也成為田十在世間聽到的最後一道聲音。

    璀璨過後便是無盡的黑暗,田十眼前漸漸被黑暗淹沒掉,那一股莫名的寒意完全在他體內爆發開來,凍結住了他的思維,抹滅了他的靈魂。

    持劍,葉晨依舊保持著出劍的姿勢,雨劍技!最快的一劍,快到讓人無法撲捉到的一劍。

    四周徒然陷入如死一般的寂靜,劉東兩眼瞪的極大,難以置信的神色湧上他那慘白的臉龐上。

    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一柄冰寒如霜的長劍,長劍停落在田十的脖頸處,未濺起任何的血花,但是這一劍卻奪走了田十體內所有的生機。.. // 《綠色小說網》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

    冰層蔓延而出,僅僅瞬息而已,田十的屍體便化作一具冰雕,詭異的靜止在半空中。

    持劍,葉晨依舊朝前邁出一步,一步便是數十丈,葉晨的身形如清風般,無法撲捉,但是,眾人皆是有種錯愕的感覺,葉晨下一步便會出現在一名血煞閣長老身後。

    同一時間,眾人目光皆是落在一名血煞閣長老身後,果然,那空間波紋彌漫而出,葉晨身形還未浮現而出,一道奪目的劍光便浮現而出。

    輕飄飄的一劍,在這一劍之中,眾人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猶如那清風般,拂過平靜的湖麵隻激起淡淡的波紋,而不是濺起水花。

    劍光消散,葉晨的身形浮現而出,泛著冷光的劍尖依舊停落在那名血煞閣長老的脖頸處,冰層瞬間蔓延而出,虛空中又多出了一道冰雕。

    微弱的陽光撕碎雲層,打落在那冰雕之上,血煞閣長老臉上的神情依舊停格在先前那一瞬間,驚恐的神情。

    殺人未帶起血光,未有血腥,同樣沒有殺意,有的隻是那輕飄飄的一劍,如清風般起舞的身影!

    殺人在他手中儼然成為了藝術,持劍,葉晨再次朝前邁出,接連兩步,依舊是輕飄飄的一劍,每一步便擊殺一名靈武境武者。

    在葉晨邁出第四步之後,虛空中隻剩下三道身影,白衣勝雪的身影,兩道逃竄的身影。

    “兩名靈武三層武者,可惜了,若是武道境,那麼便可煉製劍屍!”

    “不過若是餓鬼道在這,他應該會喜歡這兩人的靈魂!”持劍而出,葉晨依舊是踏出一步,一步掠出數十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其中一道逃竄的身影背後。

    武德是閩侯宗長老,他此次隨田十前來血煞閣,原本他以為以自己三名靈武三層武者的實力足以擊殺掉那人。

    然而先前那輕飄飄的一劍無疑粉碎了他所有的幻想,而此刻,他感受到背後出現的那股寒意,他知道,那個煞星已經來了。

    徒然止住身形,武德轉身,手中那足足有一人隻高的巨劍轟然劈落開來,“神通山崩!”

    一道驚天的吼聲響起,這道聲音猶如山崩地裂的聲音,濃鬱的劍氣在巨劍旁浮現而出,幻化成一道通天的山影,這座山影是獨孤地獄內的第一高山,血孤山!

    當初,武德在血孤山感悟數十年,方才感悟這神通山崩,山影隨著巨劍,轟然劈落,恐怖的威壓直接鎮壓到了葉晨的身上。

    麵對這覆蓋數十丈之寬的山影以及那鋪天卷地而來的劍氣,葉晨眼眸微眯,“這神通倒是不錯,借助天地之勢,融天地之勢!”

    不過,葉晨也僅僅隻是眼眸微眯而已,依舊是輕飄飄的一劍刺出,隻是,在麒麟劍的周旁浮現出一道道閃爍的雷霆,狂暴的力量彌漫而出。

    這一劍輕靈,然而卻彌漫著如雷霆那般狂暴的力量,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蘊含在這一劍之中,這依舊是雨劍技,隻是多了些變化而已。

    當初葉晨能夠將萬道劍式融為一式萬劍歸宗,今日,葉晨同樣能夠以一式雨劍技將之演化。

    “區區輕飄飄的一劍便想抵擋住我的山崩!”望著那道璀璨的劍光,武德眼中浮現出少許冷意,眼前這少年未免太過狂妄,莫非我武德連他出神通的資格都沒有?

    沒有見識過山崩地裂的人永遠也不會想象出那壯觀的一幕,武德身上氣勢再次大漲,當氣勢得到巔峰的時候,赫然崩潰開來,這是武德故意為之。

    砰!山影震動著,直接朝葉晨砸去,武德的聲音壓蓋過了四周的轟鳴聲:“給我鎮壓!”

    這一劍,武德不僅僅要鎮壓住葉晨的劍,同樣要鎮壓住他的人。

    威壓如潮水般席卷而來,但是這威壓阻擋不住葉晨的身形,同樣阻擋不住葉晨的劍。

    狂暴的雷霆猶如一張無形的巨掌般,將這股恐怖的威壓撕碎開來,撕碎了虛空,直逼那龐大的山影。

    “雷之規則!”武德劍眉微皺,手中的巨劍徒然旋轉開來,那龐大的山影直接崩潰開來,山崩地裂,化作洪流朝下方的葉晨湧去,聲勢浩大。

    “我就不相信鎮壓不住你的劍!”武德淡淡道,身形接連踏出數步,的確,以他這恐怖的山崩神通的確能夠鎮壓住葉晨的雷之規則,但是葉晨這一劍可是不僅僅蘊含了雷之規則,還有最為恐怖的四代月神意誌!僅僅這神通,鎮壓不住月神意誌,望著那越來越近的洪流,葉晨眼中的寒意越發的冷冽,便在這一刻,月神意誌爆發開來。

    輕飄飄的一劍,月神意誌融入其中,這月神意誌猶如一座沉默數十年的死火山般,徒然爆發開來。

    在這一那,武德身形猛然一震,一股驚恐的神色在他的雙瞳之中彌漫而出,“這怎麼可能!”

    月神意誌摧枯拉巧般直接摧毀了那山影洪流,同時,那一抹璀璨至極的劍光在武德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最後一道冷意在他的脖頸處彌漫而出,在這之後,武德意誌立即消散掉。

    冰層蔓延而出,直接凍結住了武德的全身,微弱的陽光之下,又一具冰雕浮現而出。

    收劍,葉晨的身形直接掠過武德的屍體,神色淡漠的望著遠處神色驚駭的林長老。

    在月神意誌爆發的那,林長老的身形猛然一震,這股恐怖至極的意誌是武道意誌,他曾經在老祖身上感受到,莫非這少年是武道境武者。

    “不可為敵,退!”為了逃脫,這名林長老赫然燃燒了部分靈魂之力,以此換來短暫的強悍,身速提高了不少,然而便是這一刻,他的身形猛然止住,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虛空。

    一道淡淡的空間波紋在前方的虛空中浮現而出,隨即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在無盡的虛空中走了出來,如雪的白衣,如霜的劍,劍尖上依舊沾染一點猩紅。

    血順著劍尖滴落,滴落在下方的山石上,一朵梅花印彌漫而出。

    “怎麼可能,僅僅瞬息而已!”望著眼前的這道身影,林長老眼中盡是驚恐之色,自己燃燒了靈魂之力,依舊逃脫不了。

    “你逃不了的!”葉晨淡淡道,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化作清風,無聲無息的消散,而在葉晨抬腳的那,林長老身形猛然一震,一股恐怖至極的意誌猶如大山般落在他身上。

    劍未出,其恐怖的意誌在虛空中彌漫而出,緊緊將林長老的身形禁錮住。

    那間,其冷汗滲透了他全身,一股前從未有的危機感湧上他心頭,在這一那,他驚恐的發現,他身形動彈不得。

    劍出僅僅在一瞬間而已,同樣,殺人也僅僅瞬息間而已!

    一抹璀璨的劍光浮現而出,劍光散去,泛著冷光的劍尖劃過林長老的脖頸,冰層蔓延而出,僅僅數息,虛空中又多出了一具冰雕,在這具冰雕內,毫無生機,隻有無盡的死意。

    六步,一步殺一人!六具冰雕便如此詭異的靜止在半空中,葉晨眼眸微低,輕微一抖,麒麟劍上沾染的血跡再次飄落開來,“盡管如今靈魂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但是血晶這東西的確是好東西,這些人的精血不能浪費!”隨著葉晨右手一揮,其六具冰雕如飄落的樹葉般,輕飄飄的落在下方的血煞峰上。

    抬起頭,葉晨望著上空盤旋的血雲,低語道:“劍意劫?地獄中的劍意劫!”

    “血氣所凝聚的劫雲,猩紅至極的血雷,無論地獄也罷,武神大陸也罷,雷之規則無處不在!”望著那遊動的雷霆,葉晨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色。

    雷霆遊動,其轟鳴聲回蕩在九天之上,激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狂暴的氣息彌漫在虛空中,那妖異的血雲,其壓抑的氣息湧出,籠罩了整座血煞峰!血煞閣弟子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這股壓迫。

    武衣獵獵作響,唯獨葉晨不受這股壓迫的影響。

    “無所不在的雷霆,其內蘊含著恐怖無比的力量!”目光死死的落在雷霆上,葉晨心中若有所悟......

    

Snap Time:2018-07-20 01:29:04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