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五章出手

  
  長虹劃過天際,恐怖的威壓在血煞峰上空浮現而出。
  血光乍現,劉東接連踏出數步,直接逼近田十等人。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徹而起,田十察覺到背後的異樣,嘴角湧出一絲笑意:“區區假靈武境便敢阻攔我等!”
  身形徒然止住,田十猛然轉身,雙瞳之中帶著少許猩紅之色,目光冷冽的望著衝來的劉東,“今日本宗便清理門戶,讓世人知道背叛血煞閣的後果!”
  靈武三層!其恐怖的氣勢彌漫開來,田十站在虛空中,其方圓數丈的虛空中皆是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血色長劍泛著猩紅的血光,數丈長的劍氣在長劍之上冒騰而出。
  “***,禁錮空間!”瞥見那激起的空間波紋,劉東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但是我老劉自有後招!”劉東身速不減,連續踏出數步,手中的長劍轟然抬起,以雷霆萬鈞之勢劈落開來。
  砰!劍落,其空間波紋擴散而出,最後演化成空間浪潮。
  “僅僅如此而已!”田十淡淡道,其血光乍現,田十的身形怪異的化作虛無,僅僅瞬息便出現在劉東的前方,原本垂下的劍器立即揮舞而出,劍起!
  一股冷冽的氣勢擴散開來,望著這道猩紅至極的劍光,劉東身形徒然朝後退出數步,砰砰!
  “***,給我劈死這老家夥!”劉東手中的長劍徒然朝後方揮去,旋轉三百六十度,其虛空中,其數丈長的雷霆猶如巨蛇般劈落。
  而劉東這一劍更是將這血紅雷霆牽扯過來,丈長的雷霆部分砸落在葉晨身上,大部分雷霆則是將田十的身形淹沒掉。
  “***,老劉我借助劍意劫之力,就算劈不死你也要為那煞星爭取點時間!”壓製住胸前那翻滾的血氣,劉東身形徒然朝後退去。
  劉東剛剛一退,其猩紅的雷霆再次劈落,劉東依舊是一劍將之引開,承受部分雷霆之力,將大部分雷霆之力引開,化作雷霆巨龍,咆哮而出。
  砰砰!轟鳴聲響徹不斷,下方的血煞閣弟子皆是錯愕的望著這一幕,這劉東未免也太瘋狂了。
  “借助雷霆之力,不愧是我血煞閣的核心弟子!”其一道平淡的聲音在雷霆之中響徹而起,猩紅至極的劍光直接將那片雷霆撕碎開來,田十持劍而出:“但是,這遠遠不夠!”
  恐怖威壓猶如潮水般席卷而出,夾帶著四周的血氣以及部分雷霆之力,直接轟落在劉東身上。
  砰砰!劉東臉色瞬間煞白,其身形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朝後落去。
  收劍,田十並未立即擊殺劉東,而是轉身朝下方的洞府衝去,三名靈武三層,兩名靈武一層,一名靈武二層。
  六名靈武境武者的氣勢猶如狂風暴雨般席卷開來,朝下方的洞府籠罩而去。
  那些原本綻放著濃厚生機的百花瞬間被這巨大的壓力所碾碎,血氣彌漫,山石轟然破碎。
  “此人帶傷在身,如今他便在這洞府內養傷,此刻便是擊殺此人的最好時機!”田十低語道,略顯猩紅的眼瞳中帶著冷冽至極的殺意。
  威壓匯聚在一起,形成一股恐怖至極的大勢!大勢之下,下方的洞府徒然震動開來,其山石紛紛滾落。
  隨著田十等人身形不斷逼近,那洞府前的數道劍陣承受不住這股威壓,直接崩潰開來。
  先是劍陣,緊接著便是洞府,偌大的洞府在這股恐怖的大勢之下,僅僅支撐了片刻而已,數息後,山石之上布滿了裂痕,清風拂來,山壁轟然倒塌,其轟鳴聲響徹而起。
  灰塵冒騰而起,猶如潮水般的生機徒然在虛空中彌漫而出。
  洞府倒塌,化作灰燼,其白光在四周彌漫著,在這些白光之中,田十等人感到了濃厚至極的生機:“這個瘋子,他到底用了多少血晶!”
  田十等人驟然止住,透過那灰蒙蒙的白光,他隱隱似看到了在那白光的中心有一道消瘦的身影,一股莫名的威壓在那道身影上彌漫而出。
  “便是此人擊殺了太上長老等人!不管你是誰,居然惹上我血煞閣,那麼便要付出應有的代價!”田十持劍而出,朝前邁出一步,田十等人的距洞府原本便隻有數之丈而已,此刻一步之下,他的身形便躍至那破碎的洞府上空,其漂浮的白光打落在田十身上,田十數日婸偶籅滲h勞之感立即蕩然無存。
  其數股撕扯力在田十等人身上蔓延開來,四周的白光紛紛朝田十等人聚齊而去。
  劍風驟然浮現而出,這冷冽的劍風驅散了不少白光,田十也完全看清楚了其中的那道身影,白衣勝雪的身影,過分年輕的臉龐。
  “殺!”田十再次朝前邁出一步,隨著他這一邁,其身上那冷冽至極的殺意凝聚而出,攪動著四周的生機,其餘幾名靈武境武者緊隨在後。
  瞬息間,田十等人的氣勢便緊緊鎖住白光之中的身影,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要一擊必!
  但就在這一那,原本緊閉著雙眼的葉晨,其劍眉微動,雙目睜開,那猶如死水般不起波瀾的眼眸中徒然浮現出了一抹寒意,這抹寒意比起田十身上的殺意更為冷冽。
  在葉晨睜開雙目的瞬間,田十身形猛然一震,在那漆黑的眼眸中,他感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神色。
  那種神色毫無任何的情感色彩,就是這樣的神色讓田十感到了心悸,最讓田十駭然的是,在那眼眸深處,他仿佛看到了遍地血海,堆砌成山的白骨。
  在這一刻,田十有種恍惚的感覺,眼前的那道身影仿佛是從無盡的血海中走出來的。在這一道平淡目光的注視之下,田十等人赫然止住了身形。
  “滾!”其平淡的聲音在此刻徒然響徹而起,猶如天地之雷般炸響在天際。
  在道聲音盤旋在田十等人的耳旁,其聲音內蘊含的威勢如同大山般直接落在幾人身上,在這股威壓之下,田十等人赫然朝後退出了一步。
  同時,一股刺骨的寒意在四周突然彌漫而出,四周的空間立即被凍結住,麵對這股刺骨的寒意,田十等人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朝後退出數步,躍出十幾丈開外。
  望著那彌漫的寒意,田十眼中流露出莫名的驚恐,若是退晚一步,那麼那寒意臨身,他實在難以想象那可怕的後果。
  望著氣勢洶洶的田十等人僅僅隻是因為一句冷喝聲而退出數十丈,一時間,圍觀的血煞閣弟子皆是一陣嘩然。
  虛空中,劉東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眼中流露出火熱之色,“***,僅僅一喝便斥退那幾個老不死,我老劉先前倒是多此一舉了!”
  “不過那煞星應該也看到我老劉的忠心,嘖嘖,我老劉決定了,以後就跟著這煞星混,絕對吃香!”望著白光中的那道身影,劉東眼中浮現出憧憬的神色。
  而便是此刻,一股恐怖至極的撕扯力在葉晨的身上浮現而出,這股撕扯力蔓延而出,覆蓋了數丈的地域,那些原本飄蕩在虛空中的白光紛紛朝葉晨聚集而去。
  一道漩渦徒然浮現而出,這漩渦的中心便是葉晨,生機瘋狂的湧入他體內,融入靈魂之中。
  “就算此人身前實力恐怖,而如今他已重傷在身!若是我施展出神通,或許還有機會將此人擊殺!”田十驅散內心的心悸,握住劍的力道不由加大數分。
  砰砰!氣勢重現,田十再次朝前邁去,手中的劍徒然脫離開來,一時間,無數的血氣在田十四周彌漫著,這些血氣最終匯聚在血劍之上。
  “神通血鳳!”一道鳳鳴聲徒然響徹而起,同時,田十的身形朝葉晨衝去,右手隔空握住血劍,整個身形徒然彌漫出耀眼的血光。
  這道血光仿佛穿越了空間一般,僅僅瞬息便掠出數十丈,其耀眼的血光突然消散,一隻鳳凰的虛影徒然在血霧中浮現而出,又一聲嘹亮的鳳鳴聲響起。
  虛影凝聚,赫然是一隻通體血紅的鳳凰,巨大的體形呼嘯著對著葉晨直衝而下。
  抬眼,葉晨神色淡然的望著那道直衝而下的血鳳,低語道:“神通嗎?”
  “隻是這神通,差勁了!”冷聲以葉晨為中心飄蕩而出,隨著這句話,四周徒然浮現出了一道道陰冷至極的寒風,同時葉晨右手抬起,劍指朝前點落,淡淡道:“冰絕!”
  那間,整個天地仿佛都陷入了莫名的寒意中,在這一刻,那些咆哮的寒風徒然止住,寒意憑空浮現而出,籠罩住那直衝而下的血鳳。
  鳳鳴聲漸漸散去,那滾動的血霧瞬間被凍結住,冰層蔓延而出,而便是此刻,一柄巨大的冰劍在虛空中浮現而出,淩空劈落,落在化成冰雕的血鳳上。
  哢擦!碎裂聲在眾人耳旁響起,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那寬數十丈的血鳳赫然化作冰塊灑落開來,一道狼狽的身影在其中浮現而出。
  血氣彌漫,田十的身形如斷線的風箏般,朝後退出數步,一襲武袍更是化作灰燼,其醒目的劍痕在他身上彌漫而出。
  !退出數十丈,田十身形止住,此刻他全身全身上下一陣冰寒,在先前葉晨劍指點落的瞬間,那股莫名的寒意凍結住了那血鳳,同樣湧入了他體內,在他驚駭的目光中,體內流淌的真氣皆是被凍結住,在血鳳哢擦聲的時候,田十便燃燒了部分靈魂之力,憑借著部分靈魂之力,田十方才從那巨大的冰劍下逃脫,盡管如此,田十體內的真氣依舊被那寒意凍結住,他甚至能夠察覺到自己的生機漸漸流失著,不僅僅肉體重創,靈魂也是遭受重擊。
  田十麵色慘白無比,噴出一口鮮血,眼中露出無比的驚恐之色:“你到底是誰?”
  

Snap Time:2018-10-18 06:30:06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