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三章血煞閣換主


    第九百四十三章血煞閣換主(第三更)

    第九百四十三章血煞閣換主(第三更)

    ps:三更完畢,這幾天無恥的爆發,成績越來越差!俺就說了,俺不適合爆發,淚奔中!

    “這些人的血可以煉製血晶嗎?”依舊是平淡無比的話語,如同清風般,飄蕩而出!

    劉東神情一怔,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抬起頭,落入他眼中的是那淡然的目光。

    那是怎麼樣的眼神,猶如一灘死水般!望著那種目光,劉東有種恍惚的感覺,這種目光猶如天神淡漠螻蟻那般。

    而血煞閣便是那螻蟻!一時間,劉東立即察覺到四周的異樣,四周那股恐怖的威壓立即蕩然無存,威壓散去,劉東暗自鬆了口氣,抬起頭,望向那六人的眼中再無絲毫的恭敬之色,同時,劉東身上同樣湧出一股恐怖的氣勢,抬腳,劉東朝前邁出一步,直視那六道身影,冷聲道:“可以!”

    既然撕碎臉皮,劉東再也沒有什麼忌憚,在此刻,劉東隻能選擇堅信葉晨的實力。

    “那麼就同樣留下來!”葉晨淡淡道,抬起頭,目光第一次落在了老者六人身上。

    至始至終,葉晨的目光中隻有無盡的淡漠,但便是這無盡的淡漠猶如無數柄實質劍芒般,掃射而出,落在老者六人身上。

    虛空中那股盤旋的威壓立即一滯,老者身形同樣一滯,麵對那道目光,他有一種全身內外都被對方一眼看的透徹的感覺。

    “很強!”盡管這個人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的修為波動氣息,但是老者卻不敢直視眼前這道單薄的身影。

    “閣下倒是好狂的口氣!”老者淡淡道,其枯瘦的右手在血袍之中探出,血氣在他的指尖彌漫著。

    “凝!”寒意彌漫著,其血氣瞬間凍結成一柄血劍!抓住這柄血劍,寒意在老者的五指尖彌漫著,朝前邁出一步,老者右手轟然抬起,一劍朝下方斬落。

    血光乍現!這道血劍化作一道長虹朝下方的葉晨和劉東落去,血光蔓延而出,這血光實質上是寒意所幻化,血光所過之處,空間徒然被凍結住,隨即,劍意將凍結的虛空撕碎開來。

    劍影凝聚,空間浪潮鋪天卷地而來!在這股威壓之下,劉東身形動彈不得,但是他的目光始終落在葉晨身上。

    “冰之規則,不是這麼用的!”葉晨淡淡道,在無數道目光的凝視之下,葉晨劍指轟然抬起,朝前點落。

    忘我劍意在指尖凝聚而出,在血光將要觸及葉晨的時候,葉晨劍指點落在其上,僅僅瞬息,其哢擦聲徒然響徹而起。

    砰砰!老者的心髒跳動速度徒然加快,老者身形一動未動,然而其目光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綠色小說網》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

    “僅僅隻是憑借劍意便摧毀了太上長老一劍,這怎麼可能!”其餘五名靈武境武者心神皆是巨震,這一指太可怕了,“好恐怖的劍意!”

    “冰之規則是這樣用的!”葉晨抬步,直接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便是橫跨出數十丈,身形徒然出現在虛空中。

    劍指抬起,望著近在此尺的身影,葉晨直接一指點出,“洛神指!”

    葉晨能夠將冰之規則演化出冰絕神通,這足以說明了葉晨對冰之規則的掌控程度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寒意彌漫,劍意凝聚,巨大的冰劍直接朝下方的六人劈落,一道道空間波紋順著劍刃蔓延而出。

    神出鬼沒的身法,恐怖至極的劍意!一時間,六人對於眼前這人再無絲毫的小覷之色。

    拔劍!六人紛紛拔劍,六道璀璨的劍光浮現而出,六股凝聚的劍意虛影如同長虹般撕碎了虛空,直射那巨劍。

    “凍結!粉碎!”葉晨淡淡道,其冰劍轟然劈落,冰劍旁彌漫的寒意直接將那六道劍意虛影凍結住,同時冰劍揮落,粉碎了那劍意虛影,落在六柄劍器之上,轟鳴聲驟然響徹而起。

    規則之力,劍意凝聚,肉體之力!僅僅憑借這三者,葉晨便死死的將這六人壓製住。

    這一指更是如同點落在老者的心神似的,老者身形猛然一震,臉色慘白至極,其嘴角流出猩紅至極的鮮血。

    身形朝後退出一步,老者握住劍的手一陣發麻,右手下意識的揮了數下,“好恐怖的勁道,好恐怖的肉體!”

    比起老者,其餘五名血煞閣長老更是不濟,直接朝後退出數十步,臉色煞白無比,一股恐怖的劍意在他們體內流竄著,五人紛紛抬起頭,駭然的望著那踏步而來的葉晨,“這是他的劍意!”這股劍意猶如一柄尖銳的利劍般,撕扯著他們的經脈,直射丹田而去。

    “或許昔日血煞閣是你們做主,今日起,這血煞閣便歸於葉某!”葉晨淡淡道,他的步伐並不快,但是他的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他們的心頭,更有一股威壓從對方的一步步臨近下無形而出,老者身形一震,碰出鮮血,驚恐的望著這道身影,持劍,連忙朝後退去。

    老者這一退,其餘五名血煞閣長老更毫不猶豫的轉身,退去。

    “讓你們走了嗎?”葉晨淡淡道,其寒意在四麵八方鋪天卷地而來,隨著葉晨話語飄蕩而出,這股寒意直接籠罩住老者六人,六人的身形僅僅隻是略微掙紮了而已,其一層冰層蔓延而出,僅僅數息的時間而已,虛空中徒然多出了六具冰雕,生機在老者六人身上消散掉。

    “神通冰絕,盡管未融入月神意誌,但是憑借著神通之威足以將這六人擊殺!”止步,望著這六具冰雕,葉晨

    轉身望著下方那神情呆滯的劉東,淡淡道:“這些人的精血,別浪費了!”

    說完,葉晨也不再多言,直接一步邁出,朝來時的路走去。

    在葉晨眼中,血煞閣的實力雖不錯,但是也僅僅隻是不錯而已,二流低級宗門還未有資格引起他的重視。

    “剛剛踏入靈武三層的閣主,不足為慮!”在先前,葉晨便從劉東口中得知了血煞閣的一切,僅僅數步,葉晨身形便消散在眾人眼中,直接回到洞府之內。

    時間對於葉晨極為寶貴,若不是牽扯到血晶,葉晨也懶得出手。

    “這些人的劍技和功法跟血扯上關係,這一點倒是有點類似聖子的血海神通!”閉上雙眼,葉晨繼續修煉著,感悟規則。

    微弱的陽光撥開雲霧灑落在血煞峰上,那六具冰雕輕緩的落在地麵之上,一時間,陽光灑落在這些冰雕之上,其一道道璀璨的亮光被折射而出。

    全場依舊陷入如死一般的寂靜,眾人依舊沉浸在先前那一幕之中,這微弱的陽光打落在他們眼中,顯得如此刺眼。

    劉東第一個反應開來,目光冷冷的在六名長老身上掃射而過,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不愧是我老劉的主人,斬殺起靈武境武者簡直跟殺狗似的!”

    目光掠過冰雕,劉東朝前一邁,指著青年屍體旁的那嫵媚女子,冷笑道:“騷娘們,給老子過來!”

    那嫵媚女子臉色慘白無比,美眸中之中盡是驚恐之色,聞言,她臉上換上嫵媚的笑意,款款朝劉東走去,直接投懷送抱。

    摟住香腰,劉東右手在女子身上來後摸動著,感受著女子那柔嫩的肌膚,劉東眼中一片火熱,“***,我老劉注定是時來運轉!”

    單手抓住女子的雙峰,劉東神色傲然的望著四周那些神情複雜的血煞閣弟子,冷喝道:“諸位也知道我家主子的性格,若是誰反抗我家主子,那麼下場便如同這些老不死!”

    “所以諸位還是乖乖的將血晶交出來!”指著那六具冰雕,劉東冷笑道:“我主子修為通天,就算血煞閣閣主親至也沒有資格讓我主子出劍,諸位以其跟著這即將滅亡的血煞閣,還不如跟隨我主子!”說到這,劉東還特別指著四周那數百具冰雕,看似好意的提醒了一句:“我主子可是需要很多的血晶,這些人體內的精血倒是不錯,可以煉製出一批不錯的血晶!”

    說完這句話,劉東倒是享受起懷中的女子,四周徒然寂靜下來,那些血煞閣弟子皆是相望數眼,最後赫然有數名血煞閣弟子單膝跪地,喝聲道:“我等願追隨我主!”

    血煞閣,立宗不足三十年,然而這不足三十年內,血煞閣的弟子換了一批又一批,這些弟子僅僅加入血煞閣數年而已,談不上有什麼歸屬感。

    在地獄內,每天都有宗門被滅,宗門崛起,對於宗門的存亡,眾人也看的比較淡。

    隨著這數名核心弟子的帶頭,其餘的數千名血煞閣弟子也紛紛單膝跪下,喝聲道:“我等願追隨我主!”

    不管他們心中是否真正的臣服,至少為了生存下去,他們都要裝出臣服的樣子,而那些固守死理的血煞閣弟子依舊站在原地,頗為氣憤的望著身旁跪下的師兄弟。

    “不臣服者死!”望著那數百人,劉東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其喝聲如雷鳴般飄蕩而出。

    一時間,四周劍關四起,猶如洪流般的劍氣直接淹沒了那些人的身影,出手的赫然是周圍臣服的血煞閣弟子。

    望著四周廝殺的一幕,劉東神色淡然,摟著懷中的佳人,仿佛正在欣賞著一場好戲。

    “***,僅僅一日,我老劉在血煞閣不僅僅坐擁美人,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直到四周殺戮停止之後,劉東才吩咐數十名核心弟子處理這四周的屍體,根本不浪費一點精血。

    而劉東更是帶著數十名弟子直奔血煞閣的禁地,其中儲存著血煞閣三十多年的底蘊,僅僅血晶便有十萬餘顆。

    望著這一幕,劉東眼中雖然流露貪婪之色,但是他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直接將這些血晶收入戒指內,直奔自己的洞府。

    洞府內,葉晨望著滿臉獻媚之色的劉東,淡淡道:“此事你處理的倒是不錯!”

    聞言,劉東立即搖頭,恭敬道:“這都是主人你指導有方,加上主人你神功蓋世,那些弟子皆是對主人佩服不已!”

    葉晨笑而不語,指著洞內那堆積如山的血晶,淡淡道:“一萬顆血晶,這些足夠你突破至靈武境!”

    “***,我就知道跟著這煞星混絕對有前途,一出手便是一萬顆血晶!”劉東盡管極力壓製心中的狂喜,但是身形還是輕微震動著。

    “多謝主人!今後我老劉一定會替主人收集更多的血晶!”劉東並未直接收取血晶,反而宣誓起來,對此,葉晨則是不耐煩的揮揮手,淡淡道:“帶著血晶,出去!”

    劉東一直認為作為一名出色的部下最重要的便是察言觀色,意識到自己的話太多了,收起血晶,對著葉晨一拜,退出洞府。

    盡管少了一萬顆血晶,但是其洞府已經被密密麻麻的血晶所堆滿。

    

Snap Time:2018-01-20 17:07:23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