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四十章為奴


    第九百四十章為奴(第三更)

    第九百四十章為奴(第三更)

    ps:很有節操的說一句:三更完畢!

    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在這洞府之內浮現而出,這股突如其來的氣息讓劉東身形猛然一震:“又是這股氣息!”

    這股恐怖的氣息讓劉東有種將近窒息的感覺,這種感覺隻有他麵對宗主那個老不死的時候才會有,但是也沒有此刻來的這般強悍。

    壓製住這股氣息帶來的不安,劉東眼中流露出一絲狠辣之色。

    恐怖無比的劍氣在將觸及這道身影的瞬間,其劍氣詭異的化作虛無。

    同時,單於手中的血劍止住,一股無形的氣勁阻擋住了劍器的劈落。

    沒由來,一股前從未有的危機在單於的心頭處浮現而出。這種危機隻有麵臨死亡的時候才有。

    淡淡的空間波紋在洞府內浮現而出,一股恐怖至極的寒意徒然彌漫而出,空氣中那些飄蕩的血氣直接被凍成了冰霜,灑落開來。

    這股莫名的寒意是刺骨的,至少,劉東打了個寒顫。

    然而這股刺骨的寒意卻讓單於感到莫名的心悸,轉身,單於沒有任何的遲疑,轉身,朝來時的路退去。

    “你要殺我!”一道平淡的聲音徒然在單於耳旁響徹而起,這道平淡的聲音回蕩而出,單於有種如同置身於冰窖的感覺。

    在劉東那駭然的目光中,那原本被認為是一具屍體的身影居然睜開了雙眼。

    清澈如水的眼眸,在那漆黑的眼眸深處,劉東仿佛看到了無盡的地獄,成山的白骨,漫天的血海。

    心神猛然一震,劉東第一次僅僅隻是因為人的目光而畏懼了。他劉東在孤獨地獄打滾數十年,其手中也不下數千條人命,其神智也是堅毅無比。然而便是這樣平淡的目光可以摧毀一切,包括他先前的擔憂也蕩然無存,剩下的隻有無盡的絕望。

    劉東的身形正在顫抖著,那道目光猶如天神俯視蒼生般,而他則是蒼生之中的螻蟻。

    一道平淡聲音讓單於有種天地轟然崩潰的感覺,沒有任何的遲疑,單於右臂猛然朝後甩去,手中的長劍化作一道流光直射那青年的身影,同時,單於瘋狂的朝前衝去。

    棄劍而逃!這是劉東見到的一幕,然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劉東崩潰了。

    隻見那道血劍化作一道長虹直射那名青年,而便是此刻,那麼青年起身,轉身,右手輕緩抬起,劍指朝前點落。

    那修長而又纖細的劍指點落在劍身之上,這夾帶著恐怖勁道的血劍徒然破碎開來。

    “你先前要殺我,那麼就留下來!”一道平淡的聲音再次在飄蕩而出,劉東隻見眼前這青年徒然的身形漸漸消散掉,最後直接出現在洞口前。

    砰!一道無形的氣勁浮現而出,這股無形的氣勁直接將洞口禁錮住,洞府內的氣息再也不會泄露出去。

    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身影,單於身形猛然止住,臉色煞白無比,僅僅這一手便足以顯示眼前這青年的實力。

    臉色雖然慘白,但是單於眼中卻浮現出了殺機,他單於能夠走到今天,自然經曆了無數生死,心智同樣堅定無比,他知道,今日不是眼前此人死便是他亡。

    沒有任何言語,單於手中徒然浮現出團血氣,五指徒然朝前抓去,其血氣在他的指尖流轉著,隨著他這一抓,其血氣幻化成五道血蛇,直射青年而去。

    “九陰血爪!”望著這一幕,劉東心神猛然一震,這可是單於的成名武技。

    對於眼前這名青年,單於一出手便是全力,他不知道,若自己不全力出手,那麼根本沒有機會對眼前這人造成影響。

    陰冷的氣息在五道血蛇間彌漫著,單於剛剛接觸規則,冰之規則,這一爪便是融入剛剛接觸的規則,寒意在血蛇體內流淌著,血蛇所過之處,其血氣凝結成一道道冰刃,緊隨在後。

    “冰之規則!”青年神色平靜,無視那激射而來的血蛇以及那鋪天卷地而來的冰刃,淡淡道:“可惜不是那樣用!”

    右手並指為劍,青年右手抬起,劍指看似緩慢的點落在虛空中,一道波紋朝四周擴散而出。

    其莫名的寒意在青年的指尖彌漫而出,那些血蛇以及冰刃徒然止住,一層輕薄的冰霜在其表明上浮現而出。

    同樣,單於那後退的身形也徒然止住,其一層冰層在他全身上下彌漫而出,就連睫毛上也沾了不少冰霜,生機飛快的在他體內流失著。

    在這無風的洞府內徒然卷起了一道清風,清風拂過那血蛇以及冰刃,兩者碎裂開來,消散在虛空中。

    在劉東那驚恐的目光中,這道清風同樣拂過了單於,瞬息間,哢擦聲徒然響徹而起。

    此刻的單於猶如一具遭受重擊的冰雕似的,裂痕蔓延而出,碎裂開來,全身血肉化作一塊塊灑落滿地。

    寒氣彌漫,凍結住了血液,血光未濺起,灑落滿地的冰塊猶如那高地起伏的山脈般。

    殺人已成藝術!整個洞府內徒然陷入了如死一般的寂靜,寒氣在冰塊之上浮現而出,但是比起寒意更刺骨的則是那青年的目光,至少劉東是這樣認為的。

    青年神色平靜的望著劉東,未曾言語,當便是這絕對的安靜給劉東帶來莫名的威壓。

    “***,我老劉是走了八輩子的黴運,居然碰上了這樣的煞星!”劉東此刻的表情極為苦澀,靈武境武者不敵人家一指,他知道自己逃不了。

    青年並未說些什麼,而是略顯茫然的望著洞外,目光遙遙的落在虛空中,那的天色是灰蒙蒙的一片,卻不是蔚藍的天際。

    一襲血衣,青年其胸前的血洞已經消失,“身上的傷勢盡管已經痊愈,但是靈魂上的傷勢倒是有些難辦!”

    “這不是那的氣息!”青年低語道,他眉心的那印記彌漫著淡淡的銀光,目光一瞥手指上的戒指,“那股波動仍然還在!”

    站在原地望著眼前的這名青年,劉東頭皮一陣發麻,這人到底要如何處置我。

    “你是何人!”數刻之後,青年突然開口道,這句話顯然是對劉東而言。

    “晚輩血煞閣核心弟子劉東,見過前輩!”驚恐的望著眼前這道身影,劉東聲音略顯顫抖道。

    “血煞閣!”青年眼眸微眯著,眼中流露出一絲茫然的神色,“武神大陸上可有這樣的宗門?”

    “無論一流,二流,三流,還是不入流宗門之中都沒有這樣的宗門!”青年輕微搖頭著,其靈魂蔓延而出,浮現在他腦海中的則是血紅的大地,灰蒙蒙的天際。

    “這絕非武神,看來這是劍墓內的世界,而那銀色漩渦則是入口!”青年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浩瀚的銀色漩渦,“不過倒是擺脫了那兩人的追殺!”

    “隻是,那餓鬼道不知在何處!”這名青年是葉晨,邁入銀色漩渦後,又在黑暗世界中漸漸失去意識的葉晨。

    “還有那兩人也應該邁入銀色漩渦,同樣來到了這!”想起古田那恐怖無比的實力,葉晨便感到後怕,武道之途,越到後麵,僅僅一點差距便猶如天和地那般。

    “僅僅靠四代月神殘餘意誌隻能自保而已,那一劍的威力遠遠超過武道境一層武者,不僅僅重創了我的身體,同樣重創了靈魂!”

    “正是因為靈魂重創,我方才昏迷了這麼久,不過憑借著這數日以來吸取的生機,重創的靈魂倒是恢複了不少!”葉晨心神微凝,感受著盤旋在腦海中的靈魂,比起全盛時期,如今的靈魂看起來倒是暗淡了不少,不過,若是有足夠的生機,葉晨倒是有把握恢複到全盛時期。

    劉東見葉晨沉默不言,一時間倒也不知道說些什麼,隻是神色無奈的站在遠處,不敢動彈。

    理清了思路,葉晨方才注意到劉東的存在,轉身,瞥見劉東眼中的驚恐之色,葉晨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意。葉晨自然知曉這劉東驚恐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自己輕而易舉擊殺了單於,更是因為先前這小子要放血,煉製精血。先前葉晨雖然未蘇醒,但是並未失去對外界的感知,所以先前劉東所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你先前要殺我?”葉晨依舊是這句話,但是這句話落入劉東耳中不亞於晴天霹靂。

    先前這煞星說出這句話之後便輕而易舉的擊殺了靈武境的單於,我劉東又有什麼實力去抵擋那一指。但是,劉東卻未如同單於那般出手,他知道的實力根本不放在人家眼,就算全力出手也無法撼動這煞星。壓製住心中的驚恐,劉東故作鎮定道,“前輩,那是誤會,晚輩以為前輩已經隕落,所以才會有那樣的想法!所以,請前輩......!”

    “兩個選擇,其一,死,其二為奴!”葉晨直接打斷劉東的話,淡淡道。

    這話一出,一股恐怖的寒意徒然彌漫開來,籠罩著整個洞府,劉東知道,先前便是這刺骨的寒意凍結了單於,同樣也結束了單於體內的生機。

    沒有任何的遲疑,劉東直接單膝著地,恭敬道:“晚輩願意尊前輩為主!”

    “***,若是我拒絕,這煞星必定會毫無猶豫的出手,他能夠跟我廢話這麼多,看來是有意收我老劉為奴!”

    “不過***,我老劉看起來就是那天生的奴才胚子嗎?”心中念頭雖多,劉東神色卻極為恭敬,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火熱之色,仿佛此刻葉晨若是下令他自殺,那麼他便毫無猶豫的拔劍自刎。望著葉晨那依舊未變的神色,劉東繼續道:“劉東願意為主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劉東這番話說得那是發自內附,激情高昂,絕然無比,但是葉晨的神色還是如先前那般淡然,目光依舊那般淡漠,便是這淡漠的神情讓劉東感到一陣心悸。

    “不夠!”葉晨淡淡道,右手抬起,朝虛空中徒然一抓。

    在葉晨右手抬起的瞬間,劉東身形猛然一震,一股恐怖的威壓猶如大山般鎮壓下來,他身形動彈不得。同時,一股撕心裂肺的感覺在他的靈魂深處蔓延開來,在他驚恐的目光中,一道無形的掌影在他腦海深處浮現而出,這道掌影直接拍落在他的靈魂之上,那間,劉東臉色瞬間煞白,靈魂狂震,那拍落的掌影化作一道無形的印記,沒入劉東的靈魂深處。

    “此印為奴印!若是你有二心,那麼我便發動此印,唯一的結果便是你那靈魂將直接被撕碎開來,化作灰燼!”葉晨淡淡道,無視劉東那慘白至極的臉色。

    “劍屍之道煉製之法中的印記用來控製此人倒是不錯!”收手,葉晨直接朝洞府內走去,同時,那洞府處原本破碎的劍陣正是運轉開來,一道寒意在洞口處彌漫著。

    望著那走向石椅的煞星,劉東眼中一陣絕望,“完了,我老劉是帶回了個主子,而不是機緣!”

    

Snap Time:2018-04-20 14:26:15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