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一十九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第九百一十九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第九百一十九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迎風而立,其衣裙獵獵作響

    盡管那道身影漸去漸遠,葉慕婉美眸之中依舊浮現出自豪之色。

    葉晨始終是她心中的驕傲,葉家的傳奇!隻是葉慕婉未注意到,此刻龍葉的眼中閃過一莫名的擔憂。

    龍葉若有深意的望著四周那些直插雲霄的閣樓,其劍指抬起,輕微朝前點落,一道淺淺的空間波紋擴散而出。

    波紋打在四周的虛空上,其空間徒然被禁錮住。見此,葉慕婉抬起頭,疑惑的望著龍葉。

    輕微一歎,龍葉頗為無奈的望著天際,低語道:“慕婉,此次宗比之後,你離開月神殿!”

    聞言,葉慕婉身形輕微一震,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不過,葉慕婉未出聲,她知道龍葉還有話未說完。

    “如今的月神殿已經不是遠古的月神殿,而他卻是劍神門宗主,慕婉,你可明白?”轉身,龍葉神色平靜的望著葉慕婉。

    抬起頭,葉慕婉輕微一歎,在來到月神殿之後,她也感受到了月神殿和劍神門那種緊張的氣氛。

    “慕婉,你可明白了?”龍葉低語著,眼中的擔憂越發的濃厚。

    葉慕婉依舊一歎,並未說些什麼。倒是龍葉繼續道:“慕婉,你從來都是一個不合格的武者,因為你還未看透這個世界的本質!”

    “這個世界很現實,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月神殿終究會站在劍神門的對麵,那時候,你又如何抉擇呢?”

    “因為我在月神殿待了幾十年,我知道哪些人,到了最後,他們甚至會利用你對付五代!很現實的一個人!”

    “所以慕婉,你的歸宿不是月神殿,而是劍神門!回去吧!”龍葉低語著,眼中多出了一絲落寞。

    “很久以前,他也說過這樣的話!”葉慕婉臉色有些慘白,以她的聰慧自然能夠猜測出葉晨當初說出那句話的意圖。

    “因為,他也看透了這個世界的本質!”龍葉轉身,輕輕拍打著葉慕婉的肩膀,“慕婉,其實你一直都懂得,隻是不願意去相信而已!”

    劍指抬起,龍葉破去了四周的禁錮,身形朝前一邁,龍葉身形漸漸消散在那翻滾的雲霧中。小-說-網

    請牢記

    “我一直都懂,我也會學會接受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望著下方那緩緩飄蕩的雲層,葉慕婉低語著:“我同樣不願意讓親人的眼淚滴落在我的身上,我也漸漸懂得了他!”

    風卷起雲霧,葉慕婉的身形在雲霧中顯得朦朦朧朧。

    封宗島外,太子依舊站在風雪中,嘴角處帶著一絲邪魅的笑意,目光依舊落在遙遠的天際處,“他的遊戲結束了!”

    “一場不漂亮的遊戲,最終成為遊戲的犧牲者!可悲,可笑!”太子轉身,身形漸漸消散在風雪中,隻是他的自語聲依舊飄蕩在風雪中:“天地為棋,蒼生為子!”

    自語聲漸漸消散掉,驕子轉身,望著那道消散的身影,淡淡道:“天作棋盤蒼生作子,誰人能下?

    “你的棋局和他的遊戲又有何區別?”驕子搖頭,雙目再次緊緊閉著,朝前邁出一步,身形融入那無盡的虛空中。

    封宗島上依舊沉浸在先前那震撼的一幕之中,或許過了今日,三大傳奇再也不複。

    而這一切都與葉晨無關,葉晨雙眸緊閉,靜靜的走在風雪中,每踏出一步,他腳下便浮現出縷縷清風,清風吹起了雪,雪飛舞著。

    待到那種被監視的感覺消失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四周並不是無邊無際的冰層,而是起伏的海島,白雪覆蓋住的海島。

    海島上的那數座孤峰猶如一柄柄直插天際的利劍般,頂峰在雲霧之中時隱時現。葉晨一步邁出,落在那頂峰之上。

    慕辰和蕭胖子緊隨在後,其身形同樣落在那孤峰上。而清絕等人則是落在其他峰上,各自修煉著。

    千川雪望了站在那道孤峰上的身影一眼,持劍,走在那風雪中,靜靜的在風雪中起舞著,其璀璨的劍光沒入風雪中。

    三人便這般站在孤峰之上,山風呼呼欲來,卷起了滿地殘雪,雪打落在這三道身影上。

    人這一生之中會遇見不同的人,身邊來來往往,身邊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隻是那些人漸漸走失旅途中,最後默默無言,成為過客。

    但是總有那麼一群人,始終站在你的背後,盡管有時候你忽視了他們,但是當全世界都將你拋棄的時候,站在你背後支持你的總是他們!

    “還好,我身後始終站著這樣的一群人!”望著那不知飄向何處的雪花,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笑意。

    強者總是用無數個寂寞的夜晚堆砌而成,他們被寂寞埋葬了,但是在這條路上始終有人相陪,這便是一種無言的感動。

    慕辰和蕭胖子知道葉晨在意千川雪,因此,他們持劍而出,追趕數萬!對於蕭胖子和慕辰的情,葉晨從未說謝過,因為他們是劍客,劍客是用手中的劍來訴說情感。

    葉晨轉身,望著那眼前這兩道身影,淡淡一笑,並未說些什麼,而是從麒麟戒中取出數壇酒,扔給兩人。

    笑而不語,慕辰和蕭胖子接過酒壇,直接仰天長飲,其流水聲在這峰頂上響徹而起。

    酒席彌漫開來,三人也不知喝了多少壇的酒,酒水灑落開來,便這般,三人坐在陡峭的山石之上,其上則是無盡的星空,其下則是翻滾的雲霧。

    明月掛在天際處,清冷的月光流淌而下,在這安寧的夜晚中,三人隻是飲酒,說笑,訴說以往,暢談未來。

    沒有殺戮,沒有刀光血影,有的隻是安寧,如同這安寧的夜晚!飲酒,賞月,與好友暢談人生,這樣的生活,葉晨很久未經曆過了。

    這種感覺很溫馨,你可以隨意的說些瘋言瘋語,酒不醉人,人自醉!

    “掌控四代月神意誌固然不錯,但是這月神意誌終究不是自身的武道意誌!”說到最後,蕭胖子幾人聊起了各自的修為。

    “不過這倒是可以作為一個殺招,若是將自身全部神通演化成功,若是可以的話,我便將這殘餘的月神意誌融入自我武道意誌之內!”葉晨從麒麟戒內取出一大壇酒,拍開封泥後直接喝了一大口,任憑酒水從嘴角流下,“如今我能夠動用的也唯獨四代那殘餘的月神意誌而已!”

    “也唯獨方才能夠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慕辰低語道。

    “將月神意誌融入自我意誌之內,若是不成功必定受到其月神意誌的反噬!”由於殘魂那傳承記憶的存在,蕭胖子自然知曉這其中的危險。

    “武道之途原本便是逆水行舟,若是一帆風順,那麼站在巔峰的強者也不會僅僅那數人!”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輕笑道。

    “倒是你,能夠將唯情意境修煉到如此地步,僅僅憑借唯情意境便撼動武道意誌!”說此,葉晨望了慕辰那如雪的白發,眼中浮現出一絲無奈。

    聞言,慕辰抬起頭,望著那被雲霧遮擋住的明月,低語道:“不懂,我隻是舞劍給她看,至少這樣她不會寂寞!”

    輕微一歎,葉晨輕輕拍打著慕辰的肩膀,因為,葉晨知道慕辰對於慕葉的情,所以他從來不會去說些過去便是過去了,人不應該活在記憶中的話語。

    人正是因為有了堅持,所以才有了信念,才會堅強!而慕葉始終是慕辰的信念,這一點,葉晨很久以前便懂了。

    “倒是小夢兒她們挺想念你的!”慕辰那空洞的眼神中第一次有了笑意。

    提起小夢兒,葉晨耳中仿佛再次飄蕩起了那悠揚的琴聲,“那兩個孩子和蘭姑她們還好嗎?”

    “小夢兒最近倒是調皮了許多,上次我去葉家找慕辰喝酒的時候,她還笑我長的越來越猥瑣了!”蕭胖子眼神頗為無奈的望著葉晨,語氣幽怨道。

    說此,蕭胖子卻輕笑而出,雙眼微眯,這表情要多憨厚就有多憨厚,“幸虧蘭姑說我最近看起來是越來越老實了!”

    聞言,慕辰直接無視蕭胖子的表情,目光直接落在天際處,欣賞著那漫天星辰。

    倒是葉晨重重的歎了口氣,葉晨輕輕拍打著胖子的肩膀,滿臉凝重道:“胖子!你該減肥了,不然真的會越來越猥瑣!”

    噗!蕭胖子滿口的酒水都噴出來,目光幽怨的在葉晨和慕辰兩人臉上掃動著,“連你也這麼說!”

    抬起頭,蕭胖子以四十五度角仰望那星空,一副寂寞如雪的樣子:“至少我曾經瘦過,那時候我也算的上風度翩翩的公子哥!”

    聞言,葉晨同樣無視蕭胖子的話語,自顧飲酒著,心中一片安寧,很久以前,他便向往著這樣的生活,時而修煉,時而和好友暢談人生,扯扯淡。

    隻是,葉晨知道,這樣的生活隻能是武道之途中的點綴,當走上武道這條路的時候,葉晨便發誓,他不會讓親人的眼淚滴在自己的屍體上,同樣也不會看著這些人受到傷害。

    正是因為如此,葉晨才會那般,無分日夜,時時刻刻都在修煉,就算在飲酒,他暗地還是運轉著輪回訣

    

Snap Time:2018-04-24 20:39:57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