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一十一章六道宿體


    第九百一十一章

    六道宿體

    第九百一十一章

    六道宿體 

    璀璨的劍光帶著無盡的殺戮,這是永的一劍。

    一劍攪動著天地血海,一劍撕碎了那咆哮的血龍,其一道不似人類的慘叫聲在血龍深處響徹而起。

    數十丈長的血龍被這一劍劈成了兩半,一道血色身影如斷線的風箏般似的,朝遠處的聖子落去。

    僅僅一劍便撕碎了蒼穹,抹滅了血龍!就算神通也是抹滅掉,殺戮抹滅一切!

    血海翻滾,葉晨持劍從那無盡的血海中走了出來,那一襲白衣和四周的血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手中的酒杯落下,第一次,聖子眼中出現了忌憚之色。

    葉晨神色平靜,抬頭看著天空,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其身體內擴散而出,屠盡蒼生,毀天滅地,代表了殺戮的的本源!

    葉晨的目光在方圓的天地中掃射而過,最後落在了聖子身上。

    聖子臉色猛然大變,身子驀然一顫,心神震動,那到底是怎麼樣的目光?

    聖子左手原本抓著絲裙,然而在這一刻,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鬆開,那飄蕩的衣裙再次落下,掩蓋住那修長的玉腿。

    朝前邁出一步,葉晨直視那五道依舊在咆哮的血龍。

    那目光中皆是無情與冷漠,更有一種仿佛天地萬物都在其腳下,萬物需要向前膜拜之意!

    執掌殺戮,葉晨雙目露出毀滅之意,其所在的四周方圓萬丈內,立刻出現了一股驚天的威壓。

    左手抬起,其雷霆和火焰依舊在指尖流轉著,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指尖轟然點落而出,落在了其中一條咆哮的血龍上。

    撕碎!又一道慘叫聲響起,葉晨如同走在天地間的死神般,每踏出一步,手中的劍便揮舞而出。

    砰砰砰砰!四步,當葉晨第四步落下時,其第四劍也揮舞而出,虛空中,那盤旋的巨大身影轟然破碎開來。

    “我是月神,執掌世間殺戮!”葉晨輕語著,他的目光落在那數道血色身影上,在被這目光掃過的一瞬,那血色身影立刻發出了淒厲的慘叫。

    盡管他們沒有靈魂,但是他們的肉體本能上感到了畏懼。

    “殺!”葉晨朝前再次邁出一步,左手抬起,劍指點落,雷霆和火焰徒然繞轉開來。

    一指落下,撕碎了那血海,驅散了那漫無天際的血霧。

    五道淒厲的慘叫聲響徹不斷,五道血色身影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朝後落去,落在聖子身旁。

    “怎麼可能!”感受五具宿體內虛弱的狀態,聖子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雷霆依舊在六道血色身影上彌漫著,瘋狂的破壞著六具肉體。望著那醒目的傷痕,聖子劍眉輕微一皺,這六具肉體是他以往的宿體,就算不上頂尖,但是肉體的強度已經恐怖無比。

    “殺戮規則!”在六具肉體之上,聖子感受到無盡的殺氣。

    砰砰!葉晨徒然朝前邁出一步,身後的血海翻騰著,血氣聚集在一起,幻化出一隻血龍。

    這隻血龍一出現便被葉晨踏在腳下,而此刻,葉晨的那毫無感情色彩的目光剛剛好落在聖子身上。

    砰!聖子坐下的石椅徒然破碎開來,聖子身子顫抖,被驚恐彌漫。

    這次可不僅僅是肉體本能的畏懼,還有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壓製住這股莫名的恐懼,聖子起身,黑霧湧動。

    “能夠以三種規則之力破去我六具宿體,五代,你還真是出乎我預料!”聖子那恐怖的氣勢沒有絲毫顧忌地朝著四周蔓延而去,湧動的黑霧融入六具肉體內。

    這詭異的黑霧驅散了雷霆,六具原本傷痕累累的肉體恢複如初,再次站起來,隻是眼中一片死寂。

    “不得不承認,我還是小覷你了!”聖子低語著,他劍指抬起,接連朝出點落六下,點落在六具肉體的眉心處。

    “這原本是對那二人的殺招,可是,五代你如今也有資格嚐試!”在聖子點落之後,六股恐怖的氣勢在六道血色身影上彌漫而出。

    在六具肉體的眉心處浮現而出了六道怪異的印記,在這印記上蘊含了極為恐怖的威壓。

    在其中,葉晨同樣感受到了六股恐怖至極的意誌,“絕不能讓他繼續下去!”

    “斬!”劍氣在四周瘋狂地湧動起來,葉晨手中的麒麟劍插入血海之中,劍起,牽扯著無盡的血氣,在上空那一道凝聚而出的血劍立即斬破虛空,撕碎蒼穹,立即朝下方的聖子落去。

    “五代,你倒是一點不懼我將這女子當做擋箭牌!”聖子冷笑著,左手探出,抓住千川雪的身影,同時,一柄樣式古樸的劍器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他手中,黑霧湧動,其一股恐怖至極的劍意同樣凝聚而出,長劍挑起,其黑霧融入其中,形成一道數十丈之長的劍影,撕碎虛空,漆黑至極的劍影與血劍在虛空中徒然相遇。

    一道淒厲的劍吟聲響起,那劍影轟然破碎開來,而那柄血劍依舊牽扯著無盡的血氣,瘋狂的劈落。

    “比起劍意,我的確不如你!”聖子低語著,而此刻無盡的血氣在他四周浮現而出,“可是,神通!”

    血氣湧動著,聖子壓製住肉體那本能上的畏懼,長劍攪動,那間,這方圓數十丈內的地域立即化作了滔天血海,血海翻滾,哀嚎聲不斷的響徹而起,陰風陣陣。

    “你能夠掌握多種規則,我也能掌握多種神通!血屬規則,血海神通!”說到最後,聖子的聲音猶如天地之音般響徹在天地間,掀起了滔天血海,血海凝聚成一道天網,將那道血劍籠罩住,同時,隨著聖子長劍的扯動,無盡的劍氣融入那天網之中,恐怖的勁道爆發開來,血網拉扯,其血劍頓時被其中蘊含的恐怖勁道所碾碎掉。

    瞬息間,聖子右手並指為劍,接連朝前點出六道,快如電光般,劍指分別落在

    六具肉體的眉心處。

    劍指落下時,六道咆哮聲在這無邊的血海中徒然響徹而起。

    六道咆哮聲呼嘯而出,磅的聲浪穿過了血海,擊落在四周的虛空,撕碎了那漆黑的虛空。

    六股猶如猛獸般的氣息徒然在聖子旁那六具肉體上彌漫而出,仿佛,六隻沉睡數千年的洪荒猛獸正在蘇醒。

    “解封!”抬起頭,聖子嘴角湧出一絲笑意,以劍魂訣的印記將這些肉體封印住,每一道宿體,聖子當初都是將之修煉至武道方才進行劍魂訣下一轉。

    而這印記封印的是宿體內的武道意誌,一旦解封,武道意誌便不再受壓製。

    盡管是沒有靈魂的肉體,但是改變不了,肉體擁有武道意誌的事實。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六名武道境武者!在解封的那,其六道恐怖意誌同時彌漫而出。

    在此刻,聖子輕笑而出:“這才是遊戲的高潮!”話語未落,六道血色身影融入滔天血海之中。

    “武道意誌,六股截然不同的意誌,那印記封印的是武道意誌!”葉晨劍眉輕微一皺,其身下的血龍瘋狂的咆哮著,帶著葉晨朝下方衝去。

    “血海神通可是不僅僅如此,需要借助六道宿體方才運轉的神通,血海龍轉!”聖子身上彌漫的武道意誌徒然融入血海之中,血海翻騰著,數百內的虛空之上,竟然憑空響起了巨大的龍吟聲,滔天的血焰激射而出,瞬間將這數十丈內的虛空撕碎開來,血海翻滾著,最後,兩道巨大的虛影至血海中浮現而出。

    百丈巨龍,其恐怖的武道意誌在其上彌漫著,一共六道武道意誌。

    六股武道意誌壓製著葉晨,同樣壓製著麒麟戒中的火麒麟,如今虛弱的火麒麟死死被這六道武道意誌鎮壓住。

    兩道百丈血龍一出現,仰天咆哮著,音浪衝刷著方圓百丈內的地域,葉晨腳下的那血龍徒然破碎開來,這是武道意誌的衝刷。

    身形一震,葉晨四周雷霆齊鳴,火焰翻騰,寒氣彌漫,罡風陣陣,殺戮呈現,憑借五種規則之力,葉晨方才勉強不受這武道意誌的衝刷。

    “攔住他!”聖子淩空而立,淡淡道,劍指點落,兩條百丈巨龍咆哮著,朝葉晨衝去,大量的血氣彌漫散開。

    巨尾猶如大山般攪動著血海,兩條百丈血龍怒吼一聲,粗大的龍尾直接將葉晨的去路擋住,虛空破碎開來,就連空間亂流也淹沒不了百丈巨龍。

    在六股武道意誌的壓迫之下,葉晨麵色一白,“去路被阻,那麼便打開這條路!”

    麒麟劍握在手上,其劍意瘋狂的凝聚著,劍意同樣牽扯著四周的血氣,虛空中,劍意融入血氣之中,一柄柄血劍再次凝聚而出。

    “千劍齊下!”長嘯聲響徹而起,麒麟劍攪動著虛空中的大勢,那凝聚而出的血劍那間朝那兩條百丈巨龍砸落而去。

    七千七百七十七道血劍!這是葉晨如今的極限,每一道劍中皆是蘊含著一道劍式,一道劍意。

    劍雨灑落,兩天百丈血龍咆哮著,巨尾攪動著,粉碎著那血劍,此刻,葉晨能夠感受到每條百丈血龍內皆是蘊含了三道血色肉體。

    巨龍咆哮著,朝葉晨衝去。握住麒麟劍,葉晨不退反進,麒麟劍脫手而出:“百步飛劍!”

    葉晨身形激射而出,在掠出數十丈的時候,握住麒麟劍,轟然劈落在那百丈巨龍上。

    砰砰!憑借著這一劍,葉晨居然將其中的一條百丈巨龍劈飛,不過,其一條巨龍的龍尾也掃蕩在葉晨身上,葉晨身形同樣朝後方落去。

    胸前血氣翻滾著,若不是肉體強悍,這一掃便足以粉碎葉晨的肉體,見到葉晨那後落的身影,聖子輕笑而出:“五代,你便好好享受這場遊戲!”

    “五代,還記得當初我說過的那句話,我要讓你當麵看到你的女人在我跨下承歡!”聖子左手抓住千川雪的身影,狂笑著。

    聖子的聲音壓蓋過了那漫天的轟鳴聲,傳入了葉晨的耳中,葉晨那清脆的眼眸也漸漸血紅起來,不顧嘴角溢出的鮮血,葉晨的身形再次爆射到了兩條的麵前。

    可是,數刻之後,一人一龍再次向著相反的方向倒射出去,每當葉晨劈飛其中一隻巨龍的時候,另一隻巨龍的龍尾都會掃蕩在葉身上。

    失敗了再次前進,從未後退,望著這不斷前進,不斷後退的身影,聖子嘴角的笑意越濃了,“五代,你便安心的享受著這場遊戲,在絕望中看到自己的女人在對頭胯下承歡!”

    “五代,是不是很恨,恨自己無能!”聖子的笑聲越來越大,同時,他的左手開始挽住千川雪的腰,望著那張絕世的容顏,聖子眼中也忍不住流露出少許火熱。

    就算這六道肉體沒有了靈魂,其武道意誌也不如尋常武道境武者那般恐怖,但是六道武道意誌匯聚在一起便如大山一般。

    融入武道意誌,融入三式神通,加上下方那無盡的血海,每當百丈巨龍體形暗淡的時候,血氣便湧入,巨龍再次咆哮而起。

    砰!葉晨被震退,但是,他再次朝前衝去,他的目光停格在那一襲飛舞的衣裙上。

    一襲白衣已經被染成了血衣,就算葉晨的肉體再強悍,也承受不住數百次衝擊,傷痕開始越來越多。

    遠處的清絕見此,各個咆哮起來,神通顯化,劍影飛舞,然而眼前的血海卻始終將他們的身形阻擋在外。

    武道意誌猶如大山般鎮壓住他的身形,阻擋住他們的步伐。

    “她誰也動不得!”葉晨那清脆的眼眸漸漸血紅起來,“唯獨動用月神意誌!”

    可是,葉晨心神剛剛凝聚而起,六股恐怖的武道意誌再次臨身,撼動著葉晨的心神。

    “殺!”的確,正如聖子所說,葉晨恨自己的無能,他隻能咆哮著,他的意識漸漸模糊,要沉淪在無盡的殺戮之中。

    見此,火麒麟也咆哮著,若是葉晨意識沉淪於殺戮,那麼就危險了,忘自我,唯獨殺戮!

    “他年我若我武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你敢動她,我便踏破劍神殿!”兩道聲音打破了聖子的狂笑聲。

    

Snap Time:2018-01-22 04:45:43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