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零九章邊


    .第九百零九章 暴走?

    萬雷齊鳴,雷霆如潮水般瞬息間便淹沒掉血影的身影。

    在先前,萬道雷霆的威壓便如一座大山般壓在血影身上,雷霆之力死死的將他克製住。

    砰砰!狂暴的雷霆摧毀著四周的虛空,其恐怖的力量席卷而來。

    血影嘴角處的笑意嘎然止住,神情驚恐的望著四周的雷霆。

    “血霧!”其血霧在血影的身旁浮現而出,血影的身形隱隱約約間有些朦朧起來。

    然而便是這一刻,葉晨的聲音再次響起:“死!”

    一道雷霆形成的巨掌至虛空中拍落下來,其巨大的掌影直接將這團血霧抓住,雷霆彌漫。

    雷霆中的狂暴之力摧毀著這湧動的血霧,其雷霆直接穿過血霧,砸落在血影身上,撕心裂肺的痛感席卷而來。

    “這是雷之規則?”血影眼中盡是驚恐之色,其神通運轉開來。

    最終那血霧漸漸消散,血遁神通!上次,血影正是憑借著這神通在兩名武道境武者的壓迫之下逃脫的。

    一絲血霧在雷霆之中遊動中,無聲無息,最終融入雷霆之中。

    “無聲無息的消失,怪不得此人上次能夠無聲無息的潛入劍神門!”葉晨神色淡漠,其雙眸赫然緊閉起來,“但此處是雷霆的世界,而我是這的主宰!”

    “雷霆世界,是我的主宰!”葉晨的聲音掀起了滔天雷霆,萬雷再次齊鳴著,雷鳴聲化作一道道實質音劍,懸浮在半空中。

    劍指抬起,葉晨劍指轟然點落,萬道音劍夾帶著雷霆之勢,落入下方的雷霆之中。

    轟轟!天地齊鳴,血影的身影再次浮現而出,隻是,他身旁的血霧已經消散掉,流露出原本的相貌。

    一道年邁的身影,其臉上布滿了無數道劍痕,看起來極為的猙獰。

    在那雙瞳中盡是驚恐之色,血影難以置信的望著那道踏著雷龍而來的身影,他居然斬斷了我的神通?

    聖子抬起頭,同樣凝重的望著那漫天的雷霆,低語道:“居然能夠將雷霆規則掌握到如此地步!”

    “僅僅數息而已,那些宗裁便會趕至此處!”葉晨再次一手抬起,無盡的雷霆凝聚成一柄通天巨劍,握住雷霆之劍,下方的雷龍咆哮開來。

    葉晨的身形徒然消失不見,瞬息間,葉晨的身形便浮現在血影上空。

    “生死永!”黑白之氣在葉晨那漆黑的眼瞳深處流轉開來,在這一那,血影身形猛然一滯,他仿佛感到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連那咆哮的雷龍也靜止了。

    泯滅於雷霆之中!雷霆之劍劈落,刺眼的雷光淹沒了血影的身影。

    那間,萬雷再次齊鳴,伴隨著則是一道慘叫聲,劍落,以雷霆之狂暴抹殺一切!

    吼!雷龍牽扯著天地之雷,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沒入葉晨眉心的月神印記中。

    葉晨踏出雷霆,其身後的雷霆將方圓數十地域化為雷池,而那些從後方趕來的宗裁則是被萬道雷霆困住。

    “聖子!”葉晨的聲音再次咆哮而出,每踏出一步,其身形便掠出數十丈,直射那聖子所在的閣樓。

    飲入杯中的最後一口酒,聖子起身,嘴角帶著少許玩味之色,“火之規則,雷之規則,能夠將兩種規則掌握到如此地步,五代,我可是越發渴望你的肉體了!”

    “這是一場遊戲而已,我規定的遊戲!”聖子不緊不慢的朝前邁出一步,掠出數十丈,躍落在葉晨的前方,輕笑道:“這份禮物,是不是很有趣?”

    “但是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當你看到那女子在我跨下承歡的時候,是不是更有趣?”黑霧湧動,聖子的身形越發的虛浮。

    “我倒是很期待你那時的表情,要知道,在數十日前,我便開始期待了!”聖子的聲音如天地之音般響徹在四周:“五代的女人在我胯下掙紮著,!”

    “她在哪?”葉晨的眼神更冷了,冷冷的望著眼前這道虛浮的身影,他的殺意融入四方天地之中。

    “她是指千川雪嗎?”聖子明知故問道,聖子發覺自己越來越喜歡看到葉晨這樣的神情,心中明明著急無比,表明卻故作淡然。

    “記得很久以前,你對她說過,你若嫁人,那麼我便踏破帝都!那麼今日,她若是成為我的女人,那麼又要如何呢?踏破封宗島?”聖子右手朝虛空中抓去,其數丈開外的酒壺被抓在手中,輕飲了一口酒,輕笑道:“你若不交出她,我便踏破封宗島,抹滅劍神殿。隻是如今的你還能說出那樣的話,五代?”

    “你想說這樣的話,隻是你沒那實力,因為這不是皇楓國!”聖子手中的酒壺徒然破碎開來,其酒水灑落在半空中,每一滴酒都凝聚成一柄晶瑩透亮的劍影。

    咻咻!聖子劍指點落,數十柄晶瑩透亮的劍影激射而出,化作一道流光,籠罩住葉晨的身形。

    劍眉微皺,葉晨劍指同樣抬起,一指點落,其陣陣罡風浮現而出,卷動著四周的天地靈氣,同樣卷動著那些劍影。

    隻是那些劍影便這般無聲無息的泯滅掉,仿佛不存在似的。

    罡風貫徹天地,以雷霆之勢朝聖子聚攏著,同時,葉晨握住麒麟劍,一步踏出,最快的一劍,雨劍技!

    其殺意完全融入這一劍之中,天地間也隻剩下這一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劍光破開罡風,葉晨身形掠過罡風,手中的麒麟劍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沒入聖子的眉心中。

    可是,這一劍並未帶起任何的血花,猶如刺落在空氣中似的。

    “並非本體!”葉晨劍眉微皺,冷冷的望著眼前這漸漸模糊起來的身影。

    “虛虛實實,誰又能看的透呢?”聖子輕笑著,“在我們開始這場遊戲前,五代你先承受那封宗島的製裁!”

    “在封宗島在人,那可是觸及了封宗島的規矩!”聖子的聲音最後消散掉,其身形也化作一道氣霧消散在天地之間。

    “虛實規則!虛虛實實,很可怕的規則!”葉晨低語著,若有深意的望著眼前的這片虛空,剛剛踏入封宗島,葉晨的氣息便緊緊鎖住聖子。

    “唯一的結果便是,從剛剛開始,他的本體便不是在這。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嗎?”葉晨低語著,他的目光落在麒麟劍,麒麟劍上依舊殘留著一絲聖子的氣息。

    而數百丈遠的地域內,那的雷霆漸漸消散掉。老者,以及眾多宗裁紛紛浮現而出,持劍,夾帶著驚天氣勢,朝葉晨衝來。

    僅僅瞬息而已,其他數十股恐怖的氣勢再次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無形的天牢朝葉晨落去。

    抬起頭,葉晨望著那些氣勢洶洶的宗裁,依舊是那一句:“滾!”

    融入四方天地中的殺意瞬間爆發開來,夾帶著葉晨的氣勢,直接破去這氣勢所形成的天地之牢。

    砰砰!老者身形止住,在他的感知中,眼前的這一人猶如一隻將要咆哮的魔獸般,隻是,他一直在壓製著他內心的憤怒,他漆黑眼眸中的絕對冷靜讓老者有種莫名的心悸。

    “劍神宗主,你闖入封宗島,公然在封宗島殺人,此舉已經觸及到了封宗島規則,我以封宗島宗裁的名義執行封宗島的規則,誰也不能插手此事!”老者的聲音響徹而起,其武道境的威壓彌漫開來,方圓數十內的地域顯然被他再次禁錮住。踏出一步,老者的武道意誌湧出,猶如一座大山般壓在葉晨身上。

    聞言,葉晨冷冷的望著踏步而來的老者,淡淡道:“封宗島的規則?”

    雷霆在葉晨左手處彌漫著,葉晨那原本一直緊握的左手徒然張開,一道微弱的氣息在他的左手心處彌漫而出。

    一道微弱至極的靈魂體在葉晨手上浮現而出,赫然是先前的血影,他的肉身毀滅,隻剩下這虛弱的靈魂。

    “莫非閣下老眼昏花,他死了沒!”葉晨咆哮著,這道如天地之音般讓大地震動,使得地麵出現了無數裂縫的同時,虛空中,其萬道雷霆更是浮現而出。

    “封宗島的規則,口口聲聲中執行封宗島的規則,敢問閣下,我身為一流宗門之主,進入封宗島為何受到宗裁的阻攔,甚至,壓迫!”

    “敢問閣下,我還犯封宗島的規則,閣下為何氣勢洶洶的前來問罪?”

    “規則定下來便要公正的執行,而不是這般!”每說出一句,葉晨便踏出一步,每一步仿佛都踏在老者的心頭般,這幾步之下,彌漫在虛空中的武道意誌都震動開來。

    緊緊握住手中的殘魂,葉晨的身形離那老者越來越近,再次喝道:“滾!”

    在這一喝之下,身為武道境武者的老者赫然朝後退出一步,正如,葉晨所說,他依舊未犯任何的規則,而作為宗裁的他倒是亂執行封宗島的規則。

    想起這後果,老者臉上罕見的流露出慘白之色。

    砰砰!氣勢蕩然無存,葉晨持劍,目光冷冷的在三大殿堂弟子身上掃射而過,身形一邁,掠出數十丈。

    沒有人敢再阻攔葉晨的身形,那些作為宗裁的三大殿堂弟子隻能無奈的望著那道離去的身影。

    而圍觀的眾人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

    

Snap Time:2018-04-20 14:44:29  ExecTime: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