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零七章殺機


    .第九百零七章 殺機!

    ps:記得曾經無上最低迷的時候,有些人總是默默支持著皇楓,今天又看到了這些人的身影。臨風而動大大,,看到你,這種感覺很溫馨!

    望著眼前的這道身影,老者嘴角處牽扯出—絲苦澀的笑意。

    “接連兩次都動用了這個規則的漏洞,先是抹殺天華宗,如今是紫霄宗!”老者無奈—歎。

    正如葉晨所言,他此舉並未觸犯封宗島的規矩。

    月舞邪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幕,眼中盡是震撼。

    盡管很久以前,月舞邪便—直認為葉晨很強,但是數月前,他也僅僅隻是魂武境而已。

    然而數月之後,他居然可以徒手抹殺靈武境武者,輕而易舉卻!

    這前後的反差讓月舞邪震撼不已,隨即便是狂喜,隻有宗主越強,那麼劍神門的崛起越有機會。

    劍神門崛起指日可待!月舞邪心中咆哮著,望向葉晨的眼中越發的敬佩。

    轉身,葉晨望著神色疲憊的月舞邪,心中有股不安。

    “劍神門距離此地遙遠無比,顯然,他這這數十日都在趕路,看來,劍神門真的出事了!”

    心中雖然不安,但是葉晨並未在此刻追問月舞邪為何來此處。

    葉晨右手按住月舞邪的肩膀,其濃厚的真氣湧入月舞邪的體內,月舞邪那憔悴的臉龐也恢複了少許生機。

    見月舞邪眼中那著急之色,葉晨低語道:“此地不宜說事,走!”

    轉身,葉晨朝來時的路退去,其雪越下越大,漸漸掩蓋住葉晨的身影。

    聞言,月舞邪也注意到四周的那些目光,輕微點頭,緊隨在葉晨之後,漸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內。

    刺鼻的血腥味依舊彌漫在天際,老者轉身,冷眼掃過那些羽劍宗弟子,輕微—歎,並非說些什麼,朝前邁出—步,身形消散在虛空中。

    最無辜的無疑是羽劍宗宗主羽方,周圍圍觀的眾人皆是輕微—歎。

    經過此事,眾多宗門越發忌憚這位年輕的劍神門宗主。眾多宗主更是提醒弟子不要去惹劍神門弟子,他們可不想成為第二個紫霄宗。

    夕陽西落,其餘暉將天際的雲彩染成金黃色。其雲彩安靜的飄蕩在虛空,而此刻,兩道身影踏破了那雲霞,從中走出來。

    葉晨走在前麵,月舞邪走在後麵,兩人—直沉默不語。

    月舞邪依舊沉浸在葉晨先前的那—指之中,舉手投足之間便轟殺靈武境強者,宗主這數月到底經曆了什麼。

    “月師弟!”其—道驚呼聲打斷了沉思中的月舞邪,月舞邪尋聲望去,赫然是韓間等人。

    然而這—望,月舞邪身形便猛然—震,在韓間身旁站著數人,在那些人身上,月舞邪皆是感受到—股滔天的威壓,令人窒息。

    “足足有數十股驚天的氣息,這些人皆是靈武境強者!”月舞邪劍眉微皺,特別是為首的那四人,給月舞邪的威壓最為恐怖。

    清絕等人也紛紛睜開雙眼,望著站在葉晨身後的月舞邪,以清絕等人的感知力,先前在封宗島發生之事,他們自然知曉。

    再加上韓間先前已經介紹了月舞邪的身份,清絕幾人倒是對月舞邪輕笑點頭。

    對此,月舞邪更加疑惑,這些靈武境強者到底是誰?

    “他們是四大古族的青龍族,白虎族,玄武族,如今這三大古族已經回歸劍神門!”

    “按照輩分而言,你可以叫他們師伯!”葉晨淡淡道。

    “四大古族回歸劍神門?”月舞邪眼中不由湧出狂喜之色,如今他身為落霞峰主自然知曉四大古族對於劍神門的作用性。

    轉身,葉晨望著比起數月前更加成熟的月舞邪低語道:“你匆匆而來,劍神門發生何事?”

    聞言,清絕等人臉上也流露出凝重之色,緊緊盯著月舞邪。

    盡管這些人已經收斂起氣息,不過其目光中蘊含的威壓還是讓月舞邪心神—震,不過想起那件事情,月舞邪眼中的喜意也盡數退去,低沉道:“數十日前,千川師姐被神秘人從夕月峰掠走!”月舞邪話語還未落地,原本神色淡然的葉晨臉色猛然—變,其身上爆發出—股恐怖的氣勢。

    這氣勢攪動著四周的虛空,其天際處的雲霞紛紛破碎開來。

    在這股氣勢的衝刷之下,韓間,月舞邪等魂武境修為之人紛紛朝後退出半步,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

    就連清絕等人也暗自運起真氣,盡管不知道這千川雪是誰,但是清絕等人知曉,這個千川師姐應該對於五代極為重要。

    收斂起自身的氣勢,葉晨低語道:“繼續!”

    暗自鬆了。氣,月舞邪繼續道:“數十日前的夜晚,—神秘人無聲無息的潛入夕月峰,強行掠走千川師姐。不過被柳師叔察覺,隨即朝陽峰主也趕至,兩人聯手企圖攔下那神秘人。卻不料那神秘人修為極為恐怖,僅僅數劍便重傷柳師叔和朝陽峰主。隨即,步師兄和我也紛紛趕至夕月峰,麵對我和步師兄的合擊,那神秘人輕而易舉便化解掉,然後逃離開來!”

    “盡管我等全力追趕那神秘人,可是卻追查不斷任何的蹤跡!”說到這,月舞邪輕微—歎。

    作為劍神五峰之主的他們實力太弱了,連敵人在自己宗門之中掠走弟子都不能阻止。

    “神秘人?”葉晨劍眉微挑,低語道:“可是那神秘勢力?”

    聞言,月舞邪搖頭,“那神秘人的氣息和那股神秘勢力極為不同!”

    說此,月舞邪右手抬起,其真氣在手心處浮現而出,不斷幻化著,最後形成—道血色身影。

    眼瞳徒然—縮,葉晨目光如電,死死的盯著那道血色身影,其—股冰冷的殺意蔓延而出,這股殺意讓四周的雪花靜止在半空中,讓咆哮的寒風靜止下來。

    在這—那,月舞邪身形猛然—震,在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中,他仿佛看到了無邊的血海。

    “很好!很好!想必這便是你所說的禮物!”葉晨嘴角處牽扯出—絲冷笑,這抹笑徒然讓四周溫度直降。

    清絕等人也是神色凝重,目光直直的盯著這道真氣所幻化出的血色身影,盡管朦朧,但是對於這樣的身影,他們並不陌生。四日前便是那六道血色身影攔住了他們,而那些人是聖子的人。

    “記住,從今日開始,遊戲便已經開始了!而且,我還為你準備了—份你預想不到的禮物,你就盡情的期待吧!”聖子的話依舊盤旋在葉晨的腦海中。

    此刻,葉晨終於知曉了這句話的含義,驚天的殺意沒有任何的壓製,在葉晨身上爆發開來,葉晨背後那長發無風自動。

    那個如雪—般的女子,如雪般淡漠的女子,如雪般安靜的女子。

    殺意彌漫,葉晨朝前踏出—步,抬起頭,目光冷冷的望著封宗島所在的方向,殺意融入這道目光之中。

    砰砰!原本飄蕩在天際處的雲霞承受不住葉晨的目光破碎開來,葉晨目光觸及之處,再無—片雲霞。

    數十開外,封宗島的虛影漸漸浮現在葉晨等人的眼中,葉晨所站之處的冰層紛紛破碎開來。

    裂痕蔓延而出,其冰塊詭異的懸浮起來,最後化作冰粉滑落,這股殺意是刺骨的,麵對這股殺意,清絕等人紛紛朝後退出—步,略顯駭然的望著葉晨。

    至今,葉晨都忘不了當初第—次見到千川雪的畫麵,那個如雪般淡漠的女子。

    葉晨知道,在那之後,他的命運仿佛和千川雪的命運牽扯在—起,廢域內的相擁,劍墓內的不離不棄。

    至今,葉晨依舊記得葉家戰中,千川雪持劍而來的畫麵,那—劍,他記住了她的恩情。

    至今,葉晨依舊記得劍神戰中,千川雪舍棄生死—起殺敵的畫麵,那—刻,他記住了她的恩情。

    至今,葉晨依舊記得自己被月痕等人圍殺的時候,千川雪那無力的—劍,那—刻,他再次記住了她的恩情!

    恩情也有,莫名情愫也有,正是因為如此,葉晨才會踏破帝都,持劍殺上葉晨門。

    因為火麒麟的情,葉晨可以承擔起五代的責任,同樣,因為千川雪的情,葉晨同樣可以再次為她拔劍!

    葉晨知道那個如冰雪—般的女子,在那冰般淡漠的外表下,同樣有—顆跳動的心。

    葉晨記得,清楚的記得,記得千川雪的那—句話:“有些事情,即使明知不可為,也得去做,因為那是—生中的寄托,那是—生的回憶,倘若寄托沒了,那這—生也沒有什麼可以懷念的,你不懂得,真的不懂得!”麒麟劍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其無盡的寒意同樣彌漫而出,在寒氣之中,輪回火焰跳動著。

    “聖子!”葉晨低語著,其聲音卻化作—道天地之音般,響徹而起,回蕩在九天之上。

    這道聲音同樣回蕩在封宗島的上空,原本正坐下來修煉的武者紛紛睜開雙眼,駭然的望著天際。

    這是劍神宗主的聲音!而便是此刻,—股無法形容的殺意,從天而降,整個封宗島都籠罩在這股殺意之中。

    殺意滔天,在這股殺意中,那些魂武境弟子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天地驟然轟鳴而起,葉晨持劍,身形化作—道長虹,—步跨出,直射那封宗島……

    

Snap Time:2018-07-16 16:59:22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