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零六章劍神人動不得


    .第九百零六章 劍神人,動不得!

    紫色掌影通天,籠罩著方圓數內的地域。

    站在紫色掌影之下的月舞邪猶如螻蟻般,渺小至極。

    恐怖的威壓緊緊鎖住月舞邪,數股靈武境武者的威壓加上數十股魂武境武者的威壓。

    在這威壓之下,月舞邪連動彈都不得,艱難的握住長劍,劍還未出,其威壓便臨身。

    紫蟒神色陰沉的望著月舞邪,並未注意到下方那些不入流宗門弟子臉上的呆滯。

    “區區不入流宗門也來惹怒我紫霄宗,你當真以為我紫霄宗好欺負!”紫蟒一手拍落,其通天的紫色掌影轟然砸落。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紫色掌影,月舞邪眼中湧出一股絕望。

    在靈武境武者麵前,魂武境武者如此無力,這便是武神大陸。

    若在皇楓國中,月舞邪也可以說的上是強者,而在這強者齊聚之地,隻能是墊底的存在。

    “隻是,這消息依舊未傳到宗主耳中!”月舞邪眼中徒然爆發出求生的欲望,緊緊握住那長劍,一劍揮舞而出。

    劍意凝聚,一道劍意虛影浮現而出,揮落至虛空中的紫色掌影。

    見此,紫蟒冷哼一聲:“不自量力!”冷哼聲猶如天地之音般回蕩著,音浪直接粉碎了月舞邪的劍意虛影。

    僅僅蘊含規則的冷哼聲便破去月舞邪這一劍,月舞邪身形再次退後,全身上下已經被冷汗滲透了。

    紫色掌影轟然落下,其虛空激起一道道波紋,這波紋打落在月舞邪身上,月舞邪身形一陣狂震。

    “這一掌,我接不下!”月舞邪嘴角牽扯出一絲苦澀的笑意,然而便是這一刻,眼前這道恐怖無比的掌影徒然止住,最後赫然破碎開來。

    微風吹來,其冷冽的風驅散了那漫天的紫色劍氣,同時,一道聲音在天際處響徹而起:“我劍神門弟子,你動不得!”

    這一瞬間,紫蟒整個人呆了一下,但立刻,他身子就劇烈的顫抖起來,猛然抬起頭。

    這道聲音讓如置身於冰窖般,對於這道聲音,他可是熟悉無比。不僅僅他熟悉無比,就連他身後的弟子以及下方的不入流宗門弟子也熟悉無比。

    天地之音在天地間回蕩著,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在虛空中走了出來,他的步伐很輕,無聲無息。

    但是隨著那道身影越來越近,在場的眾人皆是有種窒息的感覺。

    紫蟒身上的威壓立即蕩然無存,神色呆滯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一震魂飛魄散之感如同潮水將他淹沒掉。

    紫蟒的身形顫抖著,無盡的畏懼在他心中蔓延而出,先前,他便得罪了劍神門,而眼前這名弟子是劍神門弟子,那麼他豈不是再次得罪劍神門。

    想起先前的那番話,紫蟒便頭皮發麻,其淡漠的眼神有了渙散之色,他媽的,我紫霄宗這是流年不利嗎?

    “他是劍神門弟子,那麼先前我已經出手重傷劍神門弟子,以他護短的性子,我紫霄宗豈不是……”紫蟒雙眼渙散,一時之間腦中竟然一片空白。

    至今,他依舊忘不了當日葉晨抹殺林軒的那一幕,更忘不了,葉晨今日那恐怖至極的神通。

    月舞邪轉身,難以置信的望著那道站在天際處的身影,眼中盡是狂喜之色。

    瞥見月舞邪的目光,葉晨輕微點頭,旋即,目光落在紫蟒身上,淡淡道:“紫霄宗,很好,很好!”

    兩句很好更是讓紫霄宗弟子嚇得魂飛魄散,臉色慘白無比。

    紫蟒臉色徒然大變,他此刻毫無懷疑這個煞星會出手擊殺自己,沒有任何的遲疑,紫蟒轉身,拋棄了身後的弟子,直接朝封宗島衝去。

    如今,唯獨封宗島的規則才能保住自己,這是紫蟒唯一的救命稻草。

    僅僅數千米的距離在紫蟒眼中卻不斷的放大著,速度加快,不斷的加快。

    而紫霄宗弟子沒有想到自己宗主會第一個轉身逃離,臉色紛紛一變,緊隨在紫蟒之後朝封宗島衝去。

    “有些事情做了便要承受後果!”葉晨瞬息間踏空而出,其身形如同一道長虹般,直射封宗島。

    轟鳴聲響徹而起,葉晨一掌拍出,其無盡的劍氣幻化而出,形成一遮天的掌影,一掌拍落,那些還未逃離的紫霄宗弟子直接在這一掌之下化作虛無。

    數名魂武境巔峰的武者便這般化作天地塵埃,望著這一幕,月舞邪立即呆滯掉。

    背後的波動更是讓紫蟒心驚膽顫,而此刻,紫蟒注意到了站在封宗島上的一道身影,驚呼道:“羽方兄,救我!”

    羽方,羽劍閣閣主!當日,正是神印宗,羽劍宗,紫霄宗三宗出麵保住李康。

    羽方先前便注意到這發生的一切,卻不料瞧見這一幕,見到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羽方頭皮一陣發麻。

    不過他知道,在神印宗宗主林軒別滅之後,他羽劍宗的盟友便唯獨眼前的紫霄宗,若是紫蟒被擊殺,那麼今後,他羽劍宗更無盟友。

    想此,羽方壓製住心中的畏懼,盡管頭皮發麻,羽方還是不得不站出來,朝前一邁,掠出數百米。

    “劍神宗主,此事……”臉色恭敬無比,羽方手持羽扇,正欲出聲,然而葉晨根本不管眼前羽方的話,在月舞邪在此之後,葉晨心中便有種不安感。

    見羽方擋在前方,葉晨右手再次抬起,並指為劍,劍氣在指尖流轉著,死氣蘊含在其中。

    “風神指!”瞬息間,葉晨的身形直接出現在羽方的麵前,劍指轟然點出,一股滔天的威壓在指尖流轉著,其陣陣罡風凝聚成劍,轟然砸落下來。

    轟鳴聲驟然響起,這驚天的一指直接破開了羽方的護體真氣,其威壓臨身,恐怖的勁道爆發開來!

    砰砰!靈武境的羽方在毫無準備之下,其肉體直接崩潰開來,而靈魂更是在陣陣罡風中被絞碎。

    慘叫聲驟然響起,見到這一幕的眾人頭皮一陣發麻,這二流宗門宗主,說殺就殺。

    背後的慘叫聲更是讓紫蟒打了個激靈,不過,羽方的死同樣為他爭取到了瞬息的時間,一步踏入封宗島的上空。

    同時,一道身影在紫蟒身後浮現而出,紫蟒轉身,望著這名老者,暗鬆了口氣。

    隻要宗裁在,就算劍神門宗主也不敢在封宗島上放肆,望著那些正在驚呼的紫霄宗弟子,紫蟒心中一陣愧疚。

    “若是他日我為武道,他日我必定血染劍神!”壓製住心中的畏懼,紫蟒心中正在咆哮著。

    劍指再次點出,其劍氣如洪流般在葉晨四周浮現而出,僅僅瞬息便淹沒了那些紫霄宗弟子的身形。

    咻咻!萬劍穿心也不過如此,血光徒然在天際處綻放,一朵朵綻放的血蓮染紅了天際。

    一簇簇銀色火焰憑空出現,那些被血染紅的身影一觸及那火焰,徒然化作天際彌漫開來,若不是刺鼻的血腥味彌漫開來,誰會知曉這發生過一次屠殺。

    幹淨利落,從出手到現在,僅僅瞬息而已,望著這一幕,眾人心神震動。

    雲霧湧動,葉晨站在雲霧之上,一道年邁的身影在他的前方浮現而出。

    作為宗裁的老者神色同樣複雜的望著葉晨,此子殺意太過驚天了,不過念起封宗島的規矩,老者朝前邁出一步,擋住葉晨的身形,淡淡道:“劍神宗主,你在封宗島外殺多少人,老夫都不會介意,不過這是封宗島,你應該知曉封宗島的規矩!”說此,老者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意誌,武道意誌,禁錮住方圓數內的地域。

    武道意誌!葉晨神色淡然,目光掠過老者,落在紫蟒身上,淡淡道:“我要殺的人,誰也擋不住!”

    葉晨的聲音如天地之音般在紫蟒耳旁盤旋著,僅僅這道聲音,紫蟒的身形便朝後退出數步。

    葉晨右手抬起,其劍氣在指尖流轉著,輕緩的朝前虛空一探,抓住那無形的空氣。

    砰砰!葉晨便是這一探,天地驟然變色,一股恐怖的勁道直接在紫蟒身上爆發開來。

    一陣暈眩感席卷而來,紫蟒身形徒然朝天際處落去,朝葉晨衝去,見此,紫蟒雙瞳徒然一縮,眼中盡是駭然之色。

    “前輩救我!”紫蟒驚呼著,其身形赫然飛離了封宗島的上空。

    “劍神宗主,此處是封宗島,請注意封宗島的規矩!”老者低語道,朝前邁出一步,四周的威壓越發的恐怖。

    “洛神指!”葉晨沒有理會老者的話語,右手再次抬起,其寒意在指尖彌漫著,指尖點落,滔天的威壓在其上彌漫而出。

    這股刺骨的寒意讓老者的武道意誌出現少許波動,便是這波動,四周禁錮的空間徒然化解掉。

    僅僅瞬息,一柄寒意凝聚而成的巨劍浮現而出,徒然落在紫蟒身上,劍未落,其寒意卻臨身,紫蟒身上凝結出一層冰霜。

    砰砰!巨劍劈落,其通天的血柱濺射而起,染紅了天際。

    整個天地間徒然一震,虛空破碎開來,湧動的空間亂流淹沒了那一具被粉碎的屍體以及消散的冰劍。

    抬起頭,葉晨神色淡然的望著老者,淡淡道:“封宗島的規矩是不允許在封宗島內殺戮,而不是動手,這人是死在封宗島外,不是嗎?”

    說完,葉晨轉身,而四周也徒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Snap Time:2018-07-21 08:28:06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