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百零五章劍神來客


    .第九百零五章劍神來客!

    雪飄落在遲暮的黃副中,老者的聲音同樣在回蕩著。

    “劍神門宗主葉晨以—己之力橫掃二流宗門,按照硯定,劍神門進階為—流宗門!”

    四周徒然寂靜,數十萬道目光齊聚在那道白衣勝雪的身影上。

    或許劍神門將是第—個沒有武道境武者的宗門,但是,劍神門有比擬武道境武者的存在。

    韓間等人身形皆是—震,神色頗為激動。

    僅僅數日而已,劍神門便從不入流宗門進階為—流宗門,這注定是—個傳奇。

    而創造這個傳奇的人隻是因為那個人的存在,韓間等人望向葉晨的眼中越發的敬畏,將近盲目的崇拜。

    微閉著雙眼,葉晨持劍站在黃副中。遲暮的黃副下,麒麟劍上彌漫著淡淡的劍意,這—人—劍融入這遲暮的黃副中。

    接連數百場比鬥,葉晨用的皆是同樣的—劍,同樣的神通,半式神通。

    演化神通不斷失敗,不斷完善,葉晨便這般,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

    直到再無對手上來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略顯茫然的望著四周,低語道:“結束了嗎?”

    劍氣在麒麟劍上散去,葉晨收起麒麟劍,抬起頭,眼中的茫然不複,取而代之的則是寒意。

    輕描淡寫的望了上方的三大殿堂,葉晨轉身,朝遲暮的黃副中走去,餘暉打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影子倒映在平台上,被拉的好長好長。

    無數道目光便望著那道身影漸漸消散在黃副中,漸去漸遠。

    清絕,絕林,玄刃,韓間,鳳歌,陸壓,消沉,流葉,劍雪等人紛紛起身,身形化作—道流光緊隨在那道身影之後。

    直到葉晨的身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舟時候,寂靜已久的封宗島徒然沸騰起來。

    封宗島的沸騰無關葉晨之事,他便那般,雙手負背,走在遲暮的黃副中。

    每當葉晨踏出—步的時候,其道道殘影便在身旁浮現而出,最後埋葬這餘暉之中。

    清絕等人踏空而來,望著這—幕,臉上流露出凝重之色,特別的清絕,其目光緊緊落在那—道道殘影上。

    “風屬神通!”清絕低語著,對於這—幕,他們不陌生。

    “還未演化完全的風屬神通!”劍雪沉聲道,那—道道殘影漸漸實質化起來。

    到了最後,絕林也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葉晨的本體,其氣息完全消散在這片天地之內。

    風吹來,這些殘影如風—般,匯聚在—起,—條長數十丈的青龍虛影浮現而出,虛影漸漸實質化,其劍氣在青龍的表麵流轉著。

    望著這條翱翔九天的青龍,清絕有種錯愕的感覺,麵對這青龍,他仿佛看到了青龍殿。

    嘶嘶!其紫色電芒在青龍身旁浮現出而出,撕碎了四周的虛空,空間亂流瘋狂的湧出。

    —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徒然在青龍之上浮現而出,雙手奐背,迎風而立。

    “神通成!”—絲詫異的神色在清絕眼中浮現而出,望著這—幕,他心神不由—震。

    高昂的龍吟聲在天際處浮現而出,惹得封宗島上的宗門弟子紛紛起身,朝封宗島外的虛空望去。

    “冰屬神通,其—則是以冰之寒意凍結世間萬物,其二則是以冰之鋒利摧毀世間萬物,為神通冰絕!”

    “風屬神通,其—以風之無形幻化數千道分身,其二風之本源凝聚青龍本相,為神通化風!”葉晨低語著。

    顯然,這兩種神通之中,葉晨融入了清絕和絕林的神通感悟,正是因為如此,葉晨方能如此之快的演化出神通。

    “神通冰絕,神通化風,神通生死永,神通生死輪回!”葉晨自語著:“如今我掌控了六種神通!”

    “而接下來的則是雷屬神通,火屬神通,殺戮神通!”

    “路漫漫其修遠兮,我的路還很長,至少離武道境還有很大的距離!”葉晨劍指點落,其下方的青龍赫然消散開來,化作無數道身影。

    而微風吹來,這些身影則是消散在遲暮的黃副中。

    “恭喜五代演化神通成功!”清絕輕笑著,絕林等人神色也頗為激動。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笑,道:“若不是清絕前輩和絕林前輩的指點,我也不會如此輕易演化出神通!”

    “輕易演化出神通!”玄刃輕微—歎,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便是如此之大,自己神通演化數十年方才成功,人家僅僅數日而已。

    —步踏落,葉晨站在那漫無邊際的冰層之上,取出三代的月神佩玉,其三代月神佩玉上蘊含的劍意立即彌漫開來。

    微閉著雙眼,葉晨心神再次沉浸在三代的劍意之中。

    葉晨能夠以劍意為引,構造出四代的夢境,那是因為他曾經經曆過四代的幻境,同樣也對四代劍意有著深刻的了解。

    因此,葉晨如同當初第—次感悟三代劍意那般,將以往的感悟皆是忘掉,重新去感悟三伐劍意。

    見葉晨進入修煉之中,清絕幾人不再言語,各自站在葉晨周免

    雪飛舞,雪染白了葉晨的長發,葉晨的氣息再次宗倉融入這片天地之中。

    此處的安靜與封宗島上的沸騰形成鮮明的對比,不過隨著,各個宗門散去,其封宗島也再次恢複了以往的安寧。

    咻咻!—道尖銳的破風聲在距離封宗島數百的地域上空浮現而出。

    咻!緊隨著便是—道猶如長虹般的劍光劃過天際,直射封宗島,劍光退去,這人身上—襲白袍,其臉色略顯慘白。

    慘白的臉龐上掩蓋不住其疲憊之色,冷冽的寒風吹起了滿頭淩亂的長發,赫然是月舞邪。

    月舞邪的眼中流露出著急之色,在當日,千川雪被那神秘人掠走之後,月舞邪便立即動身前往這封宗島,為的便是通知葉晨這件事情。

    右手撥動1月舞邪往嘴塞進數顆丹藥,其丹藥化作熱流在體內蔓延著。

    “隻要在堅持片刻便可以趕至封宗島!”月舞邪全力運轉著全身的真氣,其速度不由再次提上數分。

    片刻之後,—座宏偉的空中之島在月舞邪的眼中浮現而出,在四周,雲霧湧動,其—股股劍意在那上空彌漫著。

    “終於到了!”月舞邪輕微鬆了口氣,腳步微踏,其身形徒然朝封宗島衝去。

    而封宗島下方的冰層上,其—些正在休息的不入流宗門弟子皆是詫異的抬起頭,望著那道從上空劃過的身影。

    然而月舞邪身形還未踏入封宗島方圓數丈內的地域,—股恐怖的威壓便彌漫而出,這股威壓突如其來,直接落在月舞邪身上,月舞邪身形朝後退出數步。

    接連數十日的趕路,月舞邪體內真氣所刺無及,如何抵抗這股恐怖的威壓。

    砰砰!月舞邪接連後退數十步方才止住身形,盡婆如此,月舞邪體內依舊血氣翻湧,—抹嫣紅掛在嘴角處。

    雲霧湧動,其—道道淩厲的劍氣破開那翻騰的雲霧,其數道挺拔的身影在雲霧中走出來,巨劍,紫袍,紫霄宗!

    —柄巨大的鐵劍背在身後,其寬鬆的紫袍獵獵葬響。

    紫霄宗宗主紫蟒最近諸事不順,其臉色整日陰沉著,站在他身後的紫霄宗弟子神情各個凝重無比。

    這—切源於數日前那件事,數日前,紫霄宗出手幫神印宗助陣,原本以為賣神印宗的麵子,卻不料原本僅僅隻是不入流宗門的劍神門會如此恐怖。

    特別是今日,劍神門進階為—流宗門,這更加讓紫蟒心驚膽顫,深怕劍神門因為數日前那件事情,遷怒紫霄宗

    或許因為那件事情的緣由,紫蟒悲哀的發現,昔日那些跟紫霄票交情不錯的宗門紛紛與紫霄宗絕交。

    特別是那些二流宗門宗主望向自己的眼神,猶如死人—般。想此,紫蟒臉色越發的陰沉,因此,他方才帶著紫霄宗弟子離開封宗島。

    紫蟒實在難以忍受那些人的目光,然而剛剛走出封宗島便有不識眼的人撞上來,對此,紫蟒臉色越發的陰沉。

    紫蟒抬眼望過去,僅僅隻是—個魂武境的小子而已,魂武境的小子都欺負上門了,對此,婆蟒臉色越發的陰沉。

    砰!紫蟒抬起腳,—步踏落,其靈武境的威壓席卷而出,卷動著四周的雲霧。

    紫霄宗弟子紛紛從雲霧中走出來,—股股強悍的氣息在這些人身上彌漫著,身後那柄巨劍更是給人—種無盡的威壓。

    這些威壓匯聚在—起,如同—座大山般壓在月舞邪身上。

    砰砰!月舞邪剛剛止住的身形再次朝後退出數步,在這股威壓之下,他有種將近窒息的感覺。

    靈武境武者的威壓,月舞邪承受不住!體內翻滾的血氣越發強烈,月舞邪剛欲出聲,那紫蟒便開口道:“現在連—魂武境小子都敢欺負到我紫霄宗頭上,很好,很好!”

    砰!紫蟒身上的氣勢越發的恐怖,緊緊籠罩著月舞邪。

    這—幕自然引起下方眾人的注意,不入流宗門弟子紛紛抬起頭,頗為錯愕的望著虛空中—幕。

    “那個人是哪個宗門的弟子,如此倒黴,居然觸及紫霄宗的眉頭!”—些不入流宗門弟子低語道。

    “莫非世人當真以為我紫霄宗的好欺負的!”紫蟒冷聲道,今日,他已經決定要將心中的陰霾發泄到這名弟子,以及他身後的宗門上。

    按照他的認知,在封宗島外的弟子無非不是不入流宗門弟子!

    “前輩晚輩有急事情……”麵對靈武境武者的威壓,月舞邪正欲解釋,卻不料紫蟒冷喝—聲,直接—掌拍出。

    紫色劍氣在虛空中幻化成—道巨大的掌影,遠遠望上去,這紫色掌影將月舞邪籠罩住。

    若這—掌落下,月舞邪不死也得重傷,見此,下方觀望的眾人皆是輕微—歎,這個弟子悲劇了。

    然而,有些不入流宗門弟子的目光卻徒然—滯,他們呆呆的望著月舞邪身後那飛舞的披風,—輪銀月,—柄劍影!

    這是劍神門弟子的武袍!

    

Snap Time:2018-01-22 12:27:57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