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903章輪回千世淪為輪回


    第九百零三章輪回千世,淪為輪回

    第九百零三章輪回千世,淪為輪回

    生死輪回神通!

    彎月如弓,橫跨天際,清冷的月光如流水般灑落開來。

    一道龐大的陰陽魚浮現在天際,其麒麟劍插在陰陽魚之中,無盡的劍氣在其上彌漫著。

    葉晨的身影站在銀月之中,在銀月的襯托之下,葉晨的身影若隱若現,有些朦朧。

    然而便是這道身影給人一種荒蕪的孤寂,蒼涼的歲月中,陪伴他的隻是那無盡的流年。

    軒轅夜第一次站了起來,神色凝重的望著那道被朦朧的身影,低語道:“四代!”

    白發如霜,白衣如雪,慕容羽也站了起來,在這一那,他的目光仿佛看穿了時空,看到了站在曆史長河中的那道身影。

    千年的風雨淡退了琉璃繁華,沉澱了四代那荒蕪的劍意。

    皇普也站起身來,在葉晨的背影身上,他看見了四代的身影,那道被刻在曆史長河中的身影。

    月泛冷,凝成霜,慘白的彎月勾住了過往,使得這孤獨融入了這夜空,萬古長存的夜空。

    葉晨神色平靜,漆黑的眼瞳中毫無任何的感**彩,但是其身上卻彌漫著一股滄桑的氣息,這股氣息猶如來自萬古長存的夜空般,見證了無數山河的變化。

    風吹起了月光,吹起了如霜般的雪花!月如霜,雪如花,這雪落入死氣中,綻放出宿世的孤寂。

    死氣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葉晨的手探出了月光,握住了那飄落的雪花,低吟著:“四代生死輪回!”

    “那個夢如同一盞孤獨的燈,照亮了一段孤獨的曆程,用那絕世的孤獨訴說一柄劍的故事!”葉晨低語著:“至今,我依舊記得四代的笑,隻是那笑隨月琴韻走後,就不再有了!”

    “沒有月琴韻的大陸,如同一座空城般,而那一柄孤獨的劍守護著那一座盛世空城!”在葉晨低語的時候,那清冷的月光撕碎了那無邊的黑暗。

    “能夠將神通施展到這一步,至少,他沒有落沒了四代的神通!”驕子低語著。

    咻咻!流水般的月光籠罩著這片天地,不存抬起頭,直視銀月中的那道身影,他知道,若是繼續下去,那麼自己的戰意便會這月光驅散。

    “任世間神通多麼詭異,以我意誌之名,鎮壓!”那股滄桑和孤寂的情緒同樣在不存心中蔓延著,在這一刻,不存再次持劍踏出來。

    踏在清冷的月光之上,武道意誌彌漫而出!十成武道意誌鎮壓世間萬物,包括眼前的神通。

    先是規則演化成劍影神通,這次,不存是以武道意誌演化成劍影!

    接連踏出數步,每踏出一步都踏碎了那月光,一道貫徹天地的武道意誌所幻化的虛影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不存持劍,武道意誌瘋狂的爆發出來,鎮壓著方圓數內的天地,同樣鎮壓著方圓數內的劍意。

    至少那些魂武境武者在此刻感到莫名的壓抑,其心神震動,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這股威壓。

    “以我劍之名,融我意誌,鎮壓!”不存冷喝道,武道劍影融入長劍之中,長劍抬起,天地齊鳴,而在不存浮現在葉晨上空的那,不存手中的長劍轟然落下。

    但是就在這一那,葉晨眼中的茫然消散掉,目光平靜的望著不存。

    在這一道目光中,不存手中的劍徒然一顫,通過那雙漆黑的眼瞳,他看到了無盡的血海以及咆哮的冤魂。

    “生死輪回!”葉晨低語著,他的聲音很輕,深怕打碎了這如水般的月光。

    但是在這聲音響起的那,回蕩而出,回蕩在不存的靈魂深處。

    “你可知輪回,輪回千世,今生的你隻是來生的前世,你又看到了前世的你!”葉晨的聲音如同天地之音般融入不存的靈魂中。

    劍指抬起,葉晨右指溫柔的點落在月光之中,身後的銀月徒然沒入那陰陽魚內。

    而那陰陽魚卻憑空的出現在了不存的上空,那彌漫著的月光掉入不存的眼眸中,驅散了那股武道意誌。

    而便是這溫柔的月光,不存的心神徒然沉淪在其中。

    輕薄的雪花打落開來,落入月光中,打落在不存的長劍上,長劍徒然震動了一下。

    但是,不存那激射而來的身形卻徒然止住,其目光略顯茫然的望著眼前這道轉動的陰陽魚。

    砰砰!武道劍影落在陰陽魚之上,徒然化作虛無,而不存眼中流露出少許掙紮之色。

    一眼便是輪回千世,這一眼,不存看到了前世,前前世,後世,後後世,千世輪回,他的靈魂越來越虛弱。

    在這千世輪回之中,他有時候是帝國君皇,有時候隻是落魄秀才,有時候是含冤而死的少婦,有時候是流浪街頭的老人。

    直到最後,不存看到了一名遲暮的老者,走向遲暮的黃昏中,而輪回也就這般終結。

    “隻是,我到底是誰!”眼中的茫然越來越深,不存的心神已經沉淪。

    “我到底是誰!”不存再次低語著,他手中的劍無力的垂落下來,插落在平台之上。

    如潮水般的劍氣蕩然無存,那間,不存那滿頭長發徒然發白,白發如雪,隨風飄蕩,飄蕩著宿世的茫然,千世的心酸。

    清冷的月光消散掉,那陰陽魚依舊旋轉著,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沒入葉晨的月神印記之中,那無邊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朝陽再次躍落在天際處,柔和的陽光灑落開來,這陽光給眾人帶來久違的暖意。

    但是這陽光落入不存眼中,不存越發的瘋狂了。

    “我到底是誰?”不存好像在問天,問地,問眼前的眾人,或者在問自己。

    “我到底是誰?”不存仰天咆哮著,隨著不存的咆哮,四周的空間徒然破碎開來,而那亂流打落在不存身上,那間,血光飛舞。

    醒目的劍痕在不存身上浮現而出,但是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已經阻擋不住不存繼續咆哮著:“我到底是誰?”

    踏過空間亂流。不存瘋瘋癲癲,身形搖搖晃晃的朝封宗島衝去,咆哮聲不斷,衝向了那朝陽所在的東方。

    那飛舞的白發消散在陽光之中,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全場徒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我到底是誰?”不存的聲音依舊盤旋在天際處,這道聲音讓現場更加的寂靜。

    “這是什麼神通!”無數名武者都在輕聲喃喃道,他們修煉數十年,修煉數百年,但是從來沒有遇見過如此詭異的神通。

    “在那一眼中,他到底看了什麼,一個武道境武者便這般瘋了,成為一個瘋子!”一名一流宗主低語著,眼中盡是駭然之色。

    眾人望向葉晨的眼中露出從未有過的驚駭與震駭,就算那些一流宗門的長老和宗主也是如此,三大殿堂的長老也是如此。

    以神通將一名武道境武者變成瘋子,這是前從未有的事情。

    武道之下,皆為螻蟻,這句話對嗎?這個時候先前斷定葉晨會敗的人皆是開始質疑這句話。

    聖子站在宗階上,目光如電般,直直的盯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他眼中的那股笑意不知何時已經消散掉。

    第一次,聖子對葉晨產生了一絲忌憚,麵對那如水般的月光,他同樣感到了心悸,這便是四代神通嗎?

    神劍山莊的弟子終於反應過來,劍光躍起天際,紛紛朝不存離去的方向追去。

    作為宗裁的老者輕微歎了一聲,若有深意的望著不存離去的方向,徐徐說道:“神劍山莊挑戰劍神門,神劍山莊挑戰失敗!”

    這道聲音如同天地之音盤旋在天際處,打破了現場的寂靜。

    直到這道聲音響起,眾人方才意識到,神劍山莊進階失敗,武道境強者敗在一名靈武境少年手中。

    一時間,大多數看向葉晨的目光中全部都露出敬畏。

    親眼見證了生死輪回,軒轅夜低聲一歎,目光落在那道白衣勝雪的背影上,他越發看不透這個年輕的五代,高深莫測。

    慕容羽和皇普兩人也是如此,盡管先前兩人已經盡量去高估葉晨,但眼下看來,他們還是低估了葉晨的實力,他的神秘。

    “三日前,這神通絕非如此,而三日之後便有這般變化,這三日,他到底經曆了什麼!”聖子低語著,眼中罕見的流露出凝重之色。

    太子輕笑著,他的笑意依舊那麼邪魅,“很有趣!”說此,太子抬起頭望著聖子一眼,“這樣,他越沒有精力放在聖子黨上!”

    葉慕婉望著葉晨的身影,美眸之中同樣帶著震撼之色,盡管他先前便相信葉晨會贏,但是她也沒有想過葉晨會如此般強悍,但是她嘴角處還是不由自主的牽扯出一絲笑意。

    這便是他,無論何時,任何人都看不懂他,他便是他,葉家的傳奇。

    葉慕婉一瞥身旁臉色呆滯的秦武陽,隻是淡淡一笑,並未說些什麼。

    隻是這笑讓秦武陽有些苦澀,那個人始終讓人如此出乎意料,三日前的宗比如此,今日又是如此。

    一戰成名!或許過了今日,武神大陸上的人會再次記起那個被時光淹沒掉的名字劍神門。

    同樣也會記住那個叫五代月神的劍神門宗主,葉晨!

    而做出這壯舉的葉晨則是微閉著雙眼,雪花飄落,染白了他滿頭長發......

    

Snap Time:2018-07-22 11:17:20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