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902章神通生死輪回

  
  第九百零二章 神通,生死輪回
  第九百零二章 神通,生死輪回
  兩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徒然在虛空中相遇,猶如兩顆隕落的星辰般,僅僅瞬息間便迸發出耀眼的光芒。
  砰!轟鳴聲在虛空中回蕩著,融入武道意誌的一劍連那破碎的虛空都鎮壓住。
  一股前從未有的勁道爆發開來,這股武道意誌不僅僅鎮壓住葉晨的劍意,同樣鎮壓住葉晨的身體。
  砰砰!勁道接連爆發,其空間亂流湧動,打落在麒麟劍之上。
  勁道爆發開來,順著劍身,蔓延在葉晨全身,憑借著這股反衝力道,葉晨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
  每後退出一步,其轟鳴聲便響徹而起,葉晨所踏之處,其虛空徒然破碎開來。
  而去,葉晨每後退出一步,其身形便後退數十米,直到退出第九步的時候,葉晨身形方才止住。
  止住身形,葉晨手臂一陣發麻,其麒麟劍依舊輕微的晃動著。
  若不是葉晨肉身強悍,那麼這勁道早足以重創葉晨,因此,葉晨越發察覺到**強悍的優勢。
  眾人望著這一幕,皆是無奈一歎,那葉晨盡了全力也僅僅撼動不存的武道意誌而已。
  “武道境與靈武境之間的差距無法比擬!”一名一流宗門長老低歎著。
  “能夠以自身劍意撼動他人武道意誌,僅僅這一點,那劍神門宗主便足以讓我等敬佩!”
  “可惜,他最終還是要失敗,不是嗎?”另一名長老無奈歎道。
  最高宗階處,聖子背靠在石椅之上,嘴角牽扯出一絲冷笑:“三日前與三日後,僅僅這點變化!”
  說此,聖子抬起頭望了武神驕子一眼,沉思著:“這冰塊為何要去提醒五代那小子,莫非這冰塊對五代也有興趣!”
  驕子雖閉著雙眼,但是能夠察覺到聖子的目光,徒然睜開雙眼,淡淡的望了下方一眼,並未說些什麼。
  隻是,在驕子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失望,時間還是太短了,僅僅三日而已。
  “慕婉師妹,現在知道了吧!武道境與靈武境之間的差距是無法彌補的!”站在葉慕婉身旁的秦武陽低語道。
  聞言,葉慕婉柳眉輕微一皺,並未說些什麼。
  “他一定能行的,因為他的眼神已經告訴我!”貝齒緊緊咬著嘴唇,葉慕婉的目光依舊落在葉晨身上。
  見此,秦武陽輕微搖頭,“慕婉師妹,看來,你倒是未死心!”說此,秦武陽也不再多言。
  葉晨深知,以他如今的修為若是要擊敗眼前此人顯然困難無比。
  武道意誌前,規則,劍意都顯得那麼無力。
  而如今,葉晨能夠做到的僅僅隻是撼動眼前的武道意誌而已。
  同時,在這股武道意誌的鎮壓之下,葉晨體內的真氣徒然運轉緩慢開來。
  “武道意誌!”葉晨低吟著,神色平靜!武道意誌不僅僅不存有,他葉晨同樣也有!
  在那股恐怖的武道意誌來臨的那,葉晨朝前他出一步,這一踏,虛破碎,無盡的劍氣轟然間便從腳下浮現而出。
  而這些劍氣則是幻化成天上那湧動的雲霧般,飄蕩在葉晨四周。
  遠遠望上去,葉晨猶如站在雲霧中似的,朦朦朧朧,看不清楚其身影。
  麒麟劍徒然脫離了葉晨的控製,漂浮在葉晨身旁,葉晨右手托起,無盡的死氣在他的手心處盤旋著。
  殺意彌漫,成片的鬼哭狼嚎聲響徹而起,在葉晨右邊仿佛是人間地獄,哀嚎聲不斷。
  甚至,平台旁圍觀的武者都嗅到了一股滔天的血腥味,令人心悸。
  先前那些緊閉的一流宗門宗主紛紛睜開雙眼,臉色凝重的望著葉晨,目光如電,死死的盯著葉晨的右手。
  “死氣!”太子低語著,眼眸微眯著,“這場遊戲結果已經出來了!”
  “勝負已經知曉?”日鈤同樣臉色的望著虛空中那一幕,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眼前的局勢,完全是朝不存那邊倒去。
  “嗯!一場勝負已分的戰鬥,不愧是五代!”太子輕笑著,並未說些什麼,嘴角處牽扯出一絲嘲弄的笑意:“聖子那家夥,可笑!”
  死氣彌漫,哀嚎遍野,葉晨左手再次緩緩抬起,其白氣徒然在他的指尖流轉著,無盡的生機在他手中彌漫著。
  “左手掌控新生,右手執掌死亡!”黑白之氣彌漫開來,融入四周的雲層之中,葉晨的身影越發的朦朧起來。
  而同時,天地徒然暗淡下來,盡管那朝陽在天際處緩緩升起,但是朝陽在這刻失去了以往的光和熱。
  天地間徒然陷入了那無盡的黑暗之中,隻剩下那翻滾的雲霧。
  在這天地黑夜中,平台四周的武者全部籠罩在了黑暗內,他們各個神情驚駭的望著那翻滾的雲霧。
  “我右手屠盡世間生靈,是為死!”葉晨的聲音在雲霧中飄蕩而出,時隱時現。
  而便是此刻,一切被黑暗所籠罩的武者,全部在這一那,心神猛然一震,一種莫名的威壓在他們的靈魂深處蔓延開來。
  與此同時,在葉晨的腦海深處浮現出一副畫麵,在黑暗無比的虛空中,一輪銀月緩緩的在雲層之中升起,其清冷的月光驅散了四周的黑暗。
  隨著他腦中畫麵的浮現,這幅畫麵便深深的印在了葉晨的腦海深處,融入他的靈魂之中,久久不散。
  一股波動在他的眉心處浮現而出,其原本黯淡的月神印記上開始彌漫著淡淡的銀光,如同那清冷的月光一般。
  天地靈氣在這一那,瘋狂的朝葉晨齊聚而來,平台四周的武者駭然的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有些不受控製,湧出體外。
  其真氣赫然消散開來,化作天地靈氣朝葉晨湧去,天地靈氣徒然形成一道漩渦,漩渦在雲霧之中蔓延著,一點璀璨的銀光在雲霧中擴散開來。
  那間,這點璀璨的銀光不斷的放大著,最後形成一道月影。殘缺的銀月,如彎刀一般,橫跨在雲霧之中。
  隨著天地靈氣的湧動,那銀月緩緩升起,如同葉晨先前腦海中所形成的畫麵那般,清冷的月光如流水般流淌而出,驅散了四周的黑暗。
  劍氣幻化而成的雲霧隨之翻騰著,葉晨的身影在這月光之下,時隱時現,其清冷的月光投落在眉心的月神印記上。
  當銀月在葉晨背後浮現而出的時候,葉晨眉心處的月神印記發出一道璀璨至極的光芒,一股滄桑的氣息彌漫開來。
  這月光雖清冷,但是同樣唯美至極,當眾人的目光觸及那銀月時,心神不由自主的沉淪在其中。
  就連不存的武道意誌也出現了少許波動,不存臉色凝重的望著那一輪銀月。
  這銀月一出現,頓時便有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籠罩天地。
  那輪銀月上彌漫著一股滄桑,仿佛這輪銀月在遠古時代便存在。
  “這是什麼神通!”不存低語著,那月光打落在他身上,一道道波動擴散而出。
  砰砰!仿佛承受不住那月光的重量,不存身形朝後退出一步,踏破了空間亂流,一時間,不存四周再次浮現出無盡的劍氣,幻化成一道劍網,企圖阻止這清冷的月光。
  可是,那凝聚而成的劍網緊緊接觸到月光後,便破碎開來。
  “詭異至極!”不存這次倒是未退回,眼中沒有任何的畏懼,反而湧出更多的戰意。
  他代表了神劍山莊,此戰關係到神劍山莊能不能夠進階,因此,他不能後退,就算葉晨神通多麼詭異,他也要戰勝他。
  “右手執掌死亡,左手掌控新生,死亡是新生的開始,新生是死亡的開端!”葉晨眼中黑白死氣彌漫著,葉晨朝後退出一步,融入那銀月虛影之中。
  那間,葉晨的身影越顯得朦朧,甚至在這一刻,葉晨的氣息已經完全消失在這片天地之中。
  眼瞳徒然一縮,不存難以置信的望著那一輪銀月,此刻,他再也感受不到葉晨的氣息。
  “這怎麼可能?”不存低語著,心神震動,在那輪銀月之上,他不僅僅感受到了莫名的威壓,甚至感到了死亡與新生,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交匯在一起,形成輪回。
  “怎麼回事?”聖子難得從石椅上站起來,劍眉微皺,神情凝重的望著四周的天地。
  隨著那輪銀月緩緩上升,聖子感到四周的天地皆是籠罩這股怪異的波動之中,生死不斷交替的波動中。
  生死輪回!葉晨身子並未動,其銀月依舊在上升著,在這被黑暗淹沒的世界中,隻剩下這一輪銀月。
  站在銀月之中,葉晨神色淡漠的望著不存,猶如高高在上的神般,俯視著蒼生。
  他左手掌控生,右手掌控死,執掌殺戮,掌控輪回,以月神之名,月光所觸及之地,便是他的主宰之地。
  黑白之氣在葉晨眼瞳中流轉著,麒麟劍懸浮在葉晨上空,在麒麟劍周圍,一道陰陽魚浮現而出。
  “生死輪回!”葉晨低語著,正如當初聖子,驕子所說那般,葉晨落沒了四代的神通。
  以四代劍意編織夢境,葉晨入夢,在夢中,他是四代,他經曆了四代的人生,他同樣經曆四代的劍意,四代的神通,在夢中,那生死輪回便是這般。
  因此,葉晨在夢境中,掌控了生,掌控了死,同樣掌控了真正的生死輪回神通。
  生死輪回神通!
  

Snap Time:2018-10-20 03:44:22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