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898章左手執生右手執死(下)


    第八百九十八章 左手執生,右手執死

    第八百九十八章 左手執生,右手執死

    那種眼神仿佛看盡了世間滄桑。

    一股莫名的悲傷依舊盤旋在葉晨的目光中,這種莫名的悲傷感染了四周的飛雪。

    葉晨再次閉上雙眼,先前經曆的夢境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盤旋在他的心頭。

    “唉!”葉晨輕微一歎,至今,他依舊記得那種對世界憎恨到極致的殺意。

    “因為不公,所以怨恨!”那種憎恨足以摧毀一切,葉晨靜靜的品味著,品味著遇見月琴韻時的溫馨,安寧。

    品味著失去月琴韻時的撕心裂肺,品味著數百年的孤寂。

    “這便是四代!這也是他的人生,他的意境,他的劍意!”葉晨低語著,略顯茫然的望著自己的雙手。

    “我的右手屠盡了世間無數生靈,我右手代表了死亡,殺戮原本是罪,右手是罪!”無盡的死氣徒然在葉晨右手上冒騰而出,纏繞在指尖處。

    “而我左手則是救贖,代表了新生!”葉晨左手抬起,無盡的生機在左手上彌漫著。

    “右手代表死亡,左手代表新生!死亡與新生原本便是一個輪回,死亡是新生的開始,新生也是死亡的開端!”葉晨雙手輕緩抬起,合在一起。

    代表死亡的黑氣和代表新生的白氣相互交融在一起,其一道道空間波動擴散開來。

    “生死輪回!”火麒麟低語著,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

    望著眼前的這道身影,火麒麟有種恍惚的感覺,在葉晨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四代的影子。

    火麒麟至今依舊記得那一幕,一名白發如雪的青年,踏著黑白之氣而來,左手執掌新生,右手執掌死亡,掌控輪回。

    “他說的沒錯,以前我落沒了四代的神通!”兩種截然不同的波動在葉晨身上彌漫著,葉晨那漆黑的雙眸中再次湧出黑白之氣,黑白之氣繞著眼瞳旋轉開來。

    “生死永!”葉晨低語著,頃刻間,整個世界徒然都靜下來,那雪,那風,時間永,空間永。

    唯獨生死的波動在這個世界中彌漫著,瞬息而已,這種詭異的變化消散掉。

    “左手執掌新生,右手執掌死亡!”葉晨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眼中帶著少許沉思之色。

    野草的草籽隨風飄蕩而來,葉晨左手輕輕拂過,那間,在這冰層上,無盡的青色蔓延開來。

    “這便是新生!”野草瘋狂的長著,淹沒了葉晨的雙腳。

    葉晨右手再次抬起,輕輕拂過,無盡的死氣彌漫開來,其遍野的青草立即枯萎開來,最後被飛雪所掩蓋。

    “這便是死亡,一歲一枯榮!”葉晨雙手輕緩垂下,生死之氣消散開來。

    而便是這一刻,一股恐怖的意誌在葉晨的眉心處擴散開來,朝四周蔓延著。

    砰砰!冰層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意誌立即破碎開來,就連那虛空也破碎開來,漆黑的空間裂痕中翻騰著無盡的亂流。

    “月神意誌,四代意誌!”葉晨低語著:“盡管隻是殘餘的四代意誌,不過,比起尋常的武道境武者的武道意誌,這股意誌依舊恐怖無比!”

    在這股意誌之下,火麒麟身形徒然在虛空中落下。

    “四代意誌!”火麒麟臉色略顯凝重,“居然能夠動用四代意誌!”

    “你若求佛,既被佛魔攝!你若求月神,既沉淪於夢境,虛虛幻幻,月神終究是月神!”

    葉晨睜開雙眼,這股恐怖的意誌如潮水般收斂在葉晨的眉心之中,葉晨輕笑道:“因此產生了共鳴,那種排斥感消失了!”

    “不過,四股月神意誌,如今能夠動用的也唯獨四代意誌而已!”葉晨低語著。

    數代月神之中,葉晨對四代的劍意理解最為深刻,這也是為何葉晨能夠一舉布置夢境的緣由。

    “若是此刻遇上他,那麼至少也有反擊之力!”葉晨低語著。

    三日前那一指是屈辱的一指,至少葉晨不會忘記那一指。

    “已經幾日了?”葉晨起身,全身上下的雪花灑落開來,其如墨的長發再次隨風飄蕩著。

    “已經過了三日,今天是第三日宗比之日!”隨著葉晨收斂起氣息,火麒麟心中那股心悸的感覺也隨之消散掉。

    “第三日宗比!”葉晨低語一聲,起身,走向那無盡的風雪中,“那麼也該回去了!”

    咻咻!火麒麟的身形化作一道妖異至極的朱雀之火,沒入麒麟戒之內。

    曙光破曉,其萬丈霞光破開那濃濃的雲層,灑落開來,打落在這白茫茫的天地內。

    冰層光滑如鏡,其上倒映著飄蕩的雲霄,朝陽緩緩升起,同樣染紅了滿天彩霞。

    數十道冰雕屹立在冰層之上,而曙光投落在那冰雕時候,一道道裂痕蔓延開來,最後冰層碎裂開來,赫然是清絕等人。

    抬起頭,清絕望著那遠處的盡頭,並不言語,他們在等一個人的回來。

    冰層之上已經冒騰起數千道劍光,在封宗島上,更是劍光飛舞,絢麗多彩。

    數萬道劍吟聲在封宗島上響徹而起,在這一刻,漫天飛雪皆是為之一頓,第三日宗比在這數萬道的劍吟聲響起後正式開始。

    轉身,清絕低語道:“第三日宗比已經開始了!”

    “五代說好會回來的!”絕林目光依舊落在遙遠的盡頭處,“所以,他一定會回來的!”

    雪越下越大,至少,這漫天飛舞的雪花已經掩蓋住了清絕等人的視線。

    宗比從來不會因為缺少了誰而延遲,隨著老者那冷喝聲響起之後,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在上空浮現而出。

    三流宗門弟子之比,一時間,其恐怖的劍意在上空彌漫著。

    韓間抬起頭,望著虛空中的封宗島,繼續閉上雙眼,等待信仰的回歸。

    日升於東方,落於西方,直到那遲暮的夕陽餘暉灑落在冰層的時候,第三日宗比再次結束。

    劍光再次在封宗島上飛舞著,那些觀戰的不入流宗門弟子皆是滿臉的驚歎,議論著今日的比鬥。

    顯然,今日三流宗門弟子的廝殺讓他們收獲匪淺,不虛此行。

    劍光飛舞,然而便是這一刻,他們的聲音嘎然而止,站在虛空中,仿佛察覺到什麼,抬起頭,望著那遙遠的盡頭。

    緊緊閉著雙眼的清絕等人也抬起頭,眼中帶著幾分驚喜,望著那遙遠的盡頭。

    盡頭處,雪花飛舞,遲暮的餘暉將那雪花染成金黃,而一道略顯單薄的身影在那遲暮的黃昏中走出來。

    他的步伐不沉重,但是有力,每踏出一步,大地仿佛都承受不住他的步伐,輕微顫抖著。

    他身後的長發在風中搖曳著,牽扯著四周飛舞的雪花,雪花繞著他的身影飛舞著。

    這道白衣勝雪的身影,那遲暮的黃昏,那飛舞的雪花,形成一副天然的畫卷。

    眾人的聲音嘎然而止,深怕自己的聲音打破那安寧的一幕。

    “五代!”清絕低語著,嘴角處牽扯出一絲笑意。

    葉晨抬起頭,同樣望著遠處的數道身影,嘴角處牽扯出一絲久違的笑意。

    葉晨的步伐依舊緩慢無比,然而僅僅數步而已,葉晨便站在了韓間等人麵前,抬起頭,葉晨望著那漫天的身影。

    那間,那些不入流宗門弟子紛紛不敢直視葉晨的目光,朝下方的冰層落去。

    “第三日宗比結束了嗎?”葉晨低語著,他的聲音中多了幾分滄桑,這是清絕等人聽不懂的滄桑。

    “結束了!”韓間沉聲道。突然,一道響亮的冷喝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二流宗門神劍山莊不存挑戰各個二流宗門宗主!”

    在這道聲音猶如晴天霹靂般,那間,整個封宗島再次沸騰起來。

    無數道劍光激射而起,紛紛朝封宗島湧去。這道冷喝聲依舊在天際飄蕩著,在這道聲音中蘊含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

    “武道境!”葉晨抬起頭,神色略顯凝重的望著天際。

    “武道境威壓,二流宗門之中有人突破武道境了!”清絕低語道。

    武道境武者足以橫掃二流宗門宗主,畢竟,靈武境僅僅隻掌握規則,神通而已,而武道境則是掌握了武道意誌。

    一時間,無數道劍光齊聚封宗島。封宗島上,其各大宗門弟子分別落在各自的宗階上。

    就連三大殿堂弟子也難得回到平台之上,畢竟這是宗比的規則。

    神劍山莊莊主不存持劍,站在偌大的平台上,眼神淡漠的望著天際。

    一柄劍,一道身影,一股冷冽的寒風徒然在平台之上浮現而出,身後那飄蕩的長發飛舞著,劍氣在長劍處蔓延而出。

    作為宗裁的老者再次出現,就連三大殿主,三大傳奇也出現在宗階上。

    “神劍山莊不存,聖子黨成員!”太子半眯著眼,抬起頭,“如此光明正大的對付五代,聖子那家夥也做的出來!”

    說完,太子輕微一瞥三大殿主的神色,顯然,三大殿主的神色皆是頗為不善。

    “三日前與三日後,你的實力又有什麼區別呢?”聖子輕笑著,黑霧湧動著,其陰冷的氣息蔓延開來......

    !#

    

Snap Time:2018-04-23 04:26:05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