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897章左手執生右手執死(上)


    第八百九十七章 左手執生,右手執死

    第八百九十七章 左手執生,右手執死

    高處不勝寒,然而那琴音卻衝散了這莫名的寒意。

    青年站在落霞峰峰頂,一眼望去,劍神五峰的景象皆收眼。

    在青年身旁,女子攙著青年的肩膀,依偎青年的懷中,青絲垂落下來。

    風吹起,其冷風卷起了那青絲,青絲打在青年的臉上,其淡淡的清香彌漫開來。

    夕陽餘暉將腳下的雲彩染紅,青年和女子便這般,安靜的站在這,歲月並未在兩人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

    雲霧湧動,陣陣輕笑聲在下方傳來。

    在庭院前,幾名孩童正在嬉鬧著,他們手中拿著木劍,笨手笨腳的練著基礎劍法。

    望著那一幕,青年眼中的冷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情。

    正是因為身旁這女子和那些孩童的存在,青年方才覺得自己有未來。

    如同世俗那些童話故事般,青年和女子在三代月神的見證之下,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而那些孩童則是青年和女子的結晶,而數年下來,青年的身上的殺意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平和。

    以往,他所過之處,寸草不生,而如今,他所站之處,鮮花遍野!

    然而,他們有著童話般的開始,卻未有童話般的結束,女子的身體漸漸的消瘦著,生機也不斷的流逝著。

    就算青年修為通天,但是他也阻止不了這消失的生機,空有一身修為,卻毫無用武之地。

    這是一種無力的絕望,他的心在撕心裂肺的喊著。

    “曾經看過了小橋流水,但是曾經也說好要牽著彼此的手一起去看細水長流!”女子的臉色越發憔悴了。

    那一刻,他跑遍了整個武神大陸,牽著他的手,一起去看那細水長流。

    “我等修劍,卻不精通醫術,茫茫大陸,本座就不相信找出奇人能夠治這莫名的症狀!”對於女子那消散的生機,三代也無能為力。

    那一年,他長頭磕在漫漫山路上,不為覲見,隻為醫師能夠拯救心愛人的性命。

    可是那一聲聲歎息粉碎了他心中唯一的希望,生機消散,就算醫術通天,誰又能有回天之力。

    那一世,他仰天長嚎,不為修來世,隻為與心愛人多處許些日子。

    那是一個雲彩布滿天際的黃昏,青年抱著越來越憔悴的女子站在山崖上,雲霧在他們的腳旁翻湧著。

    女子的美眸不複以往當初那般明亮,青年忘記不了那古道,那長亭,那南國的陽光掉入那雙明亮的眼眸中。

    修長而又纖細的手拂過青年的臉,女子嘴角始終掛著一絲笑意,“老人們說,在大海的對麵是彼岸,他們說人死了,都要飄向那彼岸,你說那彼岸存在嗎?”

    “隻要信念在,那麼彼岸便在!”青年低語著,望著女子的眼中還是一如既往的柔情,他從未在女子麵前流露過疲憊,絕望的神情。

    正如,他所說,隻要信念在,那麼一切都未知。

    聞言,女子的嘴角彎起一弧度,“如果想我了,那麼你就寫信給我!”

    “希望,我在那邊能夠收到你的來信!”女子的聲音最終還是消散在風中,她那明亮的眼眸同樣消散在那夕陽的餘暉中。

    生離怎等同於死別,生離的結果是至少你還可以看到她的以後,祝福或詛咒她的生活好與不好,而死別才代表永遠的失去,這世上愛大,比愛更霸道的卻是死亡。

    人生最痛苦的不是你站在我麵前,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生與死的距離。

    青年始終抱著女子,他看著最親愛的人在指尖的麵前一步步的走向了生命的終點,他的漸漸瘋狂了。

    往日那些刻在記憶中的美好隨著女子的離去而漸漸消散掉,消失的還有他的傻笑,他不知笑為何物,在女子閉上雙眼的那,他此生第一次留下了淚水。

    這也是他最後一次痛苦,這一次,他哭泣了七天七夜,直到他的心不再悲痛。

    七天七夜之後,他一夜白發。白如雪,白衣如霜,祭念那逝去的伊人。

    原來這世上除了撕心裂肺,悲痛欲絕外,還有一個詞語更可以表達痛苦,那就是生離死別。

    然而這僅僅隻是開始而已,熟悉的人漸漸離他而去,再不久之後,武神大陸和域外爆發了第三次大戰。

    三代走了,三代麒麟同樣走了,不僅僅他們兩個,還有三代青龍,三代朱雀,三代白虎,三代玄武,太多人都停留在了域外,永遠回不來。

    人生如河流,而那些人如同河流上船支般,在岸邊眺望河盡頭,看那一艘艘匆匆離去的船隻,暮然回首,自己一步未前,而那一艘艘船隻都流失在那歲月的長河中。

    到後來,隻剩下萬荒蕪的孤寂。青年越發的孤獨了,他的眉心處出現了月神印記,後來,眾人都稱呼他為四代。

    在武神大陸麵對前從未有的危機下,他撐起了這破碎的天,撐起了落敗的劍神門。

    每當黃昏的時候,他始終站在山崖邊,白衣如雪,白發如霜,他略顯茫然的望著天際,右手死氣彌漫,而他的左手則是生機浮現。

    右手代表了死亡,左手代表了新生。青年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低語著:“我的右手屠盡了無數生靈,殺戮原本是罪,而右手犯下的罪,那麼左手便來償還!”

    他的右手不再持劍,持劍的隻是左手,左手持劍,他帶著無數的守護者,四代麒麟,四代青龍,四代白虎,四代朱雀,四代玄武,擊殺了無數的域外之敵。

    死在劍下,死在他左手的劍下!很多年後,歲月依舊未在他的臉上留下痕跡,但是他的身形卻有些年邁,如同當初他見到的三代那般。

    依舊是遲暮的黃昏,他站在山崖上,眼神略顯茫然的望著天際,下方則是傳來一陣陣弟子練劍的輕喝聲。

    “我到底是誰?”他輕聲喃喃道,在這個時候,他仿佛看到了那柳絮飛舞的長亭,還有那一撫琴的倩影。

    “我到底是誰?”他再次自語著,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那女子依偎在自己懷中的一幕,一片柔情盡付晚霞中。

    “嘻嘻,那麼你就跟我姓,以後你就叫月神!”女子的聲音依舊盤旋在青年的耳旁,他眼神中的茫然漸漸退去,“我是月神!”

    “但是,我不是四代,我是五代!”茫然的神色如潮水般退去,青年的眼神越發的清明起來,背後那飛舞的白發再次漸漸變黑,那遲暮的黃昏則是化成了無盡的飛雪。

    他腳下所站的山崖則是化成了無邊無際的冰層,四周那些熟悉的畫麵徒然破碎開來,消失在過去的晚風中。

    雪依舊在飛舞著,火麒麟的身影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臉色略顯凝重的望著葉晨,已經三日了,這小子還未蘇醒過來。

    然而便是這一刻,雙眼緊閉三日之久的葉晨徒然睜開雙眼,抬起頭,略顯茫然的望著天際。

    “我到底是誰?”葉晨望著那飛舞的雪花,喃喃自語著。

    目光落在葉晨身上,在葉晨的眼眸中,火麒麟看到了一股化不開的悲傷,那悲傷的情緒感染了四周的雪花,雪無力的打落在地。

    “那種悲傷很像四代!”火麒麟低語著,他永遠忘不了四代失去心愛女子後那絕望又無力的眼神。

    “我是月神,我是五代!”雪打落在葉晨臉上,冰冷的氣息深入靈魂,葉晨的眼神越發的堅定起來。

    “我是葉晨!”說到最後,葉晨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這股氣勢居然讓火麒麟有種心悸的感覺。

    “這小子又變強了!”望著這一幕,火麒麟錯愕道。

    !#

    

Snap Time:2018-01-22 14:29:26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