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896章煙雨悠悠過往如水


    第八百九十六章煙雨悠悠,過往如水

    第八百九十六章煙雨悠悠,過往如水

    古道邊,他眼露迷茫的望著那漫天的柳絮。

    不知何時,他的劍已經生鏽,但是他的話也漸漸多了許多。

    殺戮漸漸的在他身上消失,青年輕聲喃喃道:“月神!”

    “那麼今後,我便是月神!”青年不知道月神這個名字代表了什麼。

    月琴韻婉然一笑,指著青年的眉心道:“成為月神要有月神印記,但是你沒有!”

    青年隻是在笑,女子同樣在笑,柳絮漸漸飄落,春去夏來,草長鶯飛,古道旁已經是一片綠海。

    青年持劍站在樹下,風吹來,卷起他身後那飛舞的長發,他目光落在長亭上。

    梨花飛舞,女子始終坐在長亭內,安靜的撫琴著,琴聲漸漸化去了青年身上的殺意,他所站之處,草不再枯萎。

    在他身旁,死氣環繞,但是生機漸漸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波動在四周彌漫開來。

    “生死!”青年低語著,抬起右手,無盡的死氣在他的手中彌漫著,這死氣讓周圍的虛空出現了少許波紋。

    “這便是死!”青年低語著,他右手輕輕的朝前揮去,那些青草瞬間枯萎。

    他的右手屠殺了無數的生靈,至今,他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生靈死在他的右手上。

    在這一刻,他身上又出現了殺意,幸虧,那女子的琴聲突然飄至,安寧的琴聲再次化去他體內的殺意。

    青年抬起頭,望著長亭,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很溫馨的笑意。

    時間猶如指尖流沙般,青年這一站便是十年,而那琴聲同樣響徹了數十年。

    每當朝陽的曙光破開雲霧時,那琴聲悄然響起,青年便站在古道上,靜靜傾聽著,他的眼中難得出現了少許柔情。

    這一抹柔情讓他那死氣沉沉的雙瞳中再次多出了人類的情感色彩,而女子便安靜的坐在長亭上撫琴。

    而夕月的餘暉染紅了天際的時候,琴聲嘎然而止,青年握住那生鏽的劍,劍影飛舞,風吹草動,片片花瓣在劍勢的牽扯之下,灑落在古道上。

    女子起身,抱著古琴,站在長亭上,安靜的望著那道在古道上起舞的身影。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星光閃爍時,兩人站在星光下,笑而不語,不訴說以往,不向往未來,隻說現今。

    十年,便是無數個日夜堆砌而成,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夜。

    “我要走了!”女子起身,其青絲垂下來,遮擋住那半臉的醒目胎記。

    在這一刻,漫天的星光徒然暗淡了下來,隻為了女子那絕世的容顏,同時,悠揚的琴聲同樣嘎然而止。

    “去哪?”青年睜開雙眼,略顯茫然的望著那張絕世的容顏,不知何時,他已經習慣了這長亭,習慣了這琴聲,習慣了那倩影。

    數十年以來,他走在血海中,他身上始終帶著驚天的殺意,衝天的血腥味,可是因為這十年的習慣,他身上的殺意退去,血腥味散去。

    “劍神門!我出生的地方,落葉始終要歸根!”女子低語著,眼中帶著幾許追憶之色。

    “你呢?”女子低語著,目光望向那道挺拔的身影,她的目光中依舊帶著憐惜之色,這抹憐惜並未隨著歲月的流逝而褪色。

    “我沒有過往,也沒有未來,所以不知去路!”青年低語著,記憶中的那片山坡上應該長滿了漫山遍野的丁香花,或許應該如此。

    “沒有過往,也沒有未來!”女子的心隱隱一痛,十年以來,她同樣習慣了這古道,這身影,還有這熟悉無比的聲音。

    “是不是很可悲,沒有過去,也沒有將來!”青年抬起頭,目光略顯茫然的望著那飛舞的柳絮,低語著:“正如這飛舞的柳絮,不知飄向何處!”

    江南煙雨悠悠而落,籠罩了山,籠罩了地,籠罩了古道,籠罩了這長亭,同樣籠罩了這兩道身影。

    兩人同時抬起頭望著這場突如其來的江南煙雨,雨水打落在青年身上,青年眼中的茫然越發的濃厚了。

    “你看過小橋流水嗎?”女子突然婉然笑道,在這靜的隻剩下滴答聲的世界中,女子的笑聲掩蓋了那雨聲。

    “或許曾經看過,隻是不曾駐留!”青年同樣輕笑著,隻是,他的眼中依舊帶著少許茫然。

    蒙蒙細雨,細雨沾衣,女子走向這場江南煙雨中,走在古道上,走到了青年麵前,在青年茫然的眼中,女子牽起了青年的手。

    “那麼我們現在去看小橋流水!”兩道身影漸漸消散在江南煙雨中,隻是古道依舊,長亭依舊。

    那顆柳樹隨風飄揚,那細細的雨滴如晶瑩的玉珠,粒粒青翠,顆顆如一。

    徘徊在江南煙雨之中,青年和女子流連在小橋流水中,青年站在岸邊,女子站在橋上,青年望著那飄蕩的柳絮,女子望著青年,笑而不語。

    “看過了小橋流水,可惜世間美景終有看盡的一天!”女子低語著。

    “可是我找到了未來!”這一次,青年牽起了女子的手,從蒙蒙細雨中走了出來,走到了劍神門。

    劍神五峰如五柄出鞘的利劍般,直插天際,雲霧在四周環繞著,那西落的夕陽餘暉將那雲霧染成了金黃色。

    若第一次見過劍神五峰的人必然會被震撼,但是望著這一幕青年眼中隻是淡然,隻是,他有些茫然,好像很久以前他便來過這,這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無比。

    這種莫名的熟悉感,青年低語著,他的手一直牽著女子的手。

    尖銳的破風聲漸漸在天際處響徹而起,一道年邁的身影從無盡的虛空中走出來。

    歲月未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但是這道原本挺拔的身影看起來卻有些年邁,在他的身後站著五道身影。

    青年抬起頭,望著那為首的中年人,在中年人的眉心出有一道奇特的印記,月神印記。

    “落葉終究要歸根,琴韻!”中年人望向那女子,輕聲道。

    聞言,女子婉然一笑,“隻是因為找到了回來的理由,所以就回來了!”

    “他是誰?”中年人目光微偏,落在女子身旁的青年身上,其平淡的目光中卻蘊含了無盡的威壓,天地之威。

    “他就是他,從來不是誰!”女子緊緊握住青年,青年那略顯茫然的眼神越顯清明起來,“我叫月神!”

    砰砰!五股強悍的氣息爆發開來,隨即,四道身影破開虛空,緊緊瞬息便出現在青年的上空,一時間,其一道龍吟聲響徹而起。

    一柄巨劍從上空劈落,所落之處,赫然是青年所站之處。

    青年略顯茫然的抬起頭,右手並指為劍,輕飄飄的指出,點落在那巨劍上,一道金屬的交鋒聲響徹而起,那道巨劍徒然崩潰開來,一名身穿青袍的老者朝後退去。

    然而在巨劍之後則是無盡的火海,而緊隨在火海之後又是無盡的寒意,還有一股如大地般沉穩的氣息。

    青年劍指接連點落三下,三道轟鳴聲響徹而起,隨即,三道身影同樣落後。

    不過,一道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青年的背後,同樣是一記劍指。

    “麒麟指!”沉悶聲響徹而起,那是一名身上被紫色火焰包裹住的中年人,他的劍指劃過虛空,撕碎空間。

    隻是,劍指要觸及青年的時候,一股死氣徒然浮現而出,便是這股死氣無聲無息的化解掉中年人的劍指。

    青年轉身,望著眼前這名中年人,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又再次湧上他的心頭,好像很久以前,他便認識這名中年人,隻是,這是多久以前?

    砰!青年劍指點出,點落在虛空中,那名中年人被逼退,無奈的退去那名眉心出有月神印記的中年人身後。

    “我叫三代!”那名中年人突然開口道,他指著遠處的一座山峰,低語道:“那座峰叫斷劍峰,今後你便是那座峰的峰主!”

    “那座山峰是琴韻長大的地方!”三代低語著,身形漸漸消散掉。

    而先前動手的五名則是若有深意的望著青年,同樣轉身離去。

    “斷劍峰!”青年抬起頭,望著最西邊的那座山峰,夕月西落,天際的雲霞便染成了金黃色,仿佛墜落在那峰上。

    “那是我長大的地方,那很安寧,可是它的名字卻不適合那山,我一直習慣性的將那山峰稱為落霞峰!”

    “因為每當夕陽西落的時候,那雲霄仿佛都落在那山峰上似的,以前,我就喜歡待在那上麵撫琴!”女子彎起眼角,輕笑著。

    “那麼,它今後不叫斷劍峰,它隻有一個名字,落霞峰!”青年牽著女子的手,兩人的身形輕飄飄的浮起,走向那晚霞中。

    青年來到了落霞峰,成為了落霞峰峰主,他的名字漸漸傳遍了整個大陸。

    青年也知道了,當初對他動手的那五人是三代麒麟,三代青龍,三代朱雀,三代白虎,三代玄武。

    而那個中年人則是武神大陸的至高存在,三代月神。

    很多人走了,很多人來了,這一幕在劍神門中不斷發生著,但是數十年以來,落霞峰至少有一幕不會變化,那道在晚霞中起舞的身影,那道飄蕩在晚霞中的琴聲。

    站在峰頂,青年望著那無盡的虛空,眼中依舊帶著些茫然,為什麼,我對這的一切有著莫名的熟悉感?

    “我到底是誰?”

    

Snap Time:2018-07-20 11:00:19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