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894章你不懂他


    第八百九十四章 你不懂他

    第八百九十四章 你不懂他

    葉晨朝前走去,走向那白茫茫的天地之中,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風雪之中。

    “五代!”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清絕低語道。

    聞言,葉晨的身形止住,冷冽的寒風吹起了葉晨身後那如墨的長發,隻是飄落的雪花將之染白。

    “三日之後,我會回來的!現在我去尋找一個答案!”咆哮的寒風掩蓋住了葉晨的聲音,最後,那飛舞的雪花同樣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五代說了,三日之後,他會回來!那麼我們便在這等待便可!”絕林輕輕拍打著清絕的肩膀,低語道。

    若是劍神門是不入流宗門,那麼接下來的宗比便無關劍神門的事情。

    可是在葉晨橫掃不入流宗門之後,劍神門已經進階為二流宗門。

    盡管劍神門在這一屆不需要參與二流宗門之間的宗比,但是按照宗比的規則,劍神門唯獨二流宗門宗比結束後方才可以離去。

    這而這條所謂的規定其實跟葉晨上次提起規則相存在,若二流宗門中有宗門要挑戰所有二流宗門,那麼劍神門也必須參與。

    風雪越來越大,清絕等人便站在風雪中,一動不動的望著葉晨離去的方向。

    雪已經將清絕等人的身影覆蓋住,清絕等人依舊未動,那麼在等待五代的歸來。

    或許是因為葉晨的那一句話,清絕等人堅信,三日後的五代會重現以往的風采。

    星光之下,雪絮飛舞,漫天的雪絮仿佛承受不住星光的重量,無力的砸落在冰層之上。

    大海無邊無際,其冰層同樣無邊無際。然而在大海的某一島嶼之上,其微弱的燈光在風中搖曳著。

    這是一座孤島,在上麵毫無生機,白茫茫的一片。

    而此刻一名黑袍青年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孤島上,其無盡的黑霧在島嶼上空彌漫著。

    那間,這座孤島便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風雪中。而在孤島的六個角落中站著六道血色身影,刺鼻的血腥味在這六道身影上彌漫而出。

    站在山峰頂端,黑袍青年俯視著下方那白茫茫的天地,在那白茫茫的天地中,一道倩影穿梭在飛雪之中,若隱若現。

    璀璨的劍光牽動著四周的飛雪,清冷的月光打落在那道倩影上,同樣打落在那張絕世的容顏上。

    月光掉落在清冷的眼眸中,可是,月光驅散不了那眼眸中的淡漠,如同雪一般的淡漠。

    翩翩起舞,她的劍賦予了雪花本不該有的生命,雪花如蝴蝶一般在四周翩翩起舞。

    一股意境的波動融入這方天地之中,天地間仿佛隻剩下那一道飛舞的身影。黑袍青年的目光隨著那道倩影而隨之晃動著,“很美的人,很美的劍!”

    “如雪一般的劍,如雪一般的人,千川雪!”黑袍青年低語著。

    “可惜,你也是遊戲中的獵物,現在遊戲已經開始了!”黑袍青年輕笑著。

    “當五代看到你被我騎在胯下的時候,不知道他會有怎麼樣的表情!”月光之下,黑袍青年嘴角揚起一絲莫名的笑意。

    雪落,劍止,那道飄蕩的倩影徒然止住身形,千川雪抬起頭,目光淡漠的望著上方的那一道身影,淡淡道:“你不懂他!”

    盡管相隔數百米之遠,黑袍青年還是聽到了千川雪的話語,“聽說,五代曾經為你說過一句話,若你嫁人,我便踏破帝都!”

    “倘若我要是動了你,那麼他會有什麼反應?我倒是有些期待那一天的到來!”黑袍青年淡淡道。

    “所以,你不懂他!”盡管被擒住,千川雪的臉色一如既往,其語氣也如以往那般淡漠。

    “很討厭你眼中的鎮定,怎麼,難道你認為我現在就不會動你?”說著,黑袍青年的目光在千川雪身上來回掃動著,眼中流露出一股炙熱之色。

    雪落,千川雪的身影在風雪中若隱若現,淡淡道:“那又如何!”

    “我知道,你心還有一個幻想,幻想五代那家夥會來!”黑袍青年搖頭,輕笑著:“可是,你不知道在今日我就遇上他,還打了一架,比起想象中,他實力要強不少!”

    “可惜,最終還是靈武境的螻蟻而已,按照遊戲規則,那家夥注定是要隕落的,所以你也別存在任何幻想了!”黑袍青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討厭千川雪眼中的鎮定。

    “你擋不住他的,誰也擋不住的,這個你們都不懂!”一絲笑意在千川雪的嘴角綻放開來,至少在黑袍青年看來,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千川雪的笑。

    “靈武境的螻蟻,你倒是高估他了!”黑袍青年淡淡道:“而且,我不僅僅討厭你眼中的鎮定,同樣討厭你的笑!”

    “是嗎?”千川雪沒有去理會黑袍青年,持劍,其身形再次飄蕩在風雪之中,一道怪異的意境波動彌漫開來。

    黑袍青年眼眸微眯,望著千川雪手中的那柄劍器,臉上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

    “忘情!”黑袍青年低語著,在數十日前,血影便將千川雪從劍神門掠奪而來,但是,黑袍青年一直未對千川雪動手。

    而是將千川雪困在這島上,這座島名為忘情島,數百年前原本是一名武道境武者的修煉之地。

    後來那名武道境武者隕落了,這座島便被黑袍青年占為所有,而在千川雪手中的那柄劍原本是插在島嶼之內,後來在黑袍青年的故意安排下,讓千川雪得到那柄劍。

    劍名忘情,原本是武道境武者的佩劍!忘情島,那名武道境武者修煉的是忘情意境,其忘情劍內更是蘊含了她一生的意境。

    當千川雪握住忘情劍的時候,其恐怖的意境直接摧毀了千川雪原本的意境,加上黑袍青年刻意安排,漸漸的,千川雪已經沉入忘情意境之中。

    “不管你願不願意,忘情意境已經融入你的靈魂,你的靈魂深處已經種下了忘情意境的種子!”

    “忘情,若有一天,你是否又能忘情!”黑袍青年輕笑著:“這是一場很有趣的遊戲,不是嗎?”

    黑袍青年的身影漸漸消散在盡頭處,不過其聲依舊盤旋在風雪中。

    收劍,千川雪眼神略顯茫然的望著手中的劍,在劍身處浮現出兩個醒目的字眼:忘情!

    正如黑袍青年所說,千川雪的意境已經不知不覺間變成了忘情,那個埋在靈魂深處的忘情意境種子也漸漸發芽起來。

    千川雪想擺脫這忘情意境,但是她知道,除非魂滅,不然那顆忘情意境種子始終會影響到自己。

    但是千川雪堅信自己,止劍,千川雪望著那無盡的虛空,輕聲喃喃道:“你不懂他,同樣不懂我!”

    話落,千川雪的劍再次飛舞起來,一道道怪異的意境波動擴散開來,融入虛空之中,仿佛穿越了時空似的。

    在白茫茫的天地之中,一道身影在風雪中徘徊著,葉晨抬起頭,眼神略顯茫然的望著西方,輕語道:“一種怪異的感覺!”

    雙眸再次緊閉,葉晨繼續走向風中,消散在雪中。

    一股怪異的波動在忘情島上彌漫著,在這種波動之下,忘情島在風雪中變得朦朦朧朧起來,若隱若現。

    六道血色身影懸浮在半空中,其陰風陣陣,黑袍青年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六道身影,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

    劍魂訣!聖子的功法,如今聖子已經修煉到了第七轉,也就是說,他已經進行了第七次奪舍,而眼前的六道血色身影則是他以往的宿體。

    每一道宿體之內都流轉著恐怖的波動,那種波動是屬於規則的波動。

    “六道規則,六道神通!”黑袍青年低語著,這是他的底牌,誰也不知曉的底牌。

    “第七道宿體,接下來便是要激發出第七道宿體內的血脈,一代血脈,不知能否覺醒一代的血脈神通!”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黑袍青年低語著。

    “散去!”黑袍青年淡淡道,眼前的六道血色身影徒然消散掉,同時,黑袍青年的身形也漸漸模糊起來,消失不見。

    在無盡的虛空之上,一塊寬數千丈的石塊淩空而立,在石塊上,山石林立,湖泊遍地,其風景優美無比。

    劍神島,便如此詭異的懸浮在半空中,其無盡的劍氣在虛空中幻化著。

    陣陣劍吟聲不時的從劍神島內響徹而起,而便是這時,兩道身影從無盡的虛空中走了出來。

    一道身影,白發如雪,其空洞的眼神中帶著無盡的死氣,慕辰。

    另一道身影,手持長劍,體形略顯肥胖,不過其目光卻足以切金斷石,蕭胖子。

    恐怖的靈魂力席卷而出,蕭胖子雙眸緊閉,徒然睜開雙眼低語道:“劍神島內並無千川雪的氣息。”

    “同樣,劍神殿主,眾多長老,聖子的氣息也沒有!”蕭胖子低語道,轉身,持劍朝無盡的虛空中走去:“去封宗島!”

    慕辰並未言語,隻是冷冷的望著那劍神島,轉身,緊隨在蕭胖子之後。

    而在兩人身形消失之後,劍神島內爆發出數股恐怖的氣息,幾股強大的靈魂掃過此處......

    !#

    

    

Snap Time:2018-08-19 06:13:04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