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九十一章聖子


    第八百九十一章聖子

    第八百九十一章聖子

    封宗島外,萬冰層之上。(百度搜索,觀看本書最新更新)

    葉晨雙手負背,其目光凝視著天空的風雪,眼中流露出沉思之色。

    在茫茫雪地之中,葉晨的身影仿佛融入這天,這地,這雪之中。

    清絕,絕林,玄刃,劍雪,韓間等人站在百米開外,皆是安靜的望著那道白衣獵獵作響的身影。

    而在方圓數千米之內再無一道身影,這已經成為了禁地,至少在三流宗門眼中,這是禁地,他們踏入不得。

    需如柳絮般飛舞著,在咆哮的寒風中,雪絮飄落在冰層的盡頭處。

    “三大殿堂!”久久未出聲的葉晨突然開口道:“很強!”

    在白虎族的時候,葉晨便聽絕林提起過三大殿堂的實力,然而今日麵對的時候,葉晨才真正意識到三大殿堂的恐怖。

    “如今,三大古族回歸劍神門,就算如此,比起三大殿堂,劍神門的實力依舊微不足道!”葉晨低語著。

    “三大殿主,六大副殿主,以及眾多長老,這些皆是武道境修為!”

    “武道意誌無視神通,無視規則!僅僅數名武道境武者便足以抹殺劍神門!”

    “三大殿堂在數千年前便開始對四大古族打壓,由此可以看出來,三大殿堂不允許四大古族撼動他們的地位!”

    “如今,三大古族已經回歸劍神門,若是給劍神門一定的時間,劍神門也恢複不少元氣,隻是,那三大殿堂會視若無睹嗎?”

    葉晨的喃喃自語聲融入這風雪之中,一柄樣式古樸的長劍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

    “玄天劍!玄武族傳承劍器!”葉晨目光落在玄天劍上那奇特的印紋上,一隻仰天咆哮的玄武,在其中葉晨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意誌!

    “四塊月神佩玉,四柄傳承劍器!”運起玄天劍,一朵璀璨的劍花擴散開來,僅僅一劍便撕碎了空間,望著那碎裂的空間,葉晨低語著:“四代到底布下了怎樣的一個局!”

    “那個劍墓麵到底埋葬了什麼?”抬起頭望著天際,葉晨眼前不禁浮現出當初一柄貫徹天地的冰劍。

    “或許,宗比過後便能夠知曉!”葉晨收劍,玄天劍沒入麒麟戒之中。(百度搜索,觀看本書最新更新)

    突然,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天際處響徹而起,這響起的破風聲打破了此刻的安寧。

    不過葉晨宛若未知一般,依舊望著前方飄蕩的雪花,倒是站在百米開外的清絕等人臉色微變,劍眉微皺,目光朝天際處掃射而去。

    星光閃爍,但是在這一刻,那星光彌漫的虛空徒然一暗,一道身影在虛空中走了出來。

    一襲黑袍,其如墨的長發在背後狂舞著,至於那臉麵特別的奇怪,朦朦朧朧,任憑清絕等人怎麼看都看不清楚。

    但是這個人一出現之後,清絕便知道此人是誰,這個人身上那奇特的氣息,他們忘不了,劍神殿聖子。

    這道身影一出現,其如實質劍芒般的目光便落在了葉晨身上,同時一道輕笑聲在天際處擴散開來:“不錯!”

    一股很討厭的氣息在上空盤旋著,葉晨抬起頭,眼眸微眯著,淡淡的望著那一道身影。

    “劍神門宗主五代月神,不錯!”那人依舊輕笑道:“僅僅數月而已,成長的速度實在讓人震驚!

    “在如今的劍神門中能夠走出你這般人物,同樣讓人震驚!”這人的聲音中帶著一股對劍神門的不輕視,如今的這個劍神門,已經徹底沒落,哪還有當年的那種風光?

    落敗的宗門,聲望固然在,但是其實力卻匹配不了那聲望,到頭來,以前的聲望隻是對如今的諷刺而已。

    “很討厭的氣息,很討厭的一個人!”葉晨眼眸微眯,誰也看不到他眼中的神色:“你是誰?”

    “我是誰?”對於那個問題,黑袍青年同樣有些困惑,無論的揉著眉心,追憶道:“我記得,很多年前我是有名字的,後來那個名字便漸漸淡忘了,不僅僅我淡忘了,其他人也是如此!”

    “後來,他們就習慣性的稱呼我為劍神聖子,然後我也習慣了這個稱呼!劍神聖子,或許這個名字對於有些陌生,但是再過不久,你倒也有資格接觸到這個圈子!”

    黑袍青年輕笑著,修長的右手抬起,星光之下,他的手略顯慘白。

    並指為劍,黑袍青年劍指朝前點落,一道詭異的波動彌漫開來,打落在四周的虛空中,四周飄蕩的雪花徒然化作虛無。

    “太子那家夥喜歡雪,可是他喜歡的東西,我一直很討厭,對了,太子是指月神太子,這個人,你身後那些人應該知曉!”黑袍青年的目光投落在遠處的清絕等人,輕笑道。

    “劍神聖子!”在宗階上,葉晨便注意道這名黑袍青年,淡淡道:“有事?”

    “隻是來看看獵物而已,!”黑袍青年繼續笑著,隻是他的笑聲比起那冷冽的寒風還要冷上幾分。

    “獵物?”葉晨很不喜歡那黑袍青年的眼神,高高在上,猶如天神俯視螻蟻一般的眼神。

    “除了來看看獵物外還要一件事情,那麼便是我要確定一下,你是否有成為我獵物的資格!”說到這,黑袍青年的目光落在葉晨身上,眼湧出一股火熱之色。

    “數月前,我便期待與你的相遇!”黑袍青年望向葉晨的眼神猶如望著一盤食物似的,讓人不寒而栗。

    砰砰!數股淩厲的氣勢在清絕等人身上冒騰而起,清絕等人正欲朝前踏去,卻駭然的發現,一股恐怖的威壓臨身。

    其數道血色身影在清絕等人身上彌漫而出,妖異如血的血袍,數道身影皆是籠罩在內,一共六道身影,這些人身上皆是彌漫著妖獸一般的氣息,殺戮與狂暴的氣息交織著。

    便是這樣的六道身影擋住了清絕等人的去路,麵對這六道身影,清絕和劍雪等人感到前從未有的壓力。

    這六道身影身上沒有任何的生機,但是體內卻充斥著一股恐怖的力量,這六人仿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屍體似的。

    至少在麵對這六道身影的時候,劍雪有種怪異的感覺,“毫無生機,就連一丁點靈魂波動都感受不到!”

    “作為手下那麼便要有作為手下的覺悟,有些事情,是你們接觸不了的,!”黑袍青年的聲音徒然在清絕等人耳旁處響徹而起。

    這道聲音很陰冷,猶如一陣陰風般籠罩著清絕等人,麵對這道聲音,清絕等人不得不運起真氣,那股陰冷方才消散掉。

    “放心,對於你們,我沒有興趣,畢竟,你們還沒有成為獵物的資格!”黑袍青年收回目光,猩紅的舌頭不由伸出來,“唯獨五代月神才有資格成為我的獵物!”

    葉晨神色漠然的望著遠處的六道血色身影,很詭異,出現的無聲無息。

    對於黑袍青年的話語,葉晨則是搖頭,漠然的望著黑袍青年,搖著頭道:“配與不配,還輪不到你定義!”

    “有趣!”黑袍青年朝前邁出一步,身後突然彌漫出詭異的黑霧,“至少在這場遊戲中,規則是我定下的,作為主宰者,我自然要確認一下你是否有成為獵物的資格!”

    “太子喜歡布下棋局,而我則是喜歡製造遊戲,喜歡定規則!”黑袍青年嘴角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等你有資格之後,遊戲才會真正的開始!”

    “現在,便開始確認資格!”黑霧湧動,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在黑霧之中浮現而出。

    黑袍青年抬起右手,右手探入那黑霧之中,抓起一柄黑色至妖異的長劍,詭異的劍氣浮現出來,周圍的虛空瞬間破碎,露出了漆黑的洞虛空間。

    “老夥計,新一輪的遊戲再次開始了!”黑袍青年自語著,那間,漫天星辰徒然消散掉,黑霧彌漫,虛空中隻剩下那一道身影以及那柄劍。

    葉晨心中一凜,那黑色劍氣十分詭異,葉晨感受到了一股極其陰冷的氣息。

    砰砰!黑袍青年徒然站出一步,手持長劍,其兩種規則之力在他的身旁徒然浮現而出。

    虛實規則,冰之規則!一種虛規則,一種冰規則,兩種不同的規則被黑袍青年掌控著。

    兩種規則彌漫開來,在黑袍青年邁出第二步的那,一股恐怖的劍意長劍上彌漫著,同時長劍上延伸出了一柄數丈長的劍意虛影,洶湧澎湃的劍氣在四周湧動著。

    長劍揮舞而起,黑袍青年便如同舞起了一柄數丈長的劍氣,陰風陣陣,冰寒的氣息瞬間彌漫了整個虛空,將那碎裂開來的空間亂流凍住。

    微風輕拂,便哢嚓一聲,空間亂流泯滅掉。一股恐怖的威壓彌漫開來,望著下方的葉晨,黑袍青年眼中盡是一片寒意。

    罕見的凝重流露出在葉晨臉上,葉晨望著虛空中那一幕,劍意同樣在他身上彌漫開來。

    然而便是這一刻,其一股恐怖的意誌臨身,這是武道意誌,來自那黑袍青年的武道意誌。

    “我說過了,你現在勉強有資格接觸到這個圈子!隻是勉強而已!”黑袍青年朝前邁出一步,手中的長劍轟然劈落。

    砰砰!葉晨朝後退出數步......

    

Snap Time:2018-07-19 00:21:52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