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七十九章本座來了


    青年的目光徒然一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道從無盡虛空中走出的身影。

    白衣似雪,一道ting撥的身影踏著破碎的空間亂流,緩緩走了出來。

    青年的聲音嘎然而止,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那道身影。

    其他霸劍閣弟子也注意到青年的異樣,紛紛抬起頭望著天際處那道身影。

    雪花不知何時飄dng開來,望著這道身影,他們皆是有種錯愕的感覺,仿佛有種麵對天地一般。

    葉晨踏雪而來,目光落在下方的虛空劍陣上,淡淡道:“啟動劍陣,目的萬古劍宗!”

    聞言,青聳點頭,右手拍出,直接撤去四周的劍陣,原本插在山石的石劍紛紛浮現而出,形成一道虛空劍陣。

    見此,葉晨輕微點頭,抬步而出,直接一步,身形便浮現在虛空劍陣內。

    劍陣徒然運轉開乘,葉晨的身形也再次被流光淹沒掉。

    直到葉晨的身形消失之後,青年方才鬆了口氣,不斷喘氣,眼中卻掩蓋不住火熱之s。

    “莫語師兄,先前那人是?”先前出聲的那女子有點怪異道,自己這位師兄平日也是心高氣傲之輩,今日怎麼會聽從一少年的話。

    “師妹莫非忘記為兄先前所說的那一人!”青年苦澀笑道,此話一出,四周的霸劍閣弟子立即陷入了呆滯狀態。

    虛空劍陣,僅僅數息便可傳至數千,數息後,葉晨又一步踏出,出現一冰原之上。

    “舊地重遊,這倒是緣分!”葉晨一步踏出,化作一道流光劃過天際。

    萬古劍宗內,兩名老者坐在山石之上,其被磨平的山石之上排放著一盤殘局,黑白子落錯有致。

    “舞動兄其棋藝倒是越來越詭異了!”一名身穿黑衣的老者輕笑道,手持黑子,悄然按落。

    聞言,那名白衣老者淡淡一笑“比起數月前,老夫進步可不僅僅是棋藝,其劍術同樣如此!”

    “看來當初那一戰給舞動兄帶來不少的收獲,隻是可惜了,當初我在大陸上遊曆,錯過了當初那一戰!”

    “我倒是有集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能夠讓你和宗主如此稱讚!”黑衣老者低語道語氣有些無奈。

    “一道白衣一柄劍!”白子落盤白衣老者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s,隻是到最後,他也無法描繪出那一道身影,“忘不了那一劍,足以傾城的一劍!”

    “若是如今,舞動兄遇上那一人,不知可否有信心將之擊敗!”黑衣老者輕笑道。

    “僅僅隻有四成可能!”白衣老者無奈一笑,其劍氣在他指尖彌漫著一股規則的bo動擴散開來“除非我演化出神通!”

    突然一道bo動在虛空中浮現而出,白衣老者和黑衣老者兩人神情皆是一變,起身滿臉凝重的望著那ji起的空間bo紋。

    這晴朗的天空中,其雪花詭異的飄起,一道白衣似雪的身影從那風雪中出來。

    當目光觸及到這道身影的時候,白衣老者目光徒然一滯,是他!

    白雪飛舞,當觸暴這道身影的時候,黑衣老者心神輕微一震,僅僅那一道目光便給他帶來莫名的心悸,體內的真氣莫名的運轉起來。

    踏雪而來,葉晨隨意的朝前踏出數步,其氣息完全融入天地之中。

    在白衣老者注意到他的時候,葉晨同樣也注意到了白衣老者的存在。

    劍指微抬,葉晨指著遠處的虛空劍陣,淡淡道:“本座此次前來,yu借助貴宗虛空劍葬一用!”

    “本座?”黑衣老者劍眉微皺,眼前這一人好狂的語氣,一宗之寶的虛空劍陣又豈是你想用就用。

    可是,黑衣老者卻沒注意到白衣老者的異樣,白衣老者其眼中盡是震撼之s,眼前這人給他的感覺和數月前截然不同,絕對是靈武境,看來他突破了。

    “虛空劍陣為本宗禁地,沒有宗主的允許,誰也不能進入其中!”黑衣老者淡淡道,其身上湧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葉晨並未說話,目光一直停落在白衣老者身上。

    見此,黑衣老者有些惱怒,眼前這小子居然敢無視老夫。

    黑衣老者又要出聲,不過,白衣老者右手徒然抬起,按住黑衣老者的肩膀,朝前邁出一步,迎上葉晨的目光,沉聲道:“我想和你一戰!”

    戰意徒然在白衣老者身上彌漫而出,在黑衣老者錯愕的目光中,白衣老者手中居然握住了他數年未用的劍器。

    “否則,我會終生遺憾!”握住劍器,白衣老者猛然朝前踏出一步。

    劍意凝聚,規則浮現,老者身形化作一道流光ji射而出,手中的劍徒然化作萬千劍影,數萬道劍影那間便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瞥見那道白衣似雪的身影被劍影淹沒,黑衣老者不由一怔:“舞動今日怎麼了,如此反常!”

    “就算人家是來借虛空劍陣,你老小子也別一出手就是最強劍技!”黑衣老者嘀咕著:“那小子如此狂妄,沒準有強硬的後台。舞動你老小子要是把人家給滅,那豈不是給我萬古劍宗惹一大敵!”就在黑衣老者嘀咕的時候,白衣老者再次刺出了一劍,最強的一劍,璀璨的劍光融入萬千劍影之中。

    最強的一劍!白衣老者在施展出這一劍的時候,比起數月前,這一劍越發恐怖,就聳不能將那人擊敗,也足以將之擊退。

    白衣老者的目光透過那密密麻麻的劍影,落在那劍影中央處,那一道身影,其白衣勝雪。

    然而這一望,老者的目光便呆滯掉,隻見葉晨右手並指為劍,一指抬起,輕輕點落,無盡的寒意彌漫而簇,那飛舞的劍影立即被凍結住。

    被凍待住的不僅僅隻是劍影,僅僅瞬息,老者感到寒意襲來,一層冰霜在劍尖處彌漫而出,那間,冰霜蔓延開來,瞬間凍結住了他的身形。

    風吹來,那些被凍結住的劍影消散掉,而白衣老者的身影依舊停格在虛空中。

    雪落,葉晨身形直接掠過白衣老者,落在遠處的虛空劍陣上,虛空劍陣徒然運轉開來,流光洋溢,葉晨的身影漸漸消散掉。

    而便是此刻,白衣老者身體四周的冰霜方才消融掉,白衣老者轉身,目光依舊呆滯的望著虛空劍陣,盡管那已經沒有葉晨的身影。

    風起,雪飛!黑衣老者同樣驚駭的望著這一幕,舞動老小子敗子,敗得如此徹底。

    “那是神通?”黑衣老者走到白衣老者旁,不確定道。

    “還記得先前那句話嗎?”白衣老者開口道。

    “什麼話?”黑衣老者一怔,略顯疑huo的望著白衣老者。

    “先前你問我若是如今遇上那一人,我有幾成把握將之擊敗!,先前我說有四成!”

    “可是現在我才意識到,我和他的差距是越來越大,他未出一劍,我便敗了!”說到最後,白衣老者轉身,走向那飛舞的雪花中,身影顯得有些落寞。

    驚駭,震撼的神情在黑衣老者身上變化不定,白衣老者眼中的呆滯仿佛轉移到黑衣老者眼中,黑衣老者呆滯的望著那虛空劍陣,先前那個少年便是那一人。

    接連三十多個宗門,葉晨的身形僅僅出現片刻便消失在虛空劍陣內。

    隨著運轉虛空劍陣的次數越來越多,葉晨離封宗島也越來越近。

    越靠近封宗島,葉晨便感受到一股驚天的氣息,盡管,他如今離封宗島還有數萬之遠。

    漆黑的夜幕之下,葉晨的身形如一道隕落的星辰般,劃過天際。

    宗比,等著,本座來了!!。

    

Snap Time:2018-01-21 01:11:51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