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七十章鎮壓榮耀


    第八百七十章 鎮壓,榮耀

    我是一名孤兒,我沒名,我沒姓。

    我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我討厭雪,因為雪是我的天敵。

    因為每當下起雪時,萬物枯萎,就連樹皮也枯萎了,對於我這種無家的人來說,雪威脅到了我的生存。

    那一年,一名大叔背負著巨劍從風雪中走出來。

    他背劍而來,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無盡的沉重,他將我帶到了一個叫劍神門的地方。

    那個不需要為樹皮煩惱的地方,不需要為生存困擾。

    我一直跟著那位大叔,我看見了那位大叔用手中的劍殺了很多人。

    對此,我很疑惑,大叔總是用那種沉重的語氣說道:他們是邪惡的人,我們劍神門弟子要用劍鎮壓他們!

    後來,我知道了,那邪惡的人是代表外敵,大叔的劍總是鎮壓著那些人,代表劍神門鎮壓著他們。

    但是有一天,我醒來,我發現我倒在了大叔的懷中,而大叔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忘不了那一幕,大叔用他的胸脯為我擋住致命一劍的畫麵。

    我知道,在那個時候,大叔再也沒有機會用劍去鎮壓那些邪惡的人。

    我忘不了,大叔躺在血泊中對我說的那句話:“孩子,劍的世界很沉重!”

    在那一刻,我懂得了大叔的沉重,大叔,他的名字叫陸壓!

    大叔走了,他那柄大劍同樣斷了,那個時候,我也有了名字,我叫陸壓。

    我的劍叫鎮壓,代表大叔,代表了劍神門,鎮壓諸天,鎮壓滿天神佛。

    這是劍的故事,一柄叫做鎮壓劍的故事,陸壓的劍越發的淩厲,每一劍,他都用心去使出。

    如閑庭漫步般在風雪中徘徊著,但是陸壓的步伐總是那麼沉重,每踏出一步,整個平台都輕微震動一下。

    不是平台承受不住陸壓的步伐,隻是,平台承受不住陸壓的劍,劍,很沉重。

    劍客的世界同樣沉重!雪花飛舞,黃華的劍如雪花般,劍影徐徐,但是每一道劍影的被陸壓的劍給鎮壓住。

    單手提劍,陸壓每一劍都擊落在雪花之上。

    清脆的劍吟聲響徹不停,在那飛舞的雪花中,陸壓漸漸明白了那句話。

    “劍為百兵之君,凶器之首,為何我等亦追求劍道!”

    “劍始終令人感動,劍亦能殺人,亦能救人!”

    “有些人是因為追求功名利祿而修劍,有些人則是因為生存而修劍,有些人則是因為隨波逐流而修劍!不管如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無論何時,隻要堅持自己所執著的便行,又何必執著於形式!,修煉劍道,換句話來說則是修煉自我!”

    “修煉自我,我的劍代表劍神門,鎮壓諸天,鎮壓滿天神佛!”陸壓身上的氣勢越發的恐怖。

    在黃華眼中,陸壓仿佛變成了至高無上的存在,他的每一劍都代表了無盡的威壓。

    一劍鎮壓諸天!陸壓一劍揮舞而出,一劍之下,黃華身形巨震。

    一劍鎮壓神佛!陸壓持劍淩空劈落,一劍之下,黃華身形巨退。

    一劍鎮壓萬物!陸壓連續踏出數步,劍劍淩厲無比,劍落時,漫天的冰花破碎開來,化作虛無。

    砰砰!黃華的身形朝後連續退出數步,恐怖的勁道在其胸脯處爆發開來。

    在黃華駭然的目光中,一道璀璨的劍光激射而出,洞穿了黃華的胸脯,洞穿了他的心髒,一些生機在此刻消散掉。

    一劍消散,勝負已定!陸壓單腳踏在雪花之上,輕飄飄的落在平台上,眼眸微低,望著已經化作屍體的黃華,淡淡道:“這便是鎮壓!”

    收劍,陸壓身上的威壓漸漸消散掉,先前那三劍也耗費了他的全部精力。

    轉身,陸壓抬起頭望著虛空中的那老者,他在等待,等待著老者的那一句話。

    老者目光投射而來,目光淡漠的望著下方的屍體,望了三大殿主一眼,隨即踏出一步,浮現在平台的上空,徐徐道:“劍神門三勝二敗!”

    “天華宗二勝三敗!”頓了頓,老者音量猛然提高:“此次,劍神門勝!”

    在老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下方的台階處徒然寂靜下來。

    倒是韓間等人皆是暗暗鬆了口氣,昔日的榮耀,他們守住了。

    就連消沉也笑了,一切努力沒有白費。陸壓持劍,轉身回來,望著韓間等人,輕笑道:“幸不辱命!”

    在這一刻,鳳歌四人皆是輕笑而出。韓間起身,盡管傷勢得到了清理,但是他的臉色依舊慘白無比,“下一輪便是宗主之比!”

    “那些人對宗主起不到威脅性作用!”韓間捂住斷臂之處,低語著。

    聞言,陸壓幾人眼前皆是浮現出那一襲白衣似雪的身影,隻要宗主趕來,那麼劍神門的危機便可化解。

    無數道目光皆是投落在劍神門所在的位置,特別是那些與皇楓國毗鄰的宗門,眼中帶著一絲複雜。

    無疑,劍神門度過了第一次劫難,至少目前保證了護國之宗的位置。

    夜幕悄然降臨,其夕陽的餘暉漸漸消散在天際處,其天地徒然一暗,但是宗比依舊在繼續著。

    老者目光環視四周,最後落在下方的不入流宗門處,淡淡道:“火天宗對間宗,夜西門對殺邪閣,無極宗對火鷹門,魔炎閣對安神門!”

    一係列的宗門名字在天際處響徹而起,數道強悍的氣息徒然在下方浮現而出。

    砰砰!數道流光激射而出,數道身影躍落在平台之上。

    明亮的星辰浮現在天際處,星光灑落開來,掉落在平台上。

    一時間,平台之上的廝殺又開始上演著,劍氣彌漫,大部分目光皆是凝聚在平台之上。

    宗比,雖然是一次慘烈的淘汰賽,但是對於他們而言,也是一種經曆。

    魂武境之間的比鬥對於他們而言也是一種收獲,那些三流宗門與不入流宗門的弟子皆是細心的觀戰。

    韓劇五人也是如此,忍住身上的傷勢,仔細觀戰。

    在大陸的角落,其魂武境武者皆是一方強者,甚至可以開宗立派。

    然而,在這,魂武境武者隻是最低端的存在,一方勝便意味著一名魂武境武者的隕落。

    雲霧湧動,其月光難得破開雲霧,清冷的月光灑落開來,其一道道血光在月光中綻放著,每一道血光便意味著一名魂武境武者的隕落。

    夜未央,殺戮永遠是黑夜的主題,就連韓間等人也漸漸麻木了。

    直到曙光在天際處浮現而出的時候,這一場漫長的廝殺方才結束,雪落滿了平台,可是那血同樣也染紅了滿地的雪。

    數百道屍體零散的落在平台之上,其飄落的雪掩蓋住了他們的麵容,也掩蓋了那一柄柄劍。

    破曉的曙光灑落在那些廝殺一夜的宗門弟子身上,一絲疲憊的神情浮現而出。

    當老者宣布最後一場不入流宗門弟子比鬥結束時,許多人方才意識到,那些陪伴自己數十年的師兄弟不在身邊,他們已經長眠在這場大雪之下。

    一種詭異的氣氛彌漫在眾人心中,當走上這條路的時候,他們便要學會習慣,習慣那些熟悉人的離自己而去,直到最後,能夠陪伴他們的也隻有手中的劍。

    所以,劍客到最後是越來越寂寞的。

    雪落下,老者踏在飄蕩的雪花上,其目光環視四周,徐徐說道:“經過一日的比鬥,不入流宗門弟子之比結束!”

    “以下這些宗門是可以進入宗主之比的宗門,星辰宗,絕劍門,慈航劍閣,長生門,楓宗,千機宗,冰凝閣,劍神門,火天宗,殺邪閣,無極宗,安神門…….”

    “以下這些宗門,三日之後,進行宗主之比!”收回目光,老者轉身,輕微對著三大殿主一拜,徐徐說道:“第一日宗比結束!”

    “三日之後,進行第二日宗比!”話語依舊在天際處盤旋,老者的身形卻詭異的消散掉……

    這是宗比的規矩,每當舉行一場類型的比鬥後必定會休息幾天。

    而浮空島四周的樓宇便是為這些人準備的,靈氣在四周飄蕩著,在陣法的作用下,浮空島的靈氣也極為濃厚。

    甚至考慮到傷者的存在,樓宇內皆是放置了不少的丹藥。

    不過,這樓宇也是有差距的,一些樓宇宏偉壯觀,猶如宮殿一般,這是一流宗門之人方才可以進入的。、

    像如今劍神門這般的不入流宗門不能進入其中,甚至沒有為其安排地方。

    因此,這三日,不入流宗門隻能被迫離開浮空島,待三日之後方才可以再次進入浮空島。

    宗門等級製度在此處被無限放大,也正是因為如此,那麼宗門想進階。

    老者聲音消散之後,全場數十萬武者紛紛起身,一時間,無數道劍光在天際處浮現而出。

    一流宗門,二流宗門,三流宗門皆有安排地方,這些宗門的弟子紛紛躍進四周的樓宇中,至於那些,不入流宗門弟子隻能羨慕的望著那些身影。

    “宗階的差距!”韓間幾人毫無留戀的收回目光,持劍,身形化作數道流光朝浮空島外衝去。

    而在韓間幾人離去之後,天華宗的宗主也起身,目光陰沉的望著那幾道離去的身影,眼中跳動著莫名的殺意……

    

Snap Time:2018-04-25 00:39:44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