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六十九章劍神陸壓


    第八百六十九章劍神陸壓

    第八百六十九章劍神陸壓

    淩厲的劍氣破開蒼穹,其一抹璀璨的劍光越來越近。

    若這抹劍光落下之時,便是流葉隕落之時。

    望著那道越來越近的身影,流葉突然輕笑而出,這笑聲在此刻顯得如此響亮。

    “我認輸!”抬起頭,流葉望著虛空中的那名老者輕笑道,他嘴角的笑依舊那麼淡然,那麼從容。

    話語依舊飄蕩著,那一劍至上而下的劈落,當就是要觸及流葉的時候,這道劍光悄然散去。

    緊握著長劍,黃明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前進一步,手中的劍也無法落下來,一股無形的氣勁阻止了他的攻勢。

    眼前是流葉那張充滿笑意的臉龐,此刻,流葉正在望著黃明笑。

    “認輸!”黃明極為艱難的說出這個字眼,他沒想到這個家夥居然會認輸。

    自宗比以來,沒有任何人在宗比之上認輸過,就算慘敗也不會認輸。

    但是眼前這個人居然認輸了,一時間,四周徒然寂靜下來,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流葉。

    “剛才你那句話說錯了,我們兩個人誰也無法長眠於此!”起身,流葉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輕笑著。

    麵對失敗,流葉也是笑著麵對,從容的麵對失敗。

    “作為一名劍客,隻有生死,沒有認輸這個說法?”

    “這是為榮耀而戰,難道你便這麼輕易認輸?”當揮出那一劍的時候,黃明極為有自信可以擊殺流葉。

    但是僅僅流葉的一句話便化解了那一劍,瓦解了殺意,這其中的反差終究是無法忽視的。

    輕輕撥動著劍尖,流葉望著眼前漸漸發狂的黃明,輕笑道:“你不懂,就算繼續下去,我也打敗不了你!”

    “死也要死的有價值,死在你手中,這個不值!”揚起嘴角,流葉抬起劍,劍指虛空,淡淡道:“一生很漫長,今日沒有守住榮耀,但是我可以用漫長的一生繼續去守護!”

    “這一戰,劍神門弟子自動認輸,天華宗勝!”老者若有深意的望了流葉一眼,徐徐說道。

    一時間,數萬道目光皆是投落在流葉身上,他們捫心自問,他們是否也能跟流葉一般,如此淡然的麵對失敗。

    在萬眾矚目之下,流葉轉身,其長發飛舞起來。

    “也許我不懂,但是我知道有些東西要有生命去守護,失敗又如何,至少璀璨過!”望著這道漸去漸遠的身影,黃明低語道。

    “至少,今日我也璀璨過!”流葉輕笑而出,誰也不懂的他笑。

    在踏上這個舞台時,他便抱著必死之心,必死之心去出劍,隻是,結果有些無力。

    但是,流葉也懂得一句話,死得其所。走出數步,流葉突然停下來,轉身,再次輕笑而出:“聽說過一個故事嗎?”

    “故事?”黃明看不透這個站在風雪中的男人。

    “很久以前,兩個愛馬之人一起賽馬,其中一方的馬皆是極為健壯,可以稱的上良駒,而令一個人的馬隻有兩三隻良駒而已。”

    “他們賽馬,分為五場,按道理來說,贏得人應該是第一個人,可是結果與此相反,贏得反而是第二個人!”

    說到這,流葉不再說些什麼,聳聳肩,轉身,持劍朝來時的路走去。

    來時,他的步伐輕緩,回時,他的步伐也是這般。

    望著那道被風雪掩蓋的身影,黃明有些懂了,頗為無奈的望了天華宗所在的位置,同樣轉身,持劍走去。

    這一戰,他黃明勝了,但是,黃明知道,自己一開始也敗了。

    持劍,流葉重新踏在台階上,收起長劍,輕語道:“我走回來了,隻是沒守住榮耀!”

    見流葉安然無恙的歸來,韓間等人皆是鬆了口氣,陸壓則是若有深意的望著流葉,低語道:“那個故事,很不錯!”

    “所以,你要連我輸的那份都要贏回來!”流葉輕笑道,蹲下身,繼續為韓間清理傷勢。

    韓間身上的傷勢極重,一道道醒目的劍痕布滿了他全身。

    “那個是自然,最後一戰,絕不能輸!”握住長劍,陸壓輕笑著,起身,陸壓的目光飄向平台。

    天華宗的第五名弟子已經持劍站在平台之上,比起先前的黃明,這人的實力倒是差了一點。

    “至少不會讓你的努力白費,不是嗎?”陸壓彎起眼角,取出一瓶藥粉遞給流葉,旋即,起身,持劍朝平台走去。

    “這一戰,我會勝!”抱著必勝的心態,陸壓踏在虛空中,一道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腳掌處擴散而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在陸壓身上爆發開來。

    雪越下越大,這雪還未飄落至陸壓上方,便被一股無形的氣勁彈開。

    持劍,每踏出一步,陸壓身上的氣勢便強盛一分,在五人之中,韓間的實力最強,其次便是陸壓。

    劍神門大勢同樣在陸壓身上凝聚而出,在這股大勢的襯托之下,陸壓猶如下凡的天神般,無盡的劍氣在其四周幻化而出。

    “這一戰,會勝!”陸壓低語著,手中的長劍徒然震動起來,無盡的戰意在陸壓身上彌漫而出。

    當陸壓踏在平台的時候,其氣勢完全達到了巔峰,魂武二層巔峰的氣勢。

    冷冽的寒風卷起滿地積雪,其積雪再次灑落開來,隻是這雪遮擋不住陸壓的身影,遮擋不住陸壓的戰意,掩蓋不住劍神門的大勢。

    感受著這股大勢,清絕暗暗鬆了口氣,輕聲道:“沉睡的巨龍總有一天會騰飛!”

    “因為巨龍已經覺醒了,所以騰飛之日也不會太久!”聞言,絕林輕笑道:“劍神門一定會重新崛起,我深信!”

    “劍神門!”玄刃低語中,再次抬起頭,眼中才猶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堅定:“劍神門一定會重新崛起的!”

    “青龍族和白虎族都回歸劍神門,那麼作為四大古族之一的玄武族又豈會落後於你們!”

    “玄武族也會回歸劍神門!”玄刃語氣漸漸堅定起來。

    聞言,絕林和清絕皆是輕笑而出,有玄刃這句話,他們知道,玄武族一定會回歸劍神門。

    那時候,憑借著四大古族的實力,劍神門也足以擠入二流頂級宗門的行列。

    無數道目光再次齊聚平台,很難得,不入流宗門弟子之間的比鬥第一次引起了全場的注意力。

    持劍的天華宗弟子感受著陸壓身上那股恐怖的大勢,氣息略顯急促,猛然運起真氣,抵抗這股劍神門大勢。

    “天華宗黃華!”這名天華宗弟子持劍喝道,同時身上湧出恐怖的氣勢,化解了陸壓身上大勢所帶來的威壓。

    聲浪擴散而來,化作實質音浪擊打在陸壓四周的虛空處。

    “劍神陸壓!”眼眸微抬,陸壓淡淡道,雪劃過劍尖,其丈長的劍氣在其上冒騰而出,粉碎了滿地的積雪。

    兩人未出劍,其劍意便在兩人的上空凝聚而出,劍意虛影!

    “劍名劍虹!”黃華低語道,無盡的戰意在他身上凝聚而出,其劍氣赫然幻化成無盡的寒意彌漫著。

    “好劍!”陸壓輕輕一瞥那柄劍器,在那柄劍上,他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陸壓同樣抬起長劍,三尺青峰在風雪中若隱若現,劍氣凝聚在側,陸壓淡淡道:“劍名鎮壓!”

    目光凝聚,黃華同樣在陸壓的劍中感到了一股驚天的威壓,那是陸壓的劍意。

    “好劍!”黃華淡淡道,長臂一抖,長劍綻放出璀璨的劍影,這一道道劍影,頓時呈現出冰花的形態,詭異至極。

    而隨著黃華的動作,天地間那無窮無盡的寒冰靈氣徒然匯聚過來,融入劍影之中。

    “劍本是死的,但是因為有意,它便是活的!”黃華的身形漸漸化作虛無,其無數道劍影凝聚在一起,形成劍意虛影。

    但是隨著黃華一劍刺出,這劍意虛影徒然破碎開來,化作一片片花瓣,猶如飄落的雪花般,每一片花瓣,都彌漫著恐怖劍意。

    “劍花!”黃華的低吟聲響徹而起,頃刻間,無數片花瓣朝著陸壓湧去。

    虛空中,無數片花瓣彌漫,望上去,這一幕倒是顯得極為唯美。

    劍原本是殺器,但是使劍的人卻用劍描繪出世間美景,如同畫家手中的筆一般。

    劍因人而異,正如陸壓的劍,他的劍是鎮壓,鎮壓諸天,鎮壓滿天神佛。

    無數冰花在四周徒然綻放開來,陸壓正在其中,一襲青衫獵獵作響,臉色淡然,抬劍而起,劍指蒼穹,劍意頃刻間爆發開來。

    “劍名鎮壓,鎮壓諸天!”陸壓的劍至上而下劈落,劍隨意動,這一劍落下時,那湧來的花瓣紛紛碎裂開來。

    一股恐怖威壓擴散而出,鎮壓住了黃華的劍意,同樣鎮壓住了那無數的花瓣。

    腳踏冰花,陸壓左手負背,右手持劍,不緊不慢的朝前踏去,每踏出一步,陸壓身上的威壓便盛一分。

    消沉抬起頭,望著那漫天飛舞的雪,以及雪下的那道身影,那柄劍,思緒飄到了遙遠的過去。

    很久以前,消沉便認識了陸壓,那時候,他們還年輕,還處於年少輕狂的時代。

    記得那時候,陸壓說過:“消沉,你的劍是為何而生?”

    消沉不語,陸壓一笑,堅定道:“我的劍是鎮壓,總有一日,我會代表劍神門鎮壓世間邪惡,鎮壓諸天!”

    為了這句年輕時的話,消沉知道,陸壓曾經跪在劍道之上悟劍三年!

    “他的劍,我看到了先輩的身影!”鳳歌低吟道,望著那道漸漸模糊的身影,鳳歌或許明白了那一句話。

    每一柄劍都有自己的故事,劍客用手中的劍來訴說那個故事......

    

Snap Time:2018-07-23 15:44:50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