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六十七章我願沉淪隻為榮耀


    第八百六十七章 我願沉淪,隻為榮耀

    第八百六十七章 我願沉淪,隻為榮耀

    滾熱的血融化了滿地的積雪,韓間躺在血泊之中。(duk ank ,)

    韓間無力的從血泊之中爬起來,猩紅的血染紅他的臉。

    身形搖搖晃晃的站在風雪中,韓間抬起頭,斷臂處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韓間眼中的堅定並未消失,反而更加濃厚,意誌受到磨練會更發的堅強。

    “隻要活著便有希望,隻要活著便有信念!”韓間低語著:“這一劍,我記住了!”

    說完,韓間望著平台上那孤零零的斷臂,左手一揮,其長劍拔地而起,落入手中,韓間拖動著劍器,一步步的朝台階走去。

    每踏出一步,韓間都要在雪地上留下一道猩紅的腳印。

    氣息越發的薄弱,待到韓間走到鳳歌等人身旁的時候,韓間無力的倒落在雪地上,喘氣著。

    眾人隻瞧見這一道血影,卻未瞧見,一顆晶瑩的水滴劃過韓間的眼角,融入血水之中。

    知恥而後勇!抬起頭,韓間帶著歉意的望著眼前幾人,愧疚道:“抱歉,我敗了!”

    沒有為自己的失敗找理由,這便是韓間。聞言,鳳歌一笑,“活著就行!”

    陸壓右手輕輕按在韓間的肩膀上,止住流血的傷口,低語道:“沒事,有我們在!”

    “我的手可以守住榮耀!”消沉低語道,目光陰沉的望著韓間那斷臂,殺意在消沉身上蔓延而出。

    流葉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清理著韓間的傷勢,低語道:“隻要活著就能拾掇失意後的坦然,這一劍的恥辱!”

    說此,流葉抬起頭,望著天華宗所在的台階,眼中跳動著莫名的寒意。

    這個舞台上,有人意氣風華,有人化作世間灰燼,這便是武者的路,武者的從來不是一帆風順,而是踏著血路前進。

    平台之上,第三名天華宗弟子持劍走出來,比起先前的花月,這名弟子氣息不如花月那般強悍,不過依舊是魂武二層的武者。

    流葉起身,正要持劍而出,但是有一個人比起他更快,消沉持劍,踏出數步,輕聲道:“你的那份榮耀便由我來守護!”

    消沉,正如他的名字一般,他的話從來不多。

    來自劍神峰的他總是用他的劍表達他的情,這一路而來,韓間等人遭遇了無數險境,他消沉始終是站在最前麵的人。

    “氣便是勢,勢分為多種,門派之勢,個人之勢,家族之勢!”消沉低語著,抬起頭,凝望著虛空中的雲層,喃喃道:“今日,我非一個人!”

    持劍,消沉踏步而出,每踏出一步,消沉身上的勢便強盛一分,消沉原本是魂武二層武者,然而在此刻,其氣勢赫然逼近魂武三層武者。

    “血,隻有血才能還清!”無盡的殺意在消沉身上彌漫而出,消沉身上的勢越發的恐怖。

    這股勢不僅僅是他自身的氣勢,還有韓間他們,這是劍神門的大勢,還有消沉的殺意,殺氣之勢。

    “還有就是殺氣之勢,唯獨氣勢,劍,體合一方才一劍動天地!”消沉連續踏出數步,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殺意便強盛一分。

    當消沉踏在平台之上的時候,消沉身上的氣勢已經不亞於魂武三層。

    “劍神消沉!”望著眼前這名天華宗弟子,消沉淡淡道。

    “天華宗劉燁!”消沉的聲音在平台之上盤旋著,聞言,那名天華宗弟子持劍,同樣朗聲道。

    然而在這名弟子出聲的那,消沉卻動了,一劍激射而出,這是消沉最強的一劍,氣勢,劍,體合一的一劍,一劍動蒼穹。

    這一劍太快,這一劍出的太出乎意料,在劍光消散的那,其血光乍起。

    消沉這出乎意料的一劍,直接劃過天際,破開這名天華宗弟子身上的護體劍氣,輕飄飄的洞穿了他的心髒,恐怖的劍意粉碎了他的靈魂。

    一劍擊殺!血順著劍尖滴落,打落在雪地上,這名天華宗弟子至死,眼中依舊帶著不甘之色。

    靜!四周徒然寂靜下來,那些不入流宗門以及三流宗門的弟子皆是錯愕的望著這一幕,這個劍神門弟子這一劍雖然恐怖,但是能夠做到一劍擊殺的緣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偷襲了。

    趁著天華宗弟子說話的那,出劍擊殺,此舉在眾人看來無疑是勝之不武。

    對此,天華宗弟子紛紛破罵而出,那些和天華宗親近的宗門也出聲喝斥消沉這不光彩的舉動。

    對於四周的破罵聲,消沉臉色從未改變,不給予理會,反而抬起頭,望著上方的老者。

    四周的喝斥聲越來越響亮,紛紛喝斥消沉這是偷襲,違反了宗比的規則。

    老者目光環視四周,最後落在平台的消沉和那具屍體上,並未遲疑,淡淡道:“這一場,劍神門勝!”

    此話一出,天華宗的弟子紛紛喊不服,說消沉此舉勝之不武,那些對劍神門有敵意的宗門也紛紛出聲,譴責消沉那不光彩的一劍。

    議論聲四起,下方低處台階處一陣混亂,倒是那些二流宗門和一流宗門並未參與進去,倒是有些人正在看這場鬧劇。

    眼眸微眯,清絕居高臨下,望著消沉,輕微一歎:“很懂事的一個孩子!”

    “甘願承受一世罵名,也要為宗門創造一線生機!”絕林低語道:“很奇特的一柄劍!”

    “劍神鳳歌,劍神韓間,劍神消沉!”聞言,玄刃若有深意的望著這幾人,頓了頓,開口道:“這就是劍神門,劍神門弟子!”

    “我有些懂了,為何先祖對劍神門有那麼強烈的歸屬感!”玄刃突然輕笑而出,目光不經意朝朱雀族族長火帝瞥了一眼。

    “樹葉終於要落地歸根,不是嗎?”雙手負背,清絕輕笑道,目光落在消沉身上,“我有些迫不及待,想劍神五峰,看看四大古峰!”

    “我也是如此,想月神石像!”絕林能夠明白清絕的感覺。

    在清絕等人低語的時候,下方的不入流宗門出的抗議聲越來越盛。

    “怎麼,難道你們有意見?”瞥見那些鬧事的不入流宗門弟子,老者淡淡道。

    平淡的一句話在天際處炸響,其恐怖的威壓擴散而出,籠罩住低處台階。

    在這股威壓之下,那些不入流宗門弟子紛紛朝後退出數步,臉色煞白,盡管老者隻是稍微放出一絲威壓,但是武道境武者的威壓何其恐怖。

    就算那些宗主麵對這股威壓時,也紛紛運起真氣抵抗。

    瞬間,下方再次安靜下來,武道境武者的威嚴不容他們質疑。

    見到這一幕,消沉則是一笑,能夠為劍神門贏得一線生機,就算背負罵名又如何。

    就算他消沉背負了一世的罵名,他消沉也無悔,收劍,消沉轉身,朝來時的路走去,身上再無一絲氣勢。

    一襲白衣似雪,未沾一絲血!望著那消沉的身影,天華宗弟子隻能滿臉氣憤,這一局隨著老者的話隨之確定,劍神門兩勝一負。

    持劍而來,消沉望著陸壓幾人,低語道:“你們不會怪罪於我吧?”

    聞言,陸壓搖頭一笑,右手握拳輕輕打了消沉一下,輕笑道:“幸虧你沒像帶著重傷回來,不然我又要分心照顧你了!”

    “氣勢,劍,體,三者合一,這一劍很漂亮!”韓間若有所思道,“比起以前,你更強了,盡管失去了右臂,今後我也不會落後於你!”

    “回宗時,那時候你就要肩負起保護我們的義務了!”鳳歌同樣笑著。

    “安然無恙的歸來,這兩個人就交給你負責了!”流葉起身,將手中的止血粉遞給消沉。

    望著眼前這張熟悉無比的臉,消沉同樣一笑,正是因為這些人,無論自己做出什麼,他們始終會站在自己的旁邊支持著自己。

    接過藥粉,消沉並未說些什麼,蹲下身來,小心翼翼的清理著韓間的傷勢。

    消沉的這一劍無疑激起了天華宗的憤怒,第四戰,天華宗派出了實力僅次於花月的弟子,顯然,這一戰,天華宗要討回血債。

    黃明,天華宗弟子,持劍而出,身上浮現著一股冷冽的殺意。

    每踏出一步,其虛空中便徒然響徹起一道轟鳴聲,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在出戰前,天華宗宗主對黃明說了一句話:“天華宗弟子不能白死!”

    黃明知道,宗主之意是要自己下殺手!天華宗死了兩人,而劍神門卻一人都未死。

    “天華宗黃明!”踏在平台之上,其魂武二層巔峰的氣勢完全爆發開來,黃明持劍,其淩厲的目光落在韓間等人所在的台階處。

    喝聲擴散而出,無數道目光齊聚劍神門所在的位置,這一戰,若是劍神門勝了,那麼接下來的一戰就沒有必要了。

    “魂武二層巔峰!”陸壓抬起頭,雪花落下,染白了那飛舞的長發。

    “流葉與我,我的實力稍勝一籌,這人帶著殺意而來,其出手必定狠辣無比!”

    “那個人想殺人,因此,這戰隻能由我來!”提劍,陸壓正要朝前踏出步伐的時候,一雙修長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陸壓回頭,目光迎上的是流葉那帶著笑意的臉......

    !#

    

Snap Time:2018-01-21 02:48:43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