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四十一章九成九劍意融我殺意(下)


    第八百四十一章 九成九劍意,融我殺意(下)

    第八百四十一章 九成九劍意,融我殺意(下)

    雪飄落的盡頭是天際,而天際的盡頭則是劍。(讀 看看 小 說網!百度搜索DUKANK 贏話費)

    雪花下,葉晨整個人已經融入這一場風雪之中。

    雪染白了他的發,同樣掩蓋住了麒麟劍,葉晨睜開雙眼,坐在雪地之上,靜靜回味著先前的戰鬥。

    當一抹璀璨的劍光激射而出,輕輕劃過他人的脖頸,那綻放的血花無力垂落,這便是一劍傾城!

    葉晨的劍,便是如此,如雪一般,輕飄飄的一劍,讓人無法撲捉,以前,這一劍融入了風,而如今,這一劍融入了雪。

    雪花打落,打落在葉晨的臉上,手上,最後斜落在麒麟劍上。

    葉晨取出麒麟戒中的數十門劍技,這些劍技來自萬羽劍宗,其中有數門地階劍技。

    地階劍技!葉晨雙眸微眯,沉浸在其中,左手捧書,右手並指為劍,劍指牽扯,勾勒出一道道劍影。

    劍影擊穿了四周的空間,空間亂流攪動著風雪,葉晨卻渾然不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葉晨的世界依舊是猩紅的世界,葉晨一襲白衣勝雪,手持長劍,飛舞著,萬千劍技化於一劍,一劍化萬劍。

    直到夜空布滿星辰的時候,葉晨方才醒悟過來,眼神還是略顯迷茫的望著灑落在一旁的劍技。

    寒風吹刮著葉晨的武袍,葉晨眼神漸漸清明起來,取出一代月神佩玉,感受這其上的劍意,一種明悟流淌在心頭。

    他的劍意是寂寞的,他的劍技同樣是寂寞的,因為他的劍技是沒有人能夠看得到的,曾經看到過的人都已入土,消失在時光的長河中。

    那種寂寞是無法描述的,來自靈魂深處的寂寞,如山峰處那冰雪般寒冷的寂寞,冬夜流星般孤獨的寂寞。

    這便是一代的劍意,葉晨知道,想成為一名絕世劍客,那麼他便要學會寂寞,唯獨手中的劍才能一直陪伴自己。

    葉晨眼前不禁浮現出那個接近於神的身影,那個一生沒有朋友,隻有劍的人。

    “九成九劍意!”葉晨輕聲喃喃道,葉晨知道自己終身無法感悟十成的一代劍意。

    一代的劍意是抱劍而生,含劍而死,他一生沒有朋友,注定孤獨寂寞,而葉晨有朋友,慕辰,蕭胖子,等等。

    “每個人的寂寞都不同,但是本質上卻是一樣的!”葉晨撥去雪花,麒麟劍再次浮現而出。

    握住麒麟劍,葉晨連劍拔出,其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還差一步便成是十成劍意,不過這一步始終跨不過去,那麼便隨緣了!”葉晨一劍帶出,簡單至極的一劍卻蘊含了無盡玄奧。

    “那麼便以我的殺意融入這劍意之中,形成十成劍意!”葉晨輕語著,那間,一股驚天的殺意在葉晨心中盤旋著,這是屠盡數萬人後形成的殺意。

    血流萬浪,屍枕千尋山!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 這股殺意一出現在葉晨身上時,方圓數內的空氣徒然下降,雪花被凍結在虛空中。

    這股深入骨髓的殺意令遠處孤鴻發出數道悲鳴聲,讓空間激起了波紋,讓天地徒然變色。

    萬羽峰上,寧凝和葉慕婉臉色煞白無比,在這股殺意之下,她們全身已經被冷汗所滲透。

    “這股殺意,是他的殺意!”葉慕婉臉色猶如雪花般雪白,比起以往,他的殺意更加恐怖了,盡管葉慕婉知道,葉晨這股殺意不是針對她,但是她還是沒由來的心悸。

    “他到底殺了多少人?”寧凝語氣略顯顫抖道,白雪覆蓋的悟劍峰上陰風陣陣,寧凝甚至可以聽到那漫天的鬼哭狼嚎聲。

    “很多!”葉慕婉輕語著:“隻要有理由的殺戮,那麼他便會毫不猶豫的堅持著,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以後更是如此!”

    險峻的山石上,劍羽持劍而立,劍眉微挑,望著遠處的悟劍峰,輕笑而出:“他殺過靈武境武者!”

    在這股殺意中,劍羽能夠嗅到曾經有數名靈武境武者死在葉晨手中。

    殺意融入自身的劍意之中,一柄劍影在葉晨上空浮現而出,無盡的殺意在其上彌漫著。

    站在峭壁上,清絕有種恍惚的感覺,他仿佛能夠在那劍意虛影中聽到了鬼哭狼嚎聲,慘叫聲。

    這柄劍意虛影融入葉晨一生的殺意,前世今生的殺意,一時間,葉晨猶如絕世殺神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我的手中染了很多人的血,到底有多少人呢?我也不知道,真的很多!”葉晨輕語著,眼神漸漸迷茫起來。

    望著無盡的虛空,葉晨的目光仿佛能夠穿越空間,穿越時間,看到了自己的前世,看到了第一個死在自己手中的獵物。

    葉晨記得當初第一次成為殺手的時候,第一個獵物是個黑心商人,一個肥胖無比的中年人,至今,葉晨依舊記得那胖子的慘死樣,眼中的恐懼。

    第一次殺人的惡心,第一次殺人的迷茫,葉晨嘴角挑起,左手抬起,一抹殺意融入劍意虛影之中。

    思緒繼續飄蕩著,葉晨第二個所殺之人是個少婦,因為背著商業老板去包養小白臉,商業老板分布追殺令。

    第三個是商家之子,因為具有唯一財產繼承權,所以被親叔叔雇葉晨所殺。

    越來越多的身影在葉晨的眼前閃過,葉晨左指接連點出,每點出一下,一絲殺意便融入劍意之中。

    直到前世結束時,葉晨方才意識到,自己前世殺了兩千三百一十二人,其中有老有少,身份上至國家領導人,下至是市場小販。

    “原來前世便有那麼多人死在我手中,兩千三百一十二人!”葉晨輕聲喃喃道。

    一抹笑意浮現而出,這抹微笑有點冷,葉晨輕微搖頭,一歎:“那便是一生!”

    前世已經成過去,留在了過去的過去記憶中,成為了過去,唯獨今世才是真實的。

    今生,葉晨殺的第一個人是柳眉的表哥,至今,葉晨依舊記得那張臉,死去的臉上依舊掛著難以置信之色。

    一指點落,殺氣融入劍意虛影之中。接著便是羅絕,然後形形色色的人,在廢域中殺的人,柳家和落家的人,寒家的人,一路而來,葉晨殺的人越來越多。

    一絲絲地殺氣慢慢的聚集而起,眼前每浮現出一道身影,四周的殺意便越來越盛。

    在這股殺意之下,清絕等人朝後退出數步,在他們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整座悟劍峰已經凝結出一層冰霜。

    融入葉晨體內的玄冰靈氣也融入這殺意之中,冰層漸漸擴散,在萬羽峰的上空也凝結出一層冰霜。

    對於這一切,葉晨完全視若無睹,他沉浸在自己地回憶之中,眼前飄蕩的隻是他殺過的人,一道道身影。

    漸漸的,葉晨完全沉浸在記憶之中,自己這數年的經曆猶如倒放一般,葉晨如同一個陌生人,靜靜觀望著這倒放的人生。

    從血脈覺醒的第一次殺人,到為李詩月去殺羅絕,然後成為冥去殺人,然後進入廢域,點點滴滴匯聚在一起。

    前往玉皇學院,帝都之行,劍神門之行,數次保衛戰,這一幕幕浮現在葉晨心頭。

    眼前飄蕩的身影越來越,起先葉晨還能叫出那些人的名字,到後來,葉晨也不知道那些人叫什麼。

    這些殺意融入葉晨的心神之中,烈日宗那瘋狂的屠城之舉,這些身影一直到現在,許久之後,他眼前不再浮現出任何的身影。

    到最後,葉晨心中隻剩下殺意,生是死的開始,死是生的延續,一切都在輪回著。

    生與死隻是輪回的一種體現,在這無邊無際的殺戮之中,葉晨明白了生,也明白了死,一絲感悟湧在葉晨心頭。

    殺戮也是有規則的,如同風之規則一般!葉晨睜開雙眼,望著眼前這如同實質化的殺氣,一指點落,殺氣融入劍意虛影之中。

    在這一刻,葉晨全身的殺意完全融入劍意之中,同時,葉晨也知曉,自己的劍意演化終於要達到巔峰了。

    “以殺意代表那最後一絲感悟,十成劍意!第四次劍意劫,久違了!”葉晨輕聲喃喃道,那間,劍意虛影融入葉晨的體內,虛空中再無一絲殺意。

    然而虛空中卻多出了一絲莫名的威壓.......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5 00:35:58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