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三十三章百戰未曾一敗


    第八百三十三章 百戰,未曾一敗

    第八百三十三章 百戰,未曾一敗

    曙光灑落在烈日城之上,任那飄落一夜的雪花也掩蓋不住其猩紅的地麵,以及那密密麻麻的屍體。(百度搜索DUK AN 贏Q幣,讀看 看)

    曙光原本是帶來生機與希望,然而籠罩在曙光中的烈日城,更加的死氣沉沉。

    孤鴻無力的哀鳴聲,直到朝陽至地平線下躍起時,烈日城方才不顯得那麼陰森。

    劍技殿前,數道身影正在修煉,雪花還未觸及身形的時候便被一道力道彈開。

    劍技殿內,葉晨坐在石桌上,密密麻麻的武技灑落在四周,葉晨一邊拿著酒壺,一邊拿著書籍,目光在書籍上來後掃動著。

    萬千劍技,這偌大的劍技殿內收藏著將近一千種劍技,葉晨沉浸在這些劍技之中。

    直到第三日,葉晨方才走出劍技殿,帶著清絕等人離開這劍技殿,離開烈日城,當然葉晨也帶走了劍技殿內的所有劍技。

    三天之間,葉晨瀏覽了一千多種劍技,將之熟記於心,甚至某種劍技將之煉至大成。

    “劍技萬千,始於一!”葉晨等人離去之後,烈日城完全成為了死城,毫無生機。

    烈日宗是葉晨的第一站而已,卻非是終點站。

    武神大陸,宗門林立,而二流宗門也有數百之多,更何況是一流宗門。

    葉晨的瘋狂才真正開始,原本隻需趕路數天便能趕到宗比之處,可是一月之後,葉晨等人依舊未至。

    這一月以來,他們並未直接趕往宗比之處,而是按照葉晨的要求,紛紛前往各個宗門,葉晨以隨風的名義去挑戰這些宗門的太上長老,甚至宗主。

    第三日,天雪宗,二流宗門,葉晨挑戰天雪宗七大宗師,七大宗師中三人是靈武二層武者,四人靈武一層,七戰四勝三平。

    第五日,霸劍閣,二流宗門,葉晨挑戰一閣二殿主,其中閣主和一名殿主是靈武二層,其餘一名殿主是靈武一層,三戰二勝一平。

    第七日,火舞流宗,二流宗門,靈武境武者十餘名,三名靈武二層武者,十戰七勝三平。

    第九日,萬古劍宗,二流頂級宗門,靈武境武者二十餘名,六名靈武二層武者,這場挑戰持續三天,二十戰十七勝三平。

    不過這二十戰之後,葉晨再次閉關三日,方才恢複身上的傷勢。

    挑戰之旅一直持續到第四十五日,天機閣,三閣主六長老,其中三人是靈武二層武者,六名靈武一層武者,九戰八勝一平!

    整整四十五日,葉晨挑戰二十餘宗門,挑戰數百名靈武境武者,一共二百六十三戰二百三十一勝三十二平,未曾一敗。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葉晨雖然挑戰這些宗門的宗主,長老,但是並未得罪這些人,反而和這些人建立起交情。

    期間,葉晨倒是遇見數個不長眼的宗門,這些宗門結果隻有一個下場,滅宗。

    而一如既往,葉晨將這些宗門的劍技收起來,若誰戰勝他,他便將這些劍技交給戰勝之人。

    這也是為何那些宗主不拒絕葉晨挑戰的原因,不過,這些人若是未戰勝葉晨,同樣要付出數門劍技。

    因此這一路下來,葉晨又得到了將近上千的劍技,葉晨對於修煉的瘋狂是沒有人可以想象的,無分日夜,時時刻刻在修煉。

    修煉功訣,修煉這些劍技,萬千劍技雖然演化不同,不過倒是有跡可循,萬法歸宗。

    數百戰未曾一敗,這足以說明了葉晨的實力,不過,葉晨也未去前往擁有武道境武者的一流宗門挑戰。

    葉晨深知,如今的自己遇上靈武三層武者,結果隻有敗北,更何況是武道境武者。

    大雪紛飛,其如絮的雪花將整個世界染成了白色,冷冽的寒風瘋狂的咆哮著,而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數道身影在風雪中行進著。

    滴答滴答!其馬蹄聲漸漸掩蓋住寒風的咆哮聲,咆哮風雪掩蓋住了光線,不過在風雪中,少許燈光浮現而出。

    馬蹄聲越來越盛,數架豪華至極的馬車衝出風雪,而那馬蹄聲赫然是龍馬發出。

    嘶!龍馬發出一陣悠揚的嘶鳴聲,數架馬車飛的朝前掠去,龍馬價值昂貴無比,在玉皇學院,也僅僅數十匹龍馬而已。

    而那馬車的裝飾更是豪華無比,馬車四周都雕刻著一些奇怪的印紋,印紋中間則是安置數枚玉石,天地靈氣在玉石上流轉著。

    那些咆哮的風雪觸及馬車的時候,一股無形的氣勁在馬車四周流轉著,驅散風雪。

    燈籠掛在馬車的兩側,其火焰詭異的跳動著,其焰心赫然是一塊玉石。

    這些玉石蘊含著極為恐怖的能量,在武神大陸上,這些玉石稱為米石,昂貴無比,一塊尋常的米石便足以讓一尋常之家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

    可是,這米石對於馬車的主人而言僅僅隻是日常消耗物而已。

    最顯眼的是馬車的橫練上雕刻著一輪升起的銀月,下垂的簾布上也繡著一輪銀月。

    馬車內,溫暖無比,與外界的寒意形成反差,柔和的光線下,兩張猶如用玉石雕刻而出的臉龐安靜的閉著雙眼,氣息平和。

    赫然是兩名傾國傾城的女子,肌膚如雪般嫩百,兩名女子雖閉著雙眼,不過一眼便可認出兩人擁有不同的氣質,其中一名看起來神聖無比,空靈的氣質。

    而另一名則是冷豔,最引入注目的是該女子那胸前的雙峰,洶湧澎湃, 一襲衣裙遮擋不住這傲人的曲線,那深深的乳溝引人遐想。

    米石內的天地靈氣紛紛朝這兩女子湧去,靈氣湧動,衣裙飄舞,兩人春光乍泄,可惜沒有人瞧見這一幕春色。

    滴答滴答!馬蹄聲入耳,那名看起來俏皮的女子睜開雙眼,起身,一襲青衫,那種未經過任何粉飾的俏臉更加的秀氣,特別是那一雙清澈的眼眸,最引人注目。

    女子玉臉朝前靠去,兩張臉蛋差點碰到一起,雙眼睜的大大的,女子目光一直在另一名女子臉上掃動著,不時輕笑而出,笑聲如黃鶯啼叫般悅耳。

    望著望著,女子不由沉浸在其中,嘀咕著:“真好看,怪不得幾位師兄被迷得神魂顛倒,甚至連暗夜師兄也被迷得親自跑來送劍帖!”

    而另一名女子也睜開雙眼,望著近在咫尺的俏臉,嘴角無奈的牽起一絲弧度,輕笑著:“寧凝!”

    聽到聲音,女子立即反應過來,咯咯一笑,修長而又纖細的右手直接在那女子雙峰上捏了一下,咯咯笑道:“慕婉姐,真不知道你怎麼發育的,這個越來越大了!”

    聞言,女子打掉那張如玉的小手,沒好氣道:“我怎麼知道!”

    “咯咯,不過如何,隻有我才有機會摸到慕婉姐這咪咪,羨慕死那些師兄!”說此,被稱為寧凝的女子又偷偷摸了幾下。

    惹得那名女子臉上閃過幾絲緋紅,無奈道:“是啊!沒準我這個都是被你摸大的,現在輪我摸摸你!”

    說著,那女子雙手也在寧凝的身上來後移動著,寧凝最害怕癢,惹得寧凝一直咯咯直笑,不斷求饒。

    嬉鬧數刻後,兩人方才鬆手,僅僅一會兒而已,兩人便香汗淋漓,一種處子體香飄蕩在馬車內。

    “慕婉姐,你的最近修煉速度越來越了,都要追上我了!”寧凝揚起嘴角,擦拭掉額前的香味。

    聞言,那名女子搖頭,同樣擦拭額前的香味,輕聲道:“假魂武境而已,假魂武境與魂武境猶如天地之別!”

    “嘻嘻,慕婉姐你師傅對你那麼好,加上你天資不凡,隻需數年,你也可以進入魂武境的!”寧凝輕笑著,顯得極為開心。

    眼前這慕婉姐赫然是當初前往月神殿的葉慕婉,憑借著寧凝贈予的月神令牌,葉慕婉成為了月神殿內門弟子,甚至被一名武道境武者收為徒弟。

    當初葉慕婉僅僅隻是煉武境武者而已,而如今則是假魂武境武者,僅僅這份修煉進度便足以說明了月神殿的不凡。

    不過葉慕婉知道,自己有如今的修為,皆是多怪了自己師傅。

    “上次龍葉師伯可是將輪魂珠都借來了,由此可知龍葉師伯對慕婉姐你多疼愛!”寧凝嘴角揚起,輪魂珠內蘊含了本源之力,最適合用來感悟本源。

    見寧凝提起這件事,葉慕婉眼前不由浮現出一名溫而儒雅的中年人,龍葉,月神殿長老,武道境武者。

    “是啊!都是師傅悉心栽培,要不然我至今還徘徊於氣武境邊緣!”對於自己這位師傅,葉慕婉始終心存感激。

    “隻有修為強了,才會跟上他的腳步!”此刻,葉慕婉眼中不由浮現出一道消瘦的身影,一年多了,他應該更強了,應該是魂武二層了......

    從衣袖中取出一玉石,寧凝目光在上停留數刻,輕笑著:“終於要到萬羽劍宗了,送往這個劍帖之後,我們也能回殿了!”

    “慕婉姐,你也能很見到你最尊敬的龍葉師傅了!”頓了頓,寧凝不由打趣道,她特別將尊敬兩個字眼咬的特別重。

    聞言,葉慕婉沒好氣的瞪了寧凝一眼,寧凝反而更起勁,打趣道:“慕婉姐,你真的隻是尊敬龍葉師伯嗎?我看你是喜歡上了龍葉師伯?咯咯!”

    “又欠打了!”葉慕婉話雖這麼說,不過眼中還是閃過一絲莫名的羞澀以及無奈。

    “唉,可憐我那暗夜師兄,還傻傻的追慕婉姐!”說著說著,寧凝自己卻笑起來:“苦逼的暗夜師兄還一路隨我們一起來送劍帖,不過,等這次將劍帖送到萬羽劍宗後,暗夜師兄也沒有機會接近慕婉姐了,唉,我可憐的暗夜師兄!”

    龍馬飛奔著,馬車化作一道流光朝萬羽劍宗所在之處衝去.......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0 20:35:29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