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二十九章一劍化萬劍萬劍歸於一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一劍化萬劍,萬劍歸於一

    “理由嗎?因為我殺了人!”一句平淡話語被西風卷盡風雪中。

    眼瞳徒然一縮,烈牙第一次凝重的望著那少年,在此刻,他在少年身上感到了驚天的殺意。

    那足以實質化的殺意令人心悸,一道道寒氣在那葉晨身上擴散開來。

    心中隱隱約約間有些不安,烈牙沉聲道:“閣下殺了誰?”

    “烈日宗烈欲!”在葉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靈魂力擴散而出,覆蓋住整個烈日城。

    與此同時,清絕和絕林兩人也聯手起來,手式變化不定,其空間波紋擊打在一起,一道無形的波動將烈日城覆蓋住。

    瞬間,烈日宗弟子隻感覺身子一沉,仿佛一座大山壓在身上,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其餘五名靈武境武者也紛紛出手,其雄厚的真氣融入這無形的波動之中。

    七名靈武境武者一起出手禁錮住這方圓數百丈內的地域,將烈日宗籠罩在內。

    見此,烈牙臉色不複先前那般淡然,凝重的望著四周,沉聲道:“那麼閣下今日前來是為何事?”

    烈牙畢竟是一宗之主,還能保持以往的鎮定,不過其兩名太上長老卻不如烈牙那般淡定,眼角間皆是浮現出一絲驚駭之色。

    “烈欲死了?”對於烈欲離開烈日宗的緣由,他們也知曉。

    隻是沒想到。烈欲去尋仇不成,反而將自己交待在那,甚至給烈日宗引來如此大敵。

    要怪就怪烈欲生了個不孝子!兩人在心中嘀咕著,其目光在清絕等人身上來回掃動著。

    “殺人!”葉晨淡淡道,殺人在葉晨嘴中說出來是一件極為平淡的事情。

    然而僅僅一句殺人便讓烈牙心頭猛然一沉,沉聲道:“閣下與烈日宗的恩怨皆是由烈欲父子引起,如今,烈欲已經隕落,那麼烈陽也該死了!”

    “希望這樣能夠讓閣下滿意!”說到這。烈牙的眼神徒然一冷。大手一抓,一名神色驚駭的青年被抓起。

    這青年雙臂空蕩蕩的,臉色驚駭無比,驚呼著:“師伯。不要殺我!”

    可是,烈牙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一指點出,淩厲的劍氣直接洞穿了青年的頭顱。

    青年掙紮了數下,身上再無一絲生機,屍體無力的朝下方劍池落去,插在地麵的劍器直接洞穿了青年的身體。

    “不知閣下可滿意!”烈牙低語著:“烈欲父子已死。希望閣下與我烈陽宗的恩怨就此作罷,如何?”

    “當然,作為賠罪,烈陽宗還為閣下等人準備了一份重禮!”烈牙一直放低自己的姿態。

    然而烈牙越是這般。葉晨心中的殺意越盛,這樣的人才更可怕。

    忍辱負重,隨時犧牲摯友的愛子,若是今日放過烈日宗,那麼烈日宗實力強大起來,第一個對付的便是劍神門。

    “這人留不得,烈日宗同樣留不得!”葉晨討厭麻煩,所以。葉晨習慣性的將麻煩扼殺在搖籃之中。

    劍氣彌漫而出,葉晨朝前踏出一步。四周徒然飄起一陣寒風,雪花之下。麒麟劍那一抹深冷的劍光浮現而出。

    “韓間,鳳歌,流葉,陸壓,消沉!”葉晨低語著,目光始終落在烈牙身上。

    “弟子在!”韓間五人同時朝前踏出一步,等待著葉晨的命令,五人身上湧出一股冷冽的氣勢。

    “每個人誅殺三名魂武境武者!”葉晨淡淡道,“若是未完成,那麼也沒有必要參與此次的宗比!”

    聞言,韓間等人沒有任何的遲疑,冷聲喝道:“弟子遵劍令!”

    隻要宗主吩咐之事,那麼韓間他們就算是死也會去完成,握住劍器,無盡的殺意在韓間等人身上蔓延而出。

    一劍動雲霄,葉晨一劍帶起,無盡的劍氣隨之旋轉起來,隨著劍影飛舞,數千道猶如實質的劍影幻化而出,布滿了劍池的上空。

    每道劍影之中皆是蘊含了葉晨的劍意以及殺意,一股威壓彌漫而出。

    在這股威壓之下,烈日宗弟子紛紛運起真氣抵抗,駭然的望著虛空,那少年要幹些什麼?

    “許久未用這一劍了!”葉晨喃喃自語著,奪目的劍光轟然落下,數千道劍影猶如隕落的星辰般,墜落而下,激起空氣一陣爆鳴。

    “千劍齊下!”如今的葉晨,以假靈武境施展出這一劍,威力比起以往更加的恐怖。

    如今,葉晨能夠幻化出兩千多道劍影,其密密麻麻的劍影完全將劍池籠罩在內。

    “放肆!”烈牙冷喝而出,他沒想到葉晨會對下方的弟子出手。

    那些弟子可是烈日宗的精英,若是這些弟子死去,那麼烈日宗注定要落敗。

    不過在一開始,烈牙便被清絕和絕林的氣息鎖住,因此烈牙要動手的時候,清絕的聲音隨之傳來:“你,插手不得!”

    “冰凝!”無盡寒意破碎空間,流淌而出,虛空中徒然凝結出一層冰霜,直接將烈牙三人的身形凍結住。

    “一會兒由你動手的時候,而不是現在!”雙手結著印,絕林徒然躍出數十丈。

    在劍影還未觸及劍池的時候,一層層氣罩便在劍池上浮現而出,然而在劍影那雷霆之勢前,這些氣罩顯得如此無力。

    砰砰!那間,劍池震動開來,緊隨之後的則是一道道慘叫聲。

    劍池儼然成為人間地獄,血肉紛飛,濺出的鮮血染紅了一柄柄殘舊的劍器。

    而造成這一切的葉晨則是淡淡的望了下方一眼,輕聲道:“威力比起以往倒是恐怖了許多!”

    咻咻!韓間等人持劍而出,身化劍光朝下方衝去,手中的利刃無情的收割著生命。

    下方數十股強弱不一的劍意接二連三的爆發,站在虛空之後,葉晨感受著那些不同的劍意,嘴角微微上揚,“意境雖不同,然而劍意卻有類似之處!”

    “萬劍歸宗,一道劍意幻化出無數道劍意,雖然演化的方向不同,但是本源還是一樣的!”葉晨輕語著。

    “而我的劍意中,有四代劍意的影子,三代劍意的影響,二代劍意的影子,甚至有一代劍意的影子,我要做的便是回歸本源,忘我劍意!”

    在這一瞬間,葉晨感悟了許多,對一代劍意的感悟也達到了五成之多。

    “懂了一點,不過還有更多不懂,劍意可以追溯本源,那麼劍招同樣如此!”葉晨縱身一躍,持劍衝入下方的人群之中。

    雪花輕柔的飄落在地,葉晨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之中,其璀璨的劍光在雪花中飛舞著。

    層出不窮的劍技,時而玄奧無比,時而簡單至極,葉晨儼然進入忘我的世界之中。

    葉晨修煉至極,看過數千種劍技,此刻,這數千種劍技一一在葉晨手中展現而出,每一道生命僅僅隻是為了體現那一式劍技的奧義。

    劍技的奧義,簡單至極的劍技在葉晨手中演化成玄奧無比的劍技,而玄奧無比的劍技則是被演化成簡單至極的劍技。

    剛剛開始轉換的時候,葉晨的劍招還有些轉換不過來,甚至有些急促,這一急促,少許劍氣差的劃過葉晨的臉龐。

    然而到了最後,葉晨對於劍技的演化已經有了一定的控製力,劍招如行雲流水般,令人眼花繚亂。

    望著下方那道如風般的身影,清絕和絕林兩人皆是有點詫異,正所謂,兵在精而不在多,而劍技同樣如此。

    但是望著葉晨那層出不窮的劍技,以及劍技的演化,清絕和絕林或許知曉了葉晨的目的,有些劍技不一定掌握,但是可以觸類旁通。

    清絕和絕林可以淡定的望著下方的殺戮,但是,烈欲卻淡定不了了。

    那個少年正在屠殺著烈日宗的精英,同樣在摧毀烈日宗的未來......

    

Snap Time:2018-04-25 00:37:34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