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二十八章因為我殺了人


    第八百二十八章因為我殺了人

    第八百二十八章因為我殺了人

    烈日宗掌控方圓數萬地域,其同時掌握五個國家。《綠色小說網》

    安饒的生活造成了這五個國家的繁榮,而國家的繁榮便意味著資源不斷。

    在這源源不斷的資源支撐下,烈日宗其實力也是欣欣向榮,一日比一日強。

    烈日城,無數宮殿在城中連綿而出,作為五國交接處,這烈日城繁榮無比,特別是那一望無盡的宮殿。

    一排排宮殿猶如一柄柄直插天際的利劍般,其陣陣喝聲從烈日城的各個角落中傳出。

    在這白茫茫的天地之中,一名名身穿紅色武袍的武者在烈日城中來回穿梭著。

    烈日宗,其弟子將近五萬,這些弟子皆是五個帝國內的精英,因此,這烈日城也非尋常城池,則是烈日宗弟子居住之地。

    同時,烈日城也是烈日宗的立足之地。遠遠望去,烈日城的上空毫無一片雪花,其一道道淩厲的劍氣盤旋在烈日城的上空。

    每當朝陽第一縷光輝灑落在烈日城上空的時候,烈日城內便響徹起一道悠揚的劍吟聲。

    朝陽的光輝籠罩著烈日城,此刻的烈日城看起來格外的神聖,同時,一道洪亮無比的喝聲盤旋在天際處:“今日為劍禮節,爾等皆可到劍池聽道!”

    劍禮節,烈日宗獨有的節日,每年這個時刻,烈日宗宗主便會在劍池上傳授修煉之道。

    因此,劍禮節是每個烈日宗弟子最期待的節日。

    一時間,無數道劍光從宮殿,樓宇之中激射而出,朝烈日宗的劍池掠去。

    身著紅色武袍的烈日宗弟子身上皆是流露出一股熱氣,正是這股熱氣使得烈日城的冬天已經溫暖無比。

    紅色浪潮從四麵八方朝烈日城中央湧去,那便是劍池所在,也是烈日宗每年隻開放一次的地方。

    劍池,曆代烈日宗先輩埋葬之地,其占據方圓數內的地域,在劍池內,一柄柄劍器橫插在地麵上,其無盡的劍氣在四周環繞著。

    而在劍器旁則是一具石椅,方圓數內擁有數萬道石椅。

    一道道紅色身影在上空飛落,落在那石椅之上,赫然是烈日宗弟子。

    整個劍池寂靜的猶如死一般,每名烈日宗弟子皆是安靜的坐在石椅上,他們在等待,等待幾個身影的出現。

    那些未進入劍池的弟子皆是搖頭,滿黯然,顯然,他們錯過了此次的劍禮節。

    朝陽的光輝灑落在劍池之內,同時,三道身影憑空在劍池上空浮現而出,赫然是三名中年人。

    這三人身上皆是流露著一絲恐怖的氣息,靈武境武者!

    無盡劍氣在劍池上空盤旋著,一時間,整個劍池內,數萬名烈日宗弟子徒然站起來,朗聲喝道:“見過宗主,太上長老!”

    無數道喝聲匯聚在一起,直衝雲霄。三人之中,其中間的那名中年人抬起頭,掃視四周,淡淡道:“劍禮節開始!”

    喝聲落下,整個劍池內的弟子紛紛坐在石椅之上,目光炙熱的望著虛空那三人。

    烈日宗宗主烈牙,雖已是古稀之年,不過麵容卻保持著中年人的麵貌,三人淩空而坐,一道由劍氣構成的椅子浮現而出。

    三人坐在其上,烈牙感受著四周密密麻麻的烈日宗弟子,嘴角挑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烈日宗在烈牙的帶領之下,欣欣向榮,總有一天,烈日宗也會成為一流宗門。

    “修煉之道猶如逆水行舟,前人之道隻是起到指引作用,關鍵還是在自己!”烈牙沉聲道。

    說完這句話,烈牙閉上雙眼,傳授修煉之道,正所謂,因材施教,烈牙先是說煉武境的修煉,一直到魂武境的修煉之道。

    一時間,數萬名烈日宗弟子皆是沉浸在烈牙的話語之中。

    以烈牙的修為,對於修煉之道自然有獨特見解之處,往往簡單至極的話語便解開眾多弟子心中的疑惑。

    咻咻!在眾人依舊沉浸在傳道中時,突如其來的破風聲打斷了劍池內的安寧,一時間,數萬名弟子皆是從那種狀態中蘇醒過來,眉頭微皺,不滿的望著天際。

    到底是誰會在這個時候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難道他不知劍禮節時,烈日城上空不允許他人禦劍飛行。

    這突如其來的破風聲也打斷了烈牙,烈牙停下身來,雙眸依舊緊閉,沉聲道:“有朋自遠方來,來者是客。諸位已經來了,又為何不現身!”

    方圓數十內的地域皆是被烈牙掌控著,任何風吹草動都隱瞞不過烈牙。

    喝聲擴散而出,猶如實質音浪般,擊打著天際處的雲彩。雲彩破碎,數十道身影赫然浮現而出,為首的赫然是一少年。

    白衣如雪,其如墨長發在背後飛舞著,在那少年出現之後,周圍的溫度仿佛下降了許多。

    “冬天,又豈能不飄雪?”少年喃喃自語著,一陣西風吹來,雪花詭異的摻雜在西風之中。

    “今日是本宗的劍禮節,諸位先前的舉動倒是打斷了此次劍禮節!,在烈日城有一規定,劍禮節時,任何人都不能在烈日城上空禦空而行!”

    “所以,諸位也得遵守這個規定!”烈牙淡淡道,此話無疑是告訴這些人,此處是烈日宗的地盤,諸位要遵守。

    聞言,少年輕笑而出,望著下方的劍池,那密密麻麻的身影,眼中盡是寒意:“如果我不遵守呢?”

    “如果我不遵守呢?”平淡的一句話響徹天地,盤旋在眾人耳旁,烈日宗弟子皆是錯愕的望著這些人,這些人倒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烈日宗的地盤上鬧事。

    聞言,烈牙並未動怒,而是淡淡一笑道:“烈日宗有待客之道,同樣有待敵之道!”

    “很久以前,有一名靈武境武者前來搗亂,後來他便埋葬在這片地麵下!”烈牙淡淡道,平靜的話語卻帶起一股肅殺之氣。

    聞言,那少年依舊輕笑而出,伸出手指,夾住那飄落的雪花,輕笑著:“那個武者很傻,他不應該獨自一人前來搗亂,至少他要帶著一些人!”

    說到這,少年嘴角的笑意徒然凝固住,夾住雪花的手指猛然朝下方甩去,雪花激射而出,輕柔的雪花旋轉著,化成一柄冰劍。

    冰劍劃過虛空,周圍的寒氣在冰劍之上凝聚著,僅僅瞬息,冰劍便足足有數十丈長,猛然砸落在下方的劍池。

    砰砰!劍池徒然震動開來,周圍的烈日宗弟子立即散開,駭然的望著這柄冰劍,一股寒意蔓延在眾人心中。

    同時,站在少年身後的那些人,其淩厲的氣息爆發開來,直衝雲霄。

    七股極為強悍的氣息彌漫在烈牙心頭,烈牙心頭猛然一沉,這幾人之中居然有七名靈武境武者。

    “七名靈武境武者,其中甚至有兩名靈武境二層武者!”此刻,烈牙再也沒有緊閉雙眼,猛然睜開雙目,凝重的望著上空,“那麼閣下今日也是來我烈日宗搗亂的!”

    寒風卷起雪花,同樣淩亂了少年額前的劉海,一道怪異的印記在風雪中若隱若現,這些人赫然是葉晨等人。

    僅僅一日而已,葉晨等人便趕至這烈日宗所在之地,正好趕上了烈日宗的劍禮節。

    “搗亂?”葉晨淡淡一笑,豈是搗亂那麼簡單,今日他是要顛覆整個烈日宗,在現身之後,葉晨的注意力一直落在烈牙身上。

    這個人很強,至少是靈武二層!這也足以說明了這人的身份,烈日宗宗主!想此,葉晨心中便浮現出期待之色,終於遇見好的試煉對象。

    “我烈日宗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至少給一個理由,不是嗎?”顧忌那七名靈武境武者的存在,烈牙並未動手,繼續道。

    “理由嗎?因為我殺了人!”平淡的一句話被西風卷走,飄蕩在天際.......

    *j

    

Snap Time:2018-04-25 05:14:32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