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二十六章閣下是要逃跑了嗎


    第八百二十六章 閣下是要逃跑了嗎

    烈日宗雖是二流宗門,掌控方圓數萬的地域,其威名自然傳遍了整個武神大陸。

    至少,在這萬之內的地域,沒有人敢不給烈日宗麵子。

    烈欲此言無疑是告訴這一人,這是烈日宗的事情,常人插手不得。

    可惜,那人卻輕微搖頭,略顯迷茫的望著虛空,輕聲喃喃道:“烈日宗?沒聽說過,你們聽說過嗎?”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韓間幾人身形皆是一震,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道身影。

    在數月以前,韓間等人便將這道身影刻印在腦海深處,盡管隻是背影,但是,韓間等人皆是認出這一人是誰。

    劍神門的傳奇,同樣也是劍神門的驕傲,五代月神,葉晨!

    韓間等人神色變幻不定,先是最初的難以置信,接著是狂喜,然後隻剩下擔憂。

    葉晨很強,強到足以俯視同齡人的地步!韓間無奈想到,然而眼前這烈欲是靈武一層武者,而五代隻是魂武三層武者。

    “或許五代能夠擊殺假靈武境武者,但是對於真正的靈武境武者,五代應付不來!”

    “五代是劍神門的未來,不容有失!絕不能讓對方知道五代的身份,否則五代便會有殺身之禍!”

    “我等不能代表宗門參與宗比,如今我等便是帶罪之人。又豈能讓五代涉險!”僅僅瞬息,韓間等人心中便閃現出這些念頭。

    五人極為有默契,並未對眼前這道身影行禮。倒是韓間朝前邁出一步,拱手,低語道:“閣下,這是我等與烈日宗的事情,閣下不必參與,閣下速速離去!”

    此話一出,不僅僅烈欲一愣。就算是這道消瘦的身影也是一怔。

    轉身。其飄落的雪花劃過這張年輕的臉龐,葉晨那俊秀的臉龐出現在韓間等人眼中。

    望著眼前的韓間等人,葉晨神情輕微一怔,不過瞥見韓間等人眼中的擔憂之色。葉晨便明白過來。

    “這五人是擔心我不敵那名靈武境,反而把自己交代在這!”望著韓間眼中的著急之色,葉晨淡淡一笑,正欲出聲時,烈欲的聲音卻徒然響徹而起:“不過已經參與了,那麼便一起留下來!”不僅僅葉晨看出了韓間的用意,烈欲也看出了。這突如其來的少年,其修為必然不如他,這也是為何韓間勸他離去的原因。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一笑。自語道:“好不容易找到的獵物,又豈能離去!”

    盡管韓間等人不懂得葉晨所說的獵物,但是韓間等人卻明白,五代不會離去。

    轉身,葉晨抬起頭,凝視著虛空中的那些身影,輕笑道:“此事交給我便可以,宗門弟子受欺負了。我這個做宗主的又豈能不出頭!”

    沒有問任何緣由,葉晨隻知道。韓間等人受欺負了,那麼自己便要找回場子。

    這種沒有理由的護短。不管是非對錯,隻要葉晨認為韓間他們是對的,那麼一切就是對的。

    聞言,烈欲那淡漠的眼神終於起了一絲變化,凝重的望著眼前的這名少年,沉聲道:“閣下是劍神門宗主?”

    在數十息前,葉晨正在和清絕等人前往宗比之處,不過在那個時刻,葉晨徒然察覺到劍神門功法的波動,沒有任何遲疑的便朝這邊趕來。

    “怎麼不像嗎?”葉晨淡淡道,心中還是有些失望,僅僅隻是靈武一層的獵物。

    同時,葉晨也在思索著,這烈日宗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擁有靈武境武者。

    可是,葉晨還是想不出烈日宗是哪個宗門,就算是火麒麟也不知道,火麒麟隻知數千年前,武神大陸沒有這個宗門而已。

    “外界傳言,昔日武神霸主的劍神門宗主是一個年紀輕輕的青年,原本我還不相信,看來這是真的!”

    “記得新任的劍神門宗主是叫月什麼的?”烈欲低語著,眼中流露出一絲嘲弄的笑意。

    而一旁,一名烈日宗弟子輕聲道:“太上長老,那個新宗主是叫月痕!”

    經過這名弟子一提醒,烈欲也記起來,輕笑而出:“對,一個叫做月痕的青年,不過現在看來,你比起傳言中,年紀應該更小!”

    “這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見葉晨承認自己的身份,烈欲眼中再無先前的凝重,新任的劍神門宗主不足為慮,其修為最多也是魂武二層罷了。

    聞言,不僅僅葉晨輕微一怔,韓間等人神情也是一怔,這老匹夫認為宗主是月痕?

    手指夾住那飄落的雪花,葉晨輕笑著:“不,我不是月痕,你烈日宗的消息已經過時了!”

    “月痕早已不是劍神門宗主,不過,我倒是認識他!”葉晨輕笑著,周圍的雪花不著痕跡的繞著葉晨飛舞著。

    站在葉晨旁邊,韓間幾人皆是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眼色皆是擔憂的望著葉晨,宗主是要與那老匹夫動手?

    “劍神門宗主不是月痕?”烈欲劍眉微挑,對於這個已經落敗成不入流的劍神門,烈日宗並未有去關注,在數月前,烈日隻是偶爾聽到劍神門宗主是一個叫月痕的年輕人。

    “曾經是他,不過他死在了我劍下,然後我就成為了劍神門宗主!”葉晨淡淡笑著,其溫和的笑意卻給人一種無邊冰冷的感覺。

    聞言,烈欲心中輕微一顫,雙眸微眯,第一次打量起眼前的這位少年,在這位人畜無害的少年身上,烈欲嗅到了一股味道,刺鼻的血腥味。

    這個少年,手中至少染著不少人的血,不過這對於烈欲而言,一切都沒有區別。

    “月痕是劍神門宗主也罷,你是劍神門宗主也罷!最關鍵的是,今天你非得留在這!”烈欲淡淡道,絲毫不掩蓋眼中的殺機。

    劍神門與三大殿堂之間的關係,烈欲也知曉,不過,烈欲看的更加透徹,這三大殿堂不想看到劍神門重新崛起,因此,烈日宗與劍神門的事情,三大殿堂不會參與。

    “你便那麼有信心將我留下,不等你烈日宗其他人到來!”葉晨心中還是有些失望,僅僅一名靈武一層武者並不能提起他太多的戰意。

    當初,葉晨向往靈武境,然而當斬殺過靈武境武者後,葉晨也看淡了,靈武境武者和死在他劍下的武者並無區別。

    “等待其他人?不,對付你們,我一個足以!”烈欲輕笑著,同時,氣息緊緊鎖住葉晨,頓了頓,烈欲繼續道:“倒是你不是再等待外援嗎?”

    仿佛應了烈欲的這句話,當烈欲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數十道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

    同時,數十道身影至天際處浮現而出,這些身影一出現,一股恐怖的威壓在眾人的靈魂深處乍開,特別是烈欲,身形搖搖晃晃,朝後退出數步。

    這數十道身影僅僅瞬息便出現在葉晨身旁,安靜的站在葉晨身後,其恐怖的氣息讓韓間等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烈欲目光在這些人身上掃射而過,眼中終於起了波瀾:“七名靈武境武者,數十名魂武境武者!”

    這些人自然是緊隨而來的清絕和絕林等人,除了清絕外,還有兩名靈武境武者隨行,而白虎族這邊則是有三名靈武境武者隨行。

    盡管清絕等人未動用氣息,不過僅僅隻是目光便讓烈欲等烈日宗弟子不敢動彈。

    “好可怕的目光,那兩人絕非是靈武一層武者,至少靈武二層!”烈欲的心情越發沉重了,望著神色淡然的葉晨,此刻,烈欲終於知曉葉晨為何如此肆無忌憚的原因。

    而韓間等人也是暗鬆了口氣,這些人都是宗主的朋友嗎?不過宗主什麼時候有這麼強悍的朋友?

    在此刻,烈欲心中已經產生了退意,自己遇上這些人,下場必定是隕落。

    沒有任何的遲疑,烈欲右腳朝後退出一步,正想後退,卻不料葉晨的聲音在此刻響起:“閣下是要逃跑了嗎?”

    

Snap Time:2018-07-22 11:16:27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