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二十五章雪花下的身影說不盡


    第八百二十五章 雪花下的身影,說不盡

    死亡的陰影彌漫在韓間的靈魂深處,僅僅瞬息,這一生的經曆便如潮水般在韓間眼前流轉而過。

    “人生有三遺憾,其一沒有參與宗比,為宗門爭光,其二,沒有見到落霞峰崛起,其三沒有見到劍神門重新稱霸武神大陸!”

    璀璨的劍光越來越近,在這璀璨的劍光之下,韓間的意誌甚至開始模糊起來。

    “生死不懼,不過這樣狼狽的死去,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去!”

    “讓生命綻放出最後的璀璨!”韓間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一道身影,一道消瘦的身影:“宗主!”

    緊閉的雙眼徒然睜開,韓間那原本垂下的長劍再次抬起,一股比起先前更加恐怖的劍意在韓間身上爆發開來。

    “這一劍,我融入我的生命,我融入我的劍意!”一劍帶起,麵對這靈武境武者之劍,韓間最終還是選擇了反抗。

    盡管他的反抗起不了作用,但是至少他讓自己的生命璀璨過。

    “劍神門弟子不懼生死,落霞峰弟子不懼生死!”冷喝聲驟然響起,一股大勢在韓間身上凝聚而出。

    憑借著這股大勢,韓間的劍意越發凝練,其修為也直逼魂武一層巔峰。

    “劍神門弟子不懼生死,夕月峰弟子不懼生死!”其一道冰冷的喝聲同樣響起而起。一道倩影至天際浮現而出,緊隨而來的是一道璀璨的劍芒。

    “劍神門弟子不懼生死,星辰峰弟子不懼生死!”大勢凝聚,一抹恐怖的劍光破開空間。

    “劍神門弟子不懼生死,朝陽峰弟子不懼生死!”這道喝聲壓蓋過了天際處那咆哮的風聲,緊隨而來的是無盡的劍意虛影。

    “劍神門弟子不懼生死,劍神峰弟子不懼生死!”淩厲無比的劍嘯聲直接破開虛空,實質音浪擴散開來。

    四道身影從不同的方位激射而來,掠出數十丈。緊隨而來的劍光和韓間的劍器匯聚在一起。

    五股大勢凝聚而出。這股大勢代表了劍神門之勢,劍神門數萬年之勢。

    五道劍意虛影凝聚在一起,轟然朝烈欲劈落,這道劍意虛影融入了五人的劍意。同樣融入了劍神門之勢。

    砰砰!轟鳴聲炸開,這道恐怖至極的劍意虛影和那抹劍光同時泯滅掉,同時,空間浪潮擴散開來。

    其恐怖的勁道直接擊打在韓間五人的身上,韓間五人的身影立即搖搖晃晃,如墜落的星辰般,直接被拋開。朝下方的冰原落去。

    砰砰!五人砸落至冰原,身形陷入冰層之中,冷冽刺骨的河水直接淹沒了他們的身形。

    “散!”空間浪潮還未觸及烈欲的時候,一道喝聲便響起。其空間浪潮徒然化作虛無。

    持劍踏步而出,烈欲眼神淡漠的望著下方冰層上的五人,猶如看向螻蟻一般,淡淡道:“就算你們宗主親至,也保不住了你們!”

    落魄的劍神門連二流宗門都算不上!烈日宗憑借著四名靈武境武者便足以顛覆整個劍神門。

    刺骨冰冷的河流在韓間等人凝結出一層冰霜,韓間等人周身真氣湧動,破開這層冰霜,直接躍起來。

    五人臉色慘白至極。特別是五人身上皆是多出了數道醒目的劍痕,還未滴落開來的血液直接被凍結住。

    “你們還是跑回來了!”望著身旁四人。韓間低語著,眼角間牽扯出一抹無奈之色。

    聞言。鳳歌等人淡淡一笑,道:“要背負拋棄同伴的罪名,這可是比死還要難受!”

    “既然如此,那麼我等五人便會會這老匹夫!”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看透生死的五人已經不懼了,一股大勢再次凝聚而出。

    “若是成長下去,這五人必定靈武有望,可惜,他們不該廢了烈陽!”一股殺意爆發開來,烈欲的氣息已經鎖住方圓數十的空間,這韓間五人逃脫不了。

    “一個落敗宗門的大勢也僅此而已!”烈欲一手抬起,其無形的氣勁在虛空之中凝聚而出,幻化成一巨大的掌影。

    烈欲左手輕微朝虛空一怕,巨大的掌影轟然砸落,直接破開韓間等人身上的大勢。

    大勢破去,韓間等人身形朝後直退數步,鮮血狂湧,這莫非便是靈武境真正的實力?

    巨大的劍意虛影演化而出,這是演化至巔峰的劍意,屬於烈欲的劍意,在這股劍意之下,烈日宗的數名魂武境弟子也不得不躍落至冰原上。

    “演化至巔峰的劍意!”在這股劍意前,韓間等人皆是感到一陣無力。

    “絕不能就此放棄!”鳳歌低語著,一道鳳鳴響起,寒氣凝聚,一道璀璨的劍光徒然化作一隻展翅的冰鳳凰,朝虛空中的烈欲激射而去。

    “不自量力!”烈欲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長劍帶起,其劍意虛影轟然朝下方劈落,“死吧!得罪我烈日宗的人,都得死!”

    劍意虛影直接粉碎了那冰鳳凰,恐怖的劍意虛影洞穿了四周的空間亂流,空間亂流淹沒了韓間等人的去路。

    在此刻,韓間等人隻能無奈的望著那下落的劍意虛影,這一劍,他們躲不過,同樣,他們也接不下。

    “一切都結束了嗎?”韓間低語著,在絕對的實力前,他們反抗不了。

    隻是,他們有些不甘,他們此次是未參與宗比而來,就此隕落,那麼豈不是代表劍神門缺席。

    這也意味著,劍神門失去了皇楓國護國之宗的位置。那麼,他們便是宗門的罪人,使宗門更加落敗下去的罪人。

    想此,韓間等人雙眸皆是血紅起來,特別是韓間,其身上的氣息極為不穩定。

    氣勢不斷攀登著,韓間背對著鳳歌幾人低語道:“這一劍我接下,你們趁機離去,記住,我們不能成為宗門的罪人!”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劍意虛影,韓間別無選擇,就算是自爆真晶,他也要接下這一劍,為鳳歌等人創造離去的機會。

    因此,韓間眼中皆是絕然的神色,如果無法反抗,那麼便讓我這一生的生命爆發在此刻,至少,它曾經璀璨過。

    察覺到韓間身上那極為不穩定的氣息,烈欲便知曉韓間的目的,淡淡一笑:“自爆真晶嗎?劍意的差距又豈是真氣可以彌補的,愚蠢至極!”

    愚蠢至極的人便要付出生命代價!劍意虛影已經漸漸淹沒了韓間等人的身影,而韓間也做好自爆的準備。

    不過就在此刻,一道無人察覺到的身影徒然從天際處掠奪而出,無聲無息的掠出數十丈,出現在韓間等人先前,其修長而又消瘦的手指緩緩抬起,點落在那劍意虛影上。

    同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在韓間以及烈欲等人耳旁處響徹而起:“破!”

    話語未落,那看似恐怖無比的劍意虛影如下方的冰層似的,碎裂開來,化作狂暴的劍氣朝四周湧去。

    狂暴的劍氣直接攪碎了下方的冰層,冷冽刺骨的河水激蕩而起,濺起的河水直接化作冰晶灑落。

    烈欲一掌拍出,驅散湧來的劍氣,眼神一冷,望著韓間等人身前出現的一道身影,冷喝道:“誰!”

    那狂暴的劍氣同樣朝韓間等人湧去,不過,那修長而又消瘦的手指再次點落,漫天的劍氣化作虛無。

    飛舞的雪花遮擋不住烈欲的視線,望著那雪花下那張年輕的臉龐,烈欲輕微一怔,不過神情依舊淡漠無比,冷聲道:“閣下是誰?本座是烈日宗太上長老烈欲!”

    “此事關係到烈日宗的臉麵,閣下要插手嗎?”隨著烈欲這句話說出,四周的虛空中儼然浮現出一股威壓,緊緊鎖住韓間以及那道消瘦的身影。

    雪花之下,這道消瘦的身影安靜的站在韓間等人身前,其眉心出的印記顯得如此妖異,彌漫著淡淡的銀光,猶如月光一般。

    

    

Snap Time:2018-01-23 20:07:15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