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百二十三章羈絆(上)


    第二卷 世家風雲]第八百二十三章 羈絆(上)

    ------------

    第八百二十三章  羈絆(上)

    第八百二十三章  羈絆(上)

    刀神日鈤!

    當絕林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眾多青龍族族人和白虎族族人神色皆是一滯。

    “憑借著手中的刀,他曾經斬殺過靈武境巔峰武者!”清絕低語道。

    “決定生死,僅僅隻在一瞬間,不是他死便是敵亡!”絕林眼前不禁浮現出那抹璀璨至極的刀芒。

    “誰也沒有見過他的刀,見過他的刀的人都死了!”清絕低語著,眼中罕見的流露出敬佩之色。

    “他的刀?”葉晨劍眉微挑,先前,日鈤便未出刀。

    “他的刀很快,已經突破了空間,很少有人能夠擋住,至少我也不能!”絕林低聲歎道。

    身為白虎族族長居然抵擋不住一名月神殿弟子的刀,他的刀很快,生死僅僅隻是瞬息而已。

    “所以先前我和絕林便一直忌憚他,忌憚他的刀,他的刀無所不在,誰也不會知道他什麼時候出刀!”那一抹璀璨的刀芒已經威懾了無數靈武境武者,清絕低聲道:“幸虧,他走了!”

    就算麵對兩名靈武境二層武者,清絕也不會如此忌憚。

    聞言,葉晨眼中也流露出沉思之色,先前,日鈤的目光看似懶散無比,但是葉晨知道自己的氣息始終被日鈤鎖住。

    “秒殺人的刀!”葉晨低語著,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消瘦的身影,葉凡白,他的刀也是秒殺人的刀。

    寒意湧動,其真氣在葉晨手中幻化出一柄小巧玲瓏的飛刀,葉晨右手抬起,長臂一振,其飛刀掠射而出。

    “是這樣的刀?”望著那破開空間的飛刀,葉晨低語問著。

    清絕等人的目光也落在那飛刀之上,直到那飛刀被空間淹沒。這時,絕林方才出聲:“便是這樣的刀!”

    聞言,葉晨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凡白,你的道不孤,有意思的刀,有意思的飛刀!”

    頓了頓,葉晨望著絕林,取出虎刃,淡淡道:“絕林,你不問虎刃在我手中的緣由?”

    虎刃出現在空氣中時,其無盡的寒意在四周彌漫著,先前破碎的空間直接被凍結住。

    望著虎刃,白虎族族人眼中皆是湧出激動之色,這是白虎族的傳承之物,失蹤數千年的傳承之物。

    “傳承之物最後還是注定被五代你取走,這其中的緣由也沒那麼重要了!”絕林壓製激動的情緒,輕聲道。

    聞言,葉晨也並未去解釋如何得到這柄虎刃,直接將虎刃收入麒麟戒內。

    “若是突破靈武境,我倒是不懼他,不過此刻倒是有些麻煩!”感受著體內流轉的真氣,葉晨自語道:“假靈武境還不夠!”

    “一代劍意僅僅感悟了三成而已,任重而道遠!”葉晨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眼中盡是自信之色,他有信心,隻要數月,他便能完全感悟。

    “不過,這數月以來倒是需要一些血來實踐哲學感悟!”說到這,葉晨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話語依舊在半空中盤旋著,葉晨身形徒然消散掉,無聲無息,出現在百米開外,旋即化作一道流光劃過天際。

    望著這一幕,清絕眼中還是流露出少許震撼:“僅僅數日而已,五代不僅僅接觸到了風之規則,而且將之運用的如此巧妙!”

    在清絕看來,數日前,葉晨所接觸的風之規則僅僅隻是皮毛而已,而如今,葉晨儼然已經邁入那個門檻。

    “要學會習慣!”絕林輕笑一聲,身形一邁,緊隨在葉晨之後。

    一時間,又是數十道劍光劃過天際,天地間又隻剩下那白茫茫的雪花。

    白雪飛舞,一張慘白的臉龐在葉晨先前所站之處浮現而出,赫然是日鈤。

    雪花打落在那張慘白如紙的臉龐上,日鈤眼眸微眯,凝視著那消失的流光,自語道:“太子,這家夥或許會成為一顆有趣的棋子,咳!”

    “至少比我這顆棋子有趣多了,咳!”日鈤輕微一歎,懶散的目光中浮現出少許落寞之色。

    咆哮的風聲淹沒了日鈤的自語聲,同時,那飛舞的雪花也淹沒了日鈤的身影。

    茫茫雪地之中給人一種孤獨寂寥的無奈,在飛舞的雪花下,數道狼狽的身影在無邊無際的冰原上狂奔著。

    這些人所踏之處,一道道裂痕在冰層上蔓延而出,激起一陣雪泥。

    咆哮的寒風夾帶著冷冽的風雪狠狠打落在這些身影之上,雪花直接從這些身影上穿過,赫然是殘影。

    卷起的雪泥直接化作一道冰牆,屹立在這些人所過之處,這五人雖狼狽,不過其全身上下的氣息皆是收斂起來,融入這片天地。

    在五人過後數十息內,數十道淩厲無比的劍光直接衝破那冰牆,冰牆轟然破碎開來,化作冰晶灑落。

    劍光退去,赫然是一些披著宗門武袍的中年人,在這些武袍之上繡著一輪烈日,騰升的烈日。

    烈日宗,其威望在武神大陸上也不弱,一宗擁有四名靈武境武者,數十名魂武境武者,武神大陸的二流宗門。

    烈日宗掌控方圓數十萬內的地域,一共掌控了五個宗國。

    烈欲,烈日宗四大強者之一,靈武一層武者,原本烈欲終年都在閉關感悟規則。然而在數日,烈欲方才知道自己那最心愛的兒子被人打傷了,而且被幾個不入流的魂武境武者打傷。

    若是尋常的傷勢,烈欲也不去計較,可是,那幾人居然廢去了他兒子的雙臂。

    僅僅這件事情便足以震動整個烈日宗,烈欲直接破關而出,追殺那五人。

    此次烈日不僅僅是單身前來,更是帶著烈日宗的數十名精英,憑借著這些力量要斬殺那五人應該容易至極。

    不過,烈欲幾人還是小覷了那五人的能力,僅僅數日,那五人都能極為巧妙的避開自己等人的追殺,甚至有一次,那五人要死於自己劍下的時候,那五人也能利用地勢逃脫開來。

    “融入這片天地?”瞥見下方那蔓延開來的裂痕,烈欲冷笑著,其恐怖的靈魂力蔓延而出,僅僅瞬息,方圓數百內的景物皆是浮現在烈欲的腦海中。

    除了飛舞的雪花,還有五道狼狽的身影,見此,烈欲冷哼一聲:“逃不了的,追!”

    話語未落,烈欲身形直接暴射而出,追去的方向赫然是那五人離去的方向。

    雖狼狽,然而五人的氣息卻依舊平穩,這五人其中有一女子,玉足輕輕點落在冰層之上,其冰牆便詭異的浮現而出。

    而這女子赫然是鳳歌,而其餘四人自然是韓間等人。

    感受著身後那數十股恐怖的氣息,鳳歌等人嘴角處皆是牽扯出一絲無奈的笑意,那些人還真是緊追不舍。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追殺,韓間幾人不得不打起萬分精神應付。

    在數日前,韓間等人按照約定,前往宗比之處,不過路過烈日宗統管的地域時,韓間等人遇上了一株數千年才結一次的紫龍珍果。

    這紫龍珍果長在偏僻之處,原本是無主之物,誰知在韓間等人摘下紫龍珍果後,烈日宗的弟子也發現了這紫龍珍果,並強行要求韓間將紫龍珍果獻給烈日宗。

    按照烈日宗的說法,這方圓數萬的地域都屬於烈日宗,因此這紫龍珍果自然也是烈日宗之物。

    而這些烈日宗弟子之中為首的便是烈欲的兒子烈陽,憑借著烈日宗的威望,烈陽平日囂張慣了,因此,見到紫龍珍果,唯一的念頭便將之占為己有。

    對於烈陽那蠻橫的要求,韓間自然不理會,直接轉身欲離去。

    烈陽又豈會讓韓間等人離去,因此,爭端便由此開始,如今的韓間幾人皆是進入魂武境,而烈日宗這邊也僅僅數名魂武境而已。

    因此,韓間等人付出輕傷的代價後,安然離去。

    而烈日宗弟子也付出了重傷的代價,特別是那烈陽直接被鳳歌廢去雙臂,原因無他,僅僅隻是烈陽不僅僅要霸占紫龍珍果,甚至要強行霸占鳳歌的身體。

    正是因為這事,鳳歌等人隻能狼狽的逃亡著,避開這烈日宗的追殺。

    如今,韓間等人的希望便是趕到宗比之處,隻有那樣才能擺脫烈欲的追殺......

    ……

    

Snap Time:2018-01-21 01:13:26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