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百九十一章為己取劍而非爾等


    第七百九十一章為己取劍,而非爾等

    第七百九十一章 為己取劍,而非爾等

    白虎族!

    無盡寒意彌漫開來,其猩紅的劍器輕震開來,劍吟聲響徹而起。

    青年眼神徒然變得淩厲無比,直射虛空中那三道身影,冷聲道:“白虎族人!”

    寒氣湧動,聚集在劍器周旁。老者低首,望著下方湧動的寒氣,低語道:“絕刃戰劍!”

    叮!劍器徒然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其劍吟聲引動了穀內的劍氣,無盡的劍氣朝青年等劍神殿弟子湧來。

    雷霆之勢也不過如此,青年等人紛紛躍出數十米,避開那激射而來的劍氣,臉色頗為凝重的望著那三道身影。

    “此地絕非你白族族的統治子弟,幾位未免過火了!”青年淡淡道,其一柄修長的劍器徒然在他手中浮現而出。

    聞言,老者低頭望了青年一眼,淡淡道:“絕刃為我白虎族之人,莫非你劍神殿想要插手此事?”

    轟!天地齊鳴,天地之勢凝聚而出,隨著老者話語落下,一股恐怖的威壓擴散而出,直逼青年。

    砰砰!青年其身形再次朝後退出數步,體內的真氣在這股威壓之下隨之一滯,這老者很強,強的離譜。

    “我僅能看出那女子的修為,那男子和老者的修為看不出!”青年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思索著:“若是我七人聯合起來,那麼勢必也能牽扯住這三人!”

    “隻不過,若我七人牽扯住這三人,那麼劍器必然被他人所取!”眼神微轉,青年徒然注意到站在穀前的葉晨等人。

    韓間幾人的劍意也越發凝練起來,假魂武境的氣息彌漫而出。

    當青年的目光觸及葉晨等人的時候,青年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雙腳一蹬,徒然朝葉晨等人奔去。

    見青年朝穀外離去,老者冷哼一聲,如今不是和劍神殿撕破臉麵的時刻,隻能放過這幾個小子。

    “絕戰,取劍!”老者劍指抬起,一指點落,穀內飄蕩的落英花瓣徒然旋轉起來,猶如一片片劍葉般,劃過之處,山石斷裂。

    若是誰靠近這落英繽紛穀必定會經受這些花瓣的洗禮,做完這一切之後,老者左手方才探出衣袖,手式變化不定,一道道波紋擴散而出,擊打在劍器之上。

    劍器震動,絕戰點頭,全身無武袍獵獵作響,朝那絕刃戰劍走去。

    劍器四周彌漫著寒意,絕戰四周同樣彌漫著寒意,兩種寒意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落英花瓣掩蓋了眾人的視線,然而青年卻注意到了穀內的變化,雙腳再次一蹬,其身速暴漲數分。

    數丈距離,眨眼便至!青年等人的身影突然躍落在葉晨等人前方,韓間幾人身上立即湧出一股恐怖的氣勢,警惕的望著那青年。

    “劍神殿君莫歌見過諸位!”察覺到韓間等人的敵意,青年開口道。

    收回目光,葉晨打量起這所謂的君莫歌,淡淡道:“有事?”

    “幾位可否助我等取劍?”君莫歌低語道:“若是諸位助我取劍,此等恩情,我劍神殿必然不問!”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君莫歌一眼,倒是感覺有些錯愕,不過比起月神殿弟子的霸道,這劍神殿弟子看起來倒是順眼許多。

    “二代的劍意,為何我在那柄劍器之上感到了二代的劍意,不過又有些不同之處!”火麒麟的聲音徒然在葉晨腦海中響徹而起。

    “不管如何,那柄劍器的主人應該跟二代有關係!”想起三大殿堂和四大古族背叛劍神門之事,火麒麟眼中閃現出一絲寒意:“這劍器是白虎族和劍神殿爭奪之物,小子,把它搶過來!”

    “以其便有白虎族和劍神殿的白眼狼,還不如搶奪過來!”火麒麟冷笑著。

    葉晨正在沉思著,突然聽到火麒麟這句話,不由一愣,葉晨還未出聲,火麒麟繼續道:“無論是四代劍意,還是三代劍意,你都感悟了十成,如今便是二代劍意!”

    “這劍上蘊含的劍意和二代極為相似,你倒是可以研究這柄劍器上的劍意,那麼,感悟起二代劍意必定簡單多了!”見葉晨沒有奪劍的心思,火麒麟勸說道。

    “看來小火對四大古族和三大殿堂的怨念頗深!”葉晨心中笑道,不過火麒麟的說法倒是讓葉晨有些心動,僅僅瞬息,葉晨便下了決定:“那麼這劍,我取定了!”

    見葉晨等人一言未發,君莫歌輕微一歎,轉身正欲找其他武者幫忙,然而這個時候,葉晨卻突然開口道:“取劍可以!”

    聞言,君莫歌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低語道:“取劍後,我等會在落英山脈的北麵孤峰等候!”

    說完,君莫歌身上徒然爆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轉身,持劍朝落英繽紛穀衝去。

    瞬息間,其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在穀內飄蕩而出,見此,葉晨臉上湧出一絲錯愕,“那劍,是我要取!”

    顯然,君莫歌誤以為葉晨這是要幫他們取劍,然而,事實相反,葉晨這是要為自己取劍。

    穀內其爆鳴聲越來越響亮,然而葉晨注意到,君莫歌的少許氣息始終鎖定葉晨,顯然,若是葉晨取劍之後,君莫歌也能通過氣息找到葉晨。

    “原來還有後手!”葉晨淡淡一笑,其輪回之火徒然運轉開來,正想抹去那抹氣息,不過頓了頓,葉晨還是沒有抹去那抹氣息,取劍之後再抹去也不遲。

    落英繽紛穀內,劍氣如洪流般激蕩著,十股截然不同的劍意爆發開來。

    老者神色平淡的望著持劍而來的君莫歌,淡淡道:“劍神殿的小子,你當真以為老夫不敢殺你!”

    劍意凝聚而出,老者劍指點落,其一道悠揚的虎嘯聲徒然響徹而起,音劍破空,劍影劈落,狠狠劈落在君莫歌的長劍之上。

    血氣狂湧,君莫歌強忍住翻騰的血氣,身形朝後退去,與其他幾名劍神殿弟子匯合在一起,形成一套玄奧無比的劍陣。

    憑借著劍陣之力,七人將老者三人困住,但是這也堅持不了多久。

    “現在便是取劍的時刻!”君莫歌低語著,希望那些人不要讓自己失望。

    在飛舞的落英花瓣中,一道身影徒然浮現而出,落英花瓣擊落在那道身影之上,輕飄飄的劃落在地。

    感受著那十股強悍的劍意,葉晨目光直接落在石槽處,那一柄血紅無比的劍器正在旋轉著。

    殺意在劍器之內流轉著,正是因為熟悉殺意,葉晨才能感受到劍器之內蘊含的驚天殺意。

    “這到底要殺多少人才會形成的殺意!”葉晨暗道,其身形猶如那飄落的落英花瓣般,輕飄飄的朝那石槽落去。

    葉晨的出現自然引起老者和君莫歌的注意,見此,君莫歌暗送了口氣,隻要那些人動手取劍,那麼這劍器必然屬於劍神殿。

    “就算這小子奪劍逃脫,那麼根據氣息,我也能找到他!”君莫歌手中的長劍越發淩厲,拚盡全力,將老者等人的去路斷去。

    “居然有後招!”老者冷哼而出,其劍意化作數道,企圖一劍逼退君莫歌幾人,然而,君莫歌幾人憑借著劍陣之力倒是能夠抵抗住老者的攻勢。

    一時間,雙方陷入僵持之中,老者劍指微動,落英花瓣化作一柄柄利劍朝葉晨激射而去。

    “既然逼退不了劍神殿這些小子,那麼便先清理那取劍的少年!”後者的年紀極為年輕,老者潛意識將葉晨當做氣武境的後輩。

    落英花瓣內蘊含了老者的劍意,僅僅一片柔軟的花瓣便如那切金斷石的利劍般。

    然而這花瓣激落至葉晨周邊不足一米處時,一道道清風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飄蕩開來,卷起了那激射而來的花瓣。

    “花應隨風飄蕩,劍意從來不屬於花,因為花有她自己的宿命!”葉晨喃喃自語著,身形徒然飄落至石槽,在老者錯愕的目光中,葉晨右手抬起,輕緩的朝劍器探去......

    b

    

Snap Time:2018-04-21 06:13:35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