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百零四章紅顏至上劍意凝聚


    柔和至極的陽光在天際處泛開,兩道身影當空而立。

    葉文臉s頗為凝重的望著前方那道身影,輕微一歎,無奈道:“皇族也參與此事!”話語未落,在城市的街頭處徒然響起了驚天的殺伐聲以及馬蹄聲。

    在這一刻,整個城市仿佛都顫抖起來,一名名身著盔甲的騎兵在盡頭處浮現而出。

    怕光打落在那泛冷的盔甲上,折『射』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這些士兵是經曆過死亡的洗禮,僅僅身上那淩厲的氣息便不是其尋常武者可以比擬的。

    雖然僅僅隻有數百名士兵,然而其氣勢卻恐怖無比,風馬咆哮著,僅僅數千米距離,數息便至,揮舞著手中人利刃,騎兵無情的踐踏著葉家子弟。

    臉syin沉的可怕,葉文身上的殺意越發冷冽。

    聞言,那道身影抬起頭來,赫然是皇族的上任君皇,也是千川雪的爺爺,千川流殺。

    此刻,千川流殺則是臉s疑婁的望著下方,此次皇族派出的皇騎士可是不僅僅隻有這些而已。

    為了此事,皇族派出了暗地培養數百年的力量,皇騎士,足足有三百多名,而此事,一代君皇千川驚則是將之交給七皇子和九皇子千川流負責。

    然而,此時來這的皇騎士僅僅隻有七皇子那一撥而已,卻不見千川

    流那一撥皇騎士。

    “莫非小九那邊出事了?”千川流殺暗道,身上的氣息也是冒騰而起。

    落霞城東西南北城門分別有葉家子弟負責截殺世家子弟,而葉凡白等人負責的則是東麵。

    至於西麵城門則在各個宗門以及世家子弟的攻破之下而失守,而北麵在九皇子那皇騎士的鐵騎之下,也是失守。

    至於南麵,若此刻落霞城內最安靜的地方,無疑是南城門。

    南國的陽光灑落在城門上,一道白s倩影持劍立於城門之上,在倩影之後則是站著數百名葉家子弟。

    微風拂麵而來,白s衣裙獵獵作響,抬起頭,赫然是葉慕婉。

    然而在宏偉的城門下方,數百名身披金s盔甲的騎士手持利刃,眼神淩厲的望著城門上的那道白s倩影。

    胯下風馬來後踱步著,千川流站在皇騎士的首位,往日那張笑臉上難得浮現出一絲凝重之s。

    在數小時前,他便帶著皇騎士來到南門,然而,他卻始終未發起攻擊。

    略顯mi戀的望著葉慕婉那飄dng長發,千川流輕微一歎,道:“真的好久沒見到稱了!”

    聞言,葉慕婉並未說些什麼,冰冷的眼眸中盡是寒意。

    雖然是夏季,然而這股寒意卻讓千川流陣庫心痛,抬起頭,千川流苦澀笑道:“隻不過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跟你見麵!”

    聞言,葉慕婉依舊不語,臉s忌憚的望著千川流身後的皇騎士。

    “慕婉,跟我走,好嗎?離開這個地方!”陷入一陣沉默,千川流突然開口道。

    聞言,葉慕婉依舊未出聲,其長劍微抬,陽光下,那泛著冷光的長劍是如此醒目。

    見此,千川流輕微一歎,誰會想到平時懶到極點的他會主動向千川

    驚請纓,來攻打葉家,然而誰也不知道他的意圖。

    僅僅隻是為了見葉慕婉一眼,僅僅隻是為了跟葉慕婉說這句話而已。

    突然,千川流卻輕笑起來,道:“慕婉還是慕婉,始終未變!”轉身,千川流隨意的將手中的長劍揮出,長劍ji『射』出數十米,『插』落在地上。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千川流突然道:“退兵!”

    聞言,數百皇騎士皆是一愣,他們奔bo數日,不是為了攻破葉家,為何要退兵。

    見此,千川流語氣不由一寒,淡淡道:“退兵!”此刻,眾多皇騎士心中雖疑huo,然而還是轉身,拍打著風馬,朝來時的路退去。

    風馬狂奔ji起一陣沙塵,在扔出長劍的那,千川流就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這一退兵,那麼便意味著臨陣脫逃。

    臨陣脫逃對於常人來說是死罪,對於他九皇子而言同樣是一件重罪,至少,他再也沒有權利去爭奪那君皇之位。

    然而,千川流卻無悔,僅僅隻是因為那道倩影而言。

    “誰叫我風流,,不愛江山,我隻愛紅顏!”策馬狂奔,千川

    流嘴角揚起笑意。僅僅數息,數百名皇騎士便消失在路道的盡頭,『插』在地麵上的長劍已經晃動著,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

    眼眸微低,葉慕婉望著那柄長劍,輕聲喃喃道:“謝謝!”正是因為這一幕,才導致了如今千川流殺心中的疑huo,千川流殺自然也想不到,千川流會帶兵撤退。

    站在大殿的閣樓上,葉無雙俯視著這些氣勢洶洶的皇騎士,心頭一沉。

    以如今葉家的實力的確難以抗住這些皇騎士,輕微一歎,今日決不能退,葉文朝前連跨出數步,每一步都在虛空中引起一道bo紋。

    連續踏出數步,葉文再也沒有收斂氣息,空間大浪朝四周擴散開來。

    作為上任君皇,千川流殺的修為本來就頗為強悍,加上進入hun武境這麼多年,其實力更是恐怖無比。

    劍氣洪流在劍器處流轉著,其嘶嘶的爆鳴聲響徹而起,這爆鳴聲怪異非常,猶如千隻鳥在嘶鳴著。

    劍氣化作數道虛影,隱隱約約間,這些虛影看上去倒是有點像一隻隻騰飛的鳥雀。

    “千鳥流殺!”嘶嘶!其嘶鳴聲越來越響亮,那些虛影赫然朝葉文席卷而來,所過之處,空間徒然禁錮下來。

    沒有後退,葉文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這一劍之中。

    嘶嘶!鳥雀虛影將葉文包裹起來,然而在葉文的那股劍意之下,其鳥雀虛影無一不粉碎。

    hun武之境,修為之差固然重要,然而其最重要的還是在意境,至少在意境方麵,葉文便不弱於千川流殺。

    任劍技多華麗,然而其本質卻決定了一切!

    恐怖的劍意爆發,此刻的葉文如那天際處隕落的星辰般,無可抵擋。

    追求劍意的極致,在麵對葉文這股劍意時,千川流殺也不由謹慎起來。他雖然進入hun武境數十年,然而不得不承認,在意境方麵,葉文與自己相差無及。

    “你有劍意,我豈會沒有!”身為一代君皇,在麵對葉文這股恐怖的劍意時,千川流殺感到了畏懼,正是因為這種畏懼讓人他感到了羞恥。

    帝皇的尊嚴,帝皇的高傲,不容侵犯,盡管hun武境武者也是如此。

    轟!一道貫徹的天地的將光在震天的轟響中ji『射』而出,同時,千川

    流殺的身形ji『射』而出,仿佛橫跨空間似的。

    同時,葉文也不甘示弱,同樣一道劍柱衝天而起,悍然撞上了那落下的劃光。

    這不僅僅隻是修為與修為的碰撞,同樣也是劍意與劍意的碰撞,到底誰的劍意更強。

    空間ji『射』開來,宛若在空中盛開了一朵hu,隨即又眨眼間凋謝無蹤。

    轟!空間浪『潮』擴散開來,然而這絲毫未影響到虛空中的那一道劍光和劍柱,在葉文看來,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千鳥流殺!”無數道劍光落下,片刻間,那一道劍柱顯得暗淡無比,然而在暗淡過後,劍柱徒然爆發出一股心悸的力量。

    一道磅的氣浪從兩者之間肆虐出去,下方的閣樓被清理出了一片方圓數數百的空地,那些未逃脫的人直接被氣浪抹殺掉。

    儼然,葉文和千川流殺兩人陷入僵持之中,而此刻,原本沉默不言三大世家家主皆是輕笑而出。

    高手過招,僅僅一個細節便足以決定成敗,更何況是三名假hun武境武者。

    持劍而出,司徒長天三人踏出數步,劍起,三道通天的劍柱浮現而出,穿過浪『潮』,朝葉文劈落。

    與兩名老者廝殺的慕辰注意到這樣的狀況,然而此刻,他卻被兩名老者圍的死死的。

    果然,這三道劍柱落下時便影響到葉文,葉文不得不分出心神來應付,而千川流殺便抓住這一刻。

    砰砰!無數道劍光匯聚成一道,盡管未至,然而千川流殺憑借著葉文分神的那,其劍意實質化,直接重創葉文的靈hun。

    一股暈眩的感覺席卷而來,葉文暗道一聲不好,隻能強行接下這三道劍柱,全力去應付千川流殺的那一劍!

    見此,司徒長天三人嘴角微揚,他們的一劍豈會那麼好接,然而三人嘴角的笑意在下一刻便凝固住。

    三道通天的劍柱徒然破碎開來,化作虛無,同時一道聲音在眾人耳旁響起:“咳,又要下雨了!”!。

    

Snap Time:2018-06-18 23:17:43  ExecTime:0.261